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 SanjiXCrocodile 壽星指定注意

魔受論壇100題活動

 

雖然該寫的東西都沒忘,但是說實在,手生了不少...

連進度也延後了...原本下一章要進入鱷魚路線的,似乎是下下一章的事了(掩面

 

於是拖這麼久有加料嗎?

 

當然沒有!(去死

 

 

還有我在寫的時候一邊在聽很歡樂的歌結果好像惡搞了/)_(\慎入

 

PS這兩隻在性格上有某種程度的相似性...那就是都很沉默啊Orz  不停的點點點是要怎樣啊

-----------------------------------------

 

「……」

Sanji疑惑的退出房間,又打開另一扇門。

「……搞甚麼?」

他看到兩個一樣的灰色房間,一樣的擺飾,一樣的格調。

 

第一個房間除了家具外沒有任何多餘的物品,一塵不染,看起來就像是沒住人一樣。

第二個房間的書桌上有個不知道是否喝完的馬克杯,以及一本插著書籤的精裝書籍,同樣的一塵不染。

兩個房間Sanji都是第一次進入,不過先前有人進出時難免會從縫隙中瞧到一點端倪。

 

特別是當有不同男人進入的時候,開門的幅度總不如房間的主人嚴謹。

 

也因此Sanji對一整片的灰和角落的書架是充滿印象的。他原本以為自己走錯了房間,才發現那人的房間也是一片灰。

 

既然一樣為何要刻意分成兩個房間啊!Sanji禁不住想。

除了第二個房間明顯的比較有人氣外,一點差別也沒有。

 

「搞甚麼?」他又不解的再喃喃了一次,然後才想起自己理當是被禁止進入那人的房間的。

Sanji當初信誓旦旦的認為自己根本不會踏進那人的領域,早就把這條規則忘得一乾二淨了。

「算了……」沒必要且不該知道的事情有甚麼好思考的呢?Sanji將手上的東西擺在客廳桌上,決定先出門進行他的例行公事。

 

 

 

 

「晚上好啊!Sanji先生。」

「晚上好,劉牧師。」

Sanji站在街頭,與朝他迎面而來的慈藹老人一陣寒暄。

「今天似乎比平常晚出門呢?」老人看上去已超過七十歲,到這個年紀的人內心通常是極度平靜的。

「牠們都餓了呢。」

「啊……有點事晚了。」

Sanji將手中的牛皮紙袋擺放到地上,鬆開的紙袋傳出陣陣香味。周遭的野貓野狗紛紛竄了出來。

「喔,真是有愛心啊!Sanji先生。」

忽然Sanji身後響起一低沉男音。

那人站在他身後,不知道是何時冒出來的,Sanji腦中不禁浮現出了那人總是令人不舒服的笑容。

「哎呀!晚上好,Elliot先生。」

但是從牧師的熱情招呼來看,似乎只是Sanji的幻想罷了。

「晚上好。」

SirCrocodile走到Sanji身旁……正確來說是朝著劉牧師的方向走去,只是正好停在Sanji旁邊。

「出來散步嗎?今晚的空氣很不錯呢。」牧師問。

「是啊!出來吹吹風呢。」

Crocodile穿的還是今晚看到的那件黑色大衣,但是Sanji長年下廚培養出來的嗅覺卻聞到海水的氣息。

「今天下午的講道多虧您的幫忙了。」

「哪裡哪裡……哥林多後書我早滾瓜爛熟了,不過就是回答一些問題嘛。」

兩人的閒聊沒有Sanji插話的餘地,不過他還是禮貌性的站著。

「最近好學的孩子很多,光我一個人實在是應付不來啊……」老牧師故作感嘆的說,臉上的神情其實相當滿足,「Elliot先生您不當傳教士真是太可惜了。」

「我不像您這麼偉大,能夠全心全意奉獻給神啊。」

Sanji只覺這句話是幾可亂真的虛偽。

「真是可惜了唷……」老牧師眨了眨眼,「對了Sanji先生,今天下午的禮拜好像沒看到您呢?」

「啊……出了一點事沒辦法脫身……」

原以為自己已經被遺忘的Sanji一時語塞。

「這樣嗎?雖然說禮拜是不勉強參加的,不過同樣身為上帝的子民,我還是建議您應該盡量出席的……Elliot先生平常都是參加早場的,但是今天有事特地改出席午場……」老牧師似乎想起甚麼停了下來,「說到這,Elliot先生和Sanji先生無論是禮拜時間還是出門時間都錯開了……不過感覺你們好像很熟稔呢?臉上都掛著習以為常的表情啊。」

……

兩人皆一陣愕然,或許是低估了老人身為牧師的見識。

 

「只是在工作上稍微有點交集……」

 

或許是有些急躁了,他們竟是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

「呵呵……我該走了啊!」見狀老牧師不禁莞爾,「Sanji先生才搬來這裡幾個月,可能還有些事情還不太明瞭吧?還請Elliot先生照顧了。」

「……」

到底僵還是老的辣,Crocodile也不肯定自己的年紀到底有沒有老牧師的一半,一不留神竟也給牧師遷了個鼻子走。

「你還懂得敬老尊賢啊?」

「跟那個老滑頭較勁一點意義也沒有。」老人一離去Crocodile便換回Sanji所熟悉的高傲神態,「所以你有甚麼問題想問嗎,Sanji先生?」

「……你還真是善變啊。」

「哼……人活在這個世上本來就是戴著數張面具的。」對方不屑的說,「你也是,對男人跟女人不也掛著兩張面孔嗎?」

「那才不一樣,女人有一半是由美夢構成的,跟那些骯髒的臭男人一點截然不同啊!想想那些美妙的軀幹……」

他振振有詞的辯駁著,甚至眼中飄出了愛心,惹來Crocodile滿臉的黑線。

「……那麼骯髒的臭男人先生,你快去尋找你的美夢吧。」

對方從懷中掏出了雪茄,明顯擺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喔……我的女神……」

「……」

「完美的化身……」

「……」

「只要是男人一定都……燙燙燙!你做甚麼啊!」

「照顧花癡。」

行兇的男子點掉雪茄上的菸灰,完全不在意那隻雪茄方才燒過某人的臉頰。

「……」

「有意見嗎?」

「……」

「……」

「……喂,」應該已經回復正常的Sanji突然轉了話題,「你說你信路西法。」

「怎麼?那是舊約的墮天使。」

Crocodile放慢了語調,儼然被挑起了興致。

「……你雖然去教堂,但是你並不信主。」

此時Sanji的語氣卻沉了下來,比往常還要低上許多。

「是啊!我不信。」

「那你為什麼還要去教堂?」

信仰是一種盾,越虔誠越堅硬,越虔誠越有著絕對。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聞言Crocodile驟然失去興趣,「你受洗了沒有?」

「……沒有。」

「聖經背起來了沒有?」

「……為什麼要背啊?」

「我們既因信稱義,就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與神相和。我們又藉著他,因信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並且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

突然Crocodile朗誦了一段經文,Sanji只覺熟稔但一時想不起出處。

「……路德?還是馬可?」

……羅馬人書第五章第1~3小節。」不相信上帝的男子瞅了相信神的青年一眼,「連這都記不下來的話你沒資格過問我。」

「……」

「還有問題嗎?」

「……沒有。」

「很好。」

於是他轉身,往住所的反方向離去。

 


然後Sanji才想起,自己忘了Robin有東西要轉交的事。

「算了……」

反正他知道他們都將前往同一個地方,只是另一個人不願意讓人發現他們同行罷了。

接著他邁開腳步,很肯定對方雖然繞遠路,但絕對會比自己更早到家。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