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龍皇之心摧毀後(這篇是舊作,六月初的作品)


白蕊是你害死的,
孩子也險些因你而喪命,
卡菲...就算你是身不由己,我也不能原諒你。

秘羅獨自一人佇立在皇宮的某座花園。
這裡,原本該有個溫和美麗的白龍。
這裡,曾經有個溫吞俊秀的王子。
一切都變了…

「秘羅...」
卡菲就站在秘羅的後方不遠處,輕輕的呼喚他的名字。
「滾開!」
回應卡菲的,簡單兩個字,
夾帶著憤怒與悲傷。

卡菲,曾經是單純的王子,又成了狡詐的龍皇。
卡菲,曾經什麼都不想做,又跑去征服世界。
現在的卡菲,又回到了以前的單純…
是嗎?



「怎麼,秘羅還是不原諒你嗎?」摩卡在一旁關切他那失意的父親。
「是啊…」卡菲苦笑,他很清楚。
秘羅是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原諒他的,他實在做錯了太多。
他甚至利用了秘羅,這也是他最無法釋懷的地方。

別人總是跟他說要原諒自己,但是…
若不能得到秘羅的原諒,他…豈能原諒自己?



「爸爸…」寶利龍賴在利奧拉的懷中,像是想到什麼。
「恩?」利奧拉略微寵溺的摸著寶利龍的頭,神情早已不似以往的冰冷,是因為他吧?
「為什麼…舊爸爸看起來很悲傷?」粉紅色的大眼透露著他的擔憂。
「……龍皇。」應該是吧?自己對情感的涉入還不深,父皇看起來也挺悲傷的…你能告訴我該怎麼做嗎,凱司?


「對不起。」
簡單的三個字,卻總是無法傳達給你。
我不求你給我解釋的機會,也不求你的諒解。
但是…
求你給我個道歉的機會,好嗎?


「連你…都想來勸我嗎?」秘羅瞇起眼睛,打量眼前這人。
「我知道我並沒有資格來勸你。」白色的身影,從獨角獸身上躍下。
沒有資格…我是犯了錯,卻受到原諒的人。
「那你來做什麼,蘭斯洛特?」
「想請你聽陛下說幾句話。」
…為什麼?你老是要幫卡菲說話,明明被利用的人是你啊!
「你不恨他嗎?」咬緊牙根,話,像是從牙縫擠出來般。
「陛下…是不得已的。」
一句耳熟到不行的話,掀起了秘羅的逆鱗。
「不得已!蘭斯洛特,為何你要護著卡菲?你浪費了幾百年的歲月在他身上,為了他做了那麼多不名譽的事,你的一生根本被他毀了!」
「那是我自己的問題。」

是我自己選錯了路,不干陛下…的事。

聽到蘭特說的話,秘羅恢復冷靜。
「你根本沒有原諒自己,」
蘭斯洛特楞了一下,秘羅不待他開口。
「米哲瑞不介意你的過錯,你就認為我會原諒卡菲嗎?」
蘭斯洛特沒有說話。
「再說…自從利奧拉那傢伙摧毀龍皇之心後…你好像成天都在工作吧?」
…沒有娛樂,沒有休息,只想--贖罪。

有時候…原諒自己的過錯,比原諒別人的過錯還要困難。

「沒事的話,我可要走了。」秘羅轉身,卻又回頭道。
「不要再來找我了,我對卡菲的恨…始終沒有改變。」
愛,也始終未減…



「你是怎麼想,凱格勒司先生?」龐大的廳房,只有四個人影。
「嘖…不要叫我先生,聽起來怪詭異的。」綠髮少年懶散的回應。
凱司、摩卡、利奧拉、卡菲四個人坐在大廳中,似乎在討論什麼。
實際上,在說話的只有兩個人…
「那弟媳如何?」摩卡笑著,一邊望著一旁沈默不語的利奧拉。
卡菲站在窗旁,閉著眼睛--

「卡菲,你在做什麼?」
卡菲被突然從花叢中冒出來的身影嚇了一跳,那時,他還只是個王子。
「是秘羅啊!我正在摺紙鶴呢!」
「紙鶴?你是說你旁邊那些紙嗎?」
「嘻…秘羅,這可不是普通的紙呢!」
卡菲笑嘻嘻的望著秘羅…
「他們會飛喔!」

飛,將思念傳達給你嗎?

