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標題跟內容沒啥關係...不 可能有關係

就是隨便寫一寫而已(欸

CP:ヒビキXワタル 響X渡(主) シルバーXワタル 銀X渡 マツバXミナキ 小松南其(微)

 

 

 

你聽說了嗎?那個冠軍渡先生……

是前冠軍,怎麼了?

哎管他是哪任!總之他做了大量的巧克力哩。

可是今天不是……

很好笑吧?但我確實看到他在商店街買了大量巧克力跟模子。

到底是要送給誰啊……這麼好命。

這就是重點啦!聽說只要打倒他,就能拿到,誰要拿男人的巧克力啊!哈哈……欸你們要去哪裡?

 

 

「快龍嘴饞吵著要吃巧克力,所以我就順便做了一些給聯盟跟道館的各位……不過看起來好像打擾到你了。」

前任冠軍渡先生來到了圓朱市,目前人在小松家的客房,四周堆滿了包裝精美的巧克力。

「不,我非常感謝,再晚一點的話我家就要被女孩子攻佔了。」

小松和藹的笑著,他想明天再找時間把巧克力分送到養老院吧。

「不過今天可真奇怪,竟然有這麼多挑戰者。」

說比平時多了10倍也不為過。

「……渡先生,你不是對外說想要巧克力的話要經過快龍的同意嗎?」

「嗯?是啊!除了事先準備好的這十三份外剩下的都是快龍的,所以想吃的話一定要經過他同意才行。」

 

……

 

「怎麼,果然快龍太貪吃了嗎?」

哎,其實這位前冠軍在戰鬥以外方面遲鈍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小松習以為常。

「渡先生,今天是情人節喔。」

「情人節?」

不意外的毫不知情呢。

「就是情人相處、表明心意的日子。這一天女孩子將巧克力送與心儀的對象作為告白喔。渡先生應該也收到不少吧?」

「經你這麼一說似乎有這一回事……怪不得希巴先生看起來很尷尬呢。」

「所以不能亂送啊。不過,就算再受歡迎,也只想收到本命給的巧克力。」

「本命?」

「就是自己喜歡的人呢。」

小松笑的很溫柔說。

 

 

小哥,你聽說了嗎?只要打倒渡,就可以跟他約會一天喔!

什麼?

不是吧!我聽說的是跟他上床。

討厭!是可以拿到巧克力啦!聯盟到底在做什麼?

情人節推銷吧?哎?戴帽的小哥?你要去哪裡?

 

 

「對不起,快龍,今天難得休假,卻讓你比平常還忙。」

終於連第八個道館都送完了,小樁還不知道在煮什麼差點燒了房子。渡指使快龍在若葉鎮的郊外降落。

「唔姆──」

快龍愉悅的應一聲,雖然傷痕累累,但也很有意思啊!一天竟然能跟超過五十個對手交戰呢!

「很開心嗎?那就好,吃飽後回到球裡休息吧!暴風雪可讓你頭痛了。」

忘了說,大部分的傷是順路去白銀山和Red交手留下的。

戰鬥了一整天,渡的神奇寶貝們可餓昏了,不一會便將碩大的包袱吃的見底。

「喂!披風男!我們再打一次!」

紅長髮的少年又追上來了,他已經連敗了九次。

「抱歉啊,阿銀!我的神奇寶貝已經在休息了,巧克力還剩最後一塊,你要嗎?」

「……呿!這獎品我就接受了。」

少年坐在前任冠軍的旁邊,喫著迷你龍形狀的巧克力。

 

「喔──沒有了啊?」

 

戴著帽子的少年也來湊一腳。

「阿響!」「阿響?」

同樣紅髮兩種截然不同的語氣,短髮的露出溫暖的微笑。

「所以說那傳言是真的囉?你會給打敗你的人巧克力?」

不過戴帽的少年有些異樣。

「我先說我可不知道有這件事。」

阿銀一邊說一邊將手上的巧克力吞了下去。

「什麼傳聞?你是說要巧克力要經過快龍……阿響?」

「喂!你在做什麼啊!」

戴帽的少年啃上了男人的鎖骨。

「跟自己的女友親熱有什麼問題嗎?」

就像是要宣示所有權般,少年還解開男人的上衣。

「阿響,在外人面前別──」

「但是他給了我巧克力喔!看你的表情一定沒收到吧?」

紅髮少年故作挑釁的回應。

「……阿響?你的臉色好糟喔。」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突然就在阿銀的面前,阿響解開褲檔,用力扯著渡先生的後腦壓了上去。

「響?那孩子還在……」

「所以呢?」

「……」

男人含了下去,難為的神情隨著吞吐而舒展了,彷彿已經忘了第三者的存在。

「你知道嗎?前冠軍先生是很好色的喔。」

金的手撫在男人鮮紅的短髮上,他對呆楞住的銀說。

「像這樣,聞到氣味後就貪婪起來了,很賣力的吸著呢。吶──把衣服脫了吧?」

斗篷、上衣……當皮帶落到地上時,銀終於大叫一聲,背對著他們跑開了。

「響……」

隨著開口渡的嘴角流出些許白液,他從散落的衣物中摸索出一個金色小袋子。

「雖然不知道你在不高興什麼,不過這是要給你的。」

「不是說最後一塊已經給銀了嗎?」

「嗯?多做的最後一塊是給了他沒錯啊?你的是本來就有的。」

「那你怎麼沒來找我?」

「我不是來了嗎?」

「……」

響發覺自己似乎誤會了什麼,他蹲下身,親吻男人。

「這味道真不好。」

「不都是你的味道嗎?」

「……對不起。」

少年難免比較血氣方剛,現在總算冷靜下來了。

「沒什麼,不過……」

對方主動給少年一個擁抱。

 

「我們……可以繼續嗎?」

前冠軍先生是很好色的喔。

 

 

***

晚上十點,小松家的大門被敲的咚咚響。

「誰啊……」

當現任圓朱道館館主打開門時,立刻看見自己熟稔聒噪的老友。

「小松!你看你看!我在市場上看到鳳王跟水君的模子喔!結果就做了一堆巧克力……其實失敗的更多啦!你要吃嗎?……咦?你有在聽嗎?臉好紅喔……」

 

 

***

禽人節 大家開心的吃唷 啊 你說不是吃的嗎?不就是光明正大吃巧克力的日子(欸

順帶一提 渡買的是迷你龍的模子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