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 SanjiXCrocodile 壽星指定注意

魔受論壇100題活動

 

故事一直都按照主軸的方向走,但我從沒想過竟然有這麼多...

 

 

 

 

「那邊那位先生,要不要買束花呢?」

買食材回家的路上,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子攔下了Sanji

「花店?何時在這裡開了一間花店?」

平時不走這條路,他竟不知道街景已變了樣。

「一個月前。先生不常經過吧?第一次見到你。」

「是啊……」他走進店內,環顧一番,才接著讚嘆道,「這裡的花都不太好種呢。」

「喔?先生也懂花嗎?」對方的語氣透露著開心,「第一次有人不是只讚美漂亮而已。」

「研究過一些,我以後想開餐廳,女性對花是很要求的。」Sanji一邊觀賞著白色鬱金香一邊說。

「開餐廳嗎?這麼年輕就想開店,真偉大的志向。」對方笑的溫和有禮。

「你是店長吧?不也很年輕嗎?」

男子的臉蛋相當俊美,看起來跟他年紀相符,若不是現在店內沒有女性Sanji肯定會忌妒。

「啊……其實我已經四十多歲了。」對方有些害臊的說,「看不出來吧?」

「……完全看不出來,你參加青年禮拜毫無違和。」這下他真的有些忌妒了。

「嗯?你有注意到我嗎?這真是有些意外了。」

「聽聲音認出來的,這三個禮拜你總是坐在第一排。」

「真敏銳啊……」男子竟調皮的眨了眨眼,「看來我該老實的早點起床參加成年禮拜才是。」

「你參加上午場的話會很突兀吧?」看著男子的臉,他忍不住提醒。

「……好像也是呢。」對方的神色瞬間轉為懊惱,「這張臉可真麻煩……」

……好個美中年,真是讓人火大不是嗎?Sanji想,還是快點離開比較妥當。

「我差不多要走了,還要做晚飯呢。」

「哎!時候確實不早了。」男子看了看錶,「請等我一下……」

他走入非員工勿進的後門,從裡面拿出一只長型盒子。

「有緣認識識花人,這個就送給你吧!」對方笑著說,「可以拿去給你的女朋友喔!」

可惜男子的笑容並沒有使Sanji的心情好轉,反而更加打擊了他的自信。

「……我並沒有女朋友。」

「沒有嗎?那還真是失禮……」男子尷尬的說,「我看你買了兩人份的食材,想說一定是給同居女友的。」

 

……

 

他先是一愣,然後臉色倍加難看。

 

「哈哈哈……原來我最近食量已經大成這樣了嗎?看來我也該檢討了……失陪了!」

緊接著Sanji迅速開溜了。

 

 

 

 

兩名黑衣男子正在趕路,在街上快步行走著。

突然一個青年從街角竄出,撞著了其中較為高大的男人。

「喂!小心點!」

男人低頭吼了一聲,卻好像又注意到了什麼,收斂了氣勢。

「不好意思。」

撞到人的青年手上抱著一個裝著食材的大紙袋,他匆忙的道了個歉,又慌張離開了。

「……」

「好像有點眼熟啊?」後方的低矮男子說。

「是那個超級大變態。」

「大變態?那不就是你同類嗎?」

「……壓好帽子。」高個子沒有反駁,只是自顧自的說著。

 

「草帽一夥也在這裡,當心節外生枝。」

 

 

 

 

 

Sanji打開盒子,發現裡面安置著一朵罕見的黃玫瑰。

他沒說什麼,大概是因為沒有伴侶並且花也挺漂亮的,他還是找了個花瓶擺在餐桌上。

 

只是料理完後Sanji發現桌上空無一物。

他將餐具擺置好,敲了敲Crocodile的房門。

「喂,開飯了。」

 

然後他們一同回到飯廳。

 

