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注意,因為我就是想寫生子 全篇重點就是在生子(淦

cp:阿布羅迪x迪斯馬斯克+修羅x迪斯馬斯克

 

 




「……反正我這人就是衰。」迪斯馬斯克如此說。

 

在跟米羅打鬧的時候突然一個不適,竟然跪在地上大吐特吐起來。

迪斯,你是不是喝了教皇廳辦公桌上的水?

教皇史昂摸了摸他的肚子後問。

……正好渴了,偷喝了點。

那是聖水。史昂說,是歷代女神為了保存優良聖鬥士基因而留下來的男孕水,他說穆就是這麼誕生的。

我靠,原來穆是這麼誕生的?

那穆的另一個父親是誰呢?

艾奧里亞,你真的想知道的話今晚就來我房間侍寢。

什麼聖水……根本是催情用的吧!

迪斯想起兩個月前的那天突然覺得很熱頭暈,隔天醒來就發現躺在別人床上了。

迪斯,不得對教皇無禮!修羅低聲斥責,還有那個……孩子是誰的?

死山羊,大概是你的。

說完修羅的眼睛比平常張大了零點零一釐米,然後抱起迪斯往山羊宮跑。

 

 

「據說懷孕期間不適合亂動。」修羅一邊說一邊從櫥櫃裡拿被子蓋到迪斯身上。

「修羅,我知道你很慌亂,不過你能不能臉部表情也乾脆慌亂點?一個面癱走來走去很有壓迫感耶。」

「抱歉。」修羅依舊面癱的說。

隔天卡妙帶了一本育兒手冊,談到育兒吐出的句子比平常多了很多。

「那傢伙一直都很喜歡小孩,13歲就跑去當奶爸了,有什麼好驚訝的?」

被迫躺在床上迪斯從床頭櫃偷偷摸出了菸,不過被修羅發現了。

「不讓我抽就讓我出去走動!」

「已經兩個月了,不好。」

「才兩個月啊喂!難道你還要我躺八個月不准動?」

--那為什麼今天下午會吐?--白痴!書上不是寫這是初期症狀?肚子都還沒鼓一塊呢!

總算修羅同意讓迪斯下床走走,他們下山到書店,修羅買了本孕婦營養調理須知,店員看著他露出了曖昧的笑容,修羅回頭發現迪斯正在看新出的靈異小說,交代對方別亂跑,邊看著書邊上市場挑菜。

他回想兩個月前發生的事,其實他們原本不是戀人關係,應該說,他和迪斯還有阿布羅迪的關係是有點混亂又曖昧的。

那天迪斯出現在自己面前時是衣衫不整的,好像喝醉了一樣,跌跌撞撞的撲進自己懷裡。

迪斯的身上充斥著發情的味道,悶哼幾聲湊到他唇邊主動索吻。

於是修羅把迪斯推倒了,隔天早上他們互望的尷尬。

「早知道就應該把他做到下不了床。」

忽然修羅的後方傳出阿布羅迪的聲音,他記得前陣子阿布外出任務去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既然他從教皇廳下來,理所當然的會先經過我這邊吧?」

阿布說,那天他看到迪斯搖搖晃晃的走來,樣子不太對勁,臉上泛著紅暈似乎在恍神。

「所以我就動手了。」「禽獸。」「你沒資格說我。」

不過在阿布找到能夠提神的藥回房時,迪斯已經不見了。

 

之後就是修羅見到的景象。

 

「這讓我想起很多動物在交配期間為了確實受孕,母獸散發出邀請訊號,會同時跟很多雄獸交尾。」阿布羅迪說的很冷靜。

「實際過程當事人沒有記憶,有意識時已經是隔天早上了。」修羅也說的很冷靜。

「所以說,你們到底想表達什麼?」迪斯邊吃橘子問的很冷靜。

「迪斯,這孩子到底是誰的?」阿布問。

「有沒有可能是卡妙的?他今天態度真的不太一樣。」修羅說。

「你們以為我是公車啊?」迪斯回答,「卡妙那傢伙想孩子想瘋了,也頂多會在米羅的晚餐裡加那啥水……」

 

日後他們會發現迪斯的烏鴉直覺是很準確的。

 

「所以要生下來才知道是誰的。」

晚上,三人坐在山羊宮的臥室,阿布羅迪扯掉迪斯的上衣,目前腹部還是平坦的。

「反正一定是我的。」上衣被扯掉的迪斯順手牽了條棉被。

「阿布,你應該回雙魚宮去。」修羅依舊在看今天新買的書。

--不行,我也有責任。--那輪流,下週我休息。--喂!不能讓我回巨蟹宮睡覺嗎!

