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黑闇、虐、微H有獸O畫面請三思而後行)

一直被問密碼太麻煩OTZ好啦我開...









「抱歉!我又遲到了……咦?」
慣犯黑暗騎士血狼,一如往常的在約定的時間過後半小時才姍姍來遲,不過平常總是準時到達的光明騎士蘭斯洛特竟然爽約了。
「……臨時取消了嗎?」
血狼平靜的說,開始回想這陣子收到的訊息。
這是他們定期的小酌,時間地點無從懷疑,而光明騎士又是個過度規律的人,絕對不會不給事先通知。

但是血狼感到不安的發現,他已經好一陣子沒收到光明騎士的消息了。



「還是很有精神嘛。」
米哲瑞端著水打開門,優雅的走入,與房中的囚禁者形成鮮明對比。
這是米哲瑞的地窖,他正在進行他的新實驗──無聲的臭雞蛋──先前他被魔法封印的物理版。
那個實驗體就是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慈悲的光魔法是沒有攻擊性的,唯一受限的魔法只有通訊。而在這個空間,沒有鬥氣,每個拳頭的破壞力都是相等如凡人。換句話說,肉搏戰全靠經驗得勝。
不過那是在對等條件情況下,現在米哲瑞絲毫不認為自己會輸給四肢被鎖在牆上超過一周的蘭斯洛特。
「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蘭斯洛特沙啞的問,他雖然性格嚴謹,卻不是個有心機的人,怎樣也料想不到自己竟會被人用下藥這種不入流的手段所擒住。
「看你甚麼時候要向我求饒。」
「……是嗎?真是讓人意外。」
米哲瑞將水強灌到蘭斯洛特嘴裡。

光明騎士的質疑是合理的,這並不是X級通緝犯平日的作風。
原本米哲瑞只是想試試看法術的威力,但是蘭斯洛特高傲的態度引起他的不悅,從來沒有一個俘虜敢像蘭斯洛特這樣瞪著他。
“果真是格勒一手栽培出來的變態。”
蘭斯洛特是自找的,就像現在──
「你儘管傷害我的肉體,但你沒辦法毀了我。」
蘭斯洛特朝他啐了一口。
「……那就如你所願。」
米哲瑞突然蹲下,解開了蘭斯洛特的腳鍊,同時褪去這個被囚禁者的長褲。
「你想做甚麼?」
終於,米哲瑞聽出了蘭斯洛特對他這個舉動帶著驚慌。
「毀了你,不是嗎?」他的手伸向對方的男性象徵,「真是令人訝異,光明騎士為國犧牲到連交個女友的時間都沒有嗎?」
同樣身為男性,米哲瑞立刻就注意到蘭斯洛特非常不習慣遭到撫摸。
「你到底想做甚麼?」
在米哲瑞的愛撫下,蘭斯洛特的那兒逐漸腫脹,此時法師又用另一隻手抬起了騎士的腿。
「性交,很明顯不是嗎?」他又用同樣的方式撫起了自己的男根。
「男人跟男人?怎麼可能?」
你馬上就知道了,米哲瑞笑得很燦爛。蘭斯洛特看著自己雙腿被強行拉開向上,私處硬生生的暴露在空氣中。

呀───!!!!
突然傳來了一股有如全身被撕裂的劇痛。

因為前列腺的關係,男性在肛交得到的快感遠比女性強烈。
米哲瑞拔出自己染血的分身,不久前他瞧見了向來嚴肅冷靜光明騎士的各種表情──包括一個男人初次面對性高潮的恐懼。
「被男人強暴很有快感,是嗎?」
他嘲弄的說,將蘭斯洛特從牆上放下,改將手臂困於後方。
「……王八蛋。」
這不知道是第幾次米哲瑞遭到蘭斯洛特的咒罵。
「做人平時該些積口德,就算是光明騎士也一樣。」米哲瑞又伸手探像蘭斯洛特的後方,後者猛然一震,「果真是以治癒術著稱的騎士……已經癒合啦?適應力也不錯,光是手指就有感覺了嗎?」
他用燦爛的笑容回應怒視。
「接下來這一次你會感受到更多的快感……」
不需要看到蘭斯洛特的臉,米哲瑞便能想像到此時展露出的恐懼。
肉慾帶來的愉悅絕對使蘭斯洛特困惑了,米哲瑞了解這個男人,對自身要求總是極為嚴格不享樂。現在被一個男人凌辱,身體卻是快樂的,這是羞恥,是背德。同時蘭斯洛特對性是陌生的,純肉體上的喜悅,在性愛時蓋過了理性,蓋過了自尊。
每一次在心理上的折磨,米哲瑞確信嚴重打擊了蘭斯洛特的理念。

