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才是我開始寫的第一篇HGSS..不過還沒寫完 也不知道何時會寫完(欸

CP:小松X南其 (マツバXミナキ 松葉南其 マツミナ)

標題一如往常是準備公開時才開始想的(欸) 不過因為我想寫純純青澀的故事...這個標題應該還算恰當吧(並沒有

 

 

 

 

還記得小時候說過的話嗎?

說想要成為拳擊冠軍、說想要成為一隻貓──這些話終究會被你的父母遺忘,然後是你自己,但總是會有一個關切自己的人記得。

 

其實以前,每當南其和他爺爺來到圓朱市作調查的時候,小松就會去找南其,和南其一起聽老爺爺說水君的故事。

而南其也會跑到圓朱道館偷聽傳說中的鳳王一事。

兩人自小就很要好,不過要說有多要好呢?至多是會在地上打鬧翻滾的地步,手牽手上廁所什麼,可是女孩子才會做的事哩。

只是南其記得,小松以前是很喜歡水君的,小松也記得以往南其三不五時就提著鳳王的名字。

 

究竟是何時開始南其開始追逐水君,而小松開始景仰鳳王的呢?

也許……這只是也許……

也許南其是為了小松才去追逐水君,而小松是為了南其才尋找鳳王?

 

嗯?你說這未免太荒唐?或許吧!不過以下,似乎就是個這麼讓人困擾的故事哩。

 

 

羨慕嗎?對於女孩子可以光明正大的牽牽手,男生牽女生叫羞羞臉,男生跟男生是娘娘腔。

這實在是讓思春期的男孩很困擾,如果一直纏著的話,會不會惹來對方嫌棄呢?尚幼的南其在發覺自己的性向後便不時在想這個問題。

──要是我抓到水君的話,他會不會再多看我幾眼呢?

南其是個樂天行動派的人,想到這個可能性後,就馬上整頓行李。

「小松!我要出遠門啦!從今天起叫我水君獵人!」

他用家用電話打到了圓朱的道館。

「哎?可你不是──」

「水君超迷人的啦!我一定會擁有牠的。爺爺他也很支持我喔!」

南其四處宣揚,很快彩虹市的人都知道了,不過他們對此有所保留,只對外人說,南其是個水君狂熱者。

 

 

 

其實他一直非常羨慕,舞女姐妹們在修練完後私底下親暱的景況。

如果男孩跟男孩也能這樣的話該有多好呢?還是個少年時,小松就在煩惱。

真的好想再靠近一點……長老說他最近集中力很不足,是因為這件事嗎?

不過早在幾年前,南其就開始跟他拉開距離,還出去旅行了。若是被對方知道自己是用這種目光看待的話,會不會感到很噁心?

──要是能成為鳳王主人的話,南其會不會再回來呢?

小松是個沉穩行事的人,他閉上眼,用長年修練出來的能力去尋找鳳王主人的模樣。

他只看到一個模糊影子,倘若繼續虔心修練的話,他想應該可以肯定那是自己。

隨後,小松又尋起水君的主人模樣。

「……看來我修練還不足呢。」

他並沒有告訴任何人他所看到的結果。

 

 

曾經說過的話,雖著時間逐漸忘去,但總是會有一個關切自己的人記得。

──啊?你說我是為了什麼才……?好像是……啊!是因為那樣吧!

然後被新的自己說的話給詮釋了。

 

 

南其出來旅行已經有數年了,靠著小時和爺爺學來的魔術,生活還過的下去。

不過他嫌自己的發育有些遲緩──可能是要求柔軟度而持續拉筋的關係──南其的體型是標準魔術師的偏瘦型,細細長長,他認為這樣的自己在追逐水君上充滿著劣勢。

──大概就是因為如此,才一直只能在遠處見到那抹藍色身影,他想,可是練不出來也沒辦法。

旅途中南其發現,圓朱市確實是個特別保守的地方。以前他為了適應當地的風情,下了不少苦心。

 

南其,圓朱市比較傳統,你不可以親女孩的手問好,大人看到了會以為你們要結婚……等等!男孩子的手更不可以!你看這孩子都嚇到了!