最後他們還是達成協議……也許少考慮了某人的意見,一週修羅看,一週阿布看。

 

「懷孕初期胸部會有腫脹、刺痛感。」修羅一手拿著書一手撫在迪斯胸前,「會嗎?」

「尼馬,有點,但是被你摸的更癢,快拿開。」

迪斯揮開修羅的手抓著被子往後倒,他說他要睡了,看時間才十點,聽說懷孕後會比較容易想睡。

不過大家都知道迪斯是個夜貓子,十二點的時候修羅爬回床,從呼吸的深度判斷出對方果然醒著。

「修羅。」「恩?」「你一直在看那啥書……那麼期待當老爸?」「……也不盡然。」

修羅說他覺得這是責任,迪斯說這事真荒唐,連個吻都還沒接過,突然就當爸了。

--不然現在補親?其實那天你有自己主動親過來。--沒印象不算!還有不准親!

--如果孩子是我的不就要娶你?--你就把孩子帶回去養不行嗎?

在床上修羅對著迪斯,迪斯被對著修羅,不過床對兩個男人來說不夠大,難免挨的有點近。

一週後阿布過來接迪斯時迪斯也問了同樣的問題,阿布說孩子給他,想保持單身他尊重,不過還是忍耐一下生下來吧。他說墮胎不好。

「殺過那麼多人了還差一個嬰兒?」「那現在試著去學習保護一個生命如何?」

自從上次吐過後迪斯時常在吐,史昂說這是害喜,再怎麼說雄性的身體還是不適孕的。

「這時候卻只能怪自己亂喝東西,未免太不爽了。」

不過迪斯還是抓起漱口杯朝來探望的修羅砸去。

 

第十二週,已經不會嘔吐了,但肚子開始隆起了,教皇允許他暫時不穿聖衣。

「師尊,我可以摸摸看嗎?」「……隨你。」

接到消息後盟將城戶財團的事情暫時交給紫龍跟冰河,搭飛機來到希臘。

大概是因為喪失了八十九個親弟弟的關係,盟對小孩子一直愛護有加。

「我知道裡面有生命,但是好像還感覺不到。」

盟貼在他老師的肚子上,試圖的再湊近點。房間角落堆滿了他帶來的補品。

「如果師尊沒時間撫養的話,這個孩子可以交給我嗎?」

盟說的很認真,他說孩子如果到他的名下的話,可以作為城戶財團的繼承人,雅典娜女神的表弟。

「這還是免了……」

迪斯對女神總是特別沒輒。

 

第十六週,寬鬆的襯衫已經無法遮掩凸起的肚子,迪斯不再外出,只留在山羊宮或雙魚宮,他說其實他很想回巨蟹宮,但又不想給其他人看到。

「忍耐一下,生完再回去吧。」另外兩個人說。

「生下來後老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揍你們兩個!」

日漸長大的生命壓迫到他的內臟,這讓他變得頻尿而且煩躁。

 

米羅聽到迪斯拒絕外出的消息特地跑上來取笑他,迪斯原本很生氣,小宇宙都凝聚到指尖上了。不過他看著米羅,突然的意味深長的笑了下收回手勢,那晚他難得的心情好。

「怎麼回事?」「過幾天就曉得了。」

他主動掀開上衣讓修羅跟阿布羅迪去觸摸,這時已經可以感受到胎動。

「這東西越來越大,要從什麼地方出來?」修羅問。

「……你們從哪裡把我搞大的就是從哪裡出來吧。」迪斯說,難免的聖鬥士的教育有點封閉。

「從這裡?」阿布又扯下迪斯的長褲,「看起來沒辦法跑出一個嬰兒。」

「不然到時候修羅你用聖劍把這小傢伙挖出來?」

「迪斯……嬰兒可不是鑽石做的,會切到。」

「那就是說一定要從屁股不可?」迪斯說,他們低下頭觀察那個小洞,「女人的屁股一定是橡膠做的。」

「她們洞好像多一個。」修羅拿著書,被迪斯跟阿布翻了一記白眼。

--死山羊,你沒見過女人的裸體啊?--恐怕連母親的裸體都沒看過。

然後阿布將手指探入迪斯的洞裡。

--喂……你進來做……嗯……

--把洞擴大點,好生孩子。

--一根手指有啥用……啊……我不是叫你放兩根!!

