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只是想當作流水帳的方式隨便寫一寫(被打爆

稍微修改了第一篇的一點內容,我對LC考證沒那麼嚴謹,才發現官方設定有寫艾爾熙德跟阿釋密達是白禮撿到的(LC的聖域是孤兒院嗎)

最近也重新翻了G 不過設定實在太複雜..都頭昏了  也許以後會拿來寫點東西吧

 

如果沒坑的話會變成的CP:修羅X迪斯馬斯克(山羊蟹)

依然是從小時候開始寫

 

 

 

「如果讓艾俄羅斯看到那傢伙剛才跳牆的身手,一定會加重他的訓練量。」阿布羅迪拿下頭上的木盒,「你有跟他打過嗎?」

「假如是近身戰的話,我有絕對自信。」修羅拍掉肩膀上的麵條,「倒是我以為你會很生氣。」

「我要他賠我這身衣服,你知道……螃蟹座的傢伙殼都很硬的。」阿布羅迪仍舊保持著笑容,「我們去白羊宮堵他,他出不去的。」

 

 

***

 

確實迪斯馬斯克被困住了,白羊宮是唯一的入口也是出口,兩人天天輪流站在白羊宮,讓他很是困擾。

纏鬥過程中,迪斯馬斯克曾不止一度揚起右手食指,又咬著牙收了回來。

迪斯馬斯克,限你在今天解決你的私事,儘速完成任務。

教皇用小宇宙傳來的私語頗為煩躁,從接受考驗至今已經過了五天,目標恐怕早就失去了蹤影。

迪斯馬斯克是真的不明白,究竟他們纏著自己是為了什麼……不過他不得不做個了斷。

 

 

***

 

從巨蟹宮傳出陰冷的小宇宙,修羅跟阿布羅迪相望一眼,匆匆穿過金牛宮和小阿魯迪巴打聲超乎,又走過無人的雙子宮。

當他們抵達巨蟹宮後,那充滿攻擊性的小宇宙也消失了。迪斯馬斯克站在廊前,挑著眉的神情有著明顯不悅。

修羅正打算說些什麼,不過阿布羅迪使了個眼色制止。

三雙眼對望許久後,迪斯馬斯克終於放棄了沈默。

「你們阻礙了老子出任務。」他說,「麵的事情我道歉,可以放老子走了嗎?」

「不行!」回答的是阿布羅迪,他張開手擋在對方面前。

「……那你到底想怎樣?!」

迪斯馬斯克不耐煩的喊著,然後被阿布羅迪用更大的音量吼了回去。

 

「——跟我們做朋友!!!」

 

修羅確定迪斯馬斯克起碼愣住了0.5秒。

 

「不行!!!」

「為什麼不行?」

「我為什麼要跟人妖還有面癱做朋友?」

「長的漂亮又不是我的錯,你自己還不是長著一張壞人臉!」

「老子本來就是壞小孩,所以你真的是人妖嗎?」

「那就證明你自己有多壞啊!」

 

兩人毫無營養的對話持續了好一陣,修羅才插嘴。

 

「迪斯馬斯克,你總是一個人,不會寂寞嗎?」

 

兩人停下了爭執,好似他說了什麼驚人之語。

 

「老子才不是一個人!巨蟹宮每天都吵的我都煩了。」

「聽你在放屁!你的巨蟹宮比失去撒加哥哥的雙子宮還安靜!」

「……」

氣氛又凝重了,修羅不確定迪斯馬斯克是被阿布羅迪的粗語震懾,還是其實他也很敬重撒加。

「我都忘了你們看不到……」突然迪斯馬斯克揚起右手指向空無一物的牆,「那就讓你們搞清楚吧!」

瞬間四周的氣溫下降,變得更加陰冷,原本什麼都沒有的牆浮出無數人臉,伴隨著嘈雜的哭聲。

「看到了嗎?那個留山羊鬍的是洛佛叔叔,總會把賣不掉的麵包扔給我。最下方皮包骨的小鬼是尼諾拉,動作慢吞吞的偷東西老是被抓,連死後都爭不到好地方……」

迪斯馬斯克像是發神似的,邊笑邊介紹起牆上的亡魂,阿布羅迪的臉色越發難看,他就笑得越開心。

「他們會跟你聊天嗎?」

修羅又插上話。

「會喔,我不是說他們很吵?每天抱怨青菜漲了工錢沒漲,還以為他們還活著哩!」

「那為什麼我們只聽的見哭聲?你能讓我們看見,沒辦法讓我們聽到嗎?」

「……」

「還有……說了這麼多,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修羅的目光很銳利,不自覺的便給人龐大的壓迫感。

 

「我……呃……」血紅色的眼睛氣勢似乎有所不足,「總之,我朋友已經夠多了!」

一旁阿布羅迪已經恢復過來。

「朋友再多兩個不好嗎?」

「不好!」

「為什麼不好?」

「那跟我做朋友又有什麼好?」

「沒什麼不好啊!喜歡所以想做朋友什麼不對?」阿布羅迪插著腰理所當然的說,他轉頭看向修羅,「你呢?」

「還討厭的話,不會來淌這趟渾水。」

「你們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迪斯馬斯克喃喃的說,他的臉上充滿不解。

「那些四處亂晃的雜魚們猜想是真的喔!鎮上的人突然都發瘋了,互相砍來砍去,也沒留點食物什麼,沒瘋的人吃人起來也吃瘋了喔!」他張大了眼,露出誇張的笑容繼續說,「現在他們全都在牆上!裡面應該有我爸媽……不過我沒見過。撒加在瓦礫堆下發現我,說我一定就是巨蟹座了……」

