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出來的東西,質量不太好

我不該在修羅期間選修羅當主角的(?)我都快鬧分裂了(爆

雖然有大體構思,但我其實是個要花很多時間去醞釀才能寫出作品的人(天啊我真不適合修羅場!)

就...將就一點吧(摀臉

去趕報告了..剩一份報告我就要繼續趕稿了

 

這篇文章到底想表達什麼?如標題所示,不重要。

 

年中相關,修羅迪斯主(對不起阿布我沒時間...)

背景涉及盟血之章

 

 

 

 

說到鮮紅,你會聯想到什麼呢?

 

修羅用披風擦拭身上的血跡,仔細看的話,會發現本該素白的披風末端有少許暗褐。

那都是別人在死前遺留下來的。

 

修羅並不喜歡血,不過自從六年前發生那件事後,他幾乎成天染著血。

──一切都是是為了大地的和平,他堅信。

身為這一輩黃金中較年長的一群,他和迪斯馬斯克以及阿布羅迪扛下了大多數的任務。

此外,尚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三個效忠於現任教皇撒加。

對於艾俄羅斯的叛逃的事,其實修羅仍存有一絲困惑的,不過他和阿布羅迪都相信撒加作為教皇能給這片大地帶來祥和。

 

至於最先知道真相的迪斯馬斯克,效忠撒加的理由不詳。

 

至少修羅跟阿布羅迪對迪斯這個人實在不甚清楚。

 

理由?因為撒加他夠強悍啊!

別說謊,迪斯,我知道你才沒那麼簡單。

喔,那就是因為撒加是正義的吧?阿布,理由什麼的重要嗎?

 

說起迪斯馬斯克,這個男人各方面來說都是嗜血的。他好狠、好鬥,但卻是他們三人中最不染血的。

 

誰叫大爺我一根手指就能把他們送進地獄呢?不高興你就跟我換嘛!我也想要一把聖劍,耍起來多威風啊!

……

 

不知何時起修羅產生了一個錯誤印象,他知道迪斯的眼睛是灰青色的,但他老記成血紅色。

只有他和阿布羅迪才曉得,那傢伙的頭髮在星空下會泛著詭譎的暗銀色光芒。

 

「唷?結束啦?」

山腳下,修羅抬頭望見迪斯倒掛在樹上,後者穿著一身輕便,對前者露出了頑劣的笑容。

「迪斯馬斯克,你正在擅離職守。」

「我今天休息。」

當然聖鬥士是沒有假日的,修羅還來不及做出指責,就被一路拉到了市區。

「……唔,我們好像太顯眼了?」

「……」

耀眼的摩羯座聖衣,修羅只得買一件袍子罩住,一旁迪斯才恍然大悟,讓他忍不住給了白眼。

「去哪?」

「一間酒吧,上次閒晃的時候發現的,感覺還不錯喔!」

「……」

「喂!不要急著走啊!」

 

最終修羅還是被迪斯拉著,鑽過小巷來到一間略顯老舊的酒吧。

推開門立即傳來招呼聲,從服裝來看修羅猜想那人是店長。

 

唷!你小子又來啦!這次還帶朋友啊?

是啊!老闆,先來兩杯Toddy

迪斯,我們未成年。

不要計較那麼多啦!

 

他們選了個不起眼的角落,在迪斯與老闆談天的時候修羅習慣性觀察起四周,人不多,室內擺設就如同外表般老舊,目前表演台子尚空著,似乎沒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除了店裡正放著佛拉門歌。

 

「這家店的老闆有個怪癖,明明在希臘開店,但只有週日才放希臘歌,後天是義大利……不過我已經聽膩'o Sole Mio了。」

「……你究竟來幾次了?」

其實修羅暗對於迪斯喜歡這間酒吧是感到訝異的,他印象中這亂七八糟的傢伙總是待在人群中,聒噪的和其他人談論八卦。

「這裡不錯吧?若不是阿布那小子出差去了我也想把他帶來。」

迪斯一邊說一邊將盛滿的酒杯遞到他眼前。

「確實。」

 

