本篇文章設定於利奧拉成為龍皇
(十一集過後的利奧拉真不好捉磨Orz)

「清清。」
一位黑髮銀眼的美男子叫住了前方一位黑髮黑眼的女孩。
「咦?利奧拉大哥,你不是很忙嗎?怎麼有空來找我?」
被稱做利奧拉的美男子,現年22歲。
一年前,他解決了龍之大陸的紛亂,並且成為龍皇。
而身為龍之大陸的統治者,自然要打理眾多麻煩事務…
雖然利奧拉從百忙之中抽空來看她,讓她很高興。
只是,會讓利奧拉來找她,通常都是有什麼問題吧?
「清清,腦中成天浮現一個人的身影,是什麼意思?」
果然是來問問題的…咦?他剛剛問什麼?
「利奧拉大哥,你說你成天想著一個人嗎?」
「嗯。」
他無法排除腦中,那抹綠色的身影…
「利奧拉大哥…你戀愛了吧。」
其實清清自己很清楚,就連是誰都很清楚。
「原來如此。」

他愛凱司?似乎是這樣。
因為摩卡大哥的關係,他漸漸瞭解怎麼想了。
只是…
愛,終究是一門很深的學問啊!

利奧拉獨自一人站在宮廷中。
今天該處理的事情,他已經全權交給卡布奇諾三哥處理了。
…只有一天,應該不至於滅國吧?
那麼,要怎樣對凱司表達呢?
他的情感,似乎還是很鈍…

「利奧拉陛下,早安。」
思考著,他經過了騎士練習場。
白天,人稱’第二代光明騎士’,此時正指導著眾騎士。
瞧見利奧拉來了,向他行了個騎士禮。
臉上是滿滿的笑意,雖然,眼前這人現在貴為龍皇…
他們依舊是朋友吧?
「白天,你怎麼對人表達你的愛的?」
突然拋出一個問題,使白天愣了一下。
「我嗎…?」稍微遲疑一下,隨即轉為正經,「我會用我的性命去保護他。」
雖然…他最不需要的就是被保護了吧?
「是這樣嗎…」
向白天道了謝,自言自語的離去。
凱司…的確是他會用生命來保護的對象。
那是絕對…絕對會做的事。
直到,我自己死去的那天….


順便去問問梅南呢?
「我應該會送禮物吧。」
對了,白天他喜歡什麼啊?梅南一邊梳頭一邊想。

送東西給凱司?他好像是喜歡錢吧?
禮物…
……。
為何他會想到貓耳呢…

既然問了梅南,那裘斯又會怎麼做?

「靜靜的看著天空。」
淡淡的說了一句,語氣很平穩。
自從卸下首相的職位後,每天,裘斯都會花一點時間望著天空。
「天空?」
「恩,天空。」
雖然說自己是積極派的,但是——
你離我好遠啊…
也許,哪天…
我會不顧一切開啟你遺留下來的魔法陣吧?

「呀?利奧拉,你們在談些什麼?」米哲瑞從一旁冒了出來。
那旁的角落還放著茶壺,顯然,是過著很悠閒的生活。
利奧拉望向米哲瑞,他很清楚米哲瑞絕對有聽到他們的談話…
「陛下,不必用那麼熱情的視線看著我吧?」
現在是夏天,利奧拉一點都不介意開點冷氣——
「利奧拉,我開個玩笑而已…」不過米哲瑞的語氣依舊輕鬆,絲毫不介意這裡變成冷凍庫。
稍微認真的看了利奧拉一下,此時的語氣轉為嚴肅…
「我會一直纏著他,直到他答應的那一天。」
歲月不停的流逝,而你始終沒有回應…
我仍天天去找你,並不灰心。
因為我知道——你只是在猶豫。
我看得出百年來你態度的轉變。
總有一天,你會給我個答案…

沒有人再說一句話,氣氛十分的肅靜。
裘斯的話利奧拉並不是很瞭解,
但米哲瑞的他就聽懂了。
原來,米哲瑞的愛是很激烈的,跟昔日的平靜迥然不同。
似乎…每個人對愛的表達方式都不一樣?
那他自己…又是哪種呢?
他突然想起曾經有一次,寶利龍問過秘羅一件事…



「奶奶!」
稚嫩的聲音,伴隨一記爆栗。
「死小鬼!我是你爸!」
「唔…奶奶明明就很愛爺爺,叫奶奶有什麼不對?」
寶利龍嘟起他的小嘴,似乎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卡菲微笑的靜靜待在旁邊,悠閒的喝著茶——
「奶奶,愛的進行式是什麼意思?」
卡菲很優雅的將茶吐了出來…
「就是上床。」
啪!剛拿起的抹布再度掉落到地上,卡菲轉身望向秘羅和寶利龍。
「秘羅,原來愛的進行式就是上床啊?我還以為是接吻呢!」
一份文件掉落到地上,這回弄掉的是正從旁邊經過的蘭斯洛特…

…弄錯了,應該是寶利龍和父皇的對話。
「寶利龍,」卡菲寵溺的摸著寶利龍的頭,「為什麼你要叫秘羅奶奶呢?」
「因為卡菲是爺爺啊!」寶利龍毫不猶豫的回答。
「咦?這和我是利奧拉的父親有什麼關係?」
「因為秘羅很愛爺爺嘛…」寶利龍抬起頭,「還是他不愛?」
「很愛啊!」沒有遲疑,沒有疑慮。
「所以是奶奶嘛!不過爺爺為何那麼肯定?」
「因為…」卡菲始終笑著——
「我們都很想跟對方在一起。」
想跟你在一起,
因為我們都曾經失去,
所以特別珍惜——
現在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天。


