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忘了說已經申請同意了



「小黑叔叔,凱司說的『草莓』是什麼?那會長在爸爸身上嗎?」寶利龍睜著水汪汪的大眼,不解地問著小黑。

「寶利龍想不想試試看?」小黑忍著流口水的衝動,一副正經樣的問道。

「寶利龍也可以試嗎?」用聽的也不一定會懂,實際做看看好像會比較清楚!寶利龍單純的想。

「小黑叔叔可以幫你喔!」小黑迫不及待的貼近寶利龍。

「呃……小黑叔叔,舊的爸爸脖子上那一點一點紅紅的是什麼?」

「那個就是所謂的草──嗯……寶利龍,我剛剛什麼話都沒說。」小黑不以為然的回答,不過,祕羅一聽到他說的話,馬上賞了個比凱司更狠的眼神。

那眼神明白的表示:如果你敢告訴小鬼,我保證讓你死無全屍,還有,不准現在就對小鬼下手。(那晚一點就可以!?)

不要惹未來的岳母(?)生氣,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小黑抱著這種想法,開始模糊寶利龍的焦點。



「米哲瑞,我說,如果你再不把手移開,我真、的、可以考慮把你給廢了。」蘭斯洛特十分嚴肅的聲明。

「如果我『不能』了,那蘭特你怎麼辦?」米哲瑞欲哭無淚的討饒。

「嗯…比你還要『能』的人應該不少…」蘭斯洛特故意表現出很認真思考的樣子,若有所思的望了卡菲的一眼。

米哲瑞臉色凝重的看著蘭特,手也安分的收回了背後,眼神漸漸變的迷濛。

「喵~」突然傳出一聲貓叫聲,眾人定睛一看,一隻虎斑色的小貓,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似乎是刻意的,小貓往蘭斯洛特腳邊走。

「欸,這貓有問題嗎?」凱司一臉驚訝地看著貓的行徑:「牠哪邊不走,偏偏往米哲瑞他們那麼低氣壓的地帶走,太奇怪了。」

眾默想:凱司,奇怪的地方不在這裡,問題在於,基本上應該沒有什麼可以躲藏的地方啊?那這貓是打哪來的?


「卡、卡菲?你怎麼了?」祕羅有點不安的看著卡菲,因為,卡菲的身子正微微的顫抖著,分明就是蠢蠢欲動的樣子嘛……他的目標是什麼?

「這隻小貓好可愛呀~~」卡菲的人影,隨著這句話結束,也跟著消失不見了,下一秒,出現在蘭斯洛特的身邊,不!正確來說,應該是小貓旁邊。

但小貓早已經跑到蘭特的腳邊,甚至有點舒服地用臉磨蹭著蘭特的腿。

想當然爾,卡菲跑到小貓旁邊將他抱起時,撞到蘭斯洛特的機率是百分之百呀!

這衝撞程度可不輕,蘭斯洛特根本是直接被撞倒,基於本能,蘭特輕微的轉了一下身,想用自己的雙手撐住地板,以免受傷太重。

蘭斯洛特在碰地之前就有人將他扶住了,這個人是我們最正直、遵守騎士原則的──白天。

天底下,什麼事不巧,某些事卻巧到不行,蘭特或許真的不該轉身的,當場直接跟白天來的無敵親密的接觸。

────兩人的唇瓣緊貼在一起。

兩人都驚訝的眨眨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跟對方接吻了。

當雙方都意識到自己不該吻著對方後,白天趕緊將蘭特扶好,剛剛的姿勢實在有點頗尷尬的。

唔……怎麼好像下起雪一樣,好冷啊~~
眾人有志一同的看向利奧拉,不對,不是他,那寒氣的來源在哪呢?

只見梅南和米哲瑞兩個人的表情都帶有──非常重的寒氣,原來有兩個來源啊!

「蘭斯洛特、白天,實在夠冷的……你們給我去處理自家的冰箱!!」凱司不爽的大吼,或許一個冰箱跟利奧拉比起來不算什麼,但是兩個冰箱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呃……梅南?」白天試探性的喚了一聲。

「哼!」毫不賞光,梅南將頭別到一邊。

「梅南,別生氣了,好不好?剛剛那真的是不小心的,我並不是有意的啊!」白天的聲音是如此的溫和,令人安心。

梅南針對白天的話,陷入了該原諒或不該原諒的抉擇中。

另一邊,換蘭斯洛特和米哲瑞。
「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可以考慮原諒你。」米哲瑞瞥了蘭特一眼,淡然道。

「蘭斯洛特,你最好給我答應,我快冷死了,別讓米哲瑞再摧殘我的身體了!冷啊!白天你也是,讓梅南消氣,不然我跟你沒完!」凱司在一旁鬼叫!

