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 SanjiXCrocodile 壽星指定注意

魔受論壇100題活動

第一次寫架空(其實也是第一次Sanji當主角)...其實我一直寫到這篇才抓到感覺(雖然這樣說 03還是很不穩定的)
不過貌似要到04章才會真正精彩起來

壽星青杉醬,我是很認真在寫這個CP的,真的...
恐怕要變成長篇了OTZ

盡量在架空中運用原作的劇情跟設定
不過,Sanji已經不是廚子了,所以Robin再怎麼樣也不該叫他廚子先生
至於哪些能力者的能力可以在架空世界中出現,哪些不行...我想這也是要認真考慮的

另外,Sanji並沒有見識過Crocodile的能力
這篇恐怕要算是個銜接
還請見諒了


-------------------------------------
他踢開男人手上的槍械,緊接著順勢以手著地,第二腳砸在男人的臉上。
只聽見那人吃痛的叫了一聲,便暈了過去。
「B級任務果然很無趣啊……」
Sanji習慣性的點菸擺酷,另外一邊他的組員Zoro跟組長Luffy也早已經把事情處理完畢。
目前機密部的”草帽組”戰鬥力已經爬升為A級,但是基於Luffy總是少一根筋的緣故,接到的任務總是在A~B級間動盪(坦白說,其實只接過一次A-)。

YA~~~去慶功囉!」

「喂!你還沒檢查有沒有漏網……哎……?」Sanji連忙回頭喊道。


但是Luffy已經跑得不見人影了。

 

「總是這麼草率,真是……喂!Zo……」

SanjiZoro的方向看去,發現那傢伙也已經跟著Luffy走了。

「……」

他又將四周環顧了一遍,考慮是否要任由那群人在那裏昏厥。

「啊……他們是要去哪裡慶功啊?」

……於是Sanji發現自己又再一次被丟下了。

是的,再一次LuffyZoro雙雙跑得不見人影……好像是最近開始的事吧?不知道這兩人到底在搞甚麼鬼,連在公司裡也是出雙入對的(有時候Zoro還是直接被Luffy拉著跑的)

 

「晚上好,Mr.Prince,怎麼獨自一人呢?」

突然一個成穩的女聲響起,Nico‧Robin坐在牆頭,微笑的問。
「美麗的Ro……Miss all Sunday,我是在命運的牽引下,特地在這裡等你的。」

機密部的成員執勤中一律是使用代號稱呼的,即使Sanji一遇到美女就會變成笨蛋,仍舊意識到Robin是特地出來提醒自己的。
跟擺盪不定的草帽組不同,會接到Robin手裡的是絕對S級,萬萬不可公開出來的麻煩。
「Miss all Sunday,冒昧請問,您的搭檔呢?」
讓Robin獨自一人處理這些問題不是太過分了嗎?Sanji想。
「呵……他在向他們”問話”呢。」Robin從牆上輕輕躍了下來,走到Sanji身旁,「我只是來追捕一隻漏網之魚而已,不知Mr.Prince可有看到甚麼可疑人物嗎?」
「沒有!四周我都已經認真的檢查過了,連一隻螞蟻都找不到。」
他迅速自豪的回答。
「……是嗎?」Robin維持著禮貌的笑容,「那看來你還要再加把勁呢。」
她的手上纏著鋼絲,向旁邊猛力一拉,地上的水溝蓋就這麼被掀了起來。
「該死!」
一個粗獷的咒罵聲聲在洞中迴響,那個逃亡者跳了出來,同時打出一堆暗器。
「A級以上的人幾乎都有自己獨特的攻擊方法,Mr.Prince,你們要接A級任務的話必須有一眼判斷對方長短處的能力喔!」
Robin笑著扯下自己的毛皮大外衣,像個鬥牛士側身揮舞起來。
鏘!
意外的和暗器相互應和的是金屬的聲響,偏離軌道的兇器沉沉的插到水泥地上。
「喔喔喔這真是太大膽了……哎呀!」
原本應該要帥氣的衝上前踢掉所有武器的Sanji則在看到Robin大衣下的性感無肩露腰黑色緊身衣後大發花痴被流彈波及了。
「……」
「……嘖,不小心大意了啊。」發完痴的Sanji立刻回復到自己最冷靜的酷哥姿態,打算以這個形象扳回一城。
──咚。
忽然一個不明巨大物體砸在Sanji的身上。
「喂……是哪個傢伙拆我的臺啊?」
Sanji推開物體生氣的說,卻看到敵人一臉驚愕的神情。
他這才仔細一瞧,發現那不是物體,而是具乾癟的人皮。
「請……救救……我……」
那具人皮向他開口求救,Sanji卻錯愕的愣在那。

這樣到底還算不算是活人?

