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要考慮劇情無CP向跟CP向要分開來擺...

趕著要出國想說發篇開頭好了(喂 (29號回來)

看起來很像是要寫長篇,其實我預定應該是短篇(?!)

不知道這類型的文章有多少人會關注嗯...

 

 

 

他撥開雜亂叢生的雜草,四處探頭尋找著。

「在這個地方……竟然沒人發覺嗎?」

從草叢中隱約露出與泥土顏色不一的堅硬質地,他小心撥開周圍的泥土,瞧見他料想中的東西。

 

那是歷史正文的一角。

 

他又繼續推開泥沙,邊撥弄邊閱讀上頭文字。

 

「果然在那裡嗎……冥王……」他碎碎說出一般人所不明白的話語,「不過現在那裡已經是沙漠了吧……」

 

彷彿是在偷偷尋找著什麼,他又將土壤回歸原樣。

 

吼──

 

忽然他身後縱出一嬌小的人影,緊接著是一只老虎撲了上來。

碰!瞬間他將老虎給踹的老遠,蹲下查看那人的情況。

 

被襲擊的是一名孩子,一頭長而雜亂的黑髮看的出久未修剪,身上僅穿著一件破爛的袍子。

──這並沒有什麼好意外,他想,這是座隸屬於海軍已不存在於現代地圖上的小島,究竟在做什麼可想而知。

他是個海賊,一邊在世界航巡一邊研究著被世界政府企圖掩蓋的上古歷史,諷刺的是,這兒離島上的研究中心僅有幾百米遠。

「謝謝……」

孩子從地上坐起──聽聲音應該是個男孩──沒有左手,傷口的包裹處還微微摻著血,老虎大概是因此被吸引而來。

令他驚訝的是男孩的平靜,其實他早注意到了男孩的存在,他聽的見萬物的聲音,但是男孩的氣息實在太過沉靜微弱,以至於讓他以為是隻不需留意的小熊。

比起這點更令他在意的是,當他踢飛老虎時,男孩才首次亂了心跳。

他聽的出來,那是狂喜時特有的波瀾。

 

就像他身邊那群戰鬥狂看著自己時的喜悅。

 

「站的起來嗎?」

他伸出手,這樣的孩子對他來說是有趣大於擔憂的,他也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海賊。

「我看的見,先生。」

男孩揮開他的手,似乎不太想接受幫助。

「啊……抱歉,你的眼睛是淡銀色,我還以為看不到呢!」

男人咧嘴笑著說,不時觀察著男孩的神情。

「很特別嗎?」

「稍微……很難忘記的顏色。」他搔著頭說,「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喔!我先說我叫做GolDRoger。」

他察覺到男孩質疑的心聲,補充道。

 

「如果你想要我幫忙的話,就要告訴我你的事。」

「……」

 

他用堅定的目光回應男孩的凶狠視線。

 

「……我沒有名字,大概一出生就在這裡了。」終於男孩開口說,「他們只給我一個編號。」

「編號?」

「嗯……」男孩看向島上唯一的建築。

 

「我是,是第三十七批實驗者中的第一人也是最後一人。」

 

 

-----------------------------

今天睡了一整天,不知為何最近覺得好累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路人
  • 前面有那麼一瞬間以為那人是羅賓她爸orz
  • 羅賓他爸是否看的懂歷史正文我們不得而知,原作看的懂歷史正文的除了學者(羅賓也算)外只剩Roger了
    不過我也有這種錯覺(?

    wwcat123 於 2010/08/18 19:52 回覆

  • WOLF
  • 期待下一篇!
    話說那小孩是社長大人吧?
  • 應該是吧(喂
    先前出門遠行了 要一陣子才會更新(坑王

    wwcat123 於 2010/08/29 22:41 回覆

  • minminwu
  • 蹲到屁股裂了
    XD
    社長阿~~~~
  • 對不起我在填其他坑(掩面

    wwcat123 於 2010/09/23 0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