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的考生自重良心跟對你的友誼掙扎,最後後者獲勝了Orz(上面那張圖是這篇文章的參考,作者是超強繪者昌夜先生)



LuffyXLucci (魯夫X路基  路飛X路奇)

超級冷CP注意 (清水)

意外的破了一千字...姑且當作七月證書活動的範文吧(結果第一篇就不砂糖啊!)

題目:光明



他的名字是Rob‧Rucchi,其中Rucchi是隱含有光明的意思。
不確定這是否是巧合,他出生時父母便離異了,Rob是母親的姓氏。
姓名結合起來便是搶奪光明……聽起來是多麼憤世嫉俗的名字,強烈又矛盾。
他的信念也是如此的──黑暗的正義──沒有光照耀的地方即是一片漆黑,他代表著正義中殘忍且暴力的一面,光明掌握在他的手裡。
同時Rucchi卻也深信,這世上是絕對的黑與白,其中政府是絕對的白,凡是會妨礙到政府的都是黑。
因為他是由世界政府一手培養出來的,從小浸染在血泊裡,習慣並且戀上了鮮血的味道。
他還嗜血,十三歲的時候就隻身殺光一整船的海賊,連同五百名被他視為累贅的士兵。
對他來說,弱即是種罪孽。
對於這件事政府也沒甚麼意見,Rob‧Rucchi,最終還按照自己的意願進入了由五老星直接管轄的CIPHER POL---NO.9。

但是他的信念卻在28歲那年被一個毛頭小子給動搖了。

Monkey‧D‧Luffy,一個懸賞金一億元的糊塗海賊,帶領著人數僅個位數的小海賊團以及一票水之都市民入侵司法島,目的是生於奧哈拉的罪人Nico‧Robin。
海賊、罪人,他們都是絕對的黑。

為什麼他會輸給這個小子?
為什麼一個體力耗竭,已經倒下的人會因為海賊同夥的一句話而站了起來,並且發揮出足以打敗自己的力量?

同伴?友情?那算甚麼東西?

又為何自己在最虛弱昏迷不醒的時候,同樣隸屬於CP9的成員們情願浪費時間去為自己攢醫療費?

弱,難道不是一種罪?

他開始意識到,他們對自己的重視不光來自力量。
理念崩解,需要重新構築。
歸根究柢,都是因為那個戴草帽的小子。

Rob‧Rucchi和其他成員回到CP9的訓練處,看到新一代的CP9,他突然明白甚麼叫做懷念。

故鄉,其他人是這麼稱呼的。

然後在政府的追捕下,他們又被迫逃亡。
現在他們與政府為敵了,但Rucchi知道他們並不是黑。

「我們一定會再回來的。」
他在電話蟲裡對他的前長官斯潘達姆這麼說。

奔走期間他用長年身為諜報人員的情報搜括技巧著手調查世人對Monkey‧D‧Luffy的評價。

「你說最近崛起的那個戴草帽的Luffy?聽說是個不太一樣的海賊呢!沒聽過他殺人放火甚麼……」
「總是掛著一臉燦爛的笑容,你看,連懸賞單上都笑的這麼開朗!實在是個怪人唷!」
「整個團都很奇怪,人數又少,聽說在東海還很受歡迎呢!」
「呵……Luffy是個由夢想組成的率直小子,可以說是個義賊吧?」

從酒館、從海賊圈的情報網,從認識草帽小子一行人的人們。
他必須在意,因為那個少年是使他人生思想劇變的罪魁禍首。

「Rucchi?你好像不太一樣了呢!」

終究兩人會再度相遇,再次相見的氣氛如Rucci自己預料中的平和。

「草帽小子,你的直覺果真跟野獸一樣敏銳。」
無視於其他成員對於少年一語中的的訝異,他平淡的承認自己的改變。

早在自己刻意停下來等待,而對方也毫不猶豫向自己尋來時,他就該注意到對方與自己有同樣的直覺。
起初沒有放在心上,現在看來恐怕在初次見面時他就被推上了命運的分歧點。

「欸!你說你的名字是搶奪光明,光明到底要怎麼搶啊?」
在那次相會後,Rucchi交了一隻電話蟲給戴草帽的少年。
這是不知道通話多少次後少年的發問。

「不搶了,太陽的光芒無法搶奪。」
看不見對方表情的談話似乎難以捉摸。
「但是不需要搶,太陽的光芒也會照耀你不是嗎?」
而野獸般的直覺對於雙關的捕捉更加讓人困擾。
「……嗯,一直照耀著。」
「嘻……那就好啦!」
唯一肯定的是雙方無法隔著語音通訊探知對方臉上的溫度。

「對了,Nami說我們的船再過四天就要靠岸囉!你現在人在哪裡?」


------------------------
PS 月子我有看到你跟末蒼的討論...XD

真正的名字應該是Rucchi,不過很多人都搞錯(包括我Orz)
Rucci雖然是義大利文,卻不是光明的意思(這裡我知道,但還是不知道SBS上那個到底是什麼文)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月
  • 被看到了~XDD
    不過LUFFY我覺得早就什麼都可以攻了
    軟硬兼施+扮豬吃老虎XDD
    不過小T你真的打算寫LL啊...
    我支持你,精神上的((笑
  • 我被昌夜稱為神出鬼沒的船精靈:P

    wwcat123 於 2009/06/19 22:54 回覆

  • Diabel
  • .....我圓滿了(跪地)
    Tenya請讓我膜拜你,我還以為這輩子都看不到路基受了...(淚流滿面的遠望)
  • 在昌夜先生的威脅下...應該必須生更多...她自己也有寫喔
    (有新訪客只好全部都回應了...XD)

    wwcat123 於 2009/06/19 2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