「……下次會不會再犯?」梅南輕微的鼓起臉,不悅的問。

「我以我的騎士精神保證,絕不會再發生這種事!」白天嚴肅的回答。(白先生,別什麼事都扯上騎士精神,好不好?)

「嗯……好吧!我原諒你。」




印象中,米哲瑞曾經說過,凱司在私刑方面,曾經想過烙印、鞭刑、割舌等等,還是別跟他作對的好,利奧拉或許會幫他,那到時會很難處理的。

「……米哲瑞,你說吧,我盡我所能答應。」蘭斯洛特心一橫,開口道。

「不是盡所能答應,是一定要答應!」凱司強調,米哲瑞可是已經接近冷凍庫的溫度了耶!

「好吧!米哲瑞,你說什麼我都答應!」

勾起邪邪的微笑,米哲瑞回應道:「蘭特,你剛剛這麼猶豫的樣子,令我很不甘喔!所以,再多答應我一件事。」

「蘭斯洛特,你非答應不可!」搞什麼呀,這對和解的速度太慢了吧!梅南都已經重新跟白天在卿卿我我了。

「……說吧!我一定做到。」

「第一,現在當場吻我。第二,一星期內我要抱你都不准拒絕!」

「米哲瑞……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在強人所難?」蘭斯洛特冷冷的問:「而且,為什麼第二項是一個星期?」

米哲瑞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臉,說道:「沒辦法,我怕只有之前那第一次,蘭特你會忘記那種感覺嘛……所以用一個星期應該能讓你忘卻不了。」

蘭斯洛特的臉越來越沉重,一定要履行自己的承諾,因為他剛剛已經答應了……

不遵守承諾,這是違反騎士精神的。(或許你不曉得,米哲瑞就是靠這點把你吃的死死的XD)

表情有點不甘願,蘭特緩緩的走到米哲瑞面前,猶豫了一下,還是閉上雙眼,輕吻上米哲瑞的雙唇。

蘭特的親吻,只是單純的嘴唇觸碰……忍不住的,米哲瑞用手扣住蘭斯洛特的後腦,伸出舌頭探索另一頭的溫熱與柔軟。

不得不承認,米哲瑞和蘭特的長相都很好看,兩人這樣擁吻,簡直是個讓人感到賞心悅目的畫面,令人想目不轉睛的看著。



「卡菲,你抱著這隻貓要做什麼啊?」祕羅並沒有將視線放在米哲瑞和蘭斯洛特接吻的畫面上,而是注視的這打從將貓抱在懷中後,完全對自己視而不見的卡菲。

「這隻貓真奇怪,怎麼老是想往蘭斯洛特那邊跑呢?」卡菲困惑的喃喃自語道,再多使出些力,將這虎斑色的小貓壓住,免得牠跑去打擾氣氛正好的兩個人。

其實小貓也不是不想讓卡菲抱著,只是蘭斯洛特在場,就會讓他想往蘭特的懷裡撲呀!
瞧!小貓現在看著米哲瑞和蘭特的眼神,無疑是把這畫面當成一種視覺享受啊!