「卡菲?」摩卡輕輕叫喚自己的父親。
「嗯?」他回過神來。
「搞什麼啊!我們在討論的對象根本沒在關心自己嘛!到底有沒有誠意啊?」
誠意?對了!誠意…


「……」
「怎麼,沒有話好說嗎,秘羅?」
金髮男子與黑髮男子面對面坐著,兩人間還擺著…茶具。
「蘭斯洛特完…接著是你嗎?」秘羅輕啜了一口茶。
「關於你和龍皇的事,我沒興趣干涉,」米哲瑞搖搖頭,「倒是…你說蘭斯洛特來過?」
「怎麼,連自己情人的去向都不清楚嗎?」
「實不相瞞,我上次看到他已經是三個月以前的事了…」
「……」

那傢伙…還是一樣固執。

「不過有件事情我還挺想知道的。」
「恩?」
「你究竟…為什麼恨龍皇?」

我恨卡菲,恨他成為龍皇後所做的一切。
我也恨自己,為什麼…當卡菲受到龍皇之心控制時卻無法叫醒他。
為何…我做不到?

「…不想說就算了,用不著沈著臉吧?」感受到眼前的人所傳出的陰冷氣息,米哲瑞謹慎的向後退了一步。
「米哲瑞…我問你,」意外的,秘羅開口,「難道你不會生氣嗎?」
「啊?生氣?生誰的氣啊?」
黑色的魔力散出,告訴米哲瑞他可不是好惹的。
「好啦!不跟你開玩笑了!」米哲瑞轉為嚴肅,「剛開始的確很生氣。」

氣,
氣他是個笨蛋,這麼容易就上當。
氣他不相信自己,沒看清真相。
還有…
氣自己無法讓他相信…讓他選擇自己…

「那怎麼不氣了?」
「要是你看到自己的愛人難過,你還氣得起來嗎?」
要不是那時候早到一步的話…

秘羅此時閉上眼睛。

卡菲…你也很難過嗎?
我無法消解對你的恨是因為…我根本不恨你。
只是,你真的是卡菲嗎?
我--不確定,
只有卡菲才會那麼有耐心的重複做一件事…
也許…
白蕊的死只是一個藉口。
一個--不想原諒你的藉口。

下次卡菲來的時候,還是聽他說吧。
或許…逐漸無法拉下臉的,
是我自己…

「秘羅,我跟老巴還有約,先走啦!」
像是一道閃光,米哲瑞又不見了。
「忙著到處串門子嗎…」


雖然是說要去找巴巴里斯,實際上,卻是走回自己的新處所。
床鋪由單人成了雙人,這是他遷入的證明。
現在他每晚都在這了,只是床的另一邊還是空蕩蕩的…
屋內並沒有多餘裝飾,一切都是白色的。
他走到那人的書桌前,
書架上整齊的擺滿了書籍,但明顯有段時間沒動過了。
桌上,只有一本行事曆。
「上個月的行程果然是滿滿的啊…」
上個月,行程比以往都還要滿…
今天,又是一個月的開始了…
「咦?這個月怎麼什麼都沒有寫?」
照他的個性…不可能拖到現在的。
發生了什麼嗎…?

「米哲瑞,你在看什麼?」
背後傳出熟悉的聲音,房子的主人回來了。
「啊,是蘭斯洛特啊!好久不見。」
「恩。」
「我們…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了?」
「三個月又一天以前。」

蘭斯洛特不會忘記,三個月又一天前的那天。
他不會忘記米哲瑞奪走了他的劍。
他不會忘記米哲瑞把他抱進懷裡。
他不會忘記米哲瑞那時所說的一切。
原來--
術士的力量也是很大的,
同時也很溫暖…

「蘭斯洛特,為什麼這個月的行事曆是空的?」
「因為事情已經做完了。」
「做完了?」
「我把事情提前在上個月完成了。」
「所以…你這個月沒事囉?」
「恩。」
今天開始…
床的另一端,不再是空著了…


「會飛?你說這堆紙會飛?」秘羅一臉不信的說。
「是啊!你看!還有翅膀呢…」卡菲拉拉紙鶴的兩端。
「我才不信呢!證明給我看!」
「那…現在就去飛吧?」
卡菲笑得好燦爛…

「摩卡,」卡菲一邊叫著自己的兒子,一邊仍忙著自己的事。
「怎了?」摩卡放下書,看著他的父親。
「明天…是怎樣的天氣?」
「晴天,不過下午會颳起一陣大風。」
「是嗎?謝謝。」他又笑了。

同時,在另一邊的秘羅卻感到很不平靜。
已經過七天了…
卡菲沒有來,平常…卡菲每隔三天就會來找他的。

總不能…自己拉下臉去找他吧?
不行,這樣不就變成我錯了嗎?當初錯的的確是卡菲…
但是我…好想他…

遠方,急速趕來的一道黑影。
「秘羅!原來你在這裡啊!」
「…先是蘭斯洛特,再來是米哲瑞,現在是血狼,下一個是誰啊?」秘羅仰望著天空,安靜的思考。
「那不是重點!我只是來傳話的。」見眼前這龍根本不理他,血狼只好先吸引他的注意。
「傳話?傳話怎麼是派你來?」
「因為整個皇宮都在忙啊…米哲瑞和蘭斯洛特又不知到去哪了,就剩下我一個閒人…」
「……」簡單來說,就是沒事幹。
「先別管這個!龍皇要你明天下午到'菲秘卡羅崖'等他。」匆匆忙忙,離去。
…他准是去找女人了,秘羅默默的想。

