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標題跟內文完全是兩回事。

晚上的時候跟朋友聊天時朋友了一句話

"他很煩哪很次見面都披風男披風男的wwwwwww"

然後這篇文章就誕生了(欸

太(ry)了我寫的好想死...爬牆時為什麼總是寫的這麼順利

CP:銀X渡 (シルバーXワタル)

 

 

 

他在尋找那個可惡的披風男。

 

穿的怪模怪樣,橘紅色的短髮,一臉神氣的樣子。突然出現不分青紅皂白的把他的神奇寶貝給打敗,真是看了就討厭。

 

“有人知道一個橘紅色頭髮的怪人嗎?”

“橘紅?多紅啊?比你的淺一點嗎?”

“有人知道一個穿著披風的奇怪男子嗎?”

“奇怪的?不知道,不過穿著披風的大帥哥倒是知道一個,他就是──呀!好害羞喔!”

“有人知道一個帶著快龍的傢伙嗎?”

“快龍?喔──那一定是龍的使者渡先生。”

“渡先生?”

“是現任聯盟冠軍渡先生喔。”

“是嗎?那正好,我要把他從寶座上踢下來。”

 

什麼渡先生,不過就是個披風男罷了。

更討厭的是,那個傢伙還說他對神奇寶貝沒有愛……愛有什麼用!弱小的神奇寶貝有什麼好值得他關心的?他一定要讓披風男承認他的想法!

 

“聽說了嗎?有一個紅髮的孩子在尋找渡先生呢。”

“大概是他的粉絲吧?這種人一票呢!有什麼好奇怪的?”

“聽說了吧!繼渡先生後第二個被長老承認的人出現了,是個綁著雙馬尾的女孩子喔!”

“當然!渡先生上次回來也有提到那孩子!那女孩一定是一顆閃耀的星!”

 

什麼嘛!又是琴音!跟披風男一樣,討厭極了!

只是他一直輸給那女孩……為什麼他贏不了?

 

“那孩子一直在這附近打轉呢。”

“好像是在找人……不過問他在找誰,又不肯說。”

 

終於他動身前往聯盟,一路上半個人影也沒有。因為太弱了吧?果然有愛又有什麼用?

──直至又遇上、輸給了琴音。

「難道我所缺乏的,真的是披風男說的那個叫愛的鬼扯?」

不久他就聽到新冠軍誕生的消息,哼!下一個一定是他……不過那個披風男應該有受到不小的打擊吧?

 

在那之後他跑到龍之穴進行秘密訓練,沒想到討厭的琴音又出現了,緊接著還有緊身衣女跟披風男。

「噢,是你啊!還有這位……是在火箭兵團基地見過的對吧?」

「是你!一直以來你躲到哪裡去了?今次一定要打敗你!和我決一勝負吧!」

「不好意思,當時情況太亂,把你也當成壞人收拾掉了。別那麼生氣嘛!不過你的挑戰我接受……嗯,不如來一場2Vs2如何?」

「哼!你認為一個人贏不了我吧。」

 

這場勝負是他和雙馬尾女贏了,他期待披風男露出震驚的表情,結果該死的披風男竟然直接承認他變強了,害他沒辦法好好取笑這個前冠軍!

「我很高興喔!你終於明白對神奇寶貝的愛了。」

「才沒有!你這個輸家還有臉教訓我!」

 

他就是對那個披風男很不順眼。

 

“嘿,那個孩子又來了。”

“三不五時就來這裡閒晃呢……到底是誰啊?”

“不知道。不過今天渡先生難得休假喔!你們覺得他會不會出去約會啊?”

 

哼!明明已經是個敗家犬,卻還是這麼受歡迎!這裡的人都是蠢蛋吧?

他晃到郊外,決定到森林訓練他的神奇寶貝們。

 

「很久沒出來玩了,很興奮嗎,快龍?」

但是他卻聽到那個披風男的聲音。

「嗯?想要玩那個嗎?唔……那會有點痛,不過既然你看起來那麼想要的話……」

然後便安靜了──他循著聲,悄悄的接近。

 

──只是想看看那個怪人搞笑的醜態,他對自己說。

 

「輕一點……快龍……」

他看到一地的衣物,還有正裸身坐在快龍懷中的男人。

 

 

“渡先生,有個紅頭髮的孩子想要見您。”

“喔?是阿銀吧?讓他進來。”

“是。”

“你好,阿銀。有什麼事──”

“鬼斯通,使用舌舔!”

 

──什麼愛嘛!原來只是個變態而已。

 

回神後發現,他把渡壓倒在地上,手裡還握著對方衣服的碎片。

「你在……做什麼?」

被舌舔麻痺而無法行動的男人一臉困惑。

「閉嘴!這跟你和快龍做的事有什麼不同?」

「……」

前冠軍停止了微不足到的掙扎。

 

 

“咦?那個紅髮的孩子呢?”