「卡菲!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呀?」祕羅不顧形象的大吼。

「啊!貓跑掉了。」仍然對祕羅視若無睹,卡菲趕緊再次將小貓抓住。

冷著眼看著虎斑貓晃著尾巴從面前跑過,沒來由的,祕羅不爽了起來,不經大腦思考,一腳踩住了貓尾巴。

「喵喵喵──」莫名其妙的被人踩了,不反擊太對不起自己了,虎斑貓的貓掌結實地打在祕羅的腿上。

這樣子是絕對不可能會痛的,祕羅帶著戲謔的表情蹲下身來看著貓。

別以為所有的動物都很笨,至少眼前這隻貓就不笨,而且聰明的很。

祕羅蹲下,也只是肉掌打到他的臉而已,可是……貓爪深出來後就不一樣了。


短短的幾秒後,祕羅的臉頰上出現了一道貓的爪痕,幾滴鮮血就這樣滴在草地上。

每個人都難以置信的望著祕羅臉上那滴出的鮮血。

算是當事人的卡菲,本來還是只有想到將貓抱起這件事,可是見到鮮血滴下來後,當場愣在原地不動。

「祕羅……?」卡菲早已將小貓的事拋諸腦後了,心疼的望著祕羅那受傷的面頰,眼神盡是擔心。

都到了人家受傷才知道要搭理人呀!祕羅苦笑,卡菲真的是單”蠢”的很呢!「我沒事,只是些小擦傷,沒什麼大不了的。」

像是要安撫卡菲似的,祕羅隨手就要將臉上的鮮血抹掉,

手碰到傷口的同時,祕羅倒抽了一口氣,低呼:「痛……」

隨即,一道紫光覆上了祕羅的臉頰,卡菲運用治療術為祕羅療傷。

「卡菲……」 祕羅有些感動的望著卡菲。

「祕羅……」 深情的凝望回去。



「嘔……天啊!眼不見為淨,利奧拉,快帶我離開這個滿是情侶的地方!!」凱司見到到處都是情侶散發出的光線,不知是忌妒還是怎麼的……一直想離開。

「喔。」利奧拉也沒多說,拉起凱司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我也跟去吧!」摩卡輕拉住利奧拉的手,微笑道。

利奧拉淡淡的望了摩卡一眼,二話不說,馬上就要帶著兩人離開。

『莫名其妙,平常死都不離開占星塔,現在怎麼那麼隨便啊!』凱司在心中暗罵。

「嗯……天涯,我們回去吧!」一個不知名的少年跑出來,將虎班貓抱起:「等等還有事要處理呢!」雖然是在對著貓說話,可是少年的眼神卻是盯著利奧拉等人的方向。


摩卡莫名的感到一股惡寒,似乎有道火熱的目光注視著自己,而且不懷好意。




「貓,你要這個角度啊?」穎犽看了一下虎斑貓所藏的位置,提出疑問。

「這個角度很好的。」天涯小貓回答。

晃頭晃腦的觀察了一下房間,穎犽又問:「我在水裡下藥妥當嗎?」

「不一定,或許米哲瑞自有辦法。」天涯小貓心不在焉的回答穎犽的問題,貓身不斷的更換姿勢,企圖等會兒能好好的觀賞。

「決定了,今天這一晚錄下來後,我要跟米哲瑞敲詐一番!」穎犽握起拳頭,下定了決心,隨後也找了個不錯的位置躲了起來。

『估計你是絕對得不到什麼好處的。』天涯小貓在心中默想。


過了幾分鐘,房間的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是米哲瑞和蘭斯洛特。

相信米哲瑞是等不及的,才剛將門關上,便迫不及待的覆上蘭特的雙唇,

對於米哲瑞突如其來的吻,蘭斯洛特並沒有感到訝異,但還是很難適應,身子有些癱軟。

米哲瑞及時摟住蘭特的腰間,將蘭特扣在自己的懷中。

原先空蕩蕩的房間,因兩人進來後的舉動而增添了許多曖昧的氣息,也讓躲在房間中的另外兩人……不,是一人一貓,越來越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見身下的人兒喘不過氣,米哲瑞給了他喘息的機會,離開了他的唇,米哲瑞直接將蘭特抱到床上。

看著蘭特因剛剛的吻而泛紅的面頰,米哲瑞邪佞一笑,手輕輕的撫著蘭特的髮絲。

另一手也不得偷閒,忙碌地將蘭特的衣衫褪下,

「米哲瑞……你!」也太急色了吧……

「我怎麼樣啊?」嘴中吐出來的每一個字,聽起來是如此的具有誘惑力,讓人不禁失了神。

手再次沿著那完美的身體線條遊走,。

「…嗯…」不自覺呻吟了出來……

「蘭特,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米哲瑞在蘭斯洛特的耳邊低聲說著,說完時還惡意的吹了口氣。

「唔嗯……別……」別太過分了!


房間哩,瀰漫著春天的氣息,還有……令人感到臉宏心跳的嬌喘聲。

創作者介紹

天涯小貓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05121114
  • 噢囧<br />
    凌晨五點看這個真的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