有過經驗的身體很快起了反應,試圖扭動掙扎只得兩條腿在床上亂踢。

「馬的……等這東西生下來……嗯……一定要你們好看……」

快感被挑起後迪斯同意讓阿布從背後抬起他,硬挺的男性特徵頂著穴口準備入侵。

「我們一定是瘋了……」

迪斯說他從沒想過他們會走到這一步,阿布羅迪回答其實他也沒想過。兩人的軀體結合在一起,迪斯對修羅說喂死山羊,不要在那裡摀的老二發呆,要是孩子是你的怎辦。

於是這荒唐的事變成了荒唐的三人行,修羅從正面抬高迪斯的腿,又一個男性象徵塞進去。

--尼馬……又痛又爽。--迪斯,忍耐一下。

書上說懷孕不宜做激烈運動,兩個人摟著中間的人抽送他們的腰,在迪斯耳邊輕聲要他別動,放鬆享受就好。

「享受你妹……啊……

 

 

「……就算沒有愛情,上床還是挺舒服的啊。」

「如果愛上的話會更舒服,要試試嗎?」

「這種事要怎麼試……」

 

隔天早上他們醒來時看見卡妙扶著米羅往水瓶宮走,修羅問為什麼米羅臉色那麼糟,迪斯笑著說是因為害喜。

「你早知道了?」

「我看的見靈魂啊。」迪斯得意的摸摸鼻子回答。

突然阿布拍上迪斯的肩問那你不是早該知道自己懷上了?迪斯愣了下,才說雖然知道肚子裡有東西,但那時怎相信男人會懷孕這種事。

--就這樣騙了自己兩個月?--如果能的話,我還想再多騙幾個月。

 

過陣子迪斯又嚷著要回巨蟹宮,披著斗篷半夜從雙魚宮往下走,修羅坐在床上感覺到迪斯的小宇宙慢慢移動,一直到確定迪斯經過獅子宮後才往後倒準備入睡。

 

忽然迪斯的小宇宙折返了,而且速度很快。

修羅連忙從床上爬起,當他走到山羊宮門前時看見阿布也從上方下來了。

「迪斯,怎麼──」

迪斯越過修羅跟阿布羅迪身邊,修羅他們回到臥室看見迪斯塞在他的被窩裡。

「迪斯?」

「……別問。」

阿布跟修羅坐在床邊,沉靜的,良久後迪斯才從被窩鑽出來。

--喂。 --怎麼?  --現在已經過多久了? --什麼過多久? --我的肚子。

--五個月。 --是嗎……

迪斯拉起阿布跟修羅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

--感覺的到嗎?這小東西很囂張的在亂踢。

--恩……這就是胎動?

--好像已經有點樣子了?摸的到。

迪斯說這傢伙剛才差點要死掉了,修羅問怎麼回事,阿布猜說是那死氣沉沉的宮害的吧。

但是迪斯又不說了,賴在床上要他們一起睡。

 

結果那晚他們三個都失眠了。

 

 

隔天迪斯穿著大袍子要修羅跟阿布陪他去一個地方,雖然寬鬆的袍子仍遮不住凸起的腹部,不過迪斯似乎也不是很在意了,跟教皇報備一聲就拉著兩人離開聖域。

來到城鎮他直直的往醫院走去,來到婦產科護士問是父親還是誰的家屬?迪斯說是家屬,在櫃檯前偷瞄了眼訪客名單隨口報了名字,就順利被帶到育嬰室。

「如果真的生下來的話,八成跟他們一樣吵。」

迪斯指著玻璃窗裡那些吵鬧的嬰孩,小小的臉蛋因為哭泣皺成了一團。

「他們看起來很無助。」修羅說,有個護士小姐正在裡邊替個孩子餵奶,「也許我們無法獨自一人照顧,書上說他們很脆弱需要隨時關照。」

而阿布羅迪沒說什麼,只是很認真的在看那群初生的小傢伙。

 

一個小時後他們離開醫院,見迪斯往別的方向走修羅問要去哪,迪斯回答難得休假不好好逛一下怎行。

腹部增加的幾公斤重量對黃金聖鬥士來說不算什麼,不過肚子裡的生命倒是脆弱的很,怕迪斯走太快另外兩人一左一右拉著。說來他們也沒上哪撒野,就是四處晃晃罷了,遊手好閒。

「我們多久沒一起出去玩了?」「很久了,你也真貪玩,現在還想這些事。」「別這樣說嘛!以前只有我們三個小鬼時不是時常出去鬧嗎?阿布,你說對不對?」「你常拉著我們到處跑,就像現在這樣。」「誰說的,你偶爾也會拉著我們去看畫展……」

