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脆直接先打年中組了

修迪什麼...長大再說

 

 

 

 

七月修羅在魔羯宮前找到一只山羊木雕,他走到競技場時瞧見阿布手上的雙魚雕刻,迪斯說那兩樣玩意看起來手工不錯。

「要裝作不是自己做的話,你的演技應該還要再加強點。」阿布羅迪說。

「才不是老子做的!」

正式成為黃金聖鬥士的迪斯馬斯克加入修羅跟艾俄羅斯的訓練隊伍,艾俄羅斯指導阿布羅迪,修羅跟迪斯負責另外五名七歲見習聖鬥士。

 

八月,修羅發現阿魯迪巴悶悶不樂,他推了把身旁正逐漸跟大家打成一片的迪斯。

「超齡大個再怎麼縮還是這麼大,你在憂鬱什麼啊?」

「對不起,我想家了……」

只見迪斯抬起頭,滿臉困惑。

 

「修羅,什麼是家?」

 

 

家可以是具體的,一間房子,裡面住著你,以及你的家人。

家也可以是抽象的,一個有歸屬感的空間,裡面住著你,以及你所認同的人。

 

知識的掌握也是聖鬥士課程之一,修羅當然知道巨蟹座戀家,義大利人是歐洲最愛家的民族,西西里島上的義大利人還是半島上義大利人的三倍。

於是他最終什麼也沒說,逕自前往教皇廳。

 

 

八月中旬,教皇下令讓包含見習在內的全體黃金回家兩週,艾俄羅斯說這樣聖域不就空城了嗎?又說他父母已故,唯一的房子也在希臘,離的近,雖然有點委屈艾奧里亞,還是讓他們留下來吧。

「不,你們就回家去吧,現在是和平的年代,不會有事的。」

「怎麼會是和平的年代呢!教皇你不是曾……」

突然艾俄羅斯止住了話,他看向跪在一旁的修羅。

修羅自然是裝作什麼也沒有聽見,事實上他正想著先前和教皇談過的對話。他提到想家的事,希望能讓大家輪流回家一趟,但沒想到教皇會集體放假,而且一放就是十四天。

這跟修羅印象中的教皇風格有些不同……也許是另有什麼計畫吧,他想。

「艾俄羅斯大哥,還有我在啊!」

迪斯從柱子後面冒了出來。

「迪斯,你怎麼……」艾俄羅斯原本想斥責他在教皇廳不莊重行事,「算了……迪斯,你的意思是你要留下來?」

「我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啊!」迪斯嘻嘻笑著回答,「所以你就安心回家吧。免的艾奧里亞憋得慌。」

 

最後艾俄羅斯還是決定回家,不過他堅持只給自己放一週的假。

 

修羅的行李很少,不一會便打包完成了。可是他仍留在摩羯宮,似乎沒打算那麼快離開。

「我以為你會把休假當作命令,咻咻咻的就回到西班牙了。」

阿布羅迪同樣是一身輕裝,慢悠悠的往下來到摩羯宮。

「這之中的差異我還分的清楚。」修羅輕輕搖頭回答。

「卡妙呢?已經通過了?」

「很早就下去了,拎著大包小包的。」

「那還真是意外……他總是冷冷的。」阿布偏著頭想,「看來我們是最後了。」

「是啊。」

 

不過他們仍不急著走。

 

「修羅,你已經來聖域三年多了吧?」

「正確來說,是三年又七個月。」

「但這是我們第一次回家。」

 

你怎麼不想家?

你也是。

 

 

終於他們起身到達白羊宮前時,只剩下迪斯、艾俄羅斯和艾奧里亞還留著。

「你們是掉進馬桶裡了啊?慢的跟烏龜一樣。」

一看見他們迪斯立刻上前嘮叨幾句,三人寒暄一陣,直至艾奧里亞發出不耐煩的噪音。

「回來時記得帶點土產給我。」

迪斯拍了拍阿布跟修羅的肩,催促他們離開。

 

艾俄羅斯跟艾奧里亞和修羅、阿布兩人同時起行,如果他們回頭的話,會看見迪斯仍站在那,直至他們到達山腳。

 

***

 

 

你們看!是修羅!他回來了!

修羅修羅!聽說你去接受戰士的訓練,比大人還要強壯嗎?

那你是不是以後就不能跟我們玩了?

你都學了什麼?表演一下給我們看嘛!

回到西班牙的修羅立刻被同齡的孩子圍起,他本來就是個早熟的孩子,應付對這樣的景況還算輕鬆。

真正令他困擾的,是眼前這扇名為的大門。

 

「我回來了。」

在駐足門前許久後,修羅才輕聲嘆了口氣道。

 

 

 

阿布羅迪回來了!

真的嗎?!我看看……哇他變的更漂亮了!

不過好像有點發育不良……

村裡的小孩對阿布羅迪指指點點,後者不在意的對他們朝以微笑,隨後輕敲了家門,被一名美麗的婦人迎了進去。

 

 

 

若要說到修羅那老成個性的養成,便不得不提起他的家庭。

和一般人印象中熱情的西班牙不同,修羅的家人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他們拘謹保守,約束自我以成上帝之美。

克莉絲汀娜,把晚餐送到他的房間去。

是的,夫人。

在這樣的環境裡,修羅對自我的要求自然也是極高的,不過最主要轉變還是自從五年前,聖域使者的到來後。

現在請祖母帶領我們做主禱文。

母親大人,請等一下……修羅哥哥難得回來,不跟我們一起吃飯嗎?

他在房間裡吃,蘿拉你飯後可以去找他。

在知道大兒子命中注定要成為雅典娜的聖鬥士後,修羅在家中的地位便尷尬了。

畢竟天主教是一神宗教,不能接受信奉其他神祇,這點對於雅典娜的聖鬥士而言也是一樣的。

六歲那年聖域使者再度來訪,修羅的父母和那人大吵了一架,不過當天修羅還是被送去了比利牛斯山。

自那之後修羅就不再跟家人一同吃飯了,因為他不能跟大家一起做飯前祈禱。起初他返家的有點勤,鄰人也很愛纏著他問他聖鬥士的事情,但他再也不能與家人討論聖經,久而久之,修羅似乎沒那麼想家了。

 

修羅的祖父常對他說,別在意,侍奉的神不同自是不同道,最重要的是要對自己的神忠誠。所以他對於自己的宿命、家人的態度都不曾埋怨過。

只是不久後祖父便病逝了。

 

 

 

「阿布羅迪,多吃點,你看起來好瘦,聖域的伙食肯定很不好。」

餐桌上,阿布羅迪的母親不停給孩子添菜,看起來與一般溫馨家庭無異。

「母親大人,我已經吃的夠多了。在聖域比我大一歲的修羅跟迪斯也跟我差不多高。」

阿布露出甜美的笑容從容回應。

「但是隔壁的格妮拉已經比你高了,你也差不多該開始發育了,在那種環境下成長真讓我擔心。」

他的母親擔憂的碎碎唸道,聞言,阿布羅迪水藍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複雜。

「阿布羅迪,你要去哪裡?」

「去後院看哥哥。」

 

 

 

 

 

-------------------

我真的在寫GIVE ME 而且被鶴鱷篇折騰死了

啊對了下一篇是阿布的回合(應該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