然後他們靜下來品酒。Toddy有點甜,修羅想,迪斯估計會怕苦一輩子了。

老鄉的音樂令修羅難得感到放鬆,寧靜下他不禁思考起為何自己老是被面前的友人牽著走。

 

「修羅。」

「?」

「為什麼這些曲子播下來都只有一個人在唱歌?」

「佛拉明歌只有獨唱,一個人一把吉他。」

「那豈不是不能跟別人對著哼?」

義大利人倒是很喜歡一起唱歌。

修羅不常喝酒,他覺得自己已經有些醉意,看著正半垂眼望著舞台滿腹興致的迪斯,他又把對方的眼睛看成紅色了。

「怎麼啦?用這麼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我?」

修羅對冷笑話一向無動於衷。

「迪斯,你的眼珠是什麼顏色?」

「恩?灰色的啊……顏色是有點淡啦!但還不至於被當白目吧?」

確實是灰色的,當迪斯回過頭的瞬間赤紅便不見了。

 

醉了,一定是完全醉了。

 

「吶,修羅你看!有人上台了!」

「是舞孃。」

「佛拉明歌舞?」

「嗯。」

他又幻覺的想起鮮血飛濺的場面,巨蟹座聖鬥士坐在群屍上方,帶著笑意抹去臉上的血痕。

你的記憶出問題啦?還是潛意識裡崇拜我啊?幻覺的主角滿不在乎的說,作夢的理由什麼根本不重要。

你可真隨便。

 

不重要……

 

像你這種死腦袋連作夢都要糾結的話,遲早會鬧精神分裂啦!嘻嘻。

 

不重要。

 

「那舞孃在邀人呢!你要不要上去露一手?」

「我不會跳舞。」

「不是吧!一個西班牙人竟然不會跳舞!」

「硬要說的話會一種。」

「什麼舞?」

「劍舞。」

 

酒館的角落傳出誇張的笑聲,不是一個人,是同桌的兩個醉醺醺大男孩共同造成的。

 

「等會我們回去找個地方,我看你跳。」

「音樂呢?」

「我唱。」

 

不過當他們搖搖晃晃的準備回去時,早就忘了跳舞的事。

隔天一早,修羅與阿布羅迪接到通知,巨蟹座的黃金聖鬥士接受培養下一代聖鬥士的任務,已經回西西里去了。

 

「真看不出那隻螃蟹比我們還更適合當老師,卡妙倒是能理解,雖然他還是個小鬼。」

阿布羅迪輕啜ABSOLUT,剛回到希臘便忍不住談起此事。

「你認為他能當多久,修羅?」

「不知道,不過要培育下一代的話,至少要能支持五年。」

「那以後的日子可要無聊了。」阿布羅迪說,不能否認迪斯馬斯克那股胡來對他們造成的影響,「你說這酒吧真的是他發現的?這麼安靜的地方我還以為他一定坐不住。」

「我原本也這麼想。」

「那他為什麼會找到這裡呢?」

「誰曉得,不過……」

 

修羅輕輕的露出一抹微笑。

 

「他肯定會說那不重要。」

 

 

--End

 

 

阿布,你看迪斯的眼睛是紅色的還是灰色的?

夢中他忍不住問了他的另一位好友。

你在胡言亂語什麼啊,修羅!

當然他好友一臉不解面帶斥責。

 

早在六年前我們做出選擇時,我們就離不開血色了。

 

 

 

--------------------

根據盟血之章以及SS星矢他們被送去的時間來推斷,盟在迪斯的指導下至少度過了六年,可能接近七年

因為盟並沒有畢業,所以迪斯恐怕是到最後一刻才被緊急召回去的 雖然偶爾應該有回去接受撒加命令的時候,不過我想他跟修羅還有阿布,應該很久沒見了。

(話說怪不得G裡的面具比SS裡的多 後來根本沒時間收集嘛.....然後舊的有些自行升天了(?)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