“不知道,很久沒見到了。”

“渡先生也不知道上哪去了……”

 

 

 

 

他才不是變態,但是他對一個變態……

──究竟自己在做什麼?

「喔,原來你在這裡啊!」

突然一陣風把他吹的東倒西歪,帶著快龍的男人從天而降。

「怎麼?來報仇的?要打就儘管打吧!」

「你在說什麼?我看那天你的臉色很糟,才出來找你的。」

「……你是白痴嗎?我對你做了跟快龍一樣的事耶。」

他對眼前的披風怪人感到相當不解,快龍對他表現的敵意倒是很顯著。

「剛開始確實嚇了一跳,不過……」

 

「既然你只是來找我玩的,那就沒什麼好大驚小怪了,不是嗎?」

 

……這世界上沒有完人,在某方面特別出眾的人,勢必在另一方面有嚴重的缺陷。此時此刻,他,銀,深切的體會到這個道理。

 

「你真的是個白痴!那是哪門子的玩法!我跟你上床了!」

「床?哪來的?」

 

……

 

「我說……嗯……我把你給……我們做……做愛了啦!」

「呃……你說我們……交尾了嗎?啊!不好意思,快龍,你先回來吧。」

白痴前冠軍的臉色終於嚴肅了。

「那個……交尾不是指雄性將自己的XX插入雌性的OO裡?所以說……」

 

「原來阿銀你是女孩子嗎?」

 

他覺得自己快吐血了。

 

「你是瞎子嗎!而且被上的是你!」

「啊對喔……那個很有活力小小的──」

「不准說它小!我還在發育期!」

他真的要吐血了。

「難道說我是女……不對我也是男的啊!兩個雄性要怎麼生孩子?」

「……」

如果快龍還在的話,他想快龍大概也要吐血了。

「……所以我們真的交尾了?那我已經不是處男了囉?」

「從你跟快龍做變態的事時就已經不是了!還有你能不能換個說法!交尾交尾的,你是人類吧!」

他已經放棄去跟白痴計較常識了。

「那……交配?」

「……」

「對不起,阿銀,你希望我用哪種說法?」

「唔……上床,或是做愛吧。」

 

然後白痴前冠軍陷入沉思,很久很久……突然臉紅了起來。

 

「那個……做愛的話,不是應該兩情相悅才能做嗎?」

「……」

「所以阿銀你喜歡我啊?」

 

……

 

……

 

……

 

 

「那種事我不知道啦!!!」

「喂!你要去哪啊!先回答我嘛!」

 

 

 

---------------------------------

自從交換號碼後三不五時就收到挑戰簡訊,但老是約在遊樂園這種人多的地方,當天看看情況自然就取消對戰了

不過從那天起跟阿渡"玩耍"的對象就變成阿銀了...其實渡先生很喜歡那樣,剛開始雖然有點痛,但是麻麻的很舒服喔!他大概一年請四次假

「真是的...你這個好色的白痴,我勉為其難陪你做啦!」

「你真的那麼不想的話,我可以跟快龍玩啊!別勉強。」

「不准!快給你的快龍找老婆啦!」

結果阿渡還是不知道自己跟那個紅頭髮的孩子到底是什麼關係。

------------------------

 

標題只是我對HGSS的挑戰方法的OS而已(欸

因為是試著從阿銀的視角下手的,雖然我寫的超隨便(欸) 但好像還是給人一點點嚴肅的感覺吧

但是阿渡一開口就破功了,我也在電腦前快笑死惹  原來我心中的阿渡腦殘狀況比南其還嚴重啊

(其實只是覺得他思想很單純又很死板造成的結果)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空
  • 想不到我人生中看的第一篇阿渡受中文同人這麼勁(ㄓˋˋ、)爆(ㄓㄤˋ、)wwww
  • 大概是因為作者腦子也有洞吧

    wwcat123 於 2011/02/07 00:40 回覆

  • 阿煉
  • 同樓上XDD
    最近讀的書裡面也有一個這種超乎常識的傢伙.....太天然果然會出問題wwwww
  • 天然尚好(?) 我寫的超開心的(?

    wwcat123 於 2011/02/07 02:51 回覆

  • 楓虹
  • 渡先生好呆噢,不過也好可愛~~您筆下的角色都非常的可愛!ˇˇ

    另外,感謝這篇文讓我見識到人獸●的美好////
  • 人獸一直都很美好(住手)
    我覺得電玩渡的對話沒什麼霸氣 跟四色時期比起來就是個溫柔的大哥哥這樣(笑著對火箭隊使用破壞死光(ry
    雖然他沒有呆毛(?

    wwcat123 於 2011/02/18 11:54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