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 SanjiXCrocodile 壽星指定注意

魔受論壇100題活動

 

發現坑這種東西

你越填會越想把他挖的越深。

 

 

 

 

 

一具佈滿傷痕的軀體平放在陰暗的手術檯上,旁邊站著一個長相怪異的男子,不時發出古怪的笑聲。

「咈嘶! 咈嘶! 咈嘶!這次的屍體真不錯呢!」他一邊拿著縫合針一邊仔細端詳那軀體上的傷口。

 

「謝謝你的讚美,醫生。」

 

突然躺在手術台上軀體的睜開眼睛,用細微沙啞的聲音說。

 

「咈嘶! 咈嘶! 咈嘶!不客氣……哎你還沒死透嗎?」被稱為醫生的男人似乎受到打擊。

「不知道呢……不過能給我點麻醉藥嗎?還挺痛的醫生。」

 

那個人的意識出奇的清醒,不過他的面容依舊是失血過多的慘白。

 

「哎?麻醉藥?我這裡可沒有這東西唷!我一向只處理屍體的咈嘶! 咈嘶! 咈嘶……」醫生得意的笑著說,嘴角近乎裂開般橫過了整張臉。

「……也是啊!我算是死了呢。」

 

那人的右手臂是接回去的,縫合處留下工整但是碩大的縫痕。

左手掌已經不見了,在明顯短一截的手臂前端只做了止血處理。

 

而腹上的橫向傷口才縫到一半,未縫起的那端上頭還有被染成深紅色的管子從體內抽出污穢的血塊。

 

「你這樣算哪門子的屍體?精神不是好的嗎?」意外的這話題讓古怪男子顯得很不悅,「阿布羅撒姆那傢伙在搞甚麼?竟然沒先確認你死了沒有。」

「……」

「你可以走了。」他又說道,「要我治療你也可以,不過等你先變成屍體再說,咈嘶! 咈嘶! 咈嘶……」

 

當然他與那人都清楚,如果現在離開的話,那人過不了多久又可以回到他的手術檯了。

 

「這樣不是很可惜嗎?」那人輕輕的晃動自己的右手,「醫生,我想你不想放過這麼好的素材吧?」

「這個嘛……可以等你死後重新接收一次。」

「說不定我可能會死在大火或是硫酸裡,你的得意作就這樣沒了。」

「……」

 

說直白點,那人打算親手決定自己的死法。

 

明知道這個男人現在沒有體力,卻隱隱約約認為他確實可能做的到,醫生不禁為自己的想法感到詫異。

或許是因為男人的眼神過於平靜?還是來自他個人對於死亡的恐懼?醫生甚至隱隱感覺到幾許壓迫。

 

「真是奇怪啊……你剛被送來時明明是瞪大了眼一副生嫩驚慌的模樣。」

他命令了兩名身上同樣佈滿縫痕的男人上前,擋在自己前方。

 

「因為我死了啊!」這次那人毫無保留的笑了出來,相反的醫生被他這一笑驚得完全失去先前的囂張與焰氣,「我不會傷害你。醫生,能請你把手術做完嗎?」

 

「我會報答你的。」他看著醫生猶豫的表情又補充了一句。

 

長相古怪的醫生陷入沉思。

 

「……你能怎麼報答我?」

 

「現在沒辦法……但我遲早會回報的,醫生,需要的話我可以發誓。」

 

那人用右手摸向一旁的手術架,拿起手術刀對著自己臉說。

 

「……好吧。」最後醫生打破了自己的原則,「你比我還要瘋狂。」

 

「謝謝你的讚美。」

 

於是男人毫不猶豫的將血染過整張臉。

 

 

 

 

「……有時候真搞不懂上帝的玩笑。」

 

Sanji站在教堂敞開的大門前,躊躇的看著一旁的布告欄。                

上頭寫著:

 

青年禮拜

本日主題:誠信

 

主講人:Elliot

 

 

鑑於不同年齡層的人生歷練感觸不同,談論的議題亦有所區別,禮拜時間一向分成少年組、青年組和成年組。

 

其中成年禮拜在周日上午,青年則是當天下午。

 

這也是為何Sanji對於Crocodile背離神卻還在教會晃蕩一事沒有起真正衝突的原因。

然而今次似乎很難不起爭執了,Sanji看著比往日更加滿座的教會,對於Crocodile的偽善感到更加厭惡……

 

Sanji先生,怎麼站在門口呢?」老牧師在他身後冒出了聲響。

「啊……下午好,牧師。我在看今天的主題……」Sanji回神後馬上應答道,「不過沒想到Elliot先生會來主講呢……」

 

一般而言,會上台主講分享經驗的都是牧師,偶爾有異國來的受洗者被邀來分享。

 

「很詫異嗎?」

「是有點……」他點頭說道。

 

當然不是有點詫異而已,Sanji小心的從大眾的問題下手,試圖向牧師尋求線索。

 

「呵呵呵……」老牧師慈藹的笑了起來,「我也很驚訝,沒想到Elliot先生會答應擔任這次的主講。」

「……啊?」他並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覆。

「往年教會都會邀請Elliot先生上台個幾次的,不過他答應上台還是頭一遭。」牧師接著說,「而且這個月還接了三場。」

 

「……沒問題嗎?」一陣沉默後Sanji問道,「我是說……Elliot先生以前沒有主講過,還短期內接了這麼多場……」

 

「這個嘛……我想還是Sanji先生先親眼看看如何?」老牧師看了看手錶說,「原本還想提早進場佔個好位置啊……看來只能坐最後一排囉!失陪了Sanji先生!」

 

他向Sanji輕輕的行了一個禮,率先步入禮堂。

 

 

 

 

-----------------------------

明明預計這一章要把教堂交代完結果......

 

比平常短是錯覺

決對不是因為我還在決定到底要姦屍還是屍姦的緣故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月
  • 可惡每次都覺得黑色就是最適合鱷桑狂野阿~

    08快點!((敲碗
    管你是要施監還是兼施反正上去哈阿哈阿就對了啊((自重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