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已經決定到第一部結束前都是年中組ONLY 





庭院四周種滿了花草,阿布羅迪站在庭院中央,他的面前有座小小的石碑。

 

費爾森——1964.3.10,無緣問世。

 

 

曾經有位女演員,以姣好的面容迅速紅遍了全世界。

不過隨著青春逝去,自然也漸漸沒落了。後來在一個小鎮與一名長相普普但是還算溫柔的男性結婚。

據說當年她懷了一對雙胞胎,一男一女,男孩在出生時便夭折了。

難過的女演員為了紀念她早夭的兒子,取名費爾森,而女孩,則叫做阿布羅迪。

 

這是只要是瑞典人都略有耳聞的小道消息,那名女演員至今仍演技優異,到達了連自我都欺騙的境界。

 

阿布羅迪站在費爾森的墓前,他很清楚,為什麼他的母親渴望擁有一個女兒。他甚至不止一次的懷疑,其實墓裡什麼都沒有。

 

你說什麼,要把我的女兒送去當戰士?你瘋了嗎!他的母親對聖域使者尖叫怒吼。

女兒?可是我們接到……突然聖域使者看見了門後阿布那張正在搖頭的小臉,我們接到……你的女兒是雙魚座黃金聖鬥士的接班人,將成為最美麗的戰士。

最美麗的戰士?聽到美麗他的母親冷靜了下來,美麗是這位女演員在歲月中喪失的最重要事物,對此,她猶豫了。

一定要帶走嗎?

嗯,他命中注定成為最美的戰士。

在幾番糾結後,母親終於同意了使者的邀請。

 

而當時尚幼的阿布羅迪也終於首次從自我認同跟欺瞞中解脫。

 

現在,他回來了,男孩子比女孩晚發育一點,但再過個幾年,阿布羅迪就會長高長壯,遲早會有人對他母親說,為什麼要把兒子當女兒養?

 

「親愛的,有什麼事嗎?……阿布羅迪!女孩子不可以這樣!!!」

正在廚房洗碗的母親看見自己的孩子脫下裙子,再脫下上衣……一件一件的,直至全部退去。

小小的身子在刻苦的鍛鍊下已看的見肌肉起伏,而他的股間,更是有著只屬於男孩的象徵。

「請看著我,母親大人。」

他走上前輕輕抬起被嚇得癱軟坐在地上母親的臉龐。

「阿布羅迪……親愛的……你怎麼……」

「我是你的兒子,你心中最美麗的兒子。」

他用尚稚嫩但是平靜柔和的聲音對母親說。

「明年三月我就會成為正式的雙魚座黃金聖鬥士,負責維持世界和平的聖鬥士……讓我們就此道別吧。」

 

「不過請記得,我依舊是你最美麗的兒子。」

 

沒等母親從錯愕中回神,阿布羅迪便轉身離開了不再屬於他的家。

 

 

***

 

「修羅?」正在巨蟹宮前發呆的銀髮男孩對朝他走來的黑髮男孩喊道,「現在才過了一周耶?」

「嗯,我提早了。」

修羅簡單的回應。

「艾俄羅斯今天早上也回來了,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暫時沒有……」

 

「是嗎?那正好,我們就出發吧。」

 

修羅跟迪斯一同轉身,阿布羅迪站在那,跟修羅同樣背著本應是度假而整理的包。

「去哪?」兩人異口同聲的問。

 

「義大利。」

第三人說的理所當然。

 

 

***

 

修羅和阿布羅迪坐在巨蟹宮前,他們在等迪斯。

「太慢了。」阿布把玩手裡的玫瑰說道。

「大概東西都散成一團吧。」修羅回想迪斯這人,不像是個平常會整齊收納物品的傢伙。

「那催促他一下。」

說完他將手裡的玫瑰射向宮內,沒多久便傳來迪斯誇張的叫聲。

兩人相望了一眼,阿布羅迪起身用小跑步進入宮裡。

 

「修羅,不好了!迪斯的眼睛紅了!」

阿布羅迪從宮裡大喊。

「他的眼睛不是本來就紅的?」

修羅回喊。

「不是啦!他戳到自己眼睛,現在全紅了!」

「……」

 

