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誕祭/LCr] 郵寄包裹

 

8/2鱷魚生日~

某來應援鱷誕祭ˇ

請准許某先偷跑,因為某得了一種寫好不PO就會死的病((

嗯,據說很閃,怕閃的可以先帶上墨鏡。

 

--------------------------------

 

...這是什麼?

克洛克達爾用左手的勾子點向放置在散發著原木香氣辦公桌正中央的,平凡樸素廉價到無以附加的包裹問。

「今天一早收到的您的包裹,請您過目。」

一旁的新任秘書──身材高大的達玆語氣平淡的說,順道把剛才的午餐會報紀錄統整遞交到記得的內容肯定比書面來的詳細的老闆手中。

由於妮可羅賓退出巴洛克華克而造成的秘書空缺暫時由被稱為MR.1的達玆‧波尼斯接替,老闆的大小事全包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但這位臉上沒什麼表情的一號先生其實也頗盡忠職守有條不紊的樂在其中。

「寄件人呢?

金黃色的鉤尖輕抵在包裝盒上,克洛克達爾顯然對於這個過度不加裝飾的包裹抱持著來者不善的心態。

「妮可‧羅賓...就字跡來說。」

看著外包裝上寫著自己名字的娟秀字跡,其實他打從一開始就明白這個包裹十之八九就是她寄來的,但他更加不明白,為何那個女人要寄這種包裹過來?

再說,依照那女人與自己相處有些時日的交情─勉強算是交情好了─應該約略知道自己的品味,不太可能素面白紙一包就把東西寄過來,更何況這種沒有重重包裹的物體還真是不符合這女人的風格...

而這些想法隨著自己再熟悉也不過的字體想上的包裝被銳利的勾尖挑開時得到了解答。

克洛克達爾下意識的在嘴上用力,雪茄的尾端留下清晰的齒痕。

拆開的包裝紙仍然依戀不捨的懸在半空,內裡則是不大不小的木製盒子,約莫可以裝下兩瓶紅酒的大小。

重點仍然不是依舊平凡樸素廉價到無以附加的木匣子,而是匣子外的小卡,被那說好聽是圓潤飽滿、實際上一點也不怎麼好看的字跡填滿了。

大大方方光明磊落的寫著他"沙‧克洛克達爾"的名字。

右手抽起這張卡片,他頓時覺得自己方才的擔憂和揣測都無用至極,是這腦袋到腸子都是一直線的直率小鬼寄來的包裹,那麼絕對與陰險兩個字勾搭不上邊。

他動手抽開固定盒子與盒蓋的細麻繩,毫不猶豫的打開了樸素的蓋子,接著微怔了幾秒。

 

 

 

盒子裡穩穩的坐著兩隻精細的人型玩偶,靜靜闔著眼,彷彿不曾醒來一般。

 

 

 

對於這個禮物的精細程度感到部分的讚許,同時他也對寄來這種不適合他(各方面)的包裹的人感到部分的怨懟。

他拿起和縮小版自己並肩而席的縮小版草帽小子,除了端詳每個關節的靈活程度以及五官精巧的作工外,由於指尖不同的觸感,他還發現了在玩偶魯夫的背後、衣服的下方,有著一上一下並列的圓形按鈕。

......

他沉了幾秒,按了按上方的鈕,卻不見玩偶魯夫有任何反應。

是劣質品嗎,他皺了皺眉,改按下方的圓鈕,玩偶突然大聲的叫嚷了起來。

『我要成為海賊王!!

克洛克達爾有些無言,那個伸展四肢的燦爛表情和異常天真的單純發言已經無數次的打在自己心口,連聽見縮小版的玩偶草帽小子叫嚷都讓他心頭一震,他自嘲般的勾起微笑,將玩偶魯夫放到木盒旁、辦公桌上。

接著他拿起了本人的縮小版,心裡犯嘀咕的想著自己真的是長這副模樣嗎─疤痕的位置、偏白的膚色和身體比例似乎還不夠寫實,本人比較好看吧,他這麼想著並直接按下了下方的圓鈕。

...就用我這隻右手給你點飢渴感吧?

縮小的克洛克達爾嘴角扯著輕蔑又媚惑的弧度,帶著小一號卻仍保有與本尊十分神似的女王氣息向前攤出右手,沙啞而低沉的嗓音和自己的有幾分相像又有些略感共鳴不足。

「做的還不錯嘛...

把玩著手中的玩偶,他突然想起這東西可是價值不菲的人偶島─以精密機械為主的島國─的特產,依照委託人要求做出的精巧玩偶,過去他也曾經收過幾個心儀於他、亦或是被他逢場作戲而拐騙的女子特別送來的人偶,不過結論是幾個到手玩膩後便全都銷毀了。

於是他也想起了背上兩個按鈕的功能差異,下方的是"經典台詞",而上方的則是"對象台詞",所以他把已被放在一旁的玩偶草帽小子拿了過來,讓他面對著縮小版的克洛克達爾,準備按下玩偶克洛克達爾身上的對象台詞鍵。

感覺到一股灼熱的視線,克洛克達爾抬起頭,瞥了一眼正目不轉睛盯著辦公桌上兩隻玩偶的達玆。

「你在看什麼?