「拷問結束了,Mr.0?」
反倒是Robin神色自若的朝著趁方才騷動現身抓住敵人脖子的男人發問。
「非常順利。」
Crocodile斜著眼說,他隻手將那人高高舉起,使對方失去掙扎的著力點。
「我以為順利的話你2分鐘前就該到了。」
「到了,只是在看笨蛋耍猴戲。」
漸漸的,那個男人也開始萎縮。
「E、Elliot……?」
男人痛苦嘶啞的擠出這個名字。
「嗯?」Crocodile似乎被提起了興致,「你在叫誰啊?起幻覺了嗎?」
他笑著看男人瞪大了眼。
「喂……你在裝甚麼傻啊?」
Sanji總算回過神,那個男人已經跟另一人一樣成了乾癟的人皮,Crocodile卻還在給予對方精神上的打擊。
「Mr.Prince,你也起幻覺了嗎?還是還沒嚇醒呢?」Crocodile很自然的白了Sanji一眼,他放鬆了手勁,男人早失去了掙扎的力氣垂掛著。
Sanji沒有回嘴,Crocodile走過來,拾起另一具乾枯的軀體。
「收工了,Miss All Sunday。」他對著她說,「沒事不要浪費時間去指導笨蛋。」
然後他帶著”他們”離去。

「呵……Sanji先生,可以請你送我回去嗎?」
Robin改變了稱呼,暗示事情已經結束。
「好的……這是我的榮幸,Robin chan。」



但是即使與美女同行,Sanji仍然是感到悶悶不樂。
「他去處理他們的屍體了。」
或許是打量了Sanji許久,Robin突然平靜的開口道。
「……他們還活著,不是屍體。」
Sanji並沒有殺過人,草帽組從不殺人。
「沒在短時間內急救的話,是活不成的。」
Luffy就曾經給Crocodile攻擊過,這是事後Sanji聽Luffy阿哈哈大笑說的。
但是那時他可不知道所謂的”被吸成人乾”到底是怎般模樣。
「既然拷問都結束了,至少該給第二個人一個痛快吧?他不是有鉤子嗎?」
「Crocodile只有在認真起來的時候才會使用武器的,這是他的習慣……啊,這可不能隨便提起的。」Robin依舊輕鬆笑著對Sanji下了封口令,「Sanji先生,你可能還沒見過死人吧?」
「不……我見過,只是想起以前挨餓的時候……餓死的人也是不太好看的。」那是段非常不舒服的回憶,「不過我反對殺人。」他又這麼補了一句。
「怪不得你反應那麼大了。」Robin表示理解的說,「可是A級以上任務恐怕很難不殺人的呢。」
「這樣啊……」
也許這才是草帽組只接過一次A-級的原因,Sanji猛然意識到。
「會來做這一行的人大多是抱持著某種目的的,為此我們願意背離世俗的道德倫理。」她繼續說著,「我也殺了很多人,不過你們草帽組的作風我也是很感興趣的喔。」
事實上,Robin確實多次協助他們,實際的給予了很多幫助。
「謝謝你的鼓勵,Robin chan,我感覺好多了,你果然是我的女神。」
心情略微好轉的Sanji立刻拾回了平日的甜言蜜語。
「呵,如果有問題還可以再找我,畢竟你那兩個同伴需要多一點的私人時間呢。」
「……啊?」
Nico‧Robin意味不明的笑而不語。
「雖然不太明白……話說Robin chan,你的穿著真是大膽呢。」
Sanji盯著Robin的美妙身材,心情越來越好。
花癡模式啟動的Sanji智商會下降百分之四十,思考男人不能,根據記憶尋找線索不能,因此不足以明白對方的提示。
「這樣行動比較方便呵……」
此外對於女體的觀察力會上升百分之八十。
「不過剛才不小心撇到……Robin chan的背後有道疤……啊!即使如此Robin chan你依然是美麗動人的!」
“剛才”指的是Robin將大衣脫下的時候,腰部一道大的駭人的傷痕。
「已經比較淡了,過些日子動手術應該就可以消除了。」
她不在意的笑著說。
「我在想到底是哪個王八蛋不懂得憐香惜玉,竟然這麼狠心的對美人出手?」
Sanji表現出自己的憤慨。
「喔,這個啊……」
這次Robin的笑容多了一絲玩味。

「是被Crocodile鉤傷的呢。」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