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在文前的话:
话说好多天前我承诺给Tenya写的贺生文,被我拖到现在,直到沙鳄鱼都快要过生日了,所以决定就当是给俩人的庆生文算了。囧
当初我问她喜欢什么时她立刻回答‘鳄受’,于是我抽筋,我说我对这两个字无能咱暧昧成不,再于是她让步。所以,此文诞生。好吧其实在CJ的孩子们眼里这文不算暧昧啊~看我们家路飞多阳光啊多有人格魅力啊多少年漫画啊~~哈哈,所以我决定发到文炼来。
其次,写这个的灵感来自于Tenya之前在酒馆发的……呃,总之就是由于541话沙鳄鱼忽然换了身衣服而YY了一大堆,YY结论是老沙在空白的1小时15分内换了衣服(囧),详情请见此贴
http://bbs.opbbs.net/viewthread.php?tid=13091&extra=page%3D6
于是这篇文就是用以上的空白时间YY出来的,大家看文表太认真太计较了哈~


搭伙


克洛克达尔做了一个梦。
在这没有昼夜之分的因佩尔Level 6,他的梦境却是异常明亮。
沙砾簌簌扬起尘埃的雾,垒积的岩石在崩坏边缘格格作响,又适时坠落出大小不一的声响。阳光透过缝隙制造一道道光柱,对面那个草帽小子喘息不匀,额头的血幽幽滑下再悄然湮没在衣襟后。
他握紧的拳头上血滴成线,堪堪站立的双腿极力稳住摇晃的身体,而那双倔强的黑眸依然如阳光般刺眼。

他说我要把你夺走的东西抢回来。
他说就是因为不想让她死,所以才叫同伴。
他说你是赢不了我的,我是将来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他说我要超越你。

后来呢?后来自己狼狈不堪,被他直直打飞出去,迎头尽是阳光满目。

怎么会忽然梦到这种事呢?克洛克达尔悠然睁眼,监狱的杂碎们依然在吵着不知所谓的事,锁链声哈啦作响,麦哲伦站在那名叫艾斯的男人前,说现在将你护送至行刑之地。
克洛克达尔换了个姿势,漠然的看着对面,却是想起那个女帝汉库克走后,吉贝尔和艾斯口中开始不停的提到一个人,草帽小子。
也只有这种缺根筋的白痴才会为了救人闯监狱,并且他绝不会像正常人那样悄悄溜进无声逃出,最后肯定会演变成不大闹一场不甘休。
但这些都不重要,克洛克尔达微眯起眼。
重要的是,草帽小子,要来这里了!

时间比自己预计的要短,那声中气十足的“艾斯——”带起一阵强风冲了进来,招摇的黄草帽跟在他背后摇晃。当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鲁莽愚蠢,吵闹个不停,不过比起那些杂碎们要顺耳多了。
等他们终于冷静下来考虑逃跑事宜时,克洛克达尔这才悠闲站起,懒懒道:“想从这里出去,就把我放出来……!!”
然后作一代枭雄状从容解释劝说彼此搭伙的可实施性,虽说人妖王伊娃的出现属于意料外,不过只要能达成目的暂时忍下也罢。
草帽路飞呲牙咧嘴瞪着沙鳄鱼一句‘YADA’在齿间千回绕最终还是绕回肚子里,忠犬派的小螃蟹伸出钳子做开锁准备。
后来吉贝尔也跟着入团。

再然后,临时越狱团回到新人类乐园Level 5.5,很快就各自散开。
人妖王和小螃蟹忙活着召集群众,吉贝尔端坐在沙发一角装沉思者,草帽小子不知道跳哪儿玩了,克洛克达尔打了个哈欠决定先去洗个澡。
在人群熙攘的大厅没找到小冯,路飞颇为郁闷的晃回了待客房,面前一身浴衣的沙鳄鱼正站在衣柜前,不由得一步蹦到他面前。
“干嘛呢?沙鳄鱼!”
微湿松散的头发和淡淡的古龙水香散发着说不出慵懒贵气,克洛克尔达瞥了他一眼,回头继续挑衣服。
无聊之极的路飞目光顺着他的手从一件黑直条纹衬衫,斜条纹,左领绣花,双领条纹,再到尖衣摆,直衣摆,不禁头大的咂嘴。
“喂,这些有区别么?”
“哼……”克洛克尔达的手顿了顿,对其嗤之以鼻。
“啊啊~~比香吉士挑衣服还麻烦!”路飞抬头望天花板下意识的冒出了这句话。
终于被烦到的克洛克达尔转头正视他,眼前一张白痴的脸加上破破烂烂的红衣短裤,眉头皱起,再打结,最后摇摇头。
“喂!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这是我的Style!哼!”路飞双手叉腰,气哼哼的说道。
于是克洛克达尔微牵唇角,露出风情万种的笑。
啊,正确的说是,嘲笑。
接收到了对方浓烈的嘲讽之意,路飞呲着牙把脸皱成团,然后扭头伸长腿又跳走了。

