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台灣的2/14應該是男生送女生巧克力的日子

Believe&Choose

「咦?真是稀奇啊!」
血狼望著蘭斯洛特,而後者只是靜默的望著前者。
蘭斯洛特穿著一身潔白,卻不是以往的騎士服。
純白的上衣用米色線條,勾勒出簡單的曲線。
騎士應該是不論何時都穿著騎士服的。
就連血狼都記得把破爛的騎士服掛在身上,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怎麼會穿著其他服飾?
這就是血狼所驚訝的地方,不過事實上自己身上也不是騎士服飾...

二月十四日,對龍之大陸來說是個特別的日子。
伊珊那成為龍后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龍皇卡菲被龍后強行換下皇服,穿上普通服飾,裝成平民百姓去逛街。
後來每年的二月十四,就成了習慣。
大家換下自己的騎士服、術士袍,那天,一切都沒有分別,
沒有職業、也沒有事情之分...
血狼驚訝的是眼前這人竟然會想出去玩!真是太詭異了!

那人依然沒有表情,默默的回想昨天發生的事情...
「蘭斯洛特,」一個人叫住了他。
「什麼事?」他回過頭。
「明天要不要一起去走走?」
究竟他是怎樣答應的,已經不記得了。
他是開口答應,還是只是點了點頭?

「你永遠都是那麼準時。」
米哲瑞依舊是那身黑,袍子換成了寬鬆的運動杉。
深藍色的繁華線條,與面前那人成了鮮明對比。
「走?」簡單的一個字。

兩人行走在大街上,今日的大街特別擁擠,也許是因為放假的關係。
一雙雙的眼睛投射在兩人身上,是因為今天情人節嗎?
眾人皆雙雙成對,兩個大男人走在一起顯的十分顯眼,
何況一個是X級通緝犯,一個卻是眾人皆知的光明騎士。

「喝!情人退散!!」
不知是哪冒出來的去死去死團成員...
米哲瑞感到好笑,明明周圍都是情侶,為何這人要向兩個男人大吼?
「我們都是男的。」發話者蘭斯洛特。
「男的?」那人楞了一下,「現在居然連GAY都這麼開放!情人閃開!!!」
「……。」米哲瑞判定眼前這人應該失去了理智。
「那個…」開口正欲解釋,卻被身旁的人拉離現場。


「為什麼不解釋清楚?」遠離現場,米哲瑞提起心中的疑惑。
依他平常的個性,大概會說到‘絕對’清楚吧!
「那人很矛盾,不值得解釋。」
討厭就沒必要跑來,何必讓自己痛苦卻又抱怨?蘭斯洛特是這麼想。
矛盾嗎?米哲瑞有些想笑。
騎士精神也是種很矛盾的東西,舉例來說,騎士是不能說謊的。
先前路上眾人的指指點點,蘭斯洛特都沒有反應。
除了對剛剛那個去死團的傢伙說出了客觀事實:都是男的 之外,並沒有更多的解釋。
不知道該怎麼說明嗎?米哲瑞不經嘴角微微上揚。


「秋秋!不要這樣拉嘛!」不遠處,一個女孩拖著一個男孩,男孩頭上還腫了個大包。
「布利,麻煩你安靜一點。」高挑的女孩跟瘦弱的男孩。
她是皇宮內的一名光明系女騎士,似乎叫秋思,蘭斯洛特想。
他會對她有印象,並不是因為實力。
有時凌晨,他會興起經過騎士場。
總是有稀少的人群在那裡揮劍,而那女孩是其中之一。
秋思不經意的抬起頭,意外對上了蘭斯洛特的目光。
當然,秋思是不可能不認識光明系騎士代表的...
「光明騎士大人!」
一陣驚呼,秋思立刻做出了騎士禮節。
然而她卻忘了剛剛手上還抓著另一個男孩…
男孩就這樣被女孩從後面甩到前面的地上。
「嗚…秋秋你好過份,就算再熱情也不該把我扔到地上啊…」男孩從地上爬起,「咦,米哲瑞先生?」
「喔,你好像是布利吧?老巴的學生?」
布利笑了笑,卻一把拉過米哲瑞,直到離另外兩人有一段距離。
「米哲瑞先生,我已經退學了。」布利依舊笑著。
「退學?被巴巴里斯退掉了嗎?」米哲瑞不怎在意的說。
「不,米哲瑞先生,我是說我退出了魔法學院。」
「嘎?」略微的驚訝,隨即又恢復了正常,「是因為她嗎?」
看著布利點頭,「所以你…是另一邊的?」
「不,」他又搖了搖頭,「米哲瑞先生,你放心,我是保持中立的。」
「可是那女孩…」
「我選擇了秋思,那是我的選擇。我不像米哲瑞先生一樣,那麼具有影響力。」
「也對…」影響力啊…米哲瑞苦笑。
「話說回來,米哲瑞先生,幫我和秋思拍張照吧?」陽光般的笑容,和一台疑似隨身的相機。


