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是亂取的 OP暫時不會有社長 於是就亂爬牆了(欸

其實這篇是一天寫出來的唷!很神奇對吧!原來我一天可以寫三千字!我超震驚的!

CP:水君X南其(米拿基、米拿君) スイクンXミナキ  /微小松X南其 マツバXミナキ

(版本為心金魂銀版)

 

 

 

 

你是因鳳王大人恩惠而重生的,擁有永恆壽命的鳳王侍從,已經活了數百年。

也因此,你對於被自己認同的訓練家之外的人類,是沒什麼印象的。

 

不過最近卻出現了一個奇怪的人類,說找你找很久了,還處處妨礙你與被你選中的女孩交談。

那是個看起來剛成年的雄性──這你無法肯定,人類的壽命對你來說實在過於短暫──聽說他已經尋找你了十年。

 

這讓你感到困惑,你知道對你來說短暫的十年佔人類生命多大的分量,所以你稍微原諒了他打擾到你的事情。

而且你決定化成人類去了解,那個人類究竟在執著什麼。

 

那天正下著大雨,使你的鼻子有些失靈,花了不少時間。

這位老兄,你的頭髮顏色好特別,在哪染的?

終於你在一間酒吧找到他──喝酒?──你皺起眉,人類喝酒鬧事是多麼醜態,這讓你對他的印象又更加不好了。

喂!你是聾子嗎?不要以為你長的高大我就會怕你喔!

真聒噪,你瞪了那名雄性一眼,他就膽怯退縮了。

 

於是你,在自稱水君獵人的男人身旁坐下。

 

當然這也是你第一次在近距離見到他,以人類的審美觀來說他長的算俊秀吧?你也留意到自方才開始,就不斷有雌性或是雄性對著他和你打量。

那個男的應該是被拋棄了吧?”“女朋友?還是男朋友呢?”“嘿,不知道他想不想換個口味……”“那個紫色頭髮長的真帥呢!

人類真是三心二意──你是鳳王以遠古時代曾經生存過,一種叫做狼的生物為範本所創造的,終其一生只會與一名伴侶共渡。

「你為什麼喝酒?」

你開口向他詢問惹來周圍一陣竊語,似乎你的講話方式還不能像個人類。

「唔?」

幸好他有點醉了,沒有察覺,這狀態也方便你問話。

「因為心情不好嘛……」

他轉頭看向你,突然瞪大了雙眼。

「你的頭髮真美,和水君一樣喔!你也喜歡水君嗎?」

「啊……是啊!很喜歡。」

你當然很喜歡自己。

「是嗎?嘻……那我現在心情好多了,因為能遇到一個知音。」

──一下愁眉苦臉一下笑的,好古怪的人,但笑臉比較好看。

「那你剛才在不開心什麼?」

「我想見到水君,但我總是和他擦身而過。」他回應你,「你想跟我聊水君的事嗎?」

「我正是為這個話題而來的。」

「真的嗎?!」他的表情又從微笑轉為欣喜,「我真高興!好久沒人跟我聊了!跟蹤我想抓水君的壞蛋還比較多。」

你的嘴角輕微的抽蓄了一下。

「我叫做南其,是個傳說中的神奇寶貝研究家,正在尋找水君,你呢?」

「我是……」你看向外頭的傾盆大雨,「雨君,冒險家。」

「真美的名字,在這種場合下出現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他完全沒懷疑你只是臨時起意,而且好像不管你說什麼,他都會誠心的讚美出來。

──真的是好奇怪啊。

你靜靜聽他說你的事,包含不少民間你自己都沒聽過的傳聞,還有對於你的速度、力量、習性等等各種考證,大體而言都精確到讓你不自在,除了他說錯你最喜歡的食物。

「不……不是45號果,他喜歡那種甜甜的38號果。」

「咦?你為什麼會知道?」

「呃……因為……」

你脫口而出的糾正差點令你陷入危機。

「──你也是水君狂對吧!好厲害喔!竟然知道的這麼清楚,我好感動!」

他握住了你化為雙掌的前足大喊。

「喂!你們從剛才就大聲嚷著什麼水君?」一個似乎是不自量力來挑釁的健碩雄性走上前,「喔?是兩個大美人呢!我看別管那個叫什麼水的燗──嗚噗!」

「你再汙辱水君的話,我會打人喔!」

「……南其先生,你已經揍下去了。」

「咦?啊啊!對不起你沒事吧!」

「……」

 

你覺得南其真的是個很奇怪的人類,思緒全寫在臉上,好像是個無害的蠢蛋,剛才發怒卻又出乎意料的駭人。

 

「真不好意思,雨君先生……嚇到你了嗎?我只要提到水君的事就會變的很激動。」

「不要緊,我們出去談吧。」

你在酒褓身上嗅到的焦慮於你提出這個提議後煙消雲散。

「也好。」他拉著你走到門口,「咦?雨君先生沒有帶傘嗎?好厲害啊!絲毫沒有淋濕呢。」

那是因為你是水的化身,雨不過是你身體的一部份。

「不過,雨淋太多還是不好的,不介意跟我一起撐吧?」

「……麻煩你了。」

 

──正常人早該發覺了,你為避免再繼續露出破綻的和他肩並肩走在林間小道。

──不,其實你早可以找個藉口離開了吧?還是你認為他身上傳來的酒味夠濃?

