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走前的分享

我非常喜愛這篇賀文,於是就要求轉過來了XD
(還有...其實有匹克邦的帳號鎖右鍵就會失效)

出處

-----------------------------------------------




海窖內的牢房殘露出身心皆腐朽般的惡臭,腐敗的腥疾諷刺著失敗者的沉默。

手腳邊上的鎖象徵肢體上的束搏,但真正囚禁自己的僅僅只是討厭的牽絆。







確實那一瞬間的失敗像是當頭棒喝般地,嘲笑著內心中的軟弱,即使自己永遠也不會掛在嘴邊直接承認。



──────所謂的弱,就是一種罪。



他是識時務的,也是傲慢的。

他是現實的,也是孤獨的。



他不允許任何情感般的牽掛和沒有利益衝突的需要,因為那是像海市蜃樓一樣的謊言。

侵蝕地表的乾涸象徵對這世界的報復,就算真有綠洲一片,那霎那的喜悅也會隨著流沙奔逝。



───信賴,那是世上最沒用的東西。

他時常砸舌地這樣說。



“信賴” 這兩字,不知不覺間成為了他常掛在嘴邊的詞彙,也同時植入綑綁著自我內心的不安因素。







入獄後不知有多少時日,並不是說有多柩意還是無能的傷感或抱怨,只不過每天每天都是生活在這種一成不變的戲碼裡。也許,這只是一種無聊的型態。畢竟野望,也是需要導火線和燃料。剩下的就是───時機。





「呵呵呵…你們這群海上的廢物…掙扎起來卻另有魅力呢…」

「啊…!不要啊!我不要死啊!」

「哼哼嗯…那混帳的叫聲真煩人…不過就是獄卒獸的搔癢罷了,叫的像見鬼一樣」

「…真吵…沒有實力的傢伙還在這裡哭爹喊娘的…」

「 嘻嘻嘻…沒有實力的你不也被關在這裡嗎?…嘻咯咯咯…」

「想打架嗎?」

「汝先從那骯髒的牢房內滾出來再說吧呵呵…」

「救命啊…解毒劑……解…嗚…哈啊…..」

「你早就完蛋了,放棄吧…嗚哇!別接近我啊啊魯」





一股勞累席捲而來,無視其他牢房傳來慣例的喧嘩,他習慣地陷入半夢半醒的狀態打盹。慢條斯理的闔上雙眼,眉心間的皺痕也未曾減少一絲,還是一樣緊繃的厲害。他常常夢見自己還在阿拉巴斯坦沙漠上的情景,每天享受在空中緩緩飄落的沙礫還有沙漠一定的乾度。他並不是那種會對風景特別留戀的浪漫主義者,因為 “愛戀” 這種情感就像 “同伴” “牽絆” 一樣的愚昧和可笑。沙漠對他是絕對有利的地理用途,這一點,他會考慮承認。



他在沙漠上的時間並不一致。有時他會選擇血染大地的日出,有時他會選擇炙熱苦奮的正午,也有時會選擇吞噬光明的夜晚。沙漠中的溫差會隨著時間和氣候而變。冷熱,他都經歷過。事實上,他對於炎熱的太陽並沒有任何的抱怨或不滿。因為陽光是可以被利用的,僅此而已。



他重新夢見那熟悉的草帽,還有那讓人火大的狂妄,不成熟的稚氣言語。

───不懂得珍惜夥伴,你才是笨蛋!





「………..」他從不舒服的睡姿緩緩而醒,微微的咬牙彷彿像是想找根雪茄舒洩情緒,爾後以磨牙幾秒告終。



自己習慣空氣中彌散的腐臭和大海的鹹味到有點發愣,但他還是沒忽略自己追求樂趣的本能。幾小時後聽聞對面牢房內的談話時,他趾高氣昂的糾正火拳和甚平的天真。



「哼哈哈哈…看來俗事又要熱鬧起來了呀…!...哼哼哼哼…..也就是說這是討伐白鬍子絕無僅有的良機嗎…!...真讓我熱血沸騰了…!……..甚平,火拳,給我好好記住…!僅僅未能贏過白鬍子和羅傑而含恨飲淚的銀牌得主…這海上多得是!…哼哈哈哈哈!」





他是識時務的,也是傲慢的。

他是現實的,也是縱慾的。





時間的扭曲,會讓人陷入迷茫。一分一秒的過去,是孕育回憶的片段和契機的啟蒙。並沒有多久,他得知了草帽小子會來。





「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Ace滲著汗水的臉頰瞬間起了一陣病態的白,但處在牢外的蛇姬僅是細語綿綿的在離開前留下柔和一笑。「他還怕被你罵呢。」



深海大監獄有侵入者的消息很快地在不同樓層內傳了開來,其他牢房內的海賊們不約而同的關注電話蟲內的動靜,議論紛紛。





「哼哼…反正也遲早會被抓起來吧…」在臨處牢房內,某個笑得嘻皮咧嘴的海賊下了如此定論。



「………………………」他稍稍蹙眉,選擇了沉默。



習慣性地閉上雙眼深思,啜口氣後入眠。他再次夢見異常發燙的沙礫伴隨著無時不刻的沙塵暴飛舞,在烈陽照耀下的沙漠流露出無法言語的興奮與熱情。在這夢裡,他終於明白了……..





「Ace我來救你了!!!」



突然過於激動的吶喊微微地有點讓自己耳膜不太舒服,但他並沒介意多少。舉起被銬的雙手來簡單地整理自己剛睡醒的儀容和散亂的髮絲,他跨著優雅的步伐走向暈光可以照得到自己的牢房邊緣。



「───要逃脫這裡就先放了我…….我有辦法把這天花板打出個洞,怎麼樣草帽…..哈哈哈哈」



他開口出聲,與在牢房外明顯因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而氣炸的Luffy開始交談。也許真如自己所言,是認為出去外面自由世界也沒什麼意思,只是討伐白鬍子的時機剛剛好而已。Crocodile恐怕不會承認,反而會選擇忽略自己見到那熟悉的草帽時其實笑得非常開心。







這是他自己許久不見,與野心一併參夾著真實情感的笑容。











END. 07月11日09年 By Kiba [過客]











* ***************後記****************** *



因為是送給Tenya你的生日賀文,所以你可以對這篇要求嚴格一點。這篇確實一整個寫下來很沉悶,但結尾方面多多少少算是所謂的好結局(?謎)。因為你應該是比較喜歡接近原著風格的人,但很抱歉我寫這角色時多多少少會很沉悶(就跟我寫鷹眼這傢伙的時候一樣)。雖然我確實想要送你一些什麼惡搞啦,還是完全兒童節氣息的同人文,但還是以所謂的失敗告終。因為老沙這傢伙寫起來非常的困難。再加上其實我真要寫充滿歡樂氣息的LCr的話還是必須主要看漫畫的進展來下定論的。假設真的要開個什麼長篇架空的坑的話,揣意與後來的漫畫進展產生偏差有點不是件好事,外加坑還是不要開的太多會比較好,所以這篇短文就出來了。





註1:部分對話引用自JOJO的漫畫翻譯

註2:這是精神層面上的LCr

註3:我知道這真的看起來一點也不像LCr

註4:反正老沙是這篇短文中的主角就對了

註5:我知道很沉悶,但這在我心中算是HE了喵嗚

註6:你可以告訴我 “的” 和 “得” 的用法嗎?我忘記了。

註7:07-13生日快樂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