他的發言被自己咯咯笑聲打斷了好一會。

「巨蟹座都是這麼誕生的喔!很像詛咒對不對?嘻嘻……我的周圍纏繞著一種叫做積屍氣的氣體,我還沒辦法完全控制它,這就是為何巨蟹宮連雜草都沒有……所以……」

 

「所以什麼?」

迪斯馬斯克發現墨綠色頭髮的傢伙眼神還是那麼銳利。

「所以……唔……所以……」

「說了那麼多,結論是什麼啊?」

藍髮的傢伙也毫無畏懼。

 

所以他討厭小鬼,像大人那樣露出嫌惡的眼神離開不就好了嗎?

 

「所以別靠近我……」他輕聲的說,「靠近的話……靠近的話……」

 

當迪斯馬斯克再度看向兩人時,已全然無先前傲慢的神色。

 

「會死掉的喔……其他人老子才不在乎,但是你們……好奇怪,怎麼趕都趕不走……一個面癱一個成天拿著玫瑰到處轉……明明很奇怪啊……可是……」

 

「老子喜歡上你們啦!如果你們死掉的話……我會很難過的……」

 

說到最後迪斯馬斯克似乎已經快要哭了出來,修羅面無表情的走上前,一個手刀削過對方的臉龐。

 

「我們是女神的聖鬥士,一拳一腳就能劈裂大地,迪斯馬斯克。」他說,「你那散亂的陰氣是影響不了我們的。」

「是啊!連玫瑰都摧殘不了,你會不會太自戀了啊?」

阿布羅迪又憑空變出了玫瑰,和修羅一同,看著眼前的男孩。

 

許久……

 

「那個,你們叫什麼名字?」

 

聖鬥士之間禁止私鬥,不過阿布羅迪還是見習聖鬥士,偶爾忘記規矩也是合理的事。

 

隔天修羅便拎著阿布羅迪去教皇廳為妨礙公務的事情請罪,艾俄羅斯沒好氣的訓了他們一頓,又揉亂了兩人的頭髮說早幾天行動的話就是一件美事了。

然後他們才知道迪斯——他同意他們這樣稱呼他——的考驗是去追殺叛徒普爾契。

將殺人當作考驗?

沒辦法……巨蟹座的能力就是將生命直接引入黃泉……

 

平常殺人要見血,巨蟹座的話,只需要伸出手指輕輕一指。

 

「你們怎麼老是坐在這裡?」

任務回來的迪斯正準備前往教皇廳,卻發現修羅跟阿布羅迪坐在巨蟹宮的石階上。

「是來問你執行任務的感覺怎麼樣的啊。」

回答的是阿布羅迪,他們上下打量迪斯,果然後者的身上只有被玫瑰跟手刀弄出來的舊傷。

「這個嘛……很輕鬆,牆上的臉又要多一張了。」

迪斯的語氣很平淡,他露出頑劣的笑容,冷不防朝兩人扔出石子。

 

「愁眉苦臉做什麼啊?該不會是後悔了吧?老子相信你們很強,才答應和你們做朋友的喔。」

他摸了摸鼻子,這次笑得有些緬靦。

 

「修羅、阿布羅迪,Ciao。」

 

 

 

 

----------------------------

年中組的部分告一段落

如果我繼續寫,阿布的戲份應該會少了許多...至於會不會繼續寫呢  是有挺多想寫的(流水帳)東西

因為是很隨性的寫...在迪斯視角看阿布跟修羅總是用藍髮男孩墨綠髮男孩來表示他根本不知道兩人的名字  而阿布跟修羅也都使用迪斯馬斯克的全名稱呼 那時他們還不夠熟

在人物設定上,私心覺得阿布有點自戀外,是三人組中的帶頭者,其實很有活力...因為他是O型吧?

修羅還是很沈默...因為他真的很沈默  原本想把那句我們是女神的聖鬥士 我們很強等等寫的更帥..不過這只是流水帳算了(喂

不過此時他們都還只是十歲(阿布九歲)的孩子  以後修羅大概會更沈默吧(汗) 迪斯跟阿布也是 我覺得迪斯是個帶有神秘氣息的人呢

水象星座給人感覺是比較感性的,像是天蠍座敢愛敢恨 巨蟹座嘛...就我個人同樣是一隻螃蟹的感受  巨蟹座確實很溫柔 但那只對他的家人、朋友  對於外人...老實說螃蟹們是很冷漠的

所以我相信迪斯對朋友的義氣與殺人如麻是不衝突的(喂

 

然後我是大叔控 雖然不知為何最近都在寫些幼化的東西...前陣子寫的PM甚至都很純淨(?)

還我喜歡寫徹底壞掉的克洛克達爾那個時期(?)(迪斯在我眼中算壞一半吧...也許寫G版就全壞了)

好晚了剩下等其他稿子寫完再說吧...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