所以這是摧毀光明騎士的最好方法。


主人到底在哪裡?大約在一周前,獨角獸與他的主人精神斷了訊。他沒有發瘋,所以他確定主人還活著。但不管怎樣集中精神也抓不到方位,主人的情緒起伏一直都很平淡,也因此平常訊號就很微弱,除非主人主動找他。
此時獨角獸多麼希望自己的主人能跟黑狼的主人看齊一下,整天又吵又鬧的想找不到也難。

不過就在方才,獨角獸感受到了主人強烈的情緒反應,痛苦、羞恥、不甘、憤怒,卻又夾雜的一絲絲快樂。怎麼會出現這麼複雜的情緒?
隨即訊號又微弱了下來,獨角獸只能肯定一件事情。

主人破了戒,被汙染了,按照獨角獸一族的規矩,他必須解除這個契約。
那他還要去尋找主人嗎?

“獨角獸!”突然他收到小黑的精神訊息。
“什麼事,黑狼?”
“我主人想問你,光明騎士現在在哪裡?”


空氣中瀰漫著混濁的氣味,跟一般牢房不同,多了濃濃的雄性性愛痕跡。
蘭斯洛特有個不是很重要的發現,他注意到每個男人的味道都不一樣,至少米哲瑞的味道讓他覺得特別噁心。
他討厭這種感覺,被一個男人強暴身體竟然是快樂的,難道自己是條犯賤的母狗?
「Bitch……」
四周的鏡子映出他狼狽的身影,那是米哲瑞為了讓他看清楚自己的被強暴時的模樣而設的。
「大皇子殿下的死……真的讓你徹底墮落了嗎?」


蘭斯洛特還沒徹底屈服,這讓米哲瑞很不悅。
很明顯的,光明騎士的眼神黯淡了,但米哲瑞還是不滿意,不知怎的,他就是覺得氣惱。
父親厭惡這個騎士,他也是,他們都討厭這個自以為正義的孤傲騎士。
世界是不需要法則的,渾沌就是最好的法則,執行律法根本是多此一舉,就像是用一筆毀了一幅鉅作。
「米哲瑞老弟!」黑暗騎士血狼急徐奔來,這是米哲瑞難得頗有交情的騎士。
「怎麼啦?一臉大便的樣子,洗手間在那喔!」他坐在石階上,笑咪咪的說。
「喔!謝啦……不對!我是來找你幫忙的啦!」

有人來了,蘭斯洛特提高警覺。他知道走在最前方的是米哲瑞,但是後那面一群是甚麼?
他們的腳步很輕,可是很浮躁,不像是特別鍛鍊過放輕腳步的修行者,比較像是動物,中小型的,才沒有人類步伐的重量。
「活著?」
米哲瑞開門走進,蘭斯洛特注意到這回米哲瑞的笑容比先前還要燦爛。
「托福,死不了。」
一群狗,他用眼角餘光觀察。

這是個很詭異的畫面,在一個四周都是鏡子的密閉空間,站著的男人身後跟著一群狗,面帶笑容的對著倒在地上的男人,後者卻一副不畏不懼的樣子。

「今天血狼跑來找我。」
米哲瑞將蘭斯洛特調成趴姿,就像往常一樣準備侵犯。
但直覺告訴他,今天米哲瑞的笑容大有問題。
蘭斯洛特看著鏡子,平常他很討厭看見自己被人強暴時的模樣。
鏡中米哲瑞拿出一個瓶子。
「他問我關於封印、精神通訊干擾等事情。」
「什麼!唔……」
身體已經完全習慣米哲瑞手指的侵入,他發現身後的狗群正陷入一種亢奮狀態。
「血狼好像在找你呢。」
他視線又轉到米哲瑞的臉上,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很奇怪。
但是他沒時間思考這件事,米哲瑞的手指弄得他一顫一顫。
「真是越看越像一條狗,後面這麼飢渴。」
米哲瑞嘲弄,故意使力,讓蘭斯洛特忍不住低喘。
「我竟然還跟你這條狗做愛呢!」米哲瑞抽出手指,突然一隻狗撲到蘭斯洛特身上。
「啊……!」
那隻狗很開心的搖著尾巴,儼然把下面那個男人當成了一隻雌犬。
「如何?跟同類交配的滋味?不滿足的話還有一群在等著喔!」
所有狗圍到蘭斯洛特身旁,牠們在排隊,米哲瑞將瓶子收進懷裡。
「住手!嗯……」
他從不知道世界上竟有如此噁心的事情。


