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哼這是我的賀文(被打)

月子的網誌請點

------------------------------------------
這是小T的賀文!

Cr歡樂向

CP...魯鱷XDXDDD



注意!是魯鱷!!
也就是 魯夫 X 克洛克達爾 !(攻受無誤)

不能接受單純的魯夫爬上山頭或是帥氣傲嬌的鱷桑被歡樂的推倒者請退散!!




再次強調,☆號部分請自重






那麼~開始吧XDDDDD

---------

<巴洛克華克社員日記>






從以前我就是個平凡到每天見面也會被遺忘的小角色。
為了要擺脫我平凡的形象,我毅然決然的決定放棄平穩安逸的生活。
當我下定這個決心的時候,正好聽到我工作的酒館裡,有幾個人在討論著新入就被懸賞3000萬的海賊的事情。

我要當海賊,而且是不平凡的海賊。
不會被人遺忘的海賊。

所以我加入了當時正在招募新人的巴洛克華克工作室。
招募新人的海報上寫著,加入保證讓你不平凡。
這個工作是好像跟海賊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可是聽說能夠得到特務的地位,也能夠成為被工作室內傳誦的不平凡角色。
所以我想都沒想就加入了。



○月〤日。



今天是我加入後的第一天,老實說,第一次進入這麼龐大的集團讓我有點驚慌失措。
新入的我還只是做一些類似打雜的小工作,掃地拖地等等的,幸好我在酒館裡常做,所以沒有什麼適應上的問題。
清掃的過程中,有一位帶著神秘氣息的女性從我身旁經過。
「哎呀,沒見過你呢。」
「阿,我、我是新來的...我...」
「那麼這邊的打掃就麻煩你了喲,掃除君。」
「掃、掃除君?」
「嗯?怎麼了嗎?」
「不,什麼都沒有!我很樂意為您效勞!」
是的,我從來沒有感覺到我自己這麼重要過!
這天,身為副社長的Miss.All Sunday大人主動的和只是新人的我打了招呼!
我是不是也開始不平凡了呢!



○月●日。


打掃。



○月⊙日。


打掃。


○月◎日。



打掃。
被領班的叫去打掃樓梯,我第一次知道我打掃的這間餐廳──雨宴原來還有個地下會客室,不過還沒下去就被警衛擋住了。
拿證明表示我負責打掃這個區域之後,終於進到了樓梯。
哼,不過是幾個警衛,以後注定會過的不平凡的我在這裡就稍微放過你們一馬吧。


○月□日。


打掃。
聽說阿拉巴斯坦的英雄,克洛克達爾大人光臨雨宴,我也偷偷跑去一賭風采。
原來所謂的七武海就是這個模樣阿。
華麗而不流於俗的優雅,卻又散發這霸者的氣魄,隱隱約約的讓人覺得神秘。
這就是不平凡的海賊啊。
Miss.All Sunday領著他到了地下的貴賓室,兩人耳語了一下才進去。
到底說了什麼呢,克洛克達爾大人的嘴角在微笑。



○月■日。


打掃。
在樓梯底層撿到了一個戒指,戒圍大概是中指吧。
是個沒什麼特色,可是給人印象很深刻的戒指。



○月▽日。


中間漏寫了好幾天,不過都是在打掃。
今天有個冒冒失失、帶著草帽的小鬼在我負責的樓梯亂跑,似乎在找什麼。



○月▼日。



打掃。
又遇到了那個帶著草帽的小鬼,這次是在樓梯下去的長廊旁邊。
似乎還是在找什麼東西。


○月△日。


打掃。
再次遇到了Miss.All Sunday,似乎沒有注意到我,逕自進到地下的貴賓室。
話說回來,我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社長是個怎麼樣的人。
雖然社長的辦公室就在我打掃的樓梯下面,不過那道門之後究竟是什麼模樣聽說只有副社長才知道。
很好奇。


○月▲日。


打掃。
脫離了平凡的掃地,今天擦了樓梯的扶手。
大理石製的象牙色扶手被我擦的亮晶晶。


○月◇日。


打掃。
那個草帽的小鬼真是煩人,在我打掃的時候跑來跑去的,把剛拖好的地又弄髒了。


○月◆日。


打掃。
今天才注意到,這個帶著草帽的小鬼不停的在貴賓室和樓梯間進進出出,難不成他也是特務?



