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瑣碎系列,有如記述一個日常的零碎,記憶是片段的……

另外雖然叫做瑣碎,瑣碎系列並不會記取太瑣碎的東西

相反的,在記憶的片段中被遺忘的,大多是一些太零碎

例如當導演叫我們演一段自己洗臉的過程時,我們才會愕然發覺自己不清楚牙刷放在哪裡()

 

 

CP:LuffyXCrocodile(LCr、魯鱷、猴子鱷魚)

 

1.1

 

少年打開房門,看見他在尋找的男人正半裸的坐在另一個男人的腿上。

 

「哎?鱷魚你在忙嗎?」

 

在對方還來不及發話前,少年又退了出去。

 

 

 

1.2

 

「草帽小子,給我站住!」

 

被稱做鱷魚的男人衝出房間時已穿好了衣服,他以自然系能力者敏捷的速度擋在少年眼前。

 

「小鬼……你來做甚麼?」

 

「我也不知道耶……」少年的這句話讓男子的頭上浮現青筋,然後下一句話又讓男子蒼灰的臉染上了血色。

 

「好像只是想來看你。」

 

可惜少年是一邊搔頭一邊說這句話的。

 

 

1.3

 

「嘻嘻……既然已經看到人了,那我回去啦!」

「……你到底是來做甚麼的啊?」

男人對於少年摸不著頭緒的行動一直都很頭痛。

 

「哎?你不是在忙嗎?」

 

 

「已經送客了。」

 

 

 

1.4

 

 

「不過我有急……」

MonkeyDLuffy,本大爺特地拋下床伴來找你,你打算就這樣跑了嗎?」

本來就沒多少耐性的男人對少年的反常相當不耐。

 

「對不起啦,鱷魚!可是我真的有急事耶……」

「……所以你要去哪?」

「打手槍。」

 

原來少年還是一如往常。

 

 

1.5

 

「……我還以為你這小子不懂甚麼是性呢。」

 

男人想起Boa的事情,嘴角不禁有了些微的上揚。

 

 

1.6

 

「欸?鱷魚你要帶我去哪裡啊?」

「回房。」

「為什麼?」

「補償我。」男人理所當然的說。

 

 

 

1.7

 

「真的可以嗎?」

在床上少年難得的遲疑。

「哼哼……」男人冷笑了幾聲,他伸手將少年的頭壓到自己胸膛上。

 

「在跟我交往的是你。」

 

 

 

1.8

 

男人讓少年替自己褪去衣物,然後抓著少年的手拂過自己的肉體。

 

「笨猴子……給我記好了,剛剛滑過的地方……可是我的性感帶。」

 

男人惡意的在少年耳邊低沉嘶啞的說。

 

 

 

1.9

 

「嗯……學的……很不錯嘛……」

 

男人說話的時候少年正用親吻複習手拂過的記憶。

 

 

 

1.10

 

「真緊……」

 

少年將手指探進去時說道。

 

「會流血嗎?」

 

他對人體還是有基本的認知。

 

「會……如果前戲做不夠的話……」

 

男人帶著戲弄的語氣支起上身,湊到少年眼前。

 

「所以在你還忍耐得下去前,盡量把"那裡"撐大吧。」

 

 

 

1.11

 

作者鼻血死了,沒有後續。

 

 

 

 

 

 

 

 

 

 

 

1.12

 

我開玩笑的。

 

 

 

 

1.13

 

「再往……中間一點……對……啊……很好……」

 

兩人的軀體正式結合,男人毫不避諱少年進出他的身體時所帶來的陣陣喜悅,發出滿足的呻吟。

 

 

 

1.14

 

突然少年停下了動作,男人感受到一股熱液湧入。

 

 

1.15

 

「沒事吧?」

 

雄性總是在情欲散去後才會恢復理智。

 

「沒事。」

 

男人示意少年往後退幾步,但是男人並沒有立刻從床上坐起。

 

「感覺怎麼樣呢?」

 

他將腿打開到最大幅度,讓少年看清那乳白色的液體正從洞口緩緩流出。

 

 

「鱷魚,我好像又勃起了……」

 

 

男人一直都是少年的最佳導師。

 

 

 

1.16

 

「嗯……慢一點……你這隻……急躁的猴子……啊……」

 

少年也一直都是男人學習最認真的學生。

 

 

 

1.17

 

「鱷魚!」

半夜少年叫醒了難得熟睡中的男人。

 

「做甚麼?」

 

男人疲倦的問。

 

「生日快樂!」

 

少年一臉燦爛的說。

 

 

 

1.18

 

「本來應該是要二號過來的,可是我忍不到那時候,所以就提早了……嘿嘿……」少年搔搔頭又說,「但是禮物我忘了帶了。」

 

「哼……」

 

男人露出他慣有的嘲弄笑容。

 

「那這個暖爐我先拿來抵押了。」

 

他將少年抓進懷中,然後沉沉睡去。

 

 

 

 

 

 

 

 

------------------------------------------

挑戰了一個自己陌生的寫法,雖然只有一千字不過好累(羞奔

 

 

後記:

 

有人說這感覺很像是鱷魚的記憶,或許是的,因為Luffy實在太難揣測()

(Luffy)的地方真的搞了很久……而且大概不會所有人都同意吧Orz

例如Luffy到底會不會害羞就爭執了很久……於是最後直接打手槍了阿哈哈哈(被打

(話說17歲還不會打手槍也太悲慘了吧!這個年頭可是初中小男生就會看A片的時代,敢給我說Luffy不懂打手槍的人是你們不願面對真相!)

 

雖然只有短短一千字,可是寫起來之卡……(扶額

誠如前面提及的,記憶之瑣碎,我們會記得的大多是印象深刻的事情。

換言之,不重要的小細節被拋棄了……

所以說連貫不連貫,說不連貫又還算連貫吧……(有點連貫吧對吧TAT)

 

拋棄了不重要的細節,於是濃縮了許多……誰說H是重要的細節阿喂!我沒聽到!

 

因為新嘗試自己也很彆扭……總之,還希望大家喜歡了<(_ _)>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ojo
  • 鼻血+1....
    是從蝸牛那裏爬過來的某隻(蝸牛最近很忙都沒更新啊啊啊)
    然後就爬來這裡萌猴鱷萌的不亦樂乎~~
    每次都覺得tenya筆下的鱷好棒~~
    明明在他身上的特質擺到別人身上都會感覺是攻,可是他又受的那麼自然+自信(俗稱的女王受啊)
    熱愛猴鱷這對天然攻x女王受
    也只有猴子跟鱷魚配在一起,才會有這樣的場景吧(鱷一步一步引導猴怎麼做愛)
    我真的被這篇瑣碎弄得...好想去把鼻腔中的鼻血通通一次噴出來~~
  • 其實我寫得頭暈腦脹後來又被人挑出了幾個漏字(掩面
    你能看得開心我很高興.../)_(\

    wwcat123 於 2009/08/01 11:41 回覆

  • 柳
  • 這篇看的好開心+1....
    嗚嗚我的鼻血(擦)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