第一次到圓朱市的時候,他的爺爺斥責道。

那爺爺,我應該怎麼做?

點個頭問好就夠了,你這小笨蛋。

姆……小南其咬著手指,似乎很懊惱,好一會才轉回看向前來迎接爺孫的黃髮父子。

你好!我是南其!

他手臂用力向空中揮動大喊。

……我是松,你好。

 

不過,前些日子南其搭火車來到城都,經過圓朱市時聽到該道館現任館主虔於鳳王的傳聞。

原來小松還很喜歡鳳王嗎?看來不方便去貿然打擾小松了!南其決定專心追逐水君。

因為水君真的好美喔!抓到祂後一定要給爺爺和小松瞧!啊!不知道小松有沒有手機……

 

 

 

不知不覺已經滿十九歲了,兩年前南其的爺爺曾經來訪,說南其已經有七年沒回家了。

真不愧是我的孫子啊!老人家的臉上滿是矛盾的落寞。

如果我遇到他的話,會勸他回家一趟的。

啊……不必了!真的不必了啦!

但是老爺爺主動給了小松南其的電話。

 

嗶──

你爺爺在想你了,下次經過彩虹市記得去看看他。 ──松

 

叮──

Σ( ° °|||)︴欸欸欸欸?! 你是圓朱的小松? (O_o)??怎麼會有我的號碼啊? ──南其

 

嗶──

你爺爺給的。 ──松

 

叮──

Σ( ° °|||)︴爺爺他現在還是這麼活蹦亂跳啊 ──南其

 

嗶──

……………………………

你爺爺想你!快回去看他! ──松

 

叮──

小松你就算在簡訊裡也有辦法發飆耶(⊙▽⊙)~* 好啦 我下次去黃金市採買用具時會回家一趟 ──南其

 

看來南其對水君很認真呢……小松想自己也要努力修練才行,他希望有朝一日能見到鳳王。

「只要能夠見到一眼的話,我會將祂畫下來……讓南其也知道鳳王是多麼高雅。」

隨著修練,小松對鳳王的景仰只增不減。

 

 

 

 

你有那種玩簡訊上癮的經驗嗎?

不需要面對面、不需要聲音,膽子不免比平常大了起來。

忙完後發現收到了簡訊,抱著休閒的心情發出回訊,然後叮鈴一聲──發訊人正好也很快就回了訊──不知不覺就積了上百封。

 

 

嗶──

[]~( ̄▽ ̄)~*你給我的鬼斯昨晚進化成鬼斯通了喔 ──南其

 

叮──

恭喜,有緣的話就找個人通訊交換,讓他進化成耿鬼吧。 ──松

 

嗶──

(>﹏<)!!!耿鬼太重了 沒辦法藏在球裡玩啦 ˋ 3ˊ ──南其

 

叮──

……不好意思,你那些奇怪的符號有點妨礙閱讀,在生氣嗎? ──松

 

嗶──

沒有啦!!只是覺得這樣比較活潑輕鬆 ──南其

 

叮──

謝謝,不過就算沒有我也不會覺得尷尬喔!可以請你不要用嗎? ──松

 

「……傷腦筋,可是我會耶。」

南其搔搔臉,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聒噪了。

 

嗶──

換個話題吧 今天有個漂亮小姐跟我說 她現在一個人住 我回那位小姐說我以後會回去跟我爺爺住 結果她生氣了 你知道為什麼嗎?? ──南其

 

簡訊並沒有立即傳回,看來這個笑話太冷了,南其想。

他決定先來整理最近聽聞水君經過的地點。

 

叮──

很顯然那位小姐對你有意思,她在邀請你。意外的挺遲鈍的喔,還沒交過女朋友嗎? ──松

 

