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 SanjiXCrocodile 壽星指定注意

魔受論壇100題活動

 

首先我要恭喜自己,終於寫到自己最初決定這個題目的地方

我寫文章一向很拖,想不到現在才點題Orz

這篇總算將花農、花、老鼠的故事完結了

同時,本故事也即將在下一章完結

字數上...當然應該不會只有兩千字吧(笑)

只是因為我想俐落的把這篇故事完結了,所以才決定剩下的東西通通放一起完成

 

不過情感描述什麼,依舊是那麼隱晦(被打)

 

另外稍微有點兒童不宜,還請注意

 

 

 

11

 

 

我的寶貝,你的葉子看起來好憔悴。

 

他為了它的事同樣憔悴,但它卻不再理會他。

它就像一株普通的花那樣,向陽光與大地尋求滋潤,花瓣也褪掉了先前的豔麗。但與一般花兒相比,仍有明顯優越之處。

 

——他的花與普通的花比較都是如此。

 

他感到事情似乎回到原點,可是他已經想不出更好的肥料,還是決定把寄望託在它身上。

他必須相信它遲早會恢復豔麗的模樣。

 

 

 

 

「只要破壞關節,就算是僵屍,也沒法行動了。」

他擺脫了追兵,找一處坐下。

這麼做並不是為了處理傷口,事實上他沒受什麼傷,遲鈍的不死僵屍是傷不了他的。

 

可是他感到有些乏味。

 

敵人的佈局相當巧妙,但牽制用的戰力卻不足以支撐這個策略。

這是的風格,卻犯了不該犯的錯誤。

 

難道不是

 

總算他起了一絲怒意,如果不是的話,是誰在模仿

不,他又想到,守備力不夠卻有極高的相似風格實有詭譎之處。

 

也許是故意要讓他掉以輕心?

 

喔,大概是的,他必須這麼說服自己。

 

 

 

牠最近時常望著天空發呆。

 

已經好陣子沒去找它了,因為它說他可能會起疑。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再來找你,花?我發現少了你我覺得很無聊。

……等你想到那個答案再來吧。

 

思考對老鼠來說是極度陌生的事情,牠們總是忙著覓食還有嬉戲。

 

喂!來玩嘛!你不是鬼捉鼠高手嗎?

下次吧!我有問題還沒解開呢!

又是下次?已經七天了,你還要想多久啊?

當然是想到想通為止。

 

 

 

比被厭惡還更令人難以忍受的是,漠視。

因為恨與愛同樣具有強烈的存在。

 

 

他對破綻越來越多的敵人感到焦慮,刻意朝著敵人敞開的路線前進。

但是越前行敵人的不足之處越是暴露了出來,幾乎是閉著眼他都能想見下一秒的場景。

 

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誇張的漏洞已經無法稱之為漏洞了,他現在充分相信,這全是對方為了讓他心急的詭計。

 

因為他最討厭的就是平凡跟破綻了。

而他最親愛的深知此事。

 

看吧!瞧見出口了,他在牆邊隱隱發現地上彎鉤的陰影。

 

 

 

 

他和它都因等待而憔悴,它很飢餓,土壤只能勉強維持它的生命。

它想念鮮血的味道,很想大快朵頤一番。

 

時機已經成熟了,它對自己說。

 

它在半夜將根拔起,雖然吃力,但消瘦的體態響不起腳印正合它意,它悄悄的接近屋宅,他已經因虛弱而沈睡了。

如果能的話,它想看到他在清醒中絕望的死去,但它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只要被瞧見只會使他驚喜。

 

於是它張起飢餓的大嘴,將正做著惡夢的他的腦袋一口吞下。

 

 

 

 

 

「你是……莫利亞?」

他因瞧見陌生的人影與失去熟稔的人影而分神,被刺穿了右腿的膝關節。

「嘻嘻嘻嘻……不然你認為是誰呢?」

高大肥胖的男人從陰影中現身,向他發動攻擊的是影武者。

「不應該是你。」

他的聲音沈了下去,一排先前溫文儒雅的形象。

「你指定了一個不存在的對象,只好由我來接啦!嘻嘻嘻……」

「不存在?」

「你不知道嗎?原七武海的SirCrocodile早就被一個叫馬歇爾‧蒂奇的男人取代啦!」

「但他並沒有真的銷聲匿跡,不是嗎?」

他企圖篤定的說。

「這個嘛……你不是已經用自己的眼睛檢查了嗎?嘻嘻嘻嘻……」

「……」

無從反駁,他追蹤Crocodile有數十年之久,但是在近五年完全失去音訊,直到阿拉巴斯坦事件才再度得到對方的消息。

那時他認為,這代表Crocodile的能力遠遠超過自己。

可是不久又傳出Crocodile要退出地下事業的消息,他相信這只是個幌子,他發出了委託書,一個月前又來到這個城鎮。

 

