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配合聖吧巨蟹月吧刊的投稿

因為吧刊已經出了我就發上來了

(註:幸福的幸子題材出自屍骸派對)

 

 

1.愛麗絲

 

 

甜美的小女孩最喜歡看故事書了,她總希望有一天自己能與故事中的人物對談。

有一天她夢見長著兔耳的灰髮男人從她身邊跑過,嘴裡大喊著──要遲到啦!遲到啦!

難道是愛麗絲裡的白兔子?小女孩興奮的想,跟在男人後頭一蹦一跳的,看見男人鑽進了兔子洞。

真的是愛麗絲!她毫不猶豫的跟進,在漫長的落下中看到倒掛的老爺鐘、飛舞的彩蛋、四散的馬卡龍,還有自己快要走光的蓬蓬裙。

小女孩最喜歡的故事就是愛麗絲了,她清楚的喝下了會變小的藥水,再吃了能變大的蛋糕,終於順利的來到她夢想中的仙境。

三月兔先生呢?她東張西望的想。

你說迪斯的話,他慌慌張張的往東邊去了。在樹上有著貓耳的男人說。

你是公爵夫人的柴郡貓吧?”“是的。”“那你怎麼不笑呢?”“我為什麼要笑?”“柴郡貓老是掛著笑容啊!”“那你大概認錯貓了,我叫修羅。”“是嗎?那我先走啦,掰掰修羅!

天真的小女孩沒有多想,揮手向貓道別,她看見修羅緩緩的漸漸的淡去了身體。

東面是兔子先生的家,她記得,現在兔子先生應該正跟帽子屋和睡鼠開茶會,是有點無聊的茶會呵。

你好,迪斯先生。”“哎?難道你是愛麗絲?”“嘻嘻……就當我是愛麗絲吧!

小女孩夢想成為愛麗絲許久,兔子先生是個很隨性的人,很快便邀請她入座了。

睡鼠先生已經睡倒到了地上,一旁戴著高帽子石青色長髮的男人正喫著茶。

請問你是帽子屋嗎?”“是的,我叫卡妙。”“聽說你的時間停止在下午六點,所以要一直喝下午茶?”“恩,我的時間已經被凍結了。

不過卡妙先生一點也不瘋狂,只是彬彬有禮的問小女孩的來歷。

其實茶會沒有書中的無聊啊!她開心的想,和兔子先生說說笑笑一陣後她想起紅心女王,匆忙道別後在池塘跟魚先生問了花園的方向。

花園中有三個嘻鬧的紙牌人,吱吱喳喳的在替玫瑰施肥。

咦?怎麼有紅、白、黑三色呢?熟稔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小女孩開始感到不解。

很奇怪嗎?

她回頭一看,對了,兔子先生是來參見國王跟皇后的。

紅心皇后不是討厭白玫瑰只喜歡紅玫瑰嗎?

紅心皇后是哪位啊?迪斯先生問,這個國家只住著一位國王啊!

誰?”“阿布,一個玫瑰狂。”“迪斯,你欠揍嗎?

來者是一位有著漂亮臉蛋海藍色長髮的男人,他的身邊隨時盛開著花朵,穿著一身華麗高雅。

他就是陛下嗎?”“嗯。”“那他脾氣會不會很糟?”“有點,他時常覺得自己的內臟都攪在一起。

而後在阿布的命令下他們一起玩槌球,抓著火烈鳥將刺蝟打入球門,小女孩想,必須好好用鳥嘴對準以免鳥兒被刺傷。

一片混亂後小女孩再度看見貓先生,突然她覺得有些累了,想起母親做的曲奇餅、千層派,有時候她還會一起幫忙在烤好的蛋糕上畫奶油。

陛下,請問要怎麼離開仙境呢?小女孩記得,後來精簡化過,人手一本的愛麗絲裡主角最後向紅心女王問了離開的方法。

仙境?這裡哪是什麼仙境?”“咦……可是兔子先生稱我為愛麗絲……

白兔子和國王互望了一眼。

 

那是因為每個來拜訪我家的女孩,都自稱自己是愛麗絲。

 

 

醫院裡,一個女人終於簽下了切結書,關掉了她成植物人數年的女兒的維生裝置。

 

 

 

 

 

2.幸福的幸子  本篇故事背景來自遊戲屍骸派對

 

 

 

你聽過幸福的幸子嗎?

