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 SanjiXCrocodile 壽星指定注意

魔受論壇100題活動

 

因為想要一口氣寫完  於是拖到現在(汗

然後寫到這裡才發現,自以為伏筆寫的很充足,事實上還是有很多需要交代的地方

於是Sanji我對不起你,這篇主要就是去描述一個青少年如何去坦承自己心思的轉變(應該

 

 

 

*****

任何情緒產生的理由,都是事後給予的。

就像Sanji現在死命的抱著頭,懊惱分析著昨晚的所作所為。

 

他想起四個月前先前跟Robin小姐的談話,意識到自己的性向大概是那天晚上。

本來Sanji並不想去在意這件事,或是說,他還沒有準備好面對此事。

 

可是沒有愛的話我是不會這樣做的。

如果男人都像你這樣不順從自己本能的話,我也會很頭痛的喔。

 

若是他還想否定男性本能的話,就代表他喜歡上了……

 

 

好吧,也許男人真的只是感官動物,Sanji又開始逃避了。

 

昨天晚上他還跑去那間花店——原本是想去找老闆發洩,興師問罪——結果在後門遇到阿布羅薩姆,看來已被搶先一步。

 

超級大變態,來做什麼?

啊啊……來散步,聽到這裡有點吵……等等你剛才說什麼?

說這家店的後門小巷很偏僻,你是怎麼散步過來的?

……

 

其實他不確定自己要做什麼。

 

對了小子,我們的佩羅娜失蹤了,聽說有人看到她和你們的劍士走在一起。

臨走前阿布羅薩姆對他說。

 

「對了,綠藻頭上哪去了?」回神後的Sanji對設計組的同事Usopp說。

「不知道耶……Luffy也不見了,一堆垃圾等著他們掃呢。」Usopp正專注於他的新設計上,滿桌都是橡皮屑。

「誰去看看Zoro是不是又去跟鷹眼挑戰拖地了?」

 

機密部的成員為了隱藏身份,會依自身特長被安排在各個部門,而除了戰鬥外什麼都不會的人則會被安排去各部門當清潔工。

 

「阿哈哈哈!對不起我遲到了!」Luffy拉著Zoro闖進設計部,對在場的眾人大喊著。

Luffy!你又遲到了!你已經沒多少薪水可以扣了!」設計部之花Nami站起來說。

「哈!Nami對不起啦!我們去其他部門發喜帖花了不少時間。」

Luffy不經意的語出驚人之語。

「什麼?!」

Nami似乎聯想到紅包的事情大叫出來,其他人也是一臉錯愕。

「我和Zoro要結婚啦!!」

Luffy又再令眾人驚恐的反覆一次。

「喂!Sanji……你跟他們很要好吧?他們什麼時候在一起了?」Usopp湊到Sanji耳邊小聲問。

「我不知道,我跟那顆綠藻頭從來都不要好,不過Luffy他們兩個把我擱著有好陣子了。」Sanji搖著頭回答。

「那就是已經開始交往啦!」Usopp說,「有戀人後時間分配就不一樣了,Franky那傢伙跟Robin在一起後就不太跟我們──」

「啥?!Robin ChanFranky在一起了!」Sanji驚訝的大喊,也引起了其他人的目光。

「什麼啊?看不出來你這麼遲鈍。」

「已經有三個多月啦!」

「捲眉竟然沒成天跟Robin後面,真是奇了。」

「綠藻頭,你說什麼!」

 

SanjiZoro又打起來了,不過由於Sanji缺乏戰意,很快的被Nami給分開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

他發現除了四個月前的對話外,近來和Robin的相處並未留下深刻的記憶。

這真是太不應該了,他怎麼會對大美人毫無印象呢?

說到這……Nami san最近都在做什麼?