突然的這個話題勾起了他們的回憶,話匣子打開了在海邊邊走邊說個沒完。修羅記得迪斯曾經準備在他的鞋子裡倒釘子時被阿布發現,一時驚慌竟然把釘子給吞了來消滅證據。

--才沒吞!阿布阻止了! --……你還好意思說。

結果他們竟然在海邊坐到天黑,阿布羅迪褪去衣物說他要去游趟泳,聞言迪斯也嚷著要下水。

「游泳好像是很適合孕婦的運動。」

「不准叫我孕婦死山羊!還有別坐在那,你也一起來游!」

於是修羅又被迪斯牽著走了,修羅笑著也將衣服擱在岸邊,潛入水中時他看見阿布在欣賞一鮮紅色的珊瑚岩。

考慮到水壓變化迪斯並沒有潛太深,不過他的泳速可比修羅還快些,據說以前迪斯的泳技是僅次於卡妙的。

喂,修羅!

在水裡他們可以用小宇宙傳訊。

什麼事?

看這邊!

……

 

海面上,一個黑髮男人緊急浮出水面,清晰的咳嗽聲證明了他喝下不少水。

「迪斯!你怎麼可以對水裡的人做鬼臉!」

「誰叫你們潛水的那麼開心!」

說完迪斯還朝修羅潑了一發水。

「在水上的話我可不會留情。」

修羅說,也讓海平面濺起嘩啦啦的水花,兩個大男人在海上忽然童心大起。

 

「……你們在做什麼?」

 

阿布羅迪浮上水面後面無表情的看著兩人。

「……沒什麼。」

然後他們看看時間,其實也不早了,於是上岸。

--阿布。 --嗯? --剛才你什麼都沒有看到。 --喔。

臨時決定游泳他們當然沒有準備浴巾,想說這海灘平時沒人經過,就乾脆坐在岸邊讓海風吹乾。

「修羅,為什麼你的頭髮泡過水也不會塌?」迪斯一邊揪著修羅的頭髮,一邊指著阿布那原本的大捲現在卻塌成毛怪的長髮。

「因為我頭髮硬……還有迪斯,坐後面一點,我不知道嬰兒怕不怕吹。」

「怪不得你們兩個要擋在我前面……」突然迪斯的音量壓低了,「……你們今天看到那群小崽子有什麼感想?」

修羅回答他們看起來很弱小,阿布說臉很皺。

「你們真的準備好當爸了?」

這次修羅回答的比較慢,阿布說不管是誰的孩子他都養了。被盯許久後修羅才坦承要實際抱到孩子才知道,不過他是不會逃的。

「那你自己呢,迪斯?」

「東西在我肚子裡,想逃也逃不掉。」

接著迪斯問想不想接吻?話還沒落下阿布先親了上去,吻完後迪斯又轉頭親吻修羅,他笑說這下只好真的三人行了。

 

「等到孩子生下來我們一定要換個位置……哼……

 

衣物依舊擱在岸邊,就像那晚一樣的姿勢,只是換到了室外。

他們深夜回到聖域時迪斯的走姿有點跛,和白羊宮的穆點頭示意後他們通過向上,阿魯迪巴說他們三個感情真好,撒加叮嚀了一句別玩太兇。

經過巨蟹宮時迪斯輕輕瞥了一眼牆上的面具,路過獅子宮時聽見艾奧里亞正在練習對某人告白。

沙加又在冥想,老師還在廬山,米羅現在住進水瓶宮了,艾俄羅斯不知地道挖到哪去。

--今天的運動會不會太多了? --難不成要我抱你? --死也不要。

 

之後他們的生活沒什麼大變化,彷彿已經穩定下來的,修羅跟阿布羅迪輪流外出做任務,迪斯待在聖域內,偶爾在臥室看新出的靈異小說,或是學沙加那樣冥想凝聚小宇宙。

「喂!死螃蟹!來打一場!」「……你也有四個月了吧?」

卡妙說人在生育時體內的內分泌系統會有些變化,也因此做母親的通常比做父親的更早進入狀況。

「真看不慣那螃蟹一臉平和的樣子。」「米羅,當心動了胎氣。」

「……你們早點離開好不好我想睡覺。」

 

第二十八週,肚子內的重量增加很快,迪斯說這點重量不算什麼,倒是內臟被擠壓的各種不適。

「就快了,再忍耐一下。」修羅說。

 

第三十二週,史昂過來巡視說差不多再一個月半,盟問需不需要從日本請手段高明的醫生來接生,不過被拒絕了。

「聖域的機密不可外流。」

「……所以一定要自然生產嗎?」

 