狗和人,差異極大,尺寸上也是。
米哲瑞冷眼看著蘭斯洛特,這個男人正因被狗強暴感到羞辱,更因為狗帶給了他快感卻不足以達到高潮而痛苦,緊咬著唇試圖抗衡這一切。
「好好享受。」
然後米哲瑞開門離去。

「唬……」那是警語,野獸式的。
狗群在蘭斯洛特身上愉快的播下自己的種子,完全沒注意到底下那個被牠們當成雌犬男人,半迷濛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滿滿憤怒,依然在那爭奪下一順位。


他原本沒有打算要離開的。
米哲瑞沒想到自己會看不下去,他回到樓上,替自己沖了杯咖啡。
比想像中的噁心,似乎抓太多隻狗了,米哲瑞想。
這是今天臨時起意,因為血狼的話讓他煩躁。但他發覺現在的思緒比剛才還要亂了。
「……差不多了。」
當米哲瑞說這句話時,已經過了一個時辰。


「唬……」
門內傳出濃郁的血味,夾雜著低吼。
一隻犬咬上蘭斯洛特的肩頭,被他咬斷鼻子。犬連忙跳開,蘭斯洛特的肩膀失去支持掉了下來。米哲瑞在門外用魔法探知──只有空間的主人能這麼做。
用一隻手臂換一個狗鼻子,多麼划不來。但蘭斯洛特笑了,他稍一使力,肩膀又回到原來的樣子。
大部分的狗縮在角落,傷殘不一,只剩下幾隻比較壯碩的仍然在奮戰,而對手是一個手腳被限制的人類。
「光明的不死生物……」
光明騎士終於抓狂了,米哲瑞發現自己竟險些被震懾。他打開門,狗群紛紛逃難了,失去敵人的蘭斯洛特立刻攤在地上。
他走上前,蘭斯洛特沒有反應,米哲瑞確信蘭斯洛特知道他來了,只是不想搭理。
米哲瑞蹲下來,他不知道蘭斯洛特是何時跟狗群打起來的,不過從股間不斷流出的液體告訴他蘭斯洛特撐了非常久。
那液體越看越討厭。
「……還想做甚麼?」
「掏乾淨,不准動。」
後來米哲瑞才想起他忘了處理掉那些狗。

米哲瑞的舉動完全超出蘭斯洛特能思考的範圍,他呆坐在地窖中。
人會變,他知道,特別是這個男人──總是隨心所欲做自己的事,所以他討厭。
先是徹底的踐踏……米哲瑞確實成功了,他無法忍受那些狗。可是昨天那個行為又是在做甚麼打算?
噠……噠……噠……
今天腳步聲比平常還要早響起。

“米哲瑞,你到底想做甚麼?”
其實米哲瑞自己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他知道自己偏了,極端的偏了。
「該收手了……」
現在放蘭斯洛特離開不知道要做多久的牢?五十年?一百年?無論如何絕不會有好日子過。
今天米哲瑞回去的平常還要晚。



「血狼?」
米哲瑞一回家便看見黑暗騎士坐在他家客廳,緊接著一隻手架到他的脖子上,指甲因為多天沒修剪而顯得又長又尖。
「米哲瑞,你還有一句遺言可以交代。」
蘭斯洛特被解救了,而且應該也有一段時間,雖然全身只有簡略清理配上一件破袍,殺氣告訴米哲瑞高回復力的蘭斯洛特現在力量沒有十成也有八成。
不過X級通緝犯並不在乎,他看向黑闇騎士。
「小黑接到狗族通報,說這裡有個不死生物……」
血狼淡淡的說,米哲瑞知道血狼並不打算干涉這件事──血狼生氣了。
「這樣啊……那我的遺言是……」
X級通緝犯給光明騎士一個突擊的吻。
「……這不叫做遺言。」
待這個吻結束,又過了一會,蘭斯洛特才有些憤怒的說。
「反正一樣都要用嘴不是?遺言說完,現在我準備好了。」
「……」
然後米哲瑞死了,蘭斯洛特下手十分乾淨俐落,一切血狼都看在眼底。
包括現在蘭斯洛特依然站在那,看著那隻沾滿鮮血的手。
「狼……」
「怎麼?」
「我動了私刑。」
「你有那個權利。」
「不……私刑是死罪。」
「你需要休息,蘭特。精神是無法快速回復的。」
「那麼狼……出去,讓我靜一靜。」
獨角獸開始嘶吼,血狼一陣沉默,然後他慢慢的牽起獨角獸離去。