 

「欸,Sanji你的臉怎麼越來越臭啦?」Luffy跳到他的辦公桌上問。

「……因為你踩到我的設計圖了。」

「啊!對不起。」Luffy改跳到了Usopp的設計圖上,「Sanji你一定要來喔!我們已經好久沒吃到你做的菜了。」

「嗯?很久了嗎?」

「幾個月沒吃到你做的點心啦!」他說,「而且這陣子下班後沒任務的話你都馬上回去找不到人。」

這下Sanji又錯愕了。

 

「……難道是我孤立了你們?」他喃喃說,用僅有Luffy聽的見的音量。

「欸?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對方歪著頭說,「我發現這幾個月我都只纏著Zoro,但是當我想回頭找你的時候,你也不見了。」

「少了你都吃不飽啦!雖然可以吃Zoro但還是好餓。」

Luffy依舊大聲的說著,招來旁人八卦的眼神和綠藻的殺氣。

「不對,吃Zoro每次都越吃越餓……」

「……噗!」終於SanjiLuffy逗笑了,「如果能像你這小子一樣坦率就好了。」

「耶?想到什麼就說出來很難嗎?」

「難啊……」

 

 

 

真的很難。

 

 

 

「所以,設計部的Sanji先生,請問有何貴幹呢?」

行銷部的部長Crocodile坐在他的辦公處,對桌前的男人問。

 

Sanji感受到周圍焦躁的視線,他想大家大概都知道Crocodile只有在心情極差的時候才會想來上班。

「我……呃……我是來……」

「來浪費我的時間?還是來炫耀你的結巴的?」

對方冷言嘲諷問,人對於長期相處的對象總是比較容易動上肝火,不一會他又動怒了。

「我是來道歉的!」Sanji大喊了出來,然後才想起自己的處境,「我……呃……關於昨晚……親……不對!咬了你真對不起。」

此話一出立即產生一陣騷動,其中Sanji還接到幾抹殺意。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是撞到頭了,還是嗑藥起了幻覺?」Crocodile用手拖著自己下巴,一副不明白且索然無興致的模樣。

「……喂!你是打算裝作昨晚的事情沒發生過嗎?」

激怒Sanji還是一樣容易,他將雙手搥到桌子上,同時周遭幾個人也站了起來。

 

「呵……」

 

一旁的Robin輕聲笑著打斷了爭執,「部長,看來你的愛慕者又多了一位呢。」

NicoRobin,你在胡說什麼?」

Robin chan……?」

Crocodile表現出明顯的不悅,不過他的助手對上司的脾氣早習以為常,而Sanji則因太快被揭露了心底話而震懾。

Sanji先生似乎打算追求你呢,部長。」Robin依舊輕鬆的開口說著令旁人震驚的話語。

「我說的對嗎,Sanji先生?」

「啊……?」他這才回過神,「……Robin Chan,該說的都給你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

雖然還未做好準備,這就是Sanji今早沉思出來的結論,只是他突然覺得Robin笑的有些詭異。

「當然是告白囉。」

「呃……」

 

他看向眼前正臭著臉沉默不語的男人。

 

「……」

「……當我今天早上整頓思緒,才發現我的生活重心已經改變了。」Sanji終於開口說,「不知何時變得很在意你……」

平常嚷著要去偷窺女浴都不覺得有什麼,Sanji現在卻感到面紅耳赤無法直視眼前的男人。

「……Sanji先生,我想你應該知道你的好友MonkeyDLuffyRoronoaZoro今天早上在公司四處宣傳自己的婚事。」只是Crocodile仍面不改色回應道,「在私人方面,我完全沒有接受的意願。不過以公事來說,我想你應該知道,在公司一天內發生了兩起這麼荒唐的事,會產生怎樣的後果。」

Crocodile用眼角餘光看向一光頭沉默男人,與大家都知道對Sanji有意思正濃妝豔抹穿著花俏的人妖。

 

「給我坐下,達茲‧波尼斯。」他對光頭的男人冷冷的說,「至於本‧薩姆……」

 

「你可以下班了。」

「耶!小零我知道你人最好的!」

「等等!這是差別待遇!」

Sanji大喊了一聲,馬上為了逃避人妖的追求而不得逃離此處。

 

 

其餘職員在目送Sanji逃亡後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此時Crocodile才對Robin私語。

「……NicoRobin,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只是順水推舟罷了。」他的助理回答,「如果你想阻止的話,早就可以出面不是嗎?」