「雨君先生,你真的好了解水君啊!今天遇到你真是我的福氣。」

──而你卻開始告訴他自己的喜好。

「你一定見過水君吧?很迷人對嗎?我光是在遠處看到都入迷了。」

他說他從小聽他爺爺說你的事,不知不覺就狂熱起來了。

「但是根據你的說法,水君似乎很關住那個女孩呢。」

他的神情瞬間黯淡下來,你是故意這麼說的。

「是啊……其實我打從第一次見到琴音小姐就感覺到了,她恐怕就是水君未來的主人。」

──快打消吧!浪費十年來追逐你的念頭。

「究竟我是缺少什麼?」

「……你真的想知道嗎?」

──因為你在尋找的是訓練師,而不是伴侶啊。

你想如果你告訴他,他的訓練師才能不夠,他一定會說那就用經驗彌補。

這個人類已經在你身上浪費太多時間了,而且琴音女士不光空有才能,其程度差異是他永遠追不上的。

──但是這樣還不足以讓他徹底死心吧。

「我的老家,有一份記載水君過去主人名稱的文獻。」你模仿那些人類學者的口吻道,「克莉絲、塔子……再加上你說的琴音小姐吧?印象中全都是女性的名字。」

「哎?你的意思是……只有女孩才能接近水君嗎?」

他一臉不敢置信……確實難以讓人相信,畢竟你是在撒謊。

「那我只好動手術了,需要不少時間呢……」

 

多麼奇怪的人類,你實在無法理解,還感到莫名的焦躁。

 

「那是不可能的!」雨傘脫手了,你將他按到附近的大樹上喊著,「你不可能變成真正的女孩,水君不會選──」

 

「別說做不到啊──!!」

 

好像是失控了,他的吼聲竟把你嚇了一跳。

這個人類……應該早就知道故事結局了不是嗎?

 

「我只是……只是想……」

 

他哭了出來。

 

「要以水君……最喜歡的一面……去、去見他嘛……」

──古怪的人類哭的很悽慘,弄得你很不安。

「……你的男性尊嚴呢?而且你也清楚他的下一任主人是誰了不是嗎?」

「我知道啊!但……如果……這樣就能……多走近水君一步……男人的自尊……算的了什麼嘛!」

──你是水的化身,就算在大雨中,你仍分辨的出哪些是他的淚水。

「因、因為我……哇……好喜歡……真的好喜歡……我好喜歡水君喔……」

「……別哭了,南其,人類哭起來很醜。」終於你明白自己在焦慮什麼,「如果水君他出來尋找的不是訓練師搭檔,而是伴侶就好了。」

你摟住他,靜靜的等他情緒緩和下來。

 

「要是水君願意讓你碰觸的話,你打算做什麼?」

「……我想親吻他的腳,作為最後的道別。」

 

然後你蹭了他的鼻頭──相當於人類的親吻──才化為雨水消失。

 

 

“南其!你怎麼在這裡淋雨?”“欸?小松?你怎麼會在這裡?”“當然是來找你啊!……又哭了?”“已經停了啦!哎現在下著雨你怎麼知道?”

 

 

你在尋找強大的訓練家,不出意料的,你又見到了南其,只是這次你同意讓他觀看你和琴音的對決。

「實在是太完美了……看過這麼好的戰鬥,我已經無話可說了。」

戰鬥結束後你主動靠近他,然而,他卻頭也不回的走了。

 

當然你不會明白,若他真的親吻你的腳,一定又會大哭出來,而你說過人類哭起來很醜。

 

 

 

溫馨第五格:

幾年後小松跟南其結婚了,新婚當晚小松夢到水君來警告他,一定要好好照顧南其,不然水君會把南其搶走。隔天又夢到鳳王拖著自己的笨手下來道歉,真是好幸福的夢啊。

 

 

 

 

-----------------------------

我是原作走向派 既然最後水君給主人公收服了 那就是分離

不過也因此想...這之中的故事是否可以這麼走呢?睡覺時腦中浮現帥帥的雨君說:別哭了 人類哭起來很醜  然後靈感就來了

好久沒用第二人稱  好難用哎 就當作是正在弄得那篇GIVE ME的練習吧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