看著米哲瑞與布利突然離開現場,剩下的兩人只是默默的對望...
「他,應該是個術士吧?」蘭斯洛特首先打破沈默。
「是的,光明騎士大人。」面對自己所尊敬的光明騎士,秋思不打算隱瞞什麼。
「秋思騎士,那他不就是…」術士,雖然被人瞧不起,但巴巴里斯的學生通常都是…
「光明騎士大人,我相信布利,他不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事情的。」
「中立…是嗎,秋思騎士?」
秋思微微點頭,「今天是二月十四,今天布利不是術士,只是布利,而我也只是秋思而已。今天我只想與布利有個美好的一天。」說著說著,緊繃的嘴角有了些弧度
今天,秋思就只是秋思,她不是騎士。
「那麼,秋思小姐,」蘭斯洛特突然改口。
「光明騎士大人,是?」
「今天,我也只是蘭斯洛特而已。」
「咦?是呀…光明…蘭斯洛特先生。」秋思顯得有些錯愕。
光明,是陛下所授予的稱號。
他們不敢直呼他的名字,只稱他為光明騎士。
還有多少人叫他蘭斯洛特?那個屬於他的名字...
陛下、血狼、大皇子摩卡殿下、三皇子卡布其諾、巴巴里斯和他的學生,還有…
「蘭斯洛特!」米哲瑞...
另外兩人談完了話,小跑步跑了過來。
「蘭斯洛特,布利想跟秋思拍照,你要來幫忙嗎?」


「喀嚓!」響亮的快門聲。
布利摟著秋思,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秋思雖然沒有直視鏡頭,但從臉上看出了心裡的愉悅。
「真是太感謝你們了,米哲瑞先生、蘭斯洛特先生。」布利看著兩人,「你們兩位要不要也拍一張?」
「不必了。」兩人同時拒絕。
「真可惜…」布利略微失望,「難得兩位穿情侶裝呢…」
「呃,情侶裝?」這就是為何街上的人都在看的原因嗎?
「是啊!你們兩個一黑一白,誰都認得出來…不是,雖然一黑一白,衣服質材也差很多,上面的圖紋更是一個花俏一個簡單,幾乎沒有一處是相同的,卻成了鮮明對比形式的共同體…」
「而且啊…你們還把彼此帶在身上不是?」
咦?米哲瑞和蘭斯洛特對望了一眼,那是什麼意思?
「蘭斯洛特先生身上的線條花紋是米色的,而米哲瑞先生身上則是深藍色,不是把兩人名字的開頭繡在身上嗎?」
「蘭斯洛特的『蘭』跟深藍的『藍』又不一樣。」
「可是,米哲瑞先生。」布利看了一眼米哲瑞,「你身上繡的是一朵大蘭花啊!」
「咦?這不是藍玫瑰嗎?」
「米哲瑞先生…這是蝴蝶蘭。」
「難怪這朵花沒有刺…」
「米哲瑞先生,剛剛蘭斯洛特先生已經先離開了,你不用去追他嗎?」秋思在一旁安靜的說。

「蘭斯洛特!」米哲瑞略帶小跑步前進,卻發現要追趕的人的步伐並非是小跑步能跟上的。
他索性整個人衝上前去,抓住那人的手。
「你想要去哪裡?」
「安靜的地方。」
兩人漸漸遠離市區,米哲瑞始終望著蘭斯洛特。
是怎麼了?就這樣離開...
「我…並不喜歡喧鬧的地方。」見米哲瑞望著他,他開口解釋。
原來如此,習慣了那寧靜平淡嗎?
「那你…想要去哪?」
「森林。」
簡單兩個字,卻讓米哲瑞懷疑蘭斯洛特的腦袋是不是壞掉了。
現在哪來自然樹林所構成的森林,那種少了青草味的地方,有什麼好待的?
不過,他是真的不知道蘭斯洛特平常都去哪兒休息...