「哼,不過就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Crocodile表示不屑,「倒是你,自從跟那個改造人在一起後就變得多管閒事了。」

「哎呀!似乎是那個樣子呢……」Robin毫不在意的說,「不過剛才那孩子好像說他親了你。」

「只是被他咬了一口。」

「那真是奇了,你竟然會被人碰到唇。」

她的話語讓他呆滯了。

 

「……是啊,真是見鬼了。」

 

Crocodile陷入沈思。

 

 

 

「啊……打擾一下,部長。你知道Sanji先生很受本薩姆這類型的人青睞嗎?」

「那又怎樣?」

「我們公司大概有兩百名本薩姆。」

「……我當初就反對讓伊萬科夫當人事處主管。」

 

***

 

「臭鱷魚!!!你給我記著!!!」

Sanji在奔逃中以慘澹的鬼臉吶喊著。

「不要害羞嘛~」「你也是我們的一份子吧~」「讓我們成為好朋友吧~ˇ」

「我才不是你們一份子!!!」

人妖在公司各部門負責跑腿,自然有著驚人的腿力,幸好在狹窄的走廊上人多成了阻礙,Sanji連忙拐進茶水間,又突然被人拉進了女廁。

「哎?他不見了?橘髮甜心,你有看到一個金髮小可愛進來嗎?」

「沒有,這裡一直只有我一個人。」

「是嗎……看來他一定具有新人類的潛力。」帶頭的人妖說,「甜心們,我們一定要把他找出來!」

眾人妖表示同意的大喊,轉往別處奔去。

 

「……他們走掉了。」Nami對被她關進掃除間的Sanji說。

Nami桑,真是太感謝你了!你果然還是在意──」

「聽說你跟Crocodile告白了?」Nami無視Sanji的花痴插嘴問,「整間公司都在傳著。」

「……他們難道就沒其他事情可以做嗎?」Sanji感到一陣無力。

Robin還私下告訴我,你們好像在同居,這是真的嗎?」

「不!嚴格來說他是我房東,Nami桑,請你──」

「太好了,現在賠率1.38,我就相信你了,Sanji!」

「啊?等等!Nami桑!」

 

Sanji離開洗手間奔到走廊時,Nami竟已不見人影,反而和另一同樣在奔跑的人撞個正著。

「哎唷!」兩人雙雙跌坐到地上,Sanji抬頭發現是個熟人。

Sanji?」「Luffy的哥哥?」

人稱火拳AceLuffy的乾哥,隸屬於白鬍子集團,除了一樣很會吃跟邊吃邊睡的技能外,驚人的禮貌態度很難令人聯想在一起。

「我的弟弟還勞煩你照顧了。」「哪裡哪裡……只是一餐一冰箱而已。」

每當SanjiAce對談時總是格外客氣。

「聽說我弟弟又鬧事了,這麼重要的事情沒有先知會我啊!」Ace似乎有些懊惱,這裡指的自然是LuffyZoro的婚事。

「不過,熱鬧的話題似乎不止一件啊!」對方搔著頭向Sanji說,「剛才有一群穿的很新潮的人跑過去,還嚷著金髮小妞新人類什麼……」

「……哈哈哈,今天的公司可真夠熱鬧。」

「另外還聽到關於你的事。」Ace似乎沒注意到Sanji的窘態,自顧自的說道,「聽說你在追求……”Mr.0”是嗎?」

對方壓低了音量說。

「……是啊。」

提及代號使Sanji不禁嚴肅起來,兩人頗有共識的改去轉角處交談。

「我真沒想到……」對方神情嚴肅的緩緩開口。

 

「你們相差了超過二十歲呢。」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

「這麼說好像也是,白煙大我十四歲。」

白煙指的是在海鷗警衛公司上班的Smoker,因為懷疑Luffy他們在從事地下工作時常過來巡視,碰巧遇到因為有私事要處理而晃蕩過來的Ace,根據Ace的說法,他們一見鍾情。