然而他只找到一位被大家視為完人的男人,沉靜、虔誠、充滿學識、溫和有禮。

他從老牧師得到的只有”Crocodile一直都如此

 

 

他在尋找的才不是這種平凡的完人。

他的Crocodile不在這裡。

 

 

「莫利亞,我必須承認你變聰明了些,不過你最好讓開,我要馬上離開這裡。」

 

四周散發著迷人的花香,若不是他的敵人喜歡躲在遠處的話,早該能分出勝負。

 

 

他不能死在這裡。

 

 

他確實已經死了。

它從逐漸冰冷的血液裡感受到他的離去,飽腹的它再度綻放出妖豔的色彩——一切就如它所計畫,唯一的意外是它發現自己並未因此感到任何一絲喜悅。

 

它理當為自己實現了目標而興奮,不是嗎?

難道說這不是它所要的?

 

它突然感到相當煩惱。

 

花!我想到——

 

 

 

它把牠也吃掉了。

 

 

 

「當花意識到老鼠的死亡時,已經來不及了。它開始旅行,從此再也不進食,也不再土壤裡扎根,因為已經沒有值得它停下腳步的老鼠。Mr.0,你認為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呢?」

「……這告訴我,不該花三小時聽一個女人講廢話。」

巴洛克華克秘密組織首領Crocodile在他的辦公室裡,不耐煩的快速閱覽手上的文件。

「不對喔,Mr.0!這告訴我們,千萬不要殺了自己的老鼠。」

站在辦公桌前的成熟女人從容回應。

Miss all Sunday,如果你只是想炫耀你那隻藍色喜歡喝可樂的老鼠,就馬上給我離開。」

「哎呀呀……」

面對自家脾氣不好的社長,她也只好笑著離去。

 

 

 

「就如您所想的,莫利亞取得先手仍然僅能打平,最後靠阿布羅薩姆從背後偷襲成功,貫穿心臟。」

電話蟲傳來一沈穩女聲,Crocodile平靜的聽著她的報告。

「那麼社長,感覺怎麼樣呢?」

「……」

她的問題他無法回答。

「……我先回來了,社長,他們並不是很歡迎我的存在呢。」

「嗯,回來吧,Miss all Sunday。」

 

Crocodile切斷了聯繫,然後撥打了另一隻號碼。

 

 

 

「喂,是__嗎?」

另一端傳來另一男子的嗓音。

「也沒什麼……就是突然覺得很冷。」

他說著低沈誘人的謊言。

 

「哪……來抱我吧……」

 

 

每當Crocodile解決一項棘手的事情時,都會如此慶祝。

 

 

 

「……又來了嗎?」

Sanji坐在沙發上,看著Crocodile掛著虛偽魅惑的笑容引著一位他似乎見過的男子進入第三個房間。

「……」

他打開電視,隱約覺得這場景似曾相識,空氣也相似的沈悶。

 

「設計部的,又江郎才盡了嗎?」

他又再度睡著然後被嘲諷吵醒,不過這次Crocodile出現在他的正前方。

另一個男人才剛回去,Crocodile的身上還嗅的到歡愛的氣息。

 

「你為什麼心情不好?」

「……」

「……抱歉。」

 

Sanji覺得自己一定是吃錯藥了,才會當面撕開那早發覺的面具。

 

 

忽然他的要害被一腳踩住,他疼痛的明白大事不妙。

「……果然啊,我也早就注意到,那個晚上你也勃起了吧。」

Crocodile踩在Sanji腫脹的褲檔上,嘲弄的說。Sanji想要起身,竟被他一根指頭抵住額頭而動彈不得。

「如果你取得先手的話,或許我需要花個五秒來壓制你。」

 

他的或許充斥著令人惱怒的輕視。

 

「臭鱷魚,讓我離開這裡。」

「喔?惱羞了嗎?不過我看你這裡還很有精神啊……」,Crocodile挪開的腳掌沾著些許的液體,「以風流出名的金髮小白臉Sanji,至今未傳出與任何一個女人有染……這是為什麼呢——」

 

他湊到Sanji眼前,滿是惡意的玩味。

 

 

 

「因為你也是個騙子,你愛的根本不是女人。」

 

 

 

Sanji這才意識到,被揭開面具的感覺比自己想的還來的憤怒。

 

「不過放心,像你這種生長在水溝裡的溝鼠,是不會有人類想跟你‧交‧配的。」

「王八蛋!少瞧不起人了!」

 

忽然Sanji掙脫了,或許是因為對方的力道過於輕率,他抓住Crocodile的肩膀,在對方的嘴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下一秒Sanji被重重的壓制在牆上,徹底感受到了兩人的實力差距。

 

「卑賤的鼠輩,早在你闖進來的時候就該殺了你。」

 

他感到快要窒息。

 

 

 

 

 

 

 

最終Sanji還是獲救了,他們互瞪許久後Crocodile不知為何將他拋下轉身離去。

「馬的,真是見鬼了……」

他摀著自己的嘴,似乎是想要乾嘔。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