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公開至熊貓海賊論壇文之試煉

其實這是一篇範文...寫給白菜參考用的
最初看到這個題目貌似是兩年前甚至三年以前吧?(跟鬼畜眼鏡一點關係也沒有啊)
想說怎麼會有怎麼嗶──的題目,然後就故意寫了個正經嚴肅的大綱
沒想到真會有完成的一天....




阿哈哈是個憂鬱的男人。
與他的名字不符,阿哈哈一點兒也不懂得放開大笑,他總是深鎖眉頭,一個人看著大海。

──總有一天他會被這個世界徹底遺忘吧?他時常這麼想。

他是個安分的小職員,從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能夠一鳴驚人,也確實沒甚麼能夠升大官的跡象。
他每天安靜的打卡準時上班,下班時默默回家,從沒跟同事們去應酬過。

「阿哈哈!我這裡有面哈哈鏡,就送給你吧!」某日坐在他隔壁的同事對他說,「你實在太消沉了,找點樂子吧?哈哈鏡可以讓你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你喔!」

 

因為哈哈鏡能讓人看到一個被扭曲的自己。

 

 

那天回家後他照著哈哈鏡,瞧見某些地方被放大,某些地方小的看不見。看著看著,阿哈哈竟看到一個正笑的燦爛的阿哈哈。

要是我能笑得像他一樣陽光就好了,阿哈哈不禁難過的想。

「你當然行。」突然鏡中的阿哈哈對他說。

「我又不像你,神態是那麼的自信。」他對著鏡中的阿哈哈嘆息。

「誰說的?我就是你啊!我是”改變”後的你!」鏡中的他帶著肯定的語調,「只要你願意”改變”,你便是我。」

缺乏信心的阿哈哈,因此變成鏡中的阿哈哈。



隔天鏡中的阿哈哈開始上班,一大早嘹亮朝氣的招呼聲便充斥在整間辦公室裡。

「那個新人來了嗎?」
「不,組長說過新人下午一點才會過來的。」
「所以這男人是誰呢?」
位置離比較遠的同事很疑惑。

「好像是他吧?」
「不會吧?他不是……啊!他到底是怎樣的人啊?」
「長相好像有點像……不過我記得他應該……挺陰沉的吧?而且也沒這麼高啊!」
附近的同事不太肯定的竊竊私語。

但是鏡中的阿哈哈是個神經粗獷的樂天人,他並未因此受到打擊。
他站在門口,背沒似往常駝著,意外的長的高挑,在旁人眼裡似乎完全不見阿哈哈的影子。

「哇!阿哈哈,你這變化也太大了吧?」
辦公桌在阿哈哈隔壁的那名同事拍著他肩說,釐清了眾人的疑慮。
「哈哈哈……多虧了你給的鏡子,我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自己,於是決定做些改變。」
「喔!真是有效率啊……」
兩人一搭一唱的,隨著時間過去,該開始工作了,其他人陸續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鏡中的阿哈哈性格爽朗又風趣,沒過多久便得到眾人的接納。
不熟悉他的人只當有個經驗豐富的新人進來了,反倒最不習慣的還是坐在阿哈哈隔壁的那位同事。
但是現在的阿哈哈是多麼的讓人舒適呢?同事想了想,人家想做改變也是個好事,不光是對別人也對自己啊!心情愉快有益身體健康呢!於是同事也就欣然接受了。

午休時間大家開始七嘴八舌的過問他的喜好、習慣、個人資料等,以前從沒問過的,真的把他當作一個新人看待。
而鏡中的阿哈哈回答的當然還是阿哈哈的生活習慣,他的記憶不會因為改變而跟著有變化的。

「真訝異……跟性格有點搭不起來呢。」
許多同事如此這般說。
「哈哈!也許以後會有甚麼新變化吧!」
鏡中的阿哈哈還很隨性,因為阿哈哈總是猶豫不決。

「大家好──」此時一名打扮中規中矩的女性走了進來,「我是新來的員工,叫做哈哈,請多多指教。」
哈哈戴著一副眼鏡,綁著樸實的雙馬尾,畢恭畢敬的說。
「哈哈從今天起就是你們的同事,你們可要好好照顧她。」
組長從後方走了進來,對著全辦公室的舊員工交代幾句,又要出去忙碌了。