○月☆日。



打掃。
我有點受不了帶著草帽的這傢伙,所以開口叫住了他。
沒想到他竟然像是第一次發現我一樣的湊了過來。
原來他在找一個戒指阿。
聽他的描述好像就是我上次撿到的那個戒指,所以我特地跑回員工宿舍把它拿過來。


回到雨宴的時候,那幾個很大牌的警衛帶著我進到了那扇門後,要我在裡面等著。
原來門後面是這麼廣闊的地方,圓形的室內,四周都是拉起的布幔,只有點在牆上的幾盞掛燈。
不同於雨宴裡的涼爽,這裡反而是有些寒冷。


在空廣的內室裡站了一會,似乎聽到奇怪的聲響。


怎麼說呢,嗯,地底下應該不會有貓叫春吧。


不過越聽越不對勁,反而像是在激烈運動中的某種聲音...人與人的。
我很確信我的腦袋裡絕對沒有音效卡或是揚聲器,所以這一定是外面的聲響。
阿阿,哪個混蛋在這個時候...不對,是這聲音到底是從哪裡...
突然發現在和我背後的門成一直線的另一側,有著一條滲出光線的縫細。
我的行為就是等同於眼賤的打算湊過去,再怎麼說能夠得到不平凡的消息可是十分讓我興奮的一件事。
「阿阿...混、蛋,給我...住手...」
呃,怎麼覺得這股有點低沉的怒吼聲怪怪的?
「這樣就不行了嗎?我才剛進去耶。」
囧。
「怎麼可能行...都已經...第幾次了...」
囧囧。
「嗯?第四次而已阿,鱷魚你好遜。」
囧囧囧。
「等、嗯...你這、死猴子...啊...」
囧囧囧囧囧!!!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對話阿阿阿阿阿!


我退到原先進來的門前,可是門把怎麼轉都打不開,可惡,這種狀況真的很不妙阿!
「你是誰阿。」
背後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我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不行,我要冷靜阿!
我盡量讓自己維持冷靜的表情轉過身,其實我根本不敢抬頭去確認這張臉。
「我好像沒看過你哪...」
驚慌的抬頭,滿身細汗密佈,袒胸叉腰的竟然是那個帶著草帽的傢伙!
「我、我是拿這個過來的!」
把握在手上的戒指遞了出來,那傢伙才一臉恍然大悟的笑了起來。
「阿,原來是你阿,我剛才還有點想不起來你是誰哪。」
伸手接過那只戒指,他笑的一臉燦爛。
「謝謝啦。」
「等等,臭猴子。」
低沉沙啞又充滿壓迫感的聲音在草帽小子的背後響起,那只月牙似的彎勾閃亮著驚人的殺氣。
「哦呀,你醒了啊,我以為你這次也會昏很久呢。」
「哼,耍嘴皮子,給我讓開。」
帶著輕蔑笑容的臉龐還有一些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的潮紅,領巾也像是臨時匆匆打上般的有些不整,他走到草帽前面,撥開他,勾子一伸就把我提到半空中。
「你小子,知道我是誰嗎?」
「克、克洛克達爾大人....!!!」
「很好。」
嘴角不屑的動了動,他用空著的右手為嘴上的雪茄點起煙。
「既然知道我是誰,還對我的東西出手,你可真帶種。」
「可是你剛剛應該是在下面吧,阿不對,我什麼時對你的東西出手了!」
「啊?」
「請、請饒了我這條小命...」
「喂,鱷魚你別嚇他啦,這傢伙已經全身發抖了喲。」
「你別插嘴,讓別人隨便伸手碰我的東西可是讓我顏面盡失...等會再來教訓你這隻猴子。」
他瞪了一眼草帽,把銳利的視線再次移轉到我身上。
「那個戒指是怎麼一回事?誰叫你拿來的?」
「我、我...這是因為...」
「欸,是我要他拿來的。」
「什麼?」
驚訝於草帽說出的話,他皺起了眉,把我從勾上甩下。
「這是我之前弄丟的東西嘛,剛好被他找到了,我就要他還給我啦。」
克洛克達爾大人看向我,我拼了命的點頭。
「...你找戒指做什麼?」
「嗯...之前和你打架的時候不是弄壞了一只嘛,所以我想至少要給你一只。」
用衣角擦了擦戒指,他拉過克洛克達爾大人的手,帶到空下的那只中指上。
「剛剛好呢!」
看著那傢伙的笑容,克洛克達爾大人沉默著,也沒有抽回手。


氣氛很微妙的停滯了。



「......你還在這裡做什麼?」
銳利的眼光刺向我,我連忙兩滾帶爬的打開門出去。
關門的時候好像瞥見了克洛克達爾大人被向後推倒的畫面。


○月★日。


昨天精神大受創,所以我改來打掃餐廳外面的台階。
雖然熱度讓人有些煩躁,不過總比差點死在勾下來的輕鬆。
不過真的好熱阿。
「「熱死了~~~~」」
轉頭,同時和我同聲的就是那個害我到鬼門關前走一遭的草帽小鬼,我一時吃驚的閉不上嘴。
「笨猴子,熱就不要在外面吹風阿。」
克洛克達爾大人微微不悅的用勾背敲了他的後腦杓一下,接著,像是意識到我一般投以奇妙的眼神。
「看什麼?」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有負責掃地而已!」
匆匆拿著掃把,我立刻跑向雨宴的掃具間,離那兩個人越遠越好!





聞名天下的海賊也好、受人敬重的特務也罷、得到不平凡的消息還是算了...



啊,我只要平平凡凡的過完這輩子就好了...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