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mokerXCrocodile(XSmoker) (煙沙煙)
精神上是沙煙...肉體上是煙沙
色氣指數0  勾心鬥角嚴重(喂

 

因為不少人反應痞克幫的密碼解不開...不知道是瀏覽器的問題還是...所以解開了|||還是請好孩子深思喔

其實是很久以前嘗試第二人稱時的坑(幾年前了啊喂!!)(結果當時成功發佈出來的只有一篇)
孽海花這標題與曾樸的故事並無關係...但是我認為他取的標題非常美,就依標題的感覺下了
第二人稱的視角真的非常詭異...為了這個毫無色氣的文章竟然卡了我這麼多天(怪不得當時會坑)
預計會收錄在新刊裡,也就是說他其實是試閱(喂

 

 


「看來,你一開始就不認為我是好人哪,Smoker。」
那隻鱷魚嘲弄的看著被關在籠中的你。


你是追著草帽海賊團過來的,結果跟那群小鬼們一同落入Crocodile的陷阱裡。
你注意到似乎他對意外到來的自己更感興趣,於是猜想他八成是認為捕到一條大魚。

「還有點時間,不如陪我打發一下吧?」
「……你從我這是打聽不出任何情報的。」你說。
「情報?」他竟笑了起來,「你未免太看的起自己了,上校。」

「恐怕我比你還清楚世界政府的情報。」
他的發言讓你覺得十分受辱。
「上層那些人竟然會相信海賊,果然腦子裡裝屎了。」
「……果然是很有意思的人啊,Smoker。」

忽然你感到失去重心,只有你的下方地板開了一個大洞,於是你摔了下去。

回神發現手上銬著海鏤石手銬,你抬頭觀察四周判定你還在雨宴的正下方。
「過來。」
你尋聲發現Crocodile坐在不遠處一張大軟墊上。

你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你決定湊近他等待時機制服他,然而你一靠近就被他扔到軟墊上。

「Crocodile,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你脾氣一向不太好,被這樣對待更是火冒不已。
「近看身材比想像中的還好呢。」
他沒有回答你的問題,但聽出話中話的你首次有了驚慌。
「你這傢伙,該不會是想……唔!!王八蛋!!」
你因Crocodile揉捏你的下體叫喊了出來,想把眼前的男人給碎屍萬段。
「如果你繼續亂動的話,我馬上把你變成一具乾屍。」
他壞笑著拉下你的褲鍊,你很憤怒但不想就這樣死的沒價值,還是暫時忍了下來。

你感覺到下體暴露在空氣中的冰涼,又被握住來回撫摸。
你不禁希望他再粗暴點,那輕柔的動作讓你很有感覺,竟很該死的硬了。
「很爽嗎?」
他帶著嘲弄看向你,被你狠瞪了回去。
但Crocodile並沒有因你降低了興致,他俯下身,開始舔舐你的下體。
他先是吸吮你最敏感的前端,你的身體因興奮而從馬眼分泌出的液體滑到了根部,然後他用舌尖沿著你的體液在你的慾望上來回遊走。

「馬的……你到底……跟多少男人玩過……」

你必須強忍才能止住想叫出聲的念頭,你不得承認,這個傢伙的技術很好。
當Crocodile將你的下體整根吞入口中時,你甚至忍不住抬起腰將慾望頂到了他的喉嚨,宣洩了出來。

「看來,海軍的生活很壓抑啊?」
他的唇邊沾滿方才射出的熱液,這讓你感到十分羞恥。
「完全沒有軟的跡象呢。」
「……他馬的,你要上老子就快上。」
於是你惡狠狠的叫喊著,卻只是引起對方更加戲弄的情緒。
「上你?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Crocodile用鉤子尖端輕搔你再度敏感的前端,你感到難以忍受的酥癢與痛楚。
「放點血還是很堅挺啊?意外的很變態呢……」
他沾了血在你的唇上,鐵與濃稠的臭味你覺得是病態的情色,卻意外的發覺兩股熟悉的氣味混在一起並不難受。

甚至還有點令人沉醉──你驚恐自己一瞬的想法。

「差不多該正式來了。」
終於Crocodile褪下衣物,跨在你身上,讓你清楚看見他的胴體。
“相當健美的體格,不過比自己還差了點。”你認為自己是在觀察對方的實力,而目不轉睛的看著。

忽然你的下體又被碰觸了,他仍騎在你的身上,你才意識到事情跟你想像的有所出入。
「王八蛋,還不快停……啊…………ˇ
在血與精液的潤滑下,他的軀體緩慢吞入你的下體,狹窄緊緻的觸感竟使你發出了甜膩。
「嘻……不愧是海軍上校……好久……沒遇上這麼大……的傢伙了……」
你的下體被他包覆著,比方才含著還要更令你的身體感到無法控制的喜悅,當Crocodile扭動著腰肢將你吞至底部時,你再度抖著洩出了呻吟。
「他馬的……唔……他馬的……」
你咒罵一瞬沉溺於快感的自己,但上頭的人每次上下搖擺都讓你險些抽離了神智。
「哈……啊啊──♥♥
就像是刻意叫給你聽般放蕩,而你明確感受到自己的燥熱,下身更加硬挺了。
真是厲害啊,上校──你彷彿從他溢滿情慾和傲慢的眼神讀出這句嘲諷。
「該死的……」
你的意識已經模糊,隱約感到自己即將高潮了,很羞恥身體卻陶醉其中。
「該死……哈啊……該死的……」
脫口而出的已非實質意義,僅是意識不清的碎語,你腦中充斥著溼滑穢淫的結合聲響。
「滿足了?」
忽然他掐住了你的根部,令到達頂點的你無法宣洩,只能將快感與痛苦不斷積累著。
「就這樣射出……來的話……我可是……會困擾的啊。」
他依然在你身上享受著,無視你的難受,而你總算有些清醒了過來。

