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好無力,連寫文都好亂...


----------------------------------

「喂!米哲瑞,管好你家那台冷氣啦!」
聽到這聲大喊,正巧經過的騎士們都不禁皺起眉。
現在只有總務大臣凱司會直呼他的名字,自從他不再胡鬧,代替大皇子的掌政後,大家都對他起了一股敬意。
不過米哲瑞本人倒一點也不在乎,相反的,他認為"您"這個字眼應該是用來稱呼大皇子的。
「我家的冷氣?」
米哲瑞將腦袋從公文中抬起,在他的認知裡,宮內應該只有一台人型冰塊製造機,主人也不是他才對。
「光明騎士!你們不是在交往嗎?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他這陣子在發神經,周圍氣壓簡直是低的可以!」
最近低氣壓造成的氣流實在太強,只得花錢做些預防措施,不然到時後恐怕要賠更多錢在重建上,凱司懊惱的想。
「知道。」但不知道是為什麼,米哲瑞又低下頭看他的文件。
「那還不快去處理!」

米哲瑞和蘭斯洛特在交往,怎麼聽都像是個笑話。事實上,它原先只是米哲瑞的一個玩笑。
「蘭斯洛特,來打個賭吧?」
在某個晚上,米哲瑞笑嘻嘻的跑去找蘭斯洛特。
「賭?」
蘭斯洛特挑起眉,下班的光明騎士依然是光明騎士,不過至少不會一劍砍下去。
「要是你有辦法跟我交往一個月,我就保證不再作亂。」
這當然是謊話,是在米哲瑞得知蘭斯洛特從未談過戀愛後決定的。
若是傳出光明騎士之所以單身,是因為他是個同性戀,豈不是很有趣嗎?

於是虛假的戀愛展開了。不過僅限晚上,白天他們還是會不定時打上一場。
這時候米哲瑞才曉得,原來光明騎士的演技也是很精湛的。有時後他甚至會起錯覺,好像他們真的在交往一樣──幸好這都在隔天蘭斯洛特的冷漠之下拉回了現實。
但主導權應該是米哲瑞的。

「蘭斯洛特。」
「?」
「你知道成人跟未成年交往最大的差別在哪嗎?」
蘭斯洛特瞬間露出驚慌的神情,不過他們還是上了床。
米哲瑞在上,這是當然的。蘭斯洛特的經驗是零,但為了那個約定──情人之間本來就該有一定的肉體關係。
其實米哲瑞也沒有跟男人做過,他知道第一次被男人上的男人會比女人還要痛。但這又何妨?反正他們並不是戀人。
只是男人跟男人做愛比米哲瑞想像的還要有快感,後來他們又做了好幾次,米哲瑞甚至不再對女人有任何性慾了。

至少在蘭斯洛特因為高潮而恍神主動親吻米哲瑞之前,米哲瑞一直以為這件事就是這麼單純。

一齣戲當然是假的,但演出當下要讓觀眾誤以為是真的。
如果演員自己不相信是真的,那就沒人會相信了。

之後蘭斯洛特在白天依然對米哲瑞很冷淡,米哲瑞這才發現這對蘭斯洛特來說是自然的。
他們再也沒有談那一個月的約定。

倒是世界太平後血狼開始”不經意”的跟別人四處提起兩人的交往。

「蘭特,你最近在搞什麼鬼?」
米哲瑞走到蘭斯洛特身旁坐下,他注意到蘭斯洛特的面容有些憔悴。
「……好熟悉的一句話。」
蘭斯洛特硬扯出一抹笑容,以往都是他這樣質問米哲瑞的。
「我正經了,所以換你開始胡鬧了?」
「怎麼可能。」
「……在擔心?」
「不,我在自責。」
蘭斯洛特是個超直線思考的傢伙,但這不代表就很好懂,有時候他會直直的鑽了個大地洞。
「自責?」
「……我對已故的大皇子殿下竟然生出不敬的念頭。」
然後他們都陷入沉默。
「……為何?」
總要有人出聲,只是米哲瑞的語氣中仍帶點火。
「……自從殿下過逝後,你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然後呢?」
「現在你很有名望,受人仰幕,不再是那個X級……」
「蘭斯洛特,你給我說重點!」
米哲瑞揪住蘭斯洛特的頸子,雖然說一個術士對騎士使用暴力實在是一點威脅性也沒有,他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他不允許任何人對摩卡有冒犯之意!
「我不知道。」
蘭斯洛特閉上眼,他搖頭。
「你不知道?」
米哲瑞很錯愕。
「大皇子殿下對你影響深遠,這是好事,我不知道我在不適什麼。」
蘭斯洛特顯得很懊惱,不過米哲瑞總算是懂了。
因為光明騎士的說教不曾進入X級通緝犯的耳裡。
「蘭斯洛特,你該不會……在吃醋?」
他在蘭斯洛特耳邊小聲的說。
「胡說八道!怎麼可能是這樣!」
見蘭斯洛特的臉上突然有了生氣,米哲瑞不自覺的上揚了嘴角。
「我對摩卡是兄弟之情,怎麼可以扯在一起談呢?」
「我知道,我並沒有搞混!」蘭斯洛特急躁的揮開米哲瑞開始不安分的雙手,「你根本沒有變的正經。」
「你希望我使壞,我就只對你使壞,不是嗎?」
米哲瑞笑著,他知道有件事現在該解決了。

「我喜歡你,蘭斯洛特。你願意正式跟我交往嗎?」

創作者介紹

天涯小貓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西瓜精
  • 錯字 "米哲瑞不再對女人有任何性慾" 那邊
  • wwcat123
  • 寫這篇時我的心情處於一種詭譎狀態<br />
    恩文章也非常詭異...<br />
    現在好多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