 

 

 

叮──

抱歉回信晚了 又讓水君給跑掉了…如你所見 我哪有時間交女朋友啊!!! 那你呢 圓朱市不是很保守?? 相親的話祝你的對象是個大美女嘿 ──南其

 

……果然被理所當然的認為應該要喜歡異性吧。

 

嗶──

相親是少數被我反對的傳統,我認為這樣對女性非常不公……不過現在是以修練為由,推託了父母的安排。 ──松

 

在那之後,他們的通訊次數便明顯減少了。平時多半是南其主動來信,究竟是被察覺到了呢?還是單純的,忙著抓水君呢?小松不免有點焦慮。

 

嗶──

今天是你二十歲生日吧?生日快樂。 ──松

 

叮──

??今天嗎?原來已經過那麼久啦 對了今天是星期幾? ──南其

 

大概真的只是自己多疑而已。

 

嗶──

星期三! ──松

 

 

 

突然接到網友電話感覺很生疏嗎?

在網路上無所不談,實際聽到聲音好像又是另外一回事。

老是寄簡訊的人,似乎會被對方的聲音給嚇一跳呢。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在街道上追逐著傳說中的~ ♪”

「咦?」

來電顯示小松,令南其遲疑了一會。

──我別無所求~只希望能見到你美麗的姿態~北風啊~~♪”

「……喂?我是南其。」

南其嗎?我是松,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啊……小松的聲音比他想到還要好聽耶。

「什麼事?我人現在在檜皮鎮,鋼鐵老伯的球很棒喔!」

「有人在燒焦塔看到水君、炎──」

「等我!我現在馬上過去!」

「現在?!你不是在──」

 

嘟……嘟……嘟……

 

 

 

從檜皮鎮來到圓朱,需要穿過桐樹林、滿金市才行。

應該會先在滿金市過一夜,明天早上到達吧?小松想。他闔上道館門鎖──家父家母出遠門,今晚就他一個人了──吃完晚飯後小松去整理客房,他想說不定南其會在這裡多駐留幾天。

 

叮咚──

 

咦?他今天應該沒跟人有約才是,莫非出了什麼狀況?

小松打開門,發現來的是一名正靠著牆喘氣,奇裝異服的褐髮男子。

「……南其?」

「哈……看這睡不飽的眼神,是小松吧?好久不見啦!」

「恩,十年不見,都差點認不出你了。」

小時候的南其梳著整齊的短髮,穿白襯配藍色吊帶褲,帶南其來的爺爺則身著深褐色的西裝。

「哈哈哈……我改變有很大嗎?我自己是不覺得啦!哎還是魔術師的打扮在圓朱市太特別的關係?」

「是稍微獨特了點。」他應聲,然後拉回話題,「南其,你不是從檜皮鎮來的嗎?比我想的還要早到達呢。」

 

「那當然!我可是一路跑過來的!」

 

……

 

「那個……一接到電話後你就完全沒休息的過來了?」

「穿過林子後有停下來把樹葉撥掉……不提這個,小松,我們現在到燒焦塔去吧!啊!得先跟伯父伯母打聲招呼……」

──真不愧是旅行了近十年的人,真有精力,小松不禁如此想。

「我父母出門了。你的頑皮彈看起來很累的樣子,不考慮休息一下嗎?」

「欸?!」

疑似替南其背行李的頑皮彈不久前才趕上主人。

「頑皮彈──!對不起我把你忘了!」

南其轉身撲向頑皮彈,一人一球滾了起來直至撞到樹才停下。

「……」

 

 

圓朱市很保守,不可以跟對方有太多肢體接觸──好險!其實南其他差點就習慣性的抱下去了。

──將近十年沒見了啊!不知道有沒有被小松看出他很緊張。

南其正在泡澡,小松說水君他們似乎是有目的而來,雷公還沒到來,恐怕暫時不會離開。於是他接受先休息一晚的提議……老實說跑了一整晚,南其早就累壞了,若不是能見到小松,他可能已經倒下了。

「嘻嘻……明天看水君,這樣會不會太幸福了?」

 

啊……好像有點熱呢……

 

 

 

既然一路過來沒有休息,想必也沒有吃晚飯吧?