「少瞧不起人了!」

大吼的你將身體撐起,想將對方震下,不過Crocodile似乎早料到了你的動作,順勢向後翻倒掛在你身上。

「真是有精力呢。」
他說的就好像你們只是換了體位,僅是場普通的性愛。
「……我不會讓你再隨心所欲了。」
你將銬著海鏤石的雙手壓在他身上,為此你俯身向前了點,認為這下你們狀況是相當了。
「所以你打算怎麼做?」
Crocodile仍好整以暇的對你說,甚至將臂膀繞在你身上。
「……」
被怒意麻痺的知覺已經回來了,你可以感受到背上金屬冰冷的刺痛感與下身酌熱黏稠的腫脹感。

根本無法停下。

「至少要操死你。」
你腦中飄過數種掙脫思慮,卻始終無法掙脫這副手銬,你想你必須逮到他的破綻。
現在你意識到主控權在自己的手上,想讓他嚐到與自己先前同樣的恍神難堪。
並且……你清楚,男人在高潮的瞬間腦中是空白的。

「那我可期待了。」

他再次刺激你的理性,終於你們又開始了,一扭動腰部便傳來酥麻的快感,抽離時被緊夾著,彷彿捨不得你離去。

充滿著色氣……你由上往下看眼前的男人才明白對方有多麼惡劣。
為此你與他互視著,你認為這場較量氣勢是不能輸的,而盯著Crocodile那情慾與狡詐並存的眸子。
你們都雙頰泛紅,嘴裡吐著不明碎語和喘息,互相凝視不知為何你發覺有些不自在。
結合的部位發出的聲響似乎更萎靡,你的專注使下身的知覺變得更加敏銳,你們的呼吸聲皆紊亂了。
不消片刻你便發現是你與他的互視促進了燥熱感,你對於他的視線感到沒由來的羞赧,也留意到他的神情不似方才自若。

這是關鍵,但是你比不上他,已無法再與他對望下去。
你不能輸,於是你趴下啃咬他的鎖骨,認為這樣就不算是退讓。

因為這個舉動你們的肌膚緊貼著,清楚聽到了對方凌亂的心跳與呼吸。
你的體溫比他還高一點,此時你們的軀體都滾燙不已。
「哈……啊…………
此刻你咬著他無法得知他的表情,不過你從身上傳來的顫抖和略帶難受的呻吟明白他已經要高潮了。
「該死的……呀……該死……唔……ˇ
你也快要射了,背脊被對方抱的越來越緊,他的顫抖轉為抽蓄,而你卻無法停下來的加速了衝刺。

為此你憤怒的叫喊著直至失去意識。

「你輸了,Smoker。」
當你回神時鉤子已經抵在你的脖子上,Crocodile好整以暇的瞧著你的難堪。
「起來,就算銬著手銬也能穿好衣服吧?」
然後他推開你,在擦過汗後悠閒穿上繁多的衣物,這期間對你視若無睹。
「下次見面一定要殺了你。」
意外的你平靜的對他說。
「下次嗎?如果還有下次的話還真想跟你再來一場。」
說完他大笑出來,將你送回了原先的牢籠裡。

「不過我們還是在地獄相見吧,Smoker上校。」
離開前他補了一句。

「喂!你剛才跟他下去做了些什麼啊?」
「……沒什麼。」
你不理會草帽一夥的逕自陷入沈思。

因為你無法否認,在失神的瞬間,你確實墮入地獄裡。







我相信讀者都看得出來我已經寫到想死了(死
為什麼一篇H可以超過兩千字?!
另外我心中的女王大人技巧是很好的導致上校(當時還是上校)你好可憐(喂

混蛋白煙你太彆扭了導致這篇色氣度逼近0啊!
(已經有些爆走收不回的狀態)

***


然後再講一下新刊的事情...這是為了海賊ONLY場而終於下定決心出本  我也希望他不會窗(抹臉
大體上就會是這樣風格的故事,鱷中心  CP雜 母螳螂屬性注意(自重)
確定會有一篇長篇魯鱷跟壹鱷  還有數篇短篇(如此篇煙沙...計畫中還有一篇寇沙) 還有元祖瑣碎系列(魯鱷)會收錄(會不會放入其他舊稿我不確定)
會公開部分文章  第一次出刊還莽莽撞撞的請大家諒解|||

還有這篇在正式排版前會重新潤稿的(掩面

 

***

紅色愛心效果好像太好了  大家放心印刷出來是黑白的(淦 (另外白煙他害羞的粉紅色好像效果在這背景裡不太明顯)

另外我應該會寫一篇社長視角的第二人稱再來一次Orz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甘木人
  • 真的在打架XDDD
    不過SMOKER氣勢上從頭就輸給社長大人XD!!
    完全被玩的死死的啊~
    這時候就會想看其他組合會有怎樣的情景~
    期待新刊(心)
  • 沒辦法Smoker那時除了很會生氣外 技巧什麼都輸了(?

    wwcat123 於 2010/09/23 23:22 回覆

  • minminwu
  • ㄟ!!!!!XD(噴鼻血)
    兩個都是受阿!!!!
    斯摩格已經有當受的心理準備了(噴笑)(你要上老子就快上)
    不過這篇鱷魚真是妖孽阿!!!
    拜託來個魯鱷吧(本命)
  • 先讓我去填鐘錶(躲
    魯鱷其實有啦...

    wwcat123 於 2010/09/30 22:27 回覆

  • 欣☆
  • ˙\\\˙  。。。
    克洛克達爾真是犧牲ㄚ~
    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