「時候不早了,利奧拉。」一個聲音換回他的神智。
他回頭,米哲瑞已經收拾好茶杯,站在一旁。
「我送你回去吧?」
搭著他的肩,熱切的說。
「寶利龍…」不待他說完,米哲瑞立刻插話。
「他跟烈焰還在忙呢!還是我送吧。」
場景瞬間一換,他又再度回到宮殿。
米哲瑞仍站在他身旁,似乎是一起移動過來的。
利奧拉曉得,就算他拒絕,米哲瑞還是會過來…
「陛下,你該回去忙啦?卡布奇諾殿下恐怕還沒處理完呢!」
雖然是用敬語,卻感受不到半點尊敬,米哲瑞隨意的揮揮手,開始往某人的所在地走去。


利奧拉仍站在原地。
他要怎麼進去?
凱司…現在是宮廷法師,隨時都可能撞見。
剛剛出去又忘了買點東西…

「利奧拉!」
身後響起一聲叫喚。
沒有尊稱、缺少尊敬,是一個隨意的聲音。
是一個…他絕對不會認錯的聲音。

魔法始終是利奧拉的死角。
凱司就這樣瞬間移動到他身旁,使他著實嚇了一跳。
實在是太快了,他連忙回頭。
還…想不到該怎麼做…

「利奧拉,你今天怎麼了?反應那麼遲鈍。」
綠色的嬌小身影向他靠近,臉上帶著疑惑與擔憂。
白嫩的臉蛋向他靠近,湛藍的雙眼使他著迷。
凱司…很美。

「沒事。」
回過心神,他試圖鎮靜。
「真的沒事?聽說你今天一整天都不在宮裡…」凱司掃了利奧拉全身一眼,「竟然沒帶吃的東西回來…」
利奧拉心中笑了一下。
明明,在宮裡什麼都有,凱司在外卻依舊以吃為重。
不知道吃進去的質量都上哪了?才讓凱司的體型這麼嬌小,這麼可愛…
想著想著,心中的笑意逐漸浮現在臉上。
「靠!詛咒的微笑!」
凱司連忙退後幾步。
利奧拉這回的笑意那麼濃,就算皇宮突然淹水他也不意外了…

「利奧拉,你終於回來了!哥哥好想你啊!」
卡布奇諾從遠方衝了過來,身旁的氣流夾帶著幾張文件。
唰!突然襲來的強大水流沖走了卡布奇諾…
……兩人無言的看著這幅詭異景象。
水龍騎士伊宙停止了水流,從大浪中撈起了卡布奇諾。
利奧拉似乎聽見跟在伊宙一旁的小火球這麼說著:
「主人,是你自己要答應代理龍皇一天的,在文件還沒處理完前不準走。」
「嗚…人家怎麼知道文件這麼多又複雜嘛!」
雖然很想笑,但追根究底起來,好像罪魁禍首就是他吧…

望著詛咒微笑所帶來的災害遠去,凱司又再度走近利奧拉。
「利奧拉,你翹掉工作,打算做什麼?」
做什麼?他又想起摩卡大哥的那句話…
「做自己想做的事。」
嘴角上揚,趁著凱司發楞的時候——
吻,就是他想做的事情,
也是他表達愛情的方式。

「你這是做什麼?!」
待利奧拉的雙唇移開,凱司立刻開口。
利奧拉沒有回應,雙唇再度貼了上去。
這回,還伴隨著舌…

「要把握好換氣的時間。」
略帶著笑意,利奧拉放開還在喘氣的凱司。
「利奧拉…你是發燒了?」
嬌嫩的臉蛋顯得婔紅,水汪汪的湛藍眼睛略帶倔強的移開視線轉到一旁。
可愛的臉蛋、可愛的個性,這些深深吸引著利奧拉。
他笑著,挽起凱司的手,
「凱司,我喜歡你。」
拉著凱司,開始移往別的地方。
「喂…!利奧拉,你到底怎麼了?」
面對利奧拉突然拋出的告白,凱司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會這麼突然?就這樣跟他告白…
而且還吻了他…
接吻的感覺…似乎還不錯?

他們回到了利奧拉的臥室。
利奧拉停下來,轉身看向凱司,
「沒有怎麼,這是我想做的事。」
想吻你,想抱你,想保護你,
想…生生世世與你在一起。
「你想做的事情就是吻我?」
應該是帶著不滿的語氣,說話的人卻始終羞紅著臉。
「不光是想吻你而已…」
不待凱司反應,利奧拉將他擁入懷裡。
「!」
想要推開,可是瘦小的身子做不到。
待在利奧拉的懷中,凱司感受著利奧拉的體溫,
好溫暖…
這是那個木訥的傢伙?
「利奧拉,其實…」嬌小的人兒緩緩開口。
「嗯?」鬆開雙手,讓人兒抬起頭正視他。
「我也是喜歡你的。」
兩人再度相吻,纏綿。

利凱-愛 完

創作者介紹

天涯小貓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夢沁痕
  • 夢總算是弄清楚這要怎麼看了...(大概吧)<br />
    這篇是喵喵的第一篇文嗎?<br />
    夢很喜歡喔~<br />
    有好多配對呢!<br />
    看到寶利龍和卡菲的對話讓夢差點把水噴出來..(笑)
  • 夢沁痕
  • 對喔...<br />
    夢都沒看到龍祕那篇...
  • shex2106
  • 寶利龍和卡菲的對話真的是...好物(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