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的生日賀文|||
近日整理文章猛然發現自己暗扛了不少生日賀文(毆爛
(舊的文章..我現在看舊文一直都覺得好害臊)

篇名:吃醋!?
類型:惡搞文~
出自:不殺
配對:米蘭(主)、白梅、龍秘(副)其他再決定
用意:給貓貓的生日賀文!
()←請當作某犽的廢言XD

概述:白天,正直的優良騎士,在同輩中,算是出類拔萃的,幾次和光明騎士-蘭斯洛特的練習,受到了讚賞,殊不知,單單的幾句讚美,會打翻了……某人的醋罈子…

正文:


「吶,米哲瑞,你怎麼又跑到這裡來?很礙眼耶!」凱司不滿地控訴(?)某位不良術士近期的行徑,

微微挑起眉,露出無害的笑容,米哲瑞回道:「我有打擾到你嗎?這裡好像是阿卡蘭學生餐廳,不是你和利奧拉的房間。」

繼續吃著手邊的餐點,凱司淡淡地說道:「利奧拉啊!這幾天人都不曉得跑到哪去?連晚上都沒有回宿舍。」

「利奧拉?他最近不都在龍皇帝國嗎?」笑容換成了邪笑,米哲瑞道:「他這幾天從占星塔下來時,我都有遇到啊!」

「龍皇帝國!?他去那裡做什麼?為什麼他之前離開時沒提?只說要帶寶利龍去走走!」反常地放棄手邊的餐點,凱司趕緊拉住米哲瑞的衣領。


笑容慢慢變深,米哲瑞最近正想發洩不滿,誰叫他最近都不在身邊呢?現在眼前就有個差自己點火的燃線,偶爾當個導火線也不錯。(絕對不是偶爾= =+)
「大皇子似乎有意將利奧拉留在龍之大陸,雖然說在利奧拉除去龍皇之心後,暫且不用擔心皇儲的事,但留個助手在身邊也是不錯的。」


『啪』的一聲,嗯……剛剛好像有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耶!
應該是凱司的理智斷線了……

滿意地看到凱司錯愕的表情,米哲瑞遙望了一下天空,差不多……該回去看看他回來了沒才是。


"天曉得那個摩卡會對利奧拉做什麼啊?萬一利奧拉真的要待在龍之大陸當四皇子,那我豈不是被拋下了?不行啊!!利奧拉是我的~~“這是某綠髮少年心中的吶喊。


差不多了,該讓這場遊戲開始啦!


「凱司,要不要和我去龍皇帝國?」輕推了一下自己的金框眼鏡,米哲瑞問道。

「要!!帶.我.去.龍.皇.帝.國!」凱司似乎下定決心,一字一字的將話說出口,基本上他是不太想這樣說的,同樣身為術士,自己也是有能力到龍之大陸去的,只是…他這種外人突然出現在皇宮中似乎不太好?

「那好,我們走吧!」聽到自己預想的答案,米哲瑞二話不說,拉起凱司的手臂,準備開始唸咒。

「咦??現在?」驚訝的瞪大雙眼,凱司的思緒似乎有些跟不上米哲瑞的行動。

「對啊!不然要等到什麼時候?反正你留在這裡也沒用處,最多也是在當米蟲混吃混喝而已,巴巴理斯不會介意少個人在學生餐廳猛吃東西的!」停下自己唸咒的動作,不以為然的看了凱司一眼, 顯然對凱司的干擾感到不滿。

「欸,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哪是米蟲??」這人嘴巴怎麼那麼賤啊!(別忘了,你的嘴更賤)

「別廢話了,走吧!不然你就自己去了!反正格勒也教過你瞬間移動,不是嗎?」米哲瑞的眼中已經出現不耐,這個凱司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在猶豫不決啊!之前和利奧拉說要抓自己的時候不是毫不考慮就行動了嗎?
不等凱司的回答,米哲瑞已經再次開始唸咒了。


不行啊!沒有米哲瑞,自己是不能在皇宮中趴趴走的。



「等一下!」


「這次又有什麼事?」不悅地望向凱司。

「看我幹嘛!?我又沒有發出聲音!」凱司趕緊為自己辯白,他剛剛真的沒說話啊!

「是我!」聞聲望去,是剛跑過來的梅南。

「有什麼事嗎?裘斯的兒子。」米哲瑞皺起眉,問道。奇怪,今天狀況怎麼那麼多?

「我也要去龍之大陸!」

「……來吧!」



─ ─ ─ ─ ─ ─ ─ ─ ─ ─ ─ ─ ─ ─ ─ ─ ─


「你叫白天是吧?」褐色的頭髮,輕微的飄逸著,面帶溫和的笑容,看著眼前的藍髮少年。

「是的,光明騎士大人。」恭敬的做了個騎士禮節,白天回答。

「你進步的很快,無論在攻守方面,都有著很好的基礎,這是你的功力進步如此快的原因,練習從沒偷懶過,是吧?」蘭斯洛特淡淡的笑著,好久……沒有看到這種一步一腳印,循規蹈矩的騎士了。

「謝謝光明大人的讚賞,我該去找利奧拉了,很抱歉,我得先行離開。」白天注意到時間差不多了,有禮的向蘭斯洛特道個歉,說明了自己必須離開的事。

「既然有事,就快去吧!你……明天還要來練習嗎?」蘭斯洛特問道,不是他戀戰,能指導這種優良又有潛力的騎士,讓他更進步,這可是蘭斯洛特最義不容辭、想幫忙的,
畢竟……只有這幾天他才會留在龍皇帝國啊!
對了?每次自己回來都會纏在身邊的那個人呢?他在哪?

