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正確來說,是蛇→路←鱷的關係

獻給Monkey‧D‧Luffy遲到的成年禮

事實證明,先前開投票一點意義也沒有(喂

 

 

 

 

 

 

只是對那小子起了點興趣,而動用了自己優越的情報管道。

 

 

經歷、年齡、出生地、出生日、喜好……即便剛出獄,對你而言仍是輕而易舉。

碰巧的,你發現今日正好是草帽Luffy的十八歲誕辰日。

 

這還真是諷刺,你想,一個人一輩子最重要的生日,卻淪陷在一連串出乎意料的打擊裡。

所以你似乎帶著看好戲的心態,在懸崖邊找到了應該是樂天派的草帽小子。

 

「來做什麼?」

「來說聲生日快樂。」

「喔,這樣嗎?」

看來的事情對他的影響真的很劇烈,你想。

「十八歲生日就這樣過了?」

「十八歲怎麼了?」

「十八歲代表你現在是個大人了。」

「……」

 

你注意到他對大人一詞起了反應,思考著或是該說好奇著為何如此。

「ワニ,變成大人後是不是就不能再哭了?」

「……這種事為什麼要問我,你沒見過大人哭嗎?」

你讓數不清的大人哭著跪地向你求饒過。

 

——這輩子應該哭過個三次吧,你不太記得那種瑣事。

 

「那變成大人要做什麼?」

「這個嘛……」

 

突然你心血來潮的想要捉弄他。

 

「當然是做些大人的事。」

你故作挑逗的親吻了他,也許還惡意的期待他反抗。

 

其實BoaHancock警告過你,MonkeyDLuffy是她的男人,如果被她看到可就不妙了——雖然你認為她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現在在這女人的領土上)

為什麼我要對那小子動手?

妾身知道你喜歡男人,像路飛那麼迷人的男人,你怎麼可能不心動?

……

戀愛中的女人是盲目的,或許你為此感到一絲挑釁,而有了示威的舉動。

 

Crocodile,你十八歲生日時在做什麼啊?」

當然你一點都不寄望Luffy會明白接吻的意味,就像現在,他問了你一個毫不相干的問題。

「想知道?」

你笑著問,腦中浮現出了更多不愉快的回憶。

 

「啊……還是算了。」

 

「那時候的你好像非常難受。」

「……」

「不過還是要謝謝你!ワニ,謝謝你來找我,我感覺好一些了。」

說完他竟回吻了你,然後笑著離開懸崖。

 

 

「……那小子八成以為這是在打招呼。」

這下換你坐在崖邊發愣了。

而你暫時發燙的雙頰替你認同了那女人的話。

 

 

 

 

 

後續: 

 

 

Crocodile!」隔天Boa匆忙的來訪,你想一定是來興師問罪的。

 

「昨天Luffy他、他、他、他、他親了妾身……他說是你教的!」

你看她滿臉通紅語無倫次,想說應該是腦羞了。

「所以呢?Hancock,你是來打架的嗎?」

「妾身才沒興致和你爭鬥,妾身是來、來問你……

 

 

「能不能教Luffy一點房中術?」

 

 

「……你認真的嗎?」

戀愛中的女人果然是盲目的,你想。

 

 

 

----------------------------------------

嘗試了對鱷魚使用第二人稱,同時在第二人稱中,試著加入了許多應該、似乎等自我暗示的感覺
後續的小惡搞,蛇姬大概給我的就是這種感覺,沒想過"鱷魚是怎麼教的"這種問題

不過這篇的設定裡,蛇姬也只是單戀而已。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