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百度克洛克達爾吧刊沙之語  完成於六月中旬...現在才發現我沒貼在自己家(爆

CP:LuffyXCrocodile(魯夫X克洛克達爾 魯鱷 猴子鱷魚)

 

莫名其妙注意(喂

原本是應應大事件而寫的..說實話現在才公開嚴重遲緩了Orz

乾脆當成10萬HIT感謝好了

 

 

 

「愛,真是讓人絕望呢。」

 

那個少女站在懸崖邊,看向坐在一旁的男人。

 

「先生,你也是這麼想嗎?」

 

或許是為了尋求共鳴,她主動與陌生男子攀談。

 

「只是對自殺排行第一名的大峽谷感興趣而已。」

男人的語氣相當冷漠,然而他一語點破了少女的話中話。

 

「這樣啊……那麼先生,你喜歡這裡嗎?」

「……很喜歡,從這往下看讓人心情平靜。」

男人的腿懸掛在深不見底的崖上。

 

「我覺得充滿死亡。」

 

「那是因為你不屬於這裡。」

 

他意味深長的露出令人發寒的笑容。

 

 

被黑暗吸引的白紙他早見過太多,那些愛慕他心醉於他的"或是多半被染的半黑不白,然後絕望的逝去。

 

不過死訊都是聽他的部下提及的,他對沒用的垃圾一向不關心。

 

「很快我就是一員了。」

少女接著回答,現在她也站到了懸崖的邊緣。

「呵……小女孩,你在發抖。」

 

想到那些被撕碎的白紙,他起了惡意的興致。

 

「你做不到,因為你心裡還藏著某個傢伙,根本沒有勇氣離開。」

即使那個人是個分屍狂、施虐者,喔,如果是戀屍狂的話也許會跳的很輕鬆吧?他想。被染黑的白紙當然不會是平整的,但白色的殘存也一點不值得黑暗憐愛。

 

 

——不黑不白的殘渣只要繼續活著受折磨就好了。

 

「……你說的對,就算受傷我還是不想離開他。」

 

 

「……謝謝你救了我。」

 

 

然而扭曲的白紙卻曲解了他的惡意,向他道謝並且活了下去。

 

 

「……」

被人感激的滋味真是詭異,他想。

不過他確實需要那個女孩活下去,似乎是叫做____住在離這裡兩座山頭遠的偏僻小村?派個忠誠但沒實力的傢伙搬過去住吧。

 

他需要知道染黑的白紙一直這麼走下去的話,會變成什麼?

 

還有反過來呢?有沒有黑反被白吞噬那種可笑的事?

 

白紙是不可能會變成黑紙的,哪有人能夠輕易的轉換兩種純粹?當然,如果本來就是浸在白染缸的黑紙的話,大概可以黑暗的非常美麗。

 

──有時他會懷疑某個小鬼根本是張黑色的白紙。

 

 

 

「喂──!Crocodile,原來你在這裡啊!」

 

一少年洪亮的聲音從他後方傳來。

 

「……真是讓人絕望啊。」

 

他總算爬起身,面對正朝他大步跑來的草帽少年。

 

「我找了好久!這裡的山路真難走。」

「我還以為猴子都很擅長爬樹。」

 

可惜少年的腦袋是聽不出嘲諷的。

 

「這裡好高喔!鱷魚,你喜歡峽谷啊?」

「……不知道呢。」

 

他突然意識到變色竟是如此之快。

 

「什麼啊!那你到底是為什麼來的?」

「哼!如果我的思緒會被你這種小鬼明白的話,那我也不用混了。」

 

即便他感受到自己正逐漸失去自我,他還是無法對罪魁禍首動起殺意。

這是他所體認到的絕望。

 

 

----------------------------

靈感來自腦中一幅構圖

上面是白 下面是黑 上面是平常 下面是扭曲

中間有一條水平線交界 就像水面一樣

處於白的人若探入黑之中 探入黑的部位會如黑般扭曲 妖魔化

妖魔般的手伸到白 會變成普通人的手

而有一個白 將沒有起變化的手伸進黑裡面 想要把鱷魚拉出來

不知道進入白的鱷魚會變成什麼樣子..

 

雖然這是個很萌的畫面,但我想……並不是只有不想被染黑,也是有人不想被染白的

因為大家多半畏懼自我的改變與迷失。

 

 

至於為何題目叫做灰階256色,因為黑白兩色不管怎麼調配都屬於灰階,而成人最終多半都是灰色,只是我們都懷念兒時的白紙(或許……黑紙也有吧)

 

當時負責人因為累昏了忘了我的後記,總覺得沒後記會看不懂呢?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