燒好熱水後,小松就出門到便利商店去替南其買晚餐。

──南其應該吃葷吧?啊……好像習慣吃西餐吧?他思考的十分認真。

好不容易小松才決定好,回到住所後他留意到家裡有些安靜異常。

 

睡著了?還是還沒洗完?他還以為南其應該是會在浴室哼歌的那種類型呢。

 

小松踏入玄關,他發現澡間的燈還亮著。

「南其?還沒洗完嗎?」

 

替換衣物還在竹籃裡,但是沒有回應。

 

「……不好意思,我要進去囉。」

他在心裡默唸一聲失禮了,才拉開門──

 

 

 

他夢到自己被小松抱住了喔!這樣會不會太貪心了?但是真的好幸福喔!好不想醒來耶……但是有人在叫他,而且這樣就抓不到水君了。

「唔……怎麼了?」

終於他捨不得的睜開眼……咦?小松為什麼看起來那麼焦躁?

「你在浴室裡暈倒了,還一直叫不醒。」

「啊?我暈倒了嗎?怪不得我沒有出浴的記憶……」

南其連忙坐起,好像也沒有換衣服的記憶?他低下頭,發現身上穿的不是自己準備的衣物。

「那是我的浴衣……我看你的衣服睡覺的時候穿應該不舒服,不介意吧?」

「不會!啊不!應該說對不起!啊應該是不好意思!」

他說的語無倫次。

「……南其,你這樣明天真的沒問題嗎?

「啊?」

「你的身體狀況是不是不太好?不考慮休息個幾天嗎?」

「咦?啊啊……沒這回事!我只是有點累加上太久沒碰熱水而已。」

說完他才發覺發言有些不妥。

「我每天都有洗澡喔!在河邊洗!」

「……我相信你這麼愛乾淨一定有洗澡,不過南其,你沒投宿旅社嗎?」

「因為水君不可能出現在旅館嘛!」

 

哎?為什麼小松的表情更嚴肅了?

 

 

南其說自己是靠魔術表演維生的,帶過來的行李其用具佔了大半。

除此之外,剩下的是幾套頗貴的換洗衣物,以及給神奇寶貝的高級飼料和藥品。

……南其,給你自己的乾糧呢?

啊!又忘了買了!。

……

結果小松一離開,南其又睡著了,臉直接砸在餐盤上。

──看來想自由的生活也沒那麼容易啊!他想。

被褥在客房已經準備好了,他想將南其攙扶起……不過南其不是醉暈是睡死了啊!這時候應該用抱的才對吧?小松思考的可認真了。

──失禮了,而且是第二次。

其實在外人眼裡是很正常的舉動吧?南其知道的話應該不會反感吧?

那……男孩子共睡一間房也不奇怪不是?就讓他小小的幸福一下……

 

 

醒來後發現小松睡在自己旁邊……神啊!這樣真的不會太過幸福嗎?爺爺說過太貪心的話,一定會不幸的。

南其起身,嘻……晚一點再把小松叫起來吧!自己的行李還要整理呢。

 

 

醒來後發現南其正在換衣服……嗯,現在爬起來有點不方便,再裝睡一下吧。

 

 

 

 

 

*****

顏文字真是麻煩 我從來沒用過這種東西..我想小松應該也覺得很煩(欸

另外寫到洗澡的時候 其實我一邊看著這張圖 髮型特殊的腳色好像一旦放髮就認不出來了?頭髮放下來的阿渡我也認不出來(欸) 原本想讓小松說句你誰啊 不過情況危及還是算了(??

其實下篇才開始接HGSS的主線..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