不過,去那裡要做什麼?
那裡…是唯一一個可以不必飛行,就能眺望整個皇宮花園的地方…



隔天,他來到了依約的地點。
沒有人…
卡菲是在耍他嗎?
他望向那花園…

對不起

碩大的三個字,映入他的眼中。
卡菲就站在那,笑盈盈的望著他。
「秘羅,這是我一個人做的喔!」卡菲不像個龍皇般的大喊。
秘羅仔細看著那三個字的原型--紙鶴。
這麼大的面積,需要用上幾千隻…還是幾萬隻?
卡菲他…摺了多久?

風,突然吹起,迎著他的面。

「準備好了嗎?」卡菲問了在一旁的秘羅。
「恩。」
風,吹起。
「要飛囉!」他大喊。
紙鶴輕輕飄起…
啪!又掉到地上…

「準備好了嗎?」卡菲大喊。
「啊?」
「要去囉!」

風勢逐漸增強,紙鶴群緩緩飄起…
上升,越來越靠近秘羅所在的位置。

他不自覺的伸出手…
兩隻紙鶴落在他的掌中。
一隻是黑色的,一隻是紫色的。
這種笨蛋行徑是卡菲沒錯……是卡菲…

風,突然停了。
大量的紙鶴…開始墜落…

「還是不行嗎?」卡菲的笑容消失了。
紙鶴…真的沒辦法飛嗎?

一根金色的髮絲掉落…

「卡菲!」摩卡叫著自己的父親,示意他抬頭。

紙鶴…再度飛起。
繞過了秘羅,在秘羅身後降落。
又成了新的字…

Sorry

「笨蛋…」秘羅輕聲的說。
他們都笑了。
原來紙鶴…真的會飛呀。

有沒有將對不起說出口已經不重要了。
反正…彼此都已經釋懷了。



「不是說不打算干涉嗎?」褐髮男子在獨角獸的背上問到。
「說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嘛!」金髮男子笑了笑,又道,
「何況你希望我這麼做的嘛!」

原諒別人的過錯,原諒自己的過錯。
原諒,也許是幸福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天涯小貓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夢沁痕
  • 哈哈~<br />
    夢又看到蘭了..<br />
    喵喵真的很喜歡他.<br />
    <br />
    這篇很好看喔~!<br />
    但是夢還是比較喜歡那篇米蘭~<br />
    (諺:白痴的悲文主義者.<br />
    夢:你.無情!)
  • 夢沁痕
  • 西羅那是什麼啊?<br />
    神?<br />
    <br />
  • wwcat123
  • 西羅那是一種神<br />
    有點憂愁,卻總是帶給別人歡笑的神XD
  • 夢沁痕
  • 咦?<br />
    夢怎麼沒聽過?<br />
    那國的神阿?<br />
    <br />
    (諺:問題真多.<br />
    夢:要你管!)
  • 夢沁痕
  • 夢知道風動鳴...<br />
    夢的朋友都介紹夢看.<br />
    但是夢不喜歡他的封面.<br />
    所以一直不肯去看說....(管它內容怎樣.也得先入的了眼才行)
  • 夢沁痕
  • 呵呵~<br />
    夢是只重外表的....<br />
    <br />
    不對!!<br />
    夢選書都先看封面.<br />
    喜歡便拿起來瞧瞧.<br />
    如果內容喜歡就看下去.<br />
    <br />
    也有很多人問夢為什這樣選書.<br />
    夢的理由如下:<br />
    <br />
    1.現在書很多.而要挑到自己喜歡的書很難.於是第一印象成了關鍵!<br />
    <br />
    2.夢在看書時會自行幻象畫面.如果人物不好看.那想像時就會很不喜歡人物.這對主角來說<br />
    絕對是有很大的殺傷力.<br />
    <br />
  • 夢沁痕
  • 答...........對了!!!!!!!!!<br />
    小說中的人物太完美了~<br />
    尤其是亞砂大畫的~<br />
  • 夢沁痕
  • 安啦!<br />
    夢又不是完美主義者.<br />
    所以不會有這個問題的啦~<br />
    夢可以接受有一點缺陷的...<br />
  • 夢沁痕
  • 天涯為什麼會這麼想?<br />
    (黑線)<br />
    你剛問的是人.<br />
    不是畫吧?<br />
    <br />
    風動明的畫風夢的確比較不喜歡.<br />
    (被亞砂大養刁了胃口)
  • 夢沁痕
  • 呵呵~<br />
    <br />
    又被夢扯開話題了..<br />
    <br />
    話說被夢扯走還跟著的天涯也差不多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