「說認真的,”Mr.0”不光是在地下有名,在圈子裡也是出了名的每日拋。」

「這我很清楚。」Sanji回應,「但是……知道的好像也就只有這麼多而已。」

 

忽然他停頓了。

 

「雖然住在一起,卻總感到隔閡。……本來不想去思考這些事情,現在不得不去想了……才驚覺我對他還是什麼都不瞭解。我甚至不明白為什麼看出他不高興他反而更生氣。」Sanji顯得悶悶不樂。

「但你們相處應該還算融洽吧?至少你的肚子沒被開一個洞。」

「昨晚差點被開洞了……」

差點就表示沒下手啊!」Ace似乎缺少神經的說,還對他眨了眨眼,「’Mr.0’的情報在黑市可是高價販售的呢。」

「……」

Sanji滿臉的黑線。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想說的秘密。」突然Ace嚴肅了起來,「我和白煙……大概也對彼此隱瞞了許多事情。」

 

「一旦發現了真相,或許對方就會像白鶴一樣一去不返……」

 

然後Ace也沉寂了,不久他們就互相道別,Ace趕著去開會,Sanji回到他的部門,那時其餘人已經停止了喧鬧。

「嘿,Sanji,你上哪去了?」Luffy馬上發現Sanji的存在喊著。

「只是辦點事。」

「聽說大家在開賭,你跟鱷魚……我聽不太懂啦!你會來參加我們婚禮嗎?」

「啊……一定會的。」

 

下班後他照慣例先去超市買了兩人份的晚餐,又買了準備明天帶去給大家的甜點食材。

 

 

「……你在等我?」

開門Sanji發現Crocodile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對他上下打量著。

「只是想確認你會穿著正常人的服裝,還是變成穿著粉紅色連身裙的人妖。」對方慵懶的回答。

「如果我穿著連身洋裝的話,你打算怎麼做?」

「毫不猶豫的把你轟出去,因為我討厭人妖。」

「所以你不打算把這樣的我趕出去?」

 

Sanji似乎拋出了一個不好回答的問題。

 

「……不打算,你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要我趕你?」

「就憑我親了你。」

「……」

 

聞言Crocodile只是默默的瞪了他一記白眼,這讓Sanji有些退縮。

 

「呃,關於今天……我是認真的……發現自己喜、喜歡你。我我明白你不想跟別人太靠近……就維持這樣也沒關係……我可以等……!」他因為羞澀而垂下臉,慌忙的說道,「別討厭我……」

 

「……說完了?」

「恩……」

「把臉抬起來,你還真是夠矮的。」

一抬頭Crocodile就在他眼前,突然揪住他的頸子──

 

「阿阿阿───!!!」

 

Sanji被鱷魚咬了。

 

「很痛吧?這就是你所謂的親吻?」Crocodile舔舐嘴角的鐵味說。

「……我錯了,不過你也咬太大力了吧?」先前的曖昧氣氛瞬間蕩然無存,Sanji抹去傷口的鮮血,抬起頭時卻再度被抓住。

還來啊?Sanji想著,下一刻對方的臉湊到他眼前。

 

「接吻,應該是這個樣子……」

 

他確實被吻了。

 

「怎麼樣?小鬼。」Crocodile帶著戲弄看好戲的神情盯著他瞧。

 

「呃……我……我……」Sanji燒紅慌亂的反應似乎出乎對方的預期,「感覺……麻麻的……」

「麻?」

「有種被電到的感覺。」

 

「……哈哈哈!」忽然Crocodile的冷漠臉被笑意誇張的潰堤了,「果然是小鬼才有的想法!」

「別叫我小──」

「這間房子就送給你了。」

 

 

他再度吻了他,然後在他的面前,化作塵沙消逝。

 

 

 

 

 

 

Sanji回過神,他沉靜的走到Crocodile的房間,發現那裡依舊是一片的灰。

 

 

 

 

 

 

 

****

註:本薩姆,Mr.2‧馮‧克雷的本名

註:達茲‧波尼斯,Mr.1的本名


如果故事就這樣結束的話  我一定會被阿獵打死

但是明天一早要出發去GJ場  只好先這樣擱著了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