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 SanjiXCrocodile 壽星指定注意

魔受論壇100題活動

嚴格來說,這篇是他與它與牠的故事...但卻是非常重要的一篇

希望大家能喜歡這個故事

 

 

它從大寐中醒來,感到十分飢渴。

 

眼前正好跑過一隻老鼠,它毫不猶豫的一口將牠吞下。

啊!雖然稱不上美味,卻解決了它的飢餓。

 

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它記得以前它是不怎吃肉的,而且老鼠也沒這麼大,天空沒這麼高。

但是它現在對血有了渴望,身體似乎也不太對勁。

 

不可以唷!突然一個熟悉的男聲響起,吃那種東西會營養不良喔!

它抬頭看見它的愛人,像往常那樣對它笑著,它卻安心不起來。

 

我的寶貝,我想你會喜歡這個。

花農將一個小男孩擺在它眼前,它從他驚恐的瞳中總算看見了自己的身影。

 

那是一朵極度妖艷的陌生花朵,尚未綻放便已感受到花的美麗。

 

原來它不是人?啊!想起來了,它曾經是,但是身體已經被鋸成數塊掩埋了。

它記得它被分裂時還沒斷氣,四肢插在地上,昏厥前看見一個大洞。

 

那個洞正是它現在的位置,至於它最後到底是失血過多致死還是窒息而死,它也不曉得。

 

那時它非常痛苦,無論是精神上,還是肉體上。

襲擊它的是它的愛人,忽然抽出電鋸鋸斷了它的右腿。

它錯愕、叫喊、掙扎,不斷的向上帝祈禱。

 

但是它還是死了。

 

怎麼了?寶貝,心情不好嗎?

而它的愛人卻更加愛它。

總算它明白為何上帝沒有回應它的請求。

 

還是這個孩子不合你胃?可是這樣有點浪費食物呢……發現真相的孩子勢必要處理掉,花農懊惱的說。

 

因為它的愛人是撒旦。

 

於是花盛開了,露出裡頭一排閃亮的尖牙。

 

 

 

 

他確定Crocodile待在房間裡,但房內毫無動靜。

Sanji敲了數次房門,他不得不在意,因為Crocodile並沒有出來吃早餐。

 

浪費食物可是要遭天譴的,他一邊準備午餐的便當一邊對該準備的份數感到猶豫。

畢竟那傢伙奢華的生活過慣了。

 

「不用上班真好啊……」Sanji最後一次敲了敲Crocodile的房門。

最終他還是將一個飯盒擺在桌上,浪費食物不好,但身為一個()廚師更不容許有人飲食不正常。

 

 

 

想吃掉我對你來說還太早了唷。

花農笑著擦拭自己手指上的鮮血。

等你長大後再來想辦法吧。

 

於是花吃掉了小男孩,它必須要長大。

 

 

它吃掉了非常非常多被它吸引過來的孩子,漸漸的它長高了,花苞也變大了,還散發出迷人的香氣。

受到氣味影響,開始有成年人被它擄獲。

 

但是它還不能一口咬斷成人的喉嚨,讓他們喪失行動能力。

 

它學會如何遮人眼目,如何以最短的時間進食。

然後它又長的更高大了,孩童已經不能輕鬆爬到它的身上,它的飲食清單徹底轉向大人。

 

我的寶貝,你真是太棒了。

它發現自己的成長讓花農非常喜悅。

 

花才開始思考自己生存的意義。

 

 

 

 

他被迫逃進了下水道,發現路線大多已被封死。

路線被決定了,這反而令他笑了出來。

「就是該這樣唷,親愛的。」

敵人的傑出表現似乎讓他更加興奮,他甚至沒有稍作休息。

 

來了──

突然他往右方踹了一腳,踢中某樣物體。

「……嘖,這裡還真臭啊。」

看不見的物體發出人聲,是個透明的男人。

「如果是普通人的鼻子,這種程度的味道還能忍受呢。」

他笑著衝上前拉短兩人的距離,其實水溝的臭味也多少遮蓋了透明人身上的花粉味,在狹窄的空間戰鬥,反而更適合他。

 

 

 