哈哈目光跟著組長的腳步,一直看到他跨出門口,又過了大約三十秒,忽然臉上露出了鬆一口氣的神情。
「啊……終於離開了──」她扯掉頭上的髮圈,讓長髮流瀉下來,緊接著又摘掉眼鏡,再度與眾人對上目光時已儼然是一付俏皮女孩模樣。
「嘻嘻……我重新自我介紹下,我的名字是哈哈大笑的”哈哈”,是代表隨時要保持愉悅的意思喔!」

阿哈哈記得哈哈的笑容中那特別可愛的虎牙。



晚上的時候鏡中的阿哈哈會變回阿哈哈。
因為鏡中的阿哈哈是充滿自信的,他覺得自己沒甚麼不好,"做自己”有甚麼不對呢?只是阿哈哈希望用鏡中的模樣來面對人,隻身一人時才恢復了往常模樣。

「那個女生……」
阿哈哈對著鏡子,語氣飄忽有如夢囈。
「是個活潑的女孩子呢!」
鏡中的阿哈哈接著說。

人在擇偶時有各種偏好,有些人會戀上與自己截然相反的性格,也有人會尋求與自己性情相似的。
阿哈哈是正是前者,他還是相當討厭自己的個性,而對哈哈具有的熱情與活力感到著迷。
鏡中的阿哈哈則是後者,對哈哈的開朗感到親切。

「你想要跟她說話嗎?」鏡中的阿哈哈問。
「不!你看你多受到大家喜愛?我回去又會像個透明人一樣,沒人會理我。」阿哈哈搖頭道。

鏡中的阿哈哈本來就是個爽朗隨和的人,於是就維持了現狀。

漸漸的鏡中的阿哈哈與同事們越發融入,開始跟大夥出去玩,偶爾喝個酒,但是一旦回到家還是原來的阿哈哈。

「阿哈哈,」一日哈哈突然找上了鏡中的阿哈哈,「你覺得大海是甚麼感覺?」
「大海啊──」他正要開口,卻又遲緩了下來。

「我不知道呢。」

阿哈哈的記憶裡有對大海很多感觸,但是鏡中的阿哈哈發現自己無法表達出來。

「是嗎?真可惜,他們說你很喜歡看海的……」哈哈失望的說,「我真想聽聽其他人的想法,例如之前時常在海邊的那個人……背影還跟你有點像呢。」
說著說著哈哈的臉上竟染上了紅暈。

明顯的連神經大條的鏡中阿哈哈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晚上鏡中的阿哈哈再度變回阿哈哈。

「她喜歡你。」鏡中的阿哈哈對阿哈哈說。
「不可能,她不認識我。」阿哈哈搖頭。
「她為什麼不認識你?我就是你啊!」鏡中的阿哈哈不解。
「你不是我,你無法表達出我的感受。」
「那你為何不跟她談談呢?」
「因為我不想破壞她對我的印象。」

鏡中的阿哈哈是個爽朗隨和的人,於是就維持了現狀。

漸漸的鏡中阿哈哈的陽光形象深入大家的心底,隔壁桌的同事也忘了曾經眉頭深鎖的阿哈哈。
只剩下哈哈還記得曾經有個時時望向大海的男人。

但是阿哈哈終究沒去面對在尋找他的哈哈,哈哈也始終沒找到屬於她的阿哈哈。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rmit0225
  • 亂入---

    雖然是寫給白菜君的。
    但我很想說我其實看的很心動。
  • 獵少
  • 有這種鏡子或者眼鏡真方便,想偷懶的時候可以叫他出來代替

    鏡中的阿哈哈快把阿哈哈對自己的存在感給抹滅
    不管是愛情還是人際關係,阿哈哈都沒有真正幫消極阿哈哈解決問題,所以問題還是要自己解決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