 

相傳,只要把叫做幸子的小紙人和同伴一起握住,按照幾個人默念拜託了,幸子小姐,再一同抓緊紙人向外扯碎,彼此間的友誼將根深蒂固,不再分離。

 

修羅手上抓著剛裁好的紙人,他對這個傳說並沒有興趣,不過有另一個傳言,認為最近頻頻失蹤的畢業生與之有關。

即將畢業的孩子最怕分離了,教皇大人,懇求聖域調查一下吧。

近年未成年失蹤率高居不下,聖鬥士們除了防止外敵侵略大地外,和平的年代也會處理地上的重大事件。

於是這個調查就落到了當時黃金中最年長的修羅手上。

本來應該是交由同為十一歲的迪斯負責的,不過那時他尚未從西西里的任務回歸。

 

這也意味著修羅必須找其他人跟他一起拉奇怪的紙人。

 

「只要默念三遍拜託了,幸子小姐就行了嗎?」雙魚宮中,阿布羅迪問,一旁是經過正好幫忙的卡妙。

修羅點頭,他們三人在心中默念了奇怪的咒語,然後從三個方向將紙人撕開。

 

原以為接下來就是修羅自己的事了,突然大地竟然裂開,帶有強力拉力的將他們給吸了進去。

回過神來他們發現自己身處一老舊的教室,窗子是鎖的,而且無法用蠻力打開。

受制約的異空間。阿布輕聲說。

他們在黑板下方發現一具爛的見骨四分五裂的屍體,一旁還有一桶黃色散發著惡臭的謎樣液體。

到底是……

屍體上穿著的疑似是日本某初中的制服,修羅將衣服上的名牌收進懷中,他想如果那些失蹤的人真的都來到這個空間的話,估計也凶多吉少了。

來到門前,他們發現門尚能拉開,廊道是破舊的,四處都是因木板腐爛造成的坑洞。

轉過轉角後再度看見五、六具零散的屍首,修羅蹲下來檢查屍體的傷口──都是不平整的,彷彿是被撕裂了般。

「你覺得是什麼造成的?」「不肯定,不過不是刃器。」

緊接著從他們背後傳出尖銳的笑聲,一個泛著藍光的人影朝他們衝來。

──是個年約七、八歲,沒有眼睛,拿著一柄染血的大剪刀的男孩。

沒有多想,修羅反射性出手,結果發現男孩碰觸不著,穿過男孩身體的手只覺濕冷。

黃金聖鬥士的體能跟反應力都是絕對頂尖的,修羅迅速的避開伸向自己頭部的剪刀,男孩發出嘩啦嘩啦模糊不清的怒吼,他才發現從男孩嘴中看不到舌頭。

 

「修羅!先離開!」

 

卡妙造冰補強了地板的強度,他們拐了幾個彎,直至確認男孩沒有跟上。

那是幽靈吧?”“顯然是。

立於人類頂點的戰士這下可苦手了,他們之中能夠接觸靈魂的,只有室女座和巨蟹座兩名黃金聖鬥士。

「迪斯那傢伙……平常沒什麼用,需要的時候竟然不在。」阿布半開玩笑的說。

而且他們之中也沒有擁有空間能力的。

「等等……這裡有人!」

嗜血玫瑰對活人的生氣特別敏銳。

阿布羅迪走到一扇看起來特別完整的大門前,上頭寫著「保健室」。

保健室似乎從內側被上了鎖,阿布在開門時感到輕微的抗拒。

「呀──!!」

跌坐在地上的少女發出沙啞的叫聲,她頭髮凌亂,身上沾滿沙土,從緊繃削瘦的面容來看已經受了不少驚嚇。

「活……活人?」

少女……估計約十六、七歲,恐怕已經有三天不吃不喝,卡妙變出微量冰晶化為水灌入少女口中。

「魔法?你們真的是人?」恢復言語的少女依舊警惕,想必在她眼中他們三人是很奇怪的──穿著黃金聖衣平均年齡卻只有十歲的男孩們

「我們是來救你的。」「救我?……我一定是起幻覺了。」

少女用輕笑企圖撫平自己的狂亂,保健室的燈光比其他地方明亮許多,其中還擺置著一面長型鏡子。

這裡是被封鎖的異世界……她當他們是幻影的閒聊起來,剛到來時,她們有十個人,突然的一個個慘死或是失蹤,有時候明明在同一個地方,卻碰不到面。外頭有三個專剪人舌頭的幽靈,少女從一具被撕裂的屍體上找到關於紅幽靈幸子的筆記。

「幸子?就是紙人的名字?」「咦?那紙人就是幸子嗎?」

其實少女並不知道幸福的幸子傳聞,只是在畢業典禮上被同學拉著,一起念了十聲拜託了,幸子小姐

「為什麼幻影會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少女在聊天中逐漸回復冷靜,「難道你們……真的是人?」