「你剛才有出來過嗎?」Sanji想著花的事問。

「有。」對方回答,卻不經意的岔開了話題,「看你回來了沒有。上哪了?」

「換路走,發現隔了三條街那裡新開了家花店。」

「花店?」Crocodile斜看了Sanji一眼,「想不到你對花有興趣。」

「你不喜歡花?」他問。

「它們太嬌嫩,難伺候又脆弱。」Crocodile用右手托著臉頰說道,「……而且沒什麼用。」

「我以為你會說它們不合你的格調。」

「……這說法不錯。」

對方的回應讓他感到錯愕,Sanji隱隱覺得Crocodile似乎心不在焉。

「那個花店老闆看起來只有二十初頭,其實已經四十好幾了。」他加大音量的說,「就好像不會老一樣。」

「那就不是人類了,大概是能吸收草本植物精華的妖怪吧。」

「……」

看來Crocodile不只失神,竟然開始胡說八道了。

要明白善於說謊可不等於擅長胡扯,雖然說本公司的Usopp無論撒謊跟胡扯都當居第一,大家都知道Crocodile絕對是被扯的那個。

「怎麼?那什麼古怪的表情?」

「你剛才說……」

「我剛才說了什麼?」

「……」

「……」

「如果我是暗殺者,這可是大好機會。」恍神恍的很徹底,他禁不住嘲諷。

「……如果暗殺者只有你這種等級,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

想當然馬上被反擊了,但是刻薄度只有往常的四成。

 

「離接到錄影帶已經過一個月了吧?」

實在是很詭異,Sanji想,打算嘗試一些明顯的套話。

「你還打算維持Elliot多久?」

於是他故作輕鬆的問。

「……沒有人會向外人隨便透露情報的。」Crocodile總算用正眼瞧了他一眼。

「不過明天也差不多該了結了。」

 

……

 

「明天何時回來?需要做你的份嗎?」

其實裝作不知道對方異常也不是太差的選擇,Sanji做出了新的結論。

只可惜對方的回答依舊是十分詭異。

 

「明天?我會一直待在這裡。」

 

 

 

 

 

 

 

從前從前,有一個熱情的花農,他的夢想是種出這世上最美麗的花。

一定要比玫瑰還漂亮。他說,因為即便每個人心中的美不同,玫瑰還是公認的美。

他來到了世界上最溫暖的地方,用最富饒的土壤栽培數種漂亮品種,期待他們雜交出更美麗的花朵。

 

花農的學識豐富,經驗老道,再陌生的植物在他手裡都能平安長大。

而他種出來的花也確實漂亮,不少路人經過時禁不住駐足觀賞幾眼,更別說鄰家的孩子了。

 

但這樣還不夠,他明白,普通的美麗是不足以讓所有人信服的。

 

他又挑來了世上最純淨的泉水,用最清靜的方式去培養。

 

一年後,其他人說,花農的花充滿靈氣。

 

但花農總覺得不對,可是他說不出來原因所在,只確定他的花還沒到達最漂亮的境界。

他決定去見維納斯,世上最美麗的女神。

 

再美也沒有我美麗維納斯說,這種吃土的東西能有多漂亮呢?

 

突然花農明白,他太侷限於土壤了。

吸收大地精華的花始終是花,他的花,其美麗必須超越花,超越人,才能獨一無二。

不能再只有屬於花的美,他思索,土壤的成分必須有所改變。

 

 

於是他將他的情人埋進了土裡。

 

 

 

 

收拾碗盤的時候,Sanji總算找著了那朵失蹤的黃玫瑰。

不知何時被擱置在廚房的垃圾桶裡,嚴重的脫水萎縮一看就知道是Crocodile所為。

「難道他有花粉症?」

可能是面子問題,Sanji對於自己不被放在眼裡的事情相當在意。

「不過鱷魚的能力還真適合對付植物呢……真有那麼討厭花?」

他看著乾癟的黃玫瑰自言自語。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空條侑雪
  • 花店老闆人外希望(慢著
  • 我決定了老闆下一話就要領便當(慢著

    wwcat123 於 2010/01/30 16:25 回覆

  • 路人
  • 日安

    大人筆下的沙鱷非常吸引人呢。 (笑)

    身為一介到處亂晃的路人在這邊獻上小小的支持!加油吧!
  • 感覺是從糟糕人的糟糕話飄過來的?

    wwcat123 於 2010/02/03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