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 SanjiXCrocodile 壽星指定注意

魔受論壇100題活動

 

這篇算是個過度?

老實說,這一整篇都是後來寫著寫著自己跑出來的

最早草稿時並沒有這麼一段

但是我的腦子就是覺得該這麼寫

坑果然是越寫越長的

 

 

 

 

「你的腸子只有被拉出來沒有拔斷,不過感染嚴重,後半段功能毀損六成……咈嘶! 咈嘶! 咈嘶!以後就不能品嘗美食啦!」

古怪的醫生一邊品嚐奶油義大利麵一邊怪笑著說。

「不打緊,醫生。」

坐在手術檯上的青年說,他的臉上跟身上都裹著為數不少的繃帶。

「豪斯巴古,你幹嘛治療這個傢伙?」

一個明顯厭惡的男聲響起,說話的男人竟有著獅子的嘴臉。

「哎?不是阿布你帶回來的嗎?」

原來叫做豪斯巴古的怪醫生說。

「是你叫我去找體格不錯的軀體,但我沒想到你會治好他。」被稱做阿布的男人回應道,「死人有甚麼樣的個性一點也不重要,反正莫利亞大人可以……」

「阿布羅薩姆!」

突然豪斯巴古提高了嗓音,驚慌的喊出聲後又轉頭看向眼在場的第三者。

「……阿布羅薩姆先生不喜歡我嗎?」

青年的疑惑似乎不是豪斯巴古所在意的,藏不住情緒的醫生神情舒展了許多。

「一點也不喜歡。」阿布羅薩姆回道,「你該不會迷戀上我吧?」

 

青年立刻意識到獅子臉男那排斥態度的原因。

 

「先生你信神嗎?」他的語氣意外的僅帶著好奇。

「神?如果他能給我女人我就信。」

對方回答的顯得對上帝不置可否。

 

「我不是說過只要你帶具女屍……」「老子要活生生的女人啦!」

 

突然豪斯巴古冒出了這麼一句,兩人又陷入無止盡的女話題。

 

 

 

 

當他出現在講台上的時候,Sanji不禁認為,SirCrocodile八成有雙重人格。

 

Crocodile穿的是往常的一身黑,然而以往的陰沈卻收斂許多。

他掛著極度平凡的微笑,臉色好像打了點深色粉底而顯得有氣色些,看起來與常人無異。

 

曾經有個變態說過,只要明白自己的不正常之處,那麼偽裝成正常人便輕而易舉。

Crocodile絕對不是正常人,所以現在看起來相當正常大概是因為Crocodile知道自己不正常……Sanji不知為何對這個邏輯感到相當合情合理。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Elliot”就像個正常且優秀的牧師講了一場精采的演說,不少人受到感動而熱淚盈眶。

不過Sanji注意到老牧師相當沉默。

 

Elliot先生,請問如果被自己最重要的人背叛了,你會怎麼做呢?」

此時坐在第一排男人發問,他的語氣充滿了哀傷。

 

 

 

 

他站在一面大鏡子前,緩緩褪下借來的長襯衫。

傷口已經癒合的差不多了,剩下幾處手術的縫補的痕跡。

他用僅存的右手彿過胸口,似乎是順著逢痕在遊走,手逐漸滑到了腹部。

 

「你果然很噁心。」

阿布羅薩姆從他的後方冒出,滿臉的嫌惡。

「阿布羅薩姆先生果然很討厭我呢……」

鏡中的他瞇起眼,露出淺淺的笑意。

「真想把你趕出去。」

「那就來打一場吧?輸的話我就離開。」他依舊從容的笑著,「不過我贏的話,今晚你就要聽我的。」

「哼!我怎麼可能輸給你這種不男不女的傢伙。」

 

 

 

下午的禱告如往常在五點時結束,Sanji也照慣例起身前往超市採買晚餐的食材。

唯一不似平日的就是,Crocodile一直走在他的前方。

……難不成這傢伙也要去買菜?

 

「喂!你該不會是要去超市吧?」

終於Sanji忍不住快步向前追了上去。

「怎麼,有意見?」

Crocodile的語氣是熟悉的不耐,但行徑還是太過正常

「你腦子燒壞了嗎?不是說有專屬廚師?」

「……他昨晚被殺了。」

喔,其實沒那麼正常。

「你要買什麼?今晚我請客。」

「為何?被我的演講感動了?」

「不,是感謝Elliot離開了。」Sanji沒什麼口德的說,「你最後那個回答實在是偽善的讓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傳神嗎?」

「簡直是個聖人。」

「那就好……」對方若有所思的說,「確實很噁心。」

 

 

 

 

「啊……ˇ啊……ˇ真是太棒了ˇˇ

戰敗者被壓制在地上,強行昂起的生殖器被獲勝青年的股間貪婪的吞噬著。

「你這個……大變態……」

阿布羅薩姆沒想到這個慘白青年會是這麼強悍且不擇手段,他的手腳都被釘在地上,動彈不得。

「你不也是……嗯啊ˇˇ好熱ˇˇˇ

在緊密的摩擦下,獅面男人又再度射出了自己的熱液,兩人交合的部位早就十分黏膩。

 

「我竟然會射在男人的屁眼裡……」

終於獲得釋放後,他摀住臉沮喪的說。

「這代表你很爽不是嗎?」青年坐在地上,手指在下方的洞口持續掏出濃稠的液體,「這就是人類,不管對象是誰,慾望都那麼容易被挑起呢。」

「……我一定要殺了你。」

「儘管來。」

可惜他的體力早在方才的歡愛中消耗殆盡。

 

 

 

「就算是最挑嘴的客人也挑不出毛病。」

在菜餚全上桌後,Sanji自豪的說。

「如果真的這麼有自信的話,怎麼不開店?」

Crocodile放下手中的雪茄問道。

「曾經有。」他回答,「開了一間女性專屬餐廳。」

「……然後呢?」

「被控告色狼,強迫關了。」

「……」

對方的眼神相當鄙視。

「開玩笑的。」

「……」

對方的眼神還是很鄙視。

「喂!你不會當真了吧?」

「是你的話非常可能。」

「……你這重男色的傢伙有什麼資格說我啊!」他不悅的喊道,「我可是個紳士!再說我根本沒開店阿!」

「……所以說整件事從頭到尾都是假的?」

意外的對方作出這麼一個結論。

「怎麼會有人全部當真了……」說完Sanji才想起Crocodile雖然滿嘴謊言,在公司好騙排行榜裡可是高居第三(前兩名為LuffyChopper),「目前還只是理想,我還在攢錢。」

他決定改變話題。

「所以今晚的菜色滿意嗎?」

「這個嘛……」Crocodile放下餐具,「到不用殺你的程度吧。」

「啊?」

「你認為知道我秘密的人能輕易活下去嗎?」他挑著眉說,「不是死,就是成為我的廚師。」

「……你的食性是機密,上床的就無所謂?」

「只要有棒子跟洞,人類就能做愛,不管是誰都一樣。」

「……我一定要在你的食物裡下毒。」

Sanji忍不住發了一句咒言。

 

「如果真的這麼做的話,你永遠也不會成為廚師。」

對方卻篤定又嘲諷的笑著。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