有一天一隻小老鼠摔落到它眼前。

「哇!不要吃我!」牠吱吱大喊。

「我為什麼要吃你?」它不屑的問。

「你不是吃肉嗎?」牠轉為疑惑,「我在那邊的山丘上看過你吃了一對情侶。」

「我現在只吃人。」它想起先前是有吃過一隻老鼠。

「喔,所以你不會吃我。」

 

於是老鼠躺在花的葉下。

 

「……喂,你相信神嗎?」過了片刻它問。

「相信啊。」牠沒什麼遲疑的回答。

「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樂觀的想,事情永遠不會最糟吧?」牠歪著腦袋說。

「……真是隻單蠢的老鼠。」

 

它決定暫時不趕走牠。

 

 

 

 

 

「屍體?或者應該稱做僵屍吧?」他冷靜的看著一群又一群的屍體從四處竄出,「幸好不太臭。」

透明人再來是僵屍,他不禁要重新評估敵人的品味。

 

「雖然爛掉了,我們還是很注重清潔的。」突然一個僵屍開口說。

「對啊!不然繼續爛掉很麻煩。」另一個僵屍接著說。

「就跟你們說要放防腐劑嘛。」

 

「……」他推了推滑落的眼鏡,「你們有意識?」

「當然。」僵屍眾點頭。

「看的見、聽的見,味覺、嗅覺、觸覺呢?」

「這個嘛……」眾僵屍面面相覷,「好像沒有吧?」

 

「那真是可惜。」

 

倏然數朵玫瑰貫穿了前排僵屍的膝關節。

 

「雖然神經毒沒有效用,我的小寶貝們還是很爭氣的。」

他的手上抓滿了玫瑰,笑得從容不迫。

 

 

 

 

 

「花,為什麼那個人類要叫你寶貝?」牠在他離去後冒出。

「你認為呢?」它嗤之以鼻。

「他好像很在乎你。」牠說,「你好幾天沒進食,葉子都捲起來了。」

「怕什麼?反正我不會吃了你。」它回道。

 

「不,我是在擔心你。」

牠跳到它的花托上說。

 

 

 

 

下水道只留下戰鬥後的裂痕,但長相怪異的男人不這樣想。

「阿布羅薩姆?別隱形了,你在哪?」他對空曠的四周喊道。

「這裡……豪斯巴古,我在這裡……」

阿布羅薩姆出現了,他倚著牆角,四肢失去了力氣。

 

「咈嘶!咈嘶!咈嘶!你看起來真狼狽。」戰鬥力為零的豪斯巴古膽敢笑著。

「……廢話少說,快替我療傷。」

「那個傢伙呢?」自然指的是與他們纏鬥的男人,「喔!不簡單,是很少見的強烈神經毒呢!咈嘶!咈嘶!幸好你被我改造過了,不然早就一命嗚呼了吧。」

「別說風涼話,豪斯巴古……那傢伙往計畫的方向逃了,這毒需要多久才能治好?」

「四十分鐘,我可是豪斯巴古醫生。」他自滿的說,「不過佩羅娜還在的話,根本不用搞的這麼麻煩吧。」

 

「……不行,那傢伙非常危險。」

阿布羅薩姆意外謹慎的說道。

 

 

 

 

 

「……我能從土裡進食。骯髒的老鼠,我說過不要爬到我身上。」其實它願意的話,大可把牠狠狠摔死在地上。

「真的嗎?那我下來。」牠順著它的莖滑下,「我以為你的根只能拿來行走,原來你還是植物嘛!」

「……」

 

不知是刺激到了什麼,它竟沈默起來。

 

「怎麼了?」牠有些慌張的說,「我說錯話了嗎?」

「老鼠,你認為我像花,還是人呢?」

 

它給了牠一個困難的問題。

 

「我覺得都不是,但我一時說不上來。」

牠懊惱的回答。

 

「算了,我本來就不指望你。」

它搖頭說,牠感到有點不甘。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空條侑雪
  • 本回重點是花農被老鼠戴綠帽嗎?(靠)
  • 你得到他(花農)了(大錯特錯

    wwcat123 於 2010/02/25 09: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