三人點頭,少女再度發出一聲驚叫。

「真是的……我怎麼可以在小孩面前失態呢!你們……你們不要怕!我會保護你們的!」

外面的人大多不知道聖鬥士的存在,會把他們當成普通小孩也是正常的,若是平常他們只會沉默的接受誤解,不過現在並不是一般情況。

「我們是戰士──」「就算是小戰士,鎧甲什麼幽靈可不在乎啊!」

少女開始翻箱倒櫃,從抽屜裡挖出還能用的瓶瓶罐罐以及紗布,又整理尚未壞損的東西,如剪刀、旋轉椅、水管。

「很好,都沒受傷。」她將三人上上下下都巡視了一遍後說。

「……能不能合我們說明紅幽靈的事呢?」

除了幸子外的幽靈都是暗藍色,修羅隱約記得迪斯提起過紅色幽靈的不同之處。

就像西班牙鬥牛一樣,紅色比較兇啦哈哈哈……

「怎啦?修羅,臉色那麼難看?」「……沒什麼。」

幸子的特徵是黑色於空中飄蕩的長髮,七歲,穿著一件白色或紅色的長袍。

「白或紅?那幽靈會換裝嗎?」

「不知道呢……如果每天會換衣服的話應該挺可愛的吧?」少女想,「就像……」

 

「就像這樣喔,大姐姐

 

沒人能阻止神出鬼沒的幽靈,微笑的女孩幸子飄在空中,從袍子底下滴滴答答的淌血,漸漸的也沾滿了血跡。

從幸子的身上竟散發出連黃金聖鬥士都必須謹慎的壓迫,少女發出一聲驚叫,幽靈女孩咧著大嘴笑容指向室內那面鏡子。

鏡中,四個跟幸子同樣笑容的他們,好像即將從鏡子中爬出。

「你們退後!」

正戒備著幸子的他們被少女吼聲給打斷了,少女正拿著水管朝鏡子衝去。

 

卡妙做出些許冰之輪想要在不傷害少女的情況下阻止她,但那時的卡妙還不知道當人為人師、為人長時會爆發出怎樣的力量。

 

於是少女打碎了鏡子,然後她的關節突然噴出鮮血──

 

少女也跟著四分五裂了。

 

嘻嘻嘻……幸子依舊在空中嘻笑著,充滿著惡意。

而黃金聖鬥士卻感到如臨大敵。

 

「我咧……竟然遇上厲鬼,真有你們的。」

天花板上冒出了次元裂縫,阿布和修羅相望一眼,是兩股他們熟悉的小宇宙──屬於開啟空間的人以及即將過來的人。

「你怎麼過來的?」「是教皇送我來的。」

迪斯面不改色的回答卡妙的問題,他伸出手指,指著紅幽靈準備積屍氣,不過幸子先警覺了一步,嘻嘻笑笑的退出了室內。

「你們先回去。」迪斯淡淡看了眼地上四分五裂的女屍,「這是我的領域。」

「等等。」修羅低下身從少女的屍首上翻出名牌,連同他先前收集到的一同交給迪斯,「把剩下的也收集起來,我們必須給他們的父母一個交代。」

呿──真麻煩!

迪斯嘟囔了一聲,修羅三人先行回去原本的世界。

 

 

數小時後迪斯回來了,稍微有些掛彩。

自行回來了?”“恩,我進去後發現那裡是冥界跟人界的交縫,所以積屍氣也行的通。

迪斯一邊說從身上抖落大量的名牌,遠超過上百張。

「所有的屍體都被四分五裂了,估計那個厲鬼生前也是這麼死的。」他說,「你說這紙人就是那厲鬼嗎?」

「也許,反正他們同名。」

「不過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啊……」迪斯輕捏起要收入報告裡而做的幸子紙人,「一邊拜託人家,一邊又把人家撕的四分五裂,怎麼可能靈驗啊?」

 

所有人都四分五裂了,除了他們。

「所以我們死後也會四分五裂嗎?」

「不知道,反正幸子已經被強行超渡了。」

 

最後他們確實沒有四分五裂,一個活生生落入黃泉,一個被燒的連灰都不剩,一個沉眠於極冰中,一個內臟爛去倒在花裡。 -----這就是幸福的幸子的結局

 

 

 

--------------

附注 如果你看不懂的话:
第一个死亡的迪斯马斯克,活生生的落入黄泉,引领女孩走入地狱的兔子
第二个死亡的修罗,在宇宙中逐渐身体被烧成了灰,透明的猫
第三个死亡的卡妙,被永久冻结在冰柜里,停止时间的帽子屋
第四个死亡的阿布罗迪,内脏碎烂死在花丛里,脾气不好的玫瑰之王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