靠着灵敏的鼻子找到厨房,不意偷食被发现,于是被人联合赶了出去。
路飞像软体胶一样粘在门上呜咽了半天,决定打起精神围着墙找空隙钻进去,走着走着又撞见了已穿戴整齐正在挑戒指的某只鳄鱼。
没办法谁让Level 5.5就这么小。(摊手)
秉持着不屈不饶越挫越勇的精神,路飞又凑了过去。
“啊啊~~红宝石~~!”路飞很得意的指着克洛克达尔手中的红宝石戒指,两眼放光意思是对吧对吧你看我还是认得这个的!
“……我知道你不是色盲。”
“哼~沙混蛋,小看我!”路飞双手抱胸,鼻子翘得高高的。
“……那好吧,这个呢?”克洛克达尔拿起一块紫晶石。
“紫宝石!”
“……这个呢?”又拿起一块质地极好的琥珀。
“……黄宝石!”
“……这个?”再拿一块内包金字塔状物的绿发晶。
“绿宝石!……咦?里边怎么有东西?啊啊~~我知道了!这是不可思议的绿宝石!恩恩!!”
“……”
“怎样怎样?!”路飞继续两眼冒光,一副你看我多聪明的样子。
克洛克达尔放下手中的戒指,几步走开路飞。
智者有训,跟白痴说话会变白痴。

不多久餐厅开饭,路飞自是首当其冲稳坐正中,一张大口两只长手开始忙活。
终于沉思完毕的吉贝尔也尾随着食香找到位置,开始补充体力。
当然面前的大肉忽然消失的情形频频出现,不过人家大人有大量也就权当没看见。
这种餐桌唯我独尊的超豪华待遇吃得路飞何其爽哉,现下五根指头正爬上一盘红烧猪蹄准备偷运时忽然胳膊一热剧痛无比,抽回手看到了干枯掉的一节皮包骨头,慌忙抓起水杯猛灌了几口水。
“沙混蛋!!!”喉咙咕噜大力咽下水,路飞张嘴就骂。
这厢克洛克达尔正优雅的切牛排,抽空抬头看了路飞一眼,幽幽道:“如果可以,请你遵守餐桌礼仪。”
“哼!!!”鼻孔出气,草帽也跟着晃了下。
“虽然看来希望不大。”克洛克达尔摇头又跟了一句。

火大。
路飞气鼓鼓的咬下一大块鸡腿,一边嘟囔着我果然跟这混蛋不对盘。
旁边吃饭的龙套甲适时的开口转移话题:“你叫草帽路飞对吧?我们会跟你一起闯出因佩尔的!到时候一定能赶上救你哥哥艾斯的!”
“嗷!!谢啦!”嘴里努力的嚼肉,声音模糊,却是冲着他大力的点头。
“话说我有听说过你哦!草帽海贼团嘛,最近名气很响啊~”龙套甲继续套近乎,“不过既然是海贼团,你的同伴呢?是不是在监狱外等着接应你啊~?”
路飞慢慢低下头,沉默的嚼完嘴中的肉。
“不,他们不在这儿。”
“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我跟他们暂时分开了。”
“哎~~~?那……那——”龙套甲登时语塞。
克洛克达尔闻言抬头,真是奇了,这小子的同伴们都不在这儿么?那个可以为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不顾生死的人竟也会有没同伴在旁的时候?
虽说无论其中有什么缘由也不可能存在背叛之类的原因吧。
莫名的就是这么坚信着。
切,管我什么事!
克洛克达尔拿过香槟慢慢呷了一口,心头有些烦闷。
“不过,我一定会找到他们的!!”静默了小片刻,路飞抬头坚定的说。
两手紧握成拳,双眸明亮耀眼。
“一定!!!”
他扬起笑脸,如是说道。
一时间沉暗的监狱里像是灌进了大片大片的阳光,自他爽朗的声音弥漫开来。

只有白痴才会这么坚定的说着毫无根据的话。
只有白痴才会为了所谓的同伴燃起战斗力。
只有白痴才会乱掺和海军总部跟白胡子足以震动世界的大战。
只有白痴才会——
克洛克达尔看着路飞,颇为不悦的皱眉。
“吆西!!不吃了!我要赶快把艾斯救出来,然后去找同伴们!!”
难得路飞第一次抵抗了食物的诱惑,极为坚定的站起来,几步跳到门口。
“哎~~~~~?!!你不等伊娃大人他们了么?!等一下一起走啊!!”众龙套叫了起来。
“不了,你们跟小伊娃说一声,我们先走了!”
路飞把草帽按到头上,目光飘到吉贝尔身上,只见吉贝尔早已起身走来,这才极不情愿的看了沙鳄鱼一眼。

虽然他是个白痴——
克洛克达尔从容的披上大衣,点起雪茄,大步上前。
不过跟这种白痴暂时搭伙,也不坏。


——END——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ermit0225
  • 這裡面的Luffy好可愛喔 (眼鏡逆光中)。
    *******

    於是我對老沙的認知更進一步了。他是有品味的男人(這不是擺明著嗎?)

    那個戒指的逗趣畫面好溫馨。
  • 所以他發布得當下我就要求轉載了(摀鼻

    wwcat123 於 2009/07/29 1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