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应援Tenya大的鳄诞祭所写的极短篇,按照习惯应该是要发去其他CP区,但这篇既无yaoi也根本没个CP所以...最后就发到文炼来了 冏|||(紧张)
虽然挂名鳄诞但是我整篇都在写miss double finger视点oiz||||(自首),实在是没自信可以把社長視點写好所以最后只挑了侧写,重在应援重在应援(掩)

*主要参考动画104话,而和烟斗、雪茄有关的字句则多是看过网路上资料之后现学现卖的,可信度堪虑b

*吸菸有害身体健康(咦
(基於这篇文章有一半以上都是吸菸场景,好像是应该放这么一个标语来著||||b)









当 Paula在店里放妥奏鸣曲的唱片,并搁下唱针时,指尖还犹记得稍早收到的那道指令。让她再次好奇在这之前一直将那样危险的女人做为面具的男人,究竟会是 多厉害的角色。不过她也清楚,尽管真相著实值得期待,但并不能称得上是重点。毕竟身处格言为神秘的公司,且她自己同是极少露脸的一员,也晓得以他们的工作 性质而言,这样的神秘的确有其存在之必要性,亦不可或缺。不过这些都足以不影响即将翻上台面的事实被当成一个额外娱乐的价值,所以她还是期待著的。

        但在看清那张脸的时候她还是诧异得维持不住前一刻的表情。

        那是一张远比陈旧的悬赏单上还要来得有威胁性的脸,几乎从中间被分成两半,或许就是因为那是一度被标上价码的脸,一如被悬赏及被取消悬赏都是不容易的事, 才来得这么惊人。其实都到了这个时候,不论出现谁的脸,她,或者说他们所有人,都曾经有自信不会有任何变化,毕竟他们都能遵从这个素未谋面、也不知身份的 社长的命令工作了这么多年,没道理那张脸能动摇什么,就像她只是将这视为额外的一项娱乐。但事实是他们显然都吓坏了。

        对方乘著这样的气势点燃了叼在嘴边的雪茄烟,手心里的火光让宝石的边缘发出水渍似的光芒,却攀不稳那只耳环,她还来不及知道另一边是否也有一只,光就在眨眼间又熄灭了。

        为了帮助自己平复过来,Paula在接下来可能漫长如历史的宣讲中填好调味过的菸草(注1),静静地吸满第一口烟来含在嘴里。之后看著他们的社长在话与话 之间抽完第一根雪茄。戴满戒指的右手掐著后半截卷菸搁到烟灰缸上,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她得以看清楚没戴上戒指的那只手指,然后伴随细如吐丝的动作中呼出随即 冷去的烟雾,吸吐间鼻尖尝到浓郁而带甜蜜的味道(注2)。她的嘴唇松开了略带湿润而愈发明亮的烟嘴,相较之下空气逐渐涩了起来。

        第一支雪茄菸刚熄。形状完整的烟灰似这个国家罕下过的雪片(注3)。

        最后这个来历惊人的男人只花了不到四支雪茄的时间就完全取得了他们的认同。仅空出一只手指的右手如宣告演说的结束而捻熄了星火,同时无法名状的气味抚过她 的眼角,彷佛一缕魂魄(注4)。但并没有空闲让她细细追究,因为指令状上的计画太过於诱人,即将到手的胜利滋味是何等甘甜,连烟嘴上残留的香草味都要掩盖 过去(注5)。他们一同将状纸喂给烛火,燃烧后地下冰凉而干燥的空气中煨著温热的烟雾、香草的芬芳和几乎淡去的甜味,最后都逐渐烧成一片灰烬。

        就让他们亲手,令暴风来得更猛烈些吧(注6)。

/Fin/



* 注1:烟斗使用的烟草,从制造商的观点,可分成芳香调味烟(Aromatics)及非调味烟(Non-Aromatics)两大类。所谓的调味烟草,就是 在烟草中,加入各种天然或人工香料,如香草、樱桃、莱姆酒、威士忌等,使之更好入口,另外旁边的人也更容易接受。(引用自烟斗村)
*注2:普遍认为色泽较浅的雪茄味道相对较温和;颜色越深,味道便越浓和越甜(引用自wiki百科)。由於动画里社长的雪茄杆子(?)看起来还颇有深度(?)的缘故恕我私自解释了oiz(喂)
*註3:“雪茄”这中文译名为徐志摩所译,音译之余,也取其灰白如雪,因以为名(引用自wiki百科)。
*注4:根据手边的资料,如果像掐香菸那样掐熄雪茄,会散发出令人不愉快的气味。若不抽了只需要放在菸灰缸边,数秒后它就会自己熄灭了...社长oiz||||||(引用自吸雪茄的四种方式)
*注5:这里私自设定了miss double finger所吸食的调味菸草口味b其实她吸调味菸草这事也只是自己的私心设定|||||(喂喂)
*注6:暗引自俄国作家高尔基(Maxim Gorky)在《海燕之歌》中的名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在此用意和原句无关,纯粹借用句式oiz|||||(自巴)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