米哲瑞,你到底想做甚麼?
當蘭斯洛特緩緩的用極度笨拙的方式回應那個吻時,血狼就知道蘭斯洛特被米哲瑞搶先判決了。
究竟米哲瑞是故意的,還是純粹出自本能,這他不清楚。
一個是自小生活受虐的扭曲;一個是為正義極度壓抑自身的扭曲。
所以米哲瑞與格勒同樣的愛玩、唯我主義;蘭斯洛特從不談戀愛。
蘭斯洛特的絕不屈服違背了米哲瑞的唯我,進而引發嗜虐;米哲瑞的無心舉動卻觸發了蘭斯洛特的情。
壓抑反而會使人對小小的舉止投以巨大的回報,也許這監禁的期間米哲瑞因為良心發現做了些甚麼……不過這通通都是血狼的猜測。
他只能肯定,當獨角獸發出哀鳴的那一瞬間,光明騎士就真的成為傳說了。






(下面看不看無所謂)










不過蘭斯洛特會怎麼死?自癒能力太強也是個麻煩,光明騎士太謹慎了,血狼知道他絕對不會讓自己有任何獲救的機會。
或許他會用封印術封印所有能力後再自殺,這是最簡單的方法。
又或許,米哲瑞確確實實的觸動了蘭斯洛特的情,那蘭斯洛特大概會將米哲瑞的遺體帶到一個偏遠的小村,然後以生命做為代價施展復活禁咒──蘭斯洛特是天才,不會失敗的──最後趕在心臟停止前,跳進自己挖好的洞裡。
不過X級通緝犯依舊不存在了,蘭斯洛特會洗淨米哲瑞的記憶,封印他的能力,賜予米哲瑞一個平凡人大約八十年的新生。

做為光明騎士為正義效命的最後一份力。


-----------------------------------
原本是因為看很多BL言情在強暴後還會喜劇收場的不滿...
天涯還是主張受君是要拿來疼愛的,所以堅持這篇要以悲劇收場。(難得寫悲?)
天啊我竟然在大過年寫這個

不過因為很卡寫的很亂OT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wcat123 的頭像
wwcat123

天涯小貓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anet Cat
  • 我喜歡"跳進自己挖好的洞裡"那句XD<br />
  • 西瓜精
  • 這篇的劇情很讚,真的<br />
    <br />
    如果是在其他我很喜歡卻又不是最喜歡的CP上,大概會讓我HI翻吧(總之是心理變態<br />
    式的愉悅)<br />
    <br />
    可是若把受換成摩卡的話……<br />
    嗯,隔天網誌版面就會是一隻被剁爛的虎班貓碎肉了<br />
    <br />
    但是米蘭……這一直是我沒什麼感覺的配對|||<br />
    蘭特也一直不是我萌的角色(茶)<br />
    <br />
    所以這篇給我的感覺就是很淡吧……?<br />
    <br />
    我覺得這跟H激不激、我口味重不重沒有太直接的關係(聳肩)<br />
    因為正確來說這應該算是我第一次看人獸……<br />
    之前看的那個非常輕描淡寫、因為不是重要片段只有兩句話(真的兩句)就帶過,而<br />
    且那只有一隻狗天涯你這是狗群(炸)<br />
    但還是讓我有關視窗的衝動<br />
    天涯這篇卻讓我心平氣和的看下去了……<br />
    因為內容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篇的受是神闇(默)(被巴飛)<br />
    <br />
    所以說看虐文跟黑暗文果然還是要挑CP(巴)<br />
    不然就沒震撼力了(二度巴)<br />
    <br />
    啊對了我這篇最喜歡的是「大皇子殿下的死……真的讓你徹底墮落了嗎?」(遭眾巴<br />
    變成星星)
  • 小貓
  • 這些狗=無言啊無言<br />
    真糟糕~<br />
    可憐的光明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