「或許吧!如果利奧拉還沒要回去阿卡蘭的話,明天我還是會來做訓練的。」思考了一會兒,白天笑答,再次做出騎士禮節,轉身離開了練習場。


「吶吶,蘭特,你看上那小夥子了啊?」如此曖昧不清的話語,自然是出自──黑暗騎士血狼之口。

「想太多。」簡單明瞭,不需再多花任何言語和這不良騎士解釋,反正也沒意義,他根本不會聽進去,轉向門口,想直接離開。

瞬間擺出一種苦命少女的表情,血狼一副可憐兮兮的語氣道:「唔……蘭特,你太傷我的心了,都不願聽我把話說完。」

面無表情的看著在演戲的血狼,只是開口問了一句:「跟誰學的?」

「三皇子,卡布奇諾,他昨天是對大皇子這樣做的。」血狼嘻皮笑臉的回答:「聽說他用完這一招的結果是被大皇子狠狠的從房間踢出去呢!」

「那…我似乎應該學習大皇子的做法,不是嗎?」或許是被『他』影響了……本質都有些壞了起來,蘭斯洛特保持著笑容,將血狼狠狠的踢出練習場。


「啊~~蘭特!你怎麼這樣啊!我的屁股好痛喔!都不會輕一點!」血狼摸著自己的屁股,不滿的埋怨。

「你不滿我這麼做,就別一直跟著我!」真的不耐煩了,想見的人…沒有出現,卻有一個蒼蠅在身邊飛來飛去:「對了,為什麼你一直留在宮中?你不是最愛往外跑嗎?」

「蘭特,為什麼不要我了?你有新歡了對不對?」繼續演戲中:「啊?你問我為什麼留在宮中?」

「別讓我重複第二次,後果你是知道的。」蘭斯洛特淡然道。

「還不是我家那隻正在發情的小黑,見到神聖白龍這幾天在這,喔!天啊!死纏濫打不要說,我這個作主人的,已經三天沒看到他了。」血狼也是個識相之人,再玩下去,等會兒被大卸八塊的機率可不小。



─ ─ ─ ─ ─ ─ ─ ─ ─ ─ ─ ─ ─ ─ ─ ─ ─


"先將梅南送到白天身邊吧……"米哲瑞心中盤算著。「凱司,你自己去找利奧拉,我先帶梅南去找白天。」

「欸,為什麼?喂!人怎麼走啦!」惡劣!怎麼把人丟在占星塔旁就一走了之啦!如果等一下被巡邏的人看到了……天~他們不會把我抓起來,然後用鞭刑、烙印或是凌遲,逼問我為什麼擅自闖入皇宮啊!?
唔……不要啊!我只是要來找利奧拉的!對喔!利奧拉,他是四皇子,應該能保我一命,那就沒差啦~乾脆先四處逛逛好了~~

「凱司?你怎麼在這裡?」

聞聲轉過頭,人形的寶利龍站在那邊,旁邊的那一個黑頭髮的…怎麼留著口水啊?一副色狼樣……目標似乎是寶利龍,算了,眼不見為淨,別看了,在看就太傷眼了。

「寶利龍,你怎麼沒跟在利奧拉身邊?你應該是最黏利奧拉的呀!」凱司不答反問。

「爸爸說,他有事情,叫我先自己玩,晚上才會陪我,」寶利龍回答,卻不難聽出他對利奧拉拋下他這件事,累積的不滿:「已經這樣好幾天了,小黑叔叔也沒事一直跟著我。」

有事……嗎?



『好了,也讓梅南找到白天,現在該我自己的事了。』米哲瑞心想,轉過了走道,正想往練習場走去,很湊巧的,迎面而來的,就是自己所想見的人,不禁道出了來人的名字:「蘭斯洛特。」

「米哲瑞?」蘭斯洛特愣了,本來想到占星塔附近看看,會不會剛好遇到米哲瑞,現在…人卻已經出現在眼前了,那…好像就不用勞駕自己去找他了吼…

「回來啦!什麼時候?」米哲瑞淡淡地露出笑容,自然的拉起蘭斯洛特的手臂,將他拉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吃人家豆腐= =+還想帶人家亂跑)

「昨天。」單純的回答,不夾雜更多的話語,對米哲瑞拉著自己的動作,也不多做抵抗,或許也不反感吧?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也可能…是自己心甘情願,將主導權給他,讓他帶著自己去任何地方的吧!(主導權...唉~攻受已定啦)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天涯小貓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