當迪斯跟阿布一同走出來時,迪斯的眼睛變成了灰藍色。

原來迪斯剛才在戴角膜變色片,但是從沒戴過隱形眼鏡的他始終戴不好,還被突然飛進來的玫瑰給折騰了一下。

「那最後怎麼戴上的?」

「阿布叫我別眨眼,就嗖──的一聲戴上了……難道他很常戴嗎?」

「不知道。」

迪斯和修羅走在前頭,他們先去射手宮向艾俄羅斯報備一聲,艾俄羅斯高興的說要他們好好玩,還提供一頂帳篷。

「本來應該要資助你們一點旅費,不過我也沒什麼錢,真是不好意思啊!」

「安啦!大不了去偷……哀唷!修羅你做什麼?」

 

之後他們到白羊宮前跟阿布會合,義大利離希臘很近,阿布羅迪提議他們乾脆來競速,三個比風還快的小鬼就這樣荒唐的來到義大利南端。

「修羅──!!慢一點!!哈……慢一點啦!!!」

說到競速,修羅忍不住起了點競爭心,雖然他們三個都有著超越常人的速度,專攻肉體的修羅還是快上一些。

當他遊刃有餘的停下腳步時,迪斯跟阿布正在後頭喘氣。

「呼……修羅你故意的吧!!」

平氣後迪斯指著修羅的鼻子大喊,他們打鬧一陣後發現阿布正在看海。

聖域是逐山而建的,他們想起阿布是瑞典人,是北歐的。

「北方的海不一樣嗎?」

「海風比較乾。」

修羅跟迪斯也一同坐下,他們雖然是地中海的居民,卻已經很久沒有好好欣賞這片有著橄欖木的海灘了。

「現在要上哪呢?」

片刻後他們起身,發話的人被另外兩人共同白眼。

「你才是地頭蛇啊,迪斯!」阿布羅迪叉著腰說,「你想去哪?」

「我?」被問的人大喊,「可是我不知道有哪裡好玩的……你們也知道我的村子已經毀了,後來就變成聖鬥士後補生了。」

巨蟹座果然都是死宅……阿布在修羅身旁輕聲說了一句。

「我問的是你想去哪裡。」他說,「我們都已經回過家了,你想去哪我們就去哪,對不對修羅?」

「嗯。」被阿布用手肘敲了一記的修羅回答,「反正我們跟你走。」

「……那我確實有個想去的地方。」

 

跟著迪斯的步伐四周景色逐漸荒涼,最後他們來到一片廢墟。

 

「我以前住的村莊。」

迪斯輕輕說道,他跳到一塊大石上。

「我想在這裡待上一會,你們要不要先去四處逛逛?……雖然這附近沒什麼好逛啦!」

於是他們各自找了點事,修羅看到阿布羅迪蹲在地上,四周飄著白玫瑰。

「這裡的土壤染了很多血,它們很喜歡。」

看到修羅疑惑的眼神阿布簡單回答,而後修羅又去看了其他地方,但是他一向不懂什麼消遣娛樂,最後又回到了迪斯呆坐的地方。

「逛完了?」

「逛完了。你在看什麼?」

「喔對了你們看不到。」突然迪斯伸手向空中一抓,「這些是當年我帶不走的亡魂。」

「帶不走?」

「因為不熟。」他說,「當時我沒能力強行帶走。」

「所以你這次要把他們都帶回去?」

「嗯。」

修羅想起巨蟹宮中那些哭泣的人臉牆。

「你依然認為這些人是你害死的?」

「嗯。」

「歉疚?」

「歉疚?」迪斯有些困惑的轉頭,「我為什麼要歉疚?」

「那你當時在哭什麼?」

「……我當時怕你們也死掉啊!那時是我小看了你們對不起啦!」然後迪斯又換了口氣才繼續說,「人命不過是塵芥,只要我輕輕動一下手指,他們就死亡了。」

「迪斯,我覺得生命沒有那麼廉價。」

「修羅你還沒有用聖劍殺過人嗎?」

「……沒有。」

「但事實上對你來說輕而易舉。」

「……」

 

修羅不知道要如何接話,兩人沉默了一會,忽然迪斯向後抬手大大伸了個懶腰,對不遠處蹲坐著的阿布大喊該離開了。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