他終於想起他還握著另一個人的手,趕緊鬆開。
「不要放開,我們快到了。」那個人卻緊握,沒有鬆手的意願。
就像是穿過一層結界,米哲瑞很驚訝。
真的是森林,他怎麼會沒注意到這個結界?
「這裡是除人類以外其他生物的歸所…」
結界並不是人類所設下的,這就是為何其他術士無法察覺,
為什麼蘭斯洛特知道這個地方?
因為這是獨角獸所設下的結界。
蘭斯洛特是獨角獸騎士,是獨角獸所准許進入的人類。
當然他有義務保密這個地方,雖然這個地方除了他以外,沒人可以單獨進來。
靜靜的走到湖邊,米哲瑞終於懂為什麼蘭斯洛特喜歡安靜的地方。
湛藍色的湖泊,清脆的鳥語,蓊鬱的樹林...
最後一次看到這景象是什麼時候了?
「對了!」
米哲瑞從懷裡掏出了某樣東西——巧克力。
「聽說二月十四號出去的人,有一方會送另一方巧克力。既然是我邀你出來的,是不是該給你巧克力啊?」
「米哲瑞,要是我收了你的巧克力,是不是要在三月十四號回禮?」
每次三月十四號皇宮裡的人總是忙著整理巧克力,雖然有點麻煩血狼,不過他好像一點都不介意帶走那堆巧克力...
「隨便你,不過這是我自己做的,還挺粗糙的。」
接過巧克力,輕輕撕開一角,喫了一口。
「…真苦。」
「當然苦,我做的是苦巧」
苦巧,是一種奇特的巧克力,特別的香料,特別的味道。
據說,過了一個月,苦巧會散發出相等的甜味。
但依然是苦的,甜苦參半...
「我知道這是苦巧,但是你香料加太多了。」
「咦?你會做巧克力啊?」
「恩,在騎士院唸書的時候,有個女騎士拜託我幫她做點巧克力,因為她貧血…」
米哲瑞深深覺得越有騎士精神的騎士越好騙…
「米哲瑞,那你要怎樣的巧克力?」
「咦?隨你吧…」
美麗的湖面掀起了一絲波瀾,風,卻眷戀的停了下來。


三月十四日,雖然不是假日,卻依然是種讓人忙得無法工作的日子。
米哲瑞穿著他那一如往常全黑的袍子,領口處卻多了一個若有似無的圖案,是花嗎?
「血狼,你的收穫真不少,我好像才你的二分之一吧?」
他慵懶的在宮廷內散步,看著血狼正扛著一大袋女孩子所送的巧克力。
「要是真的是那樣就好了,裡面起碼有三分之二是蘭斯洛特的。」
血狼搖搖頭,由於宮廷內某些人物太受歡迎,皇宮索性在某處設了個’巧克力放置站’,給那些很想送巧克力卻找不到人的女孩放。
不過女孩子看到他還是會把巧克力塞過來,好像血狼就能找到蘭斯洛特似的...
也罷,反正那些巧克力最後都會落進他的肚子裡。
「血狼,我那堆巧克力你要不要幫我解決?」
巧克力…血狼確定他沒有貧血,不需要在吃什麼巧克力。
不過管他的,巧克力還有其他好處。
1.巧克力做的不錯的可以自己獨吞。
2.經過檢查應該不怎樣的可以拿去嚇人。
3.經過卡布奇諾旁邊時可以嚴重打擊他的信心。
….第三點好像太狠了,還是算了。
「怎麼,難道不留幾個給自己嚐嚐?」
米哲瑞搖了搖頭,從懷裡掏出某樣東西「我只要有這個就好了。」
一個純白色包裝的巧克力,沒有多餘的冗絲,用米色的彩紙打出的蝴蝶。
這是今天早上那人交給他的
打開包裝,品嚐——
淡淡的甜味到達舌尖,恩?還帶點苦味...
淡味版的苦巧?
「真是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巧克力啊。」邊說邊笑,臉上的幸福一表無遺。
「米哲瑞,那巧克力是誰送的啊?」看著米哲瑞那滿臉的幸福,血狼不經羨慕。
「是蘭斯洛特。」
簡單的幾個字,卻讓血狼張大了嘴。