第三十六週,迪斯好說歹說才讓盟乖乖搭飛機回去工作。

「多虧了那小子,我睡了一週的地板。」修羅說。

「我覺得他是故意讓你睡地板的。」阿布羅迪說。

 

第三十八週,於教皇廳抵達的某密室,迪斯躺在石版床上,從他的兩腿間正被強行擴張的洞口流出一片的血。

「再用力一點,巨蟹座……虧你臀部還那麼大!」

「教皇大人……再大也……沒女人大啊……嘎……」

迪斯抓住站在他左右邊阿布羅迪跟修羅的手腕,力道大的讓身為戰士的他們都有些皺眉。

強烈支持婦女來當聖鬥士,生一個崽子到底要多大的力……迪斯喘著氣說,史昂說還有力氣開玩笑就再用力一點,都一小時了連個頭都還沒出來。

第二個小時史昂說看見頭了,先放鬆,說了用力再用力,一直到三個小時半才有個小東西跑出來。

「阿布,你做什麼!」

忽然一朵紅玫瑰插到迪斯胸前,在剛生產完消耗太多體力並且鬆懈的情況下迪斯陷入昏迷,但教皇的沉默不語也讓修羅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

 

嬰兒還沒有哭。

 

「分娩還沒結束,雙魚座你留下來陪伴巨蟹座,山羊座你帶這孩子去該去的地方。」一會後教皇下令。

「是。」

 

 

 

隔天當迪斯清醒時,是躺在離教皇廳最近的雙魚宮的寢室裡。

「那小崽子呢?」

被問的人沒有回答,反問他要不要吃點東西。

「我要看看那小崽子的臉。」

「在修羅那裡。」「阿布羅迪!」

「……我更正一下,我要小崽子的臉皮。」

他說,靈魂的去留是不可能瞞過他的,阿布聽完並無表現出任何驚訝。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

修羅只得將孩子抱出來,迪斯接過抱入懷中,嬰孩的頭髮是黑色的。

「是你的啊……」

迪斯的語調很平靜。

 

 

「對不起,修羅。」他說,「我殺了你的孩子。」

 

 

 

--End

 

 

 

這個故事到此為止,如果你覺得很坑爹,也許我們可以把指針撥到數年後。

 

 

 

「父親大人,馬鈴薯已經削好了。」

黑髮的小男孩手上拿著小刀對廚房內同樣髮色的男人說。

「先放著,我正在燉湯。」男人輕聲回答,然後他轉頭問正在洗菜的水藍髮女孩進度。

「就快好了,修羅叔叔。」

「父親!」又一男孩走進廚房,看起來跟女孩差不多大,也是藍髮,「迪斯叔叔又在慘叫了。」

「阿布也在嗎?」

「爸爸也在。」

「那待會就會停了。」修羅回答,這次他走向前來避難的小小女孩,揉著銀色的短髮說,「三個小時後再去找爸爸。」

「阿布叔叔好可怕……嗚……」

 

 

 

這樣的結局你滿意嗎?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嘗試一下,劊子手學習珍惜生命的感覺,於是突然的,這坑爹的文就這麼誕生了。

這篇文章設定裡他們一開始並不是戀人關係,頂多是互有好感的狀態。話說女孩在從一個女人變為一個母親時,心態是截然不同的,於是他們都突然被迫準備當父親了。

從被迫負責到真心去接受的這個過程,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沒有成功描寫出來……其實我對小孩也是又愛又恨的

不過也有可能,只是因為最近一堆XXXX懷孕了貼吧出現,導致我被刺激了。

 

順帶一提他們變成三人行,並且每個人都生過孩子,三個人的感情還算不錯

長女(藍髮) 稱阿布跟迪斯為父親,修羅為叔叔

次男(藍髮) 稱修羅跟阿布為父親,迪斯為叔叔

三男(黑髮) 稱迪斯跟修羅為父親,阿布為叔叔

么女(銀髮) 稱修羅跟迪斯為父親,阿布為叔叔

 

關係上就是修羅跟阿布又同時讓迪斯懷了一次結果六個月的時候迪斯抱怨你們也該生生看,於是阿布說那他先生生看,所以長女跟次男年紀差不多大。

因為生出的兩個都是藍娃,修羅跟迪斯明顯感受到阿布的基因優勢,於是修羅生下了三男,始終沒出現銀髮娃迪斯只好自己生了么女()

別問我為何迪斯專生女兒。

還有他們平常會互攻,只是某人被壓的次數特別多。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