「不,沒什麼。」

「覺得很新奇是吧,對於沒看過的新玩具。」

「我不否認。」

「我也是,但...

克洛克達爾意味深長的拖著下顎,瞇細了雙眼將眼光垂向門口。

「我比較喜歡自私的一個人獨享。」

達玆表面上仍然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應了諾便走出房門,留下緊閉的門內,克洛克達爾和兩隻玩偶。

然後他才按下了小尺寸克洛克達爾背上的對象台詞鍵。

『又是你啊,草帽小子。』

『嘿嘿,鱷魚好久不見~

『我可不想見到你。』

『我想就好了嘛。』

『你這個臭猴子...!

他拎著紅色背心的領口硬是將玩偶魯夫提到了感應範圍兩公尺外,以防身陷情境中的縮小版自己惱羞成怒處理掉玩性大起的玩偶魯夫。

看玩偶魯夫四肢乖順的與地心引力平行,克洛克達爾按下了玩偶魯夫上的對象台詞鍵,再默默的把玩偶魯夫擺放到縮小的、正打著盹的克洛克達爾旁邊。

以跪姿著地的玩偶魯夫靈活的站起,馬上筆直的朝縮小版克洛克達爾走去。

『喂,鱷魚,來做吧。』

正打算入口的麥茶差點就淋了他滿身,沙化位移閃避成功的克洛克達爾和抬起頭的縮小版克洛克達爾不約而同的慍怒瞪向桌面那隻正撲向縮小版自己的,和本人惡霸程度不相上下的分身玩偶。

看著縮小版的自己像是要抵抗但是也不怎麼抵抗的放縱那隻猴子亂來,就這樣在他的辦公桌上親熱起來了,就像某幾次本尊突然闖進辦公室裡弄得辦公桌上公文散亂一樣。

勾起克洛克達爾腦中清晰的回憶讓他更加的不愉悅,伸手就要拉開兩隻玩偶,卻因為手心微微的刺痛而收手。

他看著縮小版的自己越過玩偶魯夫的肩睥睨的望向自己,小巧卻依舊銳利的金色彎鉤似乎就是方才讓他收回手掌的主因。

被這麼瞪著的克洛克達爾其實有點不是滋味,抽動的薄唇似笑非笑,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誰才是本尊?

 

 

社長專用的電話蟲正在噗嚕噗嚕。

『喂,鱷魚!是我啦!

......

電話那頭充滿陽光的清朗男音笑著打招呼,讓他一時不太想接話,卻也沒掛回話筒。

『喂喂?有人在嗎?...欸羅賓好奇怪耶,為什麼接了沒有人聽啊?

『說不定不想接你電話?

『可是明明接通了啊...啊,是可以"留言"吧,之前那個什麼...留聲機?

「是答錄機,你這隻笨猴子。」

對於他的無知,克洛克達爾無奈的皺了皺深鎖的眉間。

『啊~鱷魚你明明就在嘛。』

...你到底打來幹麻?

你不悅的用鉤尖挑開最上層的文件,把下方的文件夾打開。

『其實也沒什麼啦,我寄過去的包裹你不知道收到了沒?

「果然是你小子寄的啊。」

『嗯,但是我不知道地址,所以地址是羅賓寫的,不過我覺得還是要確認一下你有沒有收到...看來是順利寄到了嘛,哈哈哈。』

克洛克達爾瞟了一眼桌上的木盒,嘴裡吁出一串白煙。

「你寄人偶過來做什麼?

『嘛,這樣我不在的時候小隻的我也可以陪你啊。』

那個聽似人畜無害的語氣笑的爽朗,讓坐在會客用沙發上批改公文的他想起了那個一向燦爛卻隱含危險的笑容,克洛克達爾揉了揉皺太久而有些不舒服的眉間。

...那還有一隻呢?

『喔喔,因為我擔心小隻的我會對你出手嘛,所以至少要讓他有個伴?

......

想到小尺寸的克洛克達爾原來只是小尺寸魯夫的玩伴,本尊的心裡五味雜陳。

『總之,呃...你把那個小隻的我背後那兩個鍵一起按,嗯,有"留言"!

「我現在拿不到猴子玩偶。」

『哎,為什麼?

「因為他和本人一樣禽獸,一時半刻是不會出來的。」

聽見從桌上倒蓋的木盒底下傳來的聲音,克洛克達爾不知是無奈還是怨懟的吐出了幾個煙圈。

『雖然不太懂你在說什麼...嘛,算了~鱷魚聽好了喔....

 

「嗯?

 

 

 

 

 

 

 

『生日快樂!!

 

 

 

 

 

和盒子下同時傳出的祝福讓他有些驚訝,克洛克達爾淡淡的抽了抽嘴角。

 

 

左手的勾背一敲,把從盒下探頭盯著自己微笑的玩偶魯夫推回盒裡。

 

 

「謝謝。」

 

 

不過,感謝是只屬於本尊的,他掛上話筒,語調慵懶卻不失氣度的望向敞開的辦公室大門。

 

 

「不客氣。」

 

站在推開的門後,本尊笑著掛上話筒,大步走向克洛克達爾。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