喀茲!蘭斯洛特嚐著米哲瑞所給他的苦巧。
他一如往常的坐在他最喜愛的湖邊,獨角獸在樹林間穿梭。
穿著的純白騎士服,上面的花紋似乎不是金色,比金色還要淡了些...
隨身攜帶的寶劍稀少的放在一旁的草地上。
「太濃的苦,會變成太濃的甜嗎?」雖然太過濃郁的味道讓他感到不適,嘴角卻依舊上揚。
一口一口,手上的巧克力逐漸減少。
「不過,米哲瑞…」
嘴角又回復的原來的弧度。
「過了明天,我們依然是敵人。」
拾起他的寶劍,喚回他的伙伴,長揚而去。

「米哲瑞,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情人節代表什麼意思啊?」血狼恢復正常,謹慎的問。
米哲瑞收斂了他的笑容。
「我想我們都知道。」
下個二月十四又是什麼時候呢?



(附文)淡悲
他們的確都知道,但他們擁有鮮明的立場。
只有當米哲瑞不再是X級通緝犯,蘭斯洛特不再是光明騎士。
放下一切立場 也就是那個二月十四。
那美麗的風景米哲瑞多久沒見過了?
就像那一去不返的時光。
蘭斯洛特什麼時候才會放下他的劍,留給別人一個可以握住的空間?
這次與上次相隔了多久?
像布利與秋思那樣,他們也曾經有過。
但他們也都知道,自己所站的立場是不可能因此改變的。
數百年來,多少個二月十四,米哲瑞說了多少次——
「Believe me,Lancelot.」
然而蘭斯洛特總是搖搖頭,
「You know,Misery. That's my choose.」



Believe the choose which you choose;Choose the believe which you believe

蘭斯洛特是相信米哲瑞的,但他選擇相信龍皇
米哲瑞想選擇蘭斯洛特,但他選擇的是阿卡蘭
Those are still their choose.

believe這篇解封鎖了XD
推到前面去Orz
創作者介紹

天涯小貓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yeh
  • 很棒的感覺=ˇ=...<br />
    咱們的蘭斯洛特先生不知道3/14是女生送男生嗎?<br />
    可愛的孩子ˇ
  • sea
  • 還不錯呢!!^^不過結局有那淡淡的憂傷.....<br />
    <br />
    苦苦等待2/14的兩人,祝福他們吧!!
  • 蚊子
  • 呃,老實說,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遭踹)<br />
    <br />
    因為...真的是寫的太好了(毆)<br />
    <br />
    尤其是最後幾句話寫的真是太好了...(跪)<br />
    <br />
    說的好呀ˇ(泣)
  • 夢沁痕
  • 夢是很喜歡那句英文~(雖然已經讀英文讀到快瘋了)<br />
    再看一次的感覺是好懷念啊...<br />
    夢超愛這篇的說~~
  • 夢沁痕
  • 夢會慢慢等....(唉)<br />
    夢覺得台灣的英文教育真是有夠不健全說...<br />
    <br />
    (諺:你講這幹嘛?)<br />
    <br />
  • 夢沁痕
  • 大概....<br />
    但不是所有悲劇夢都一定喜歡.<br />
    只是夢發現自己再看悲文的時候比較有感覺.<br />
    因此夢才覺得自己是愛看悲文.
  • 夢沁痕
  • 現在夢覺的米其實也有推倒人的能力(笑)<br />
    但夢不喜歡那個人是蘭斯洛特或龍皇之類的...
  • 夢沁痕
  • 夢知道喵喜歡米蘭~<br />
    如果夢能把文都打完或許會試試看.
  • 夢沁痕
  • 夢也是...<br />
    昨晚熬夜打天涯的血蘭.<br />
    說不定今天就能完成.<br />
    但是多長夢不知道.<br />
    以夢平常的分篇來說...兩三篇吧?<br />
    不很長.<br />
    夢不太喜歡點文是長篇的.<br />
    所以抱歉啦~
  • 夢沁痕
  • 夢也是...<br />
    <br />
    只是怕寫的會讓天涯不滿意.<br />
    <br />
    畢竟是第一次寫點文...<br />
    <br />
    如果天涯想知道多少自數夢會去算算看.<br />
    <br />
    <br />
    對了...這篇的配對位啥是"米蘭米"?<br />
    (突然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