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米羅篇素材一篇嗑動畫一邊隨手寫的東西 

CP:黑撒X迪斯馬斯克

但是黑撒已消失注意。 

因為是隨手寫的我也不知道我在幹麻...



貓,白天目光銳利,夜裡卻格外可愛。

「這是因為他們的眼睛,其實本質並沒有改變。」撒加說。

貓也是會黏人的,不過不常見。

「他們也不是不忠心,只是沒狗表現的那麼直率,而且比較冷靜。」

「撒加哥,你說的這些我懂,但我不知道這跟我們討論的話題有什麼關係。」星矢咬著吸管問。

「我們在討論一隻184公分82公斤義大利品種的灰色短毛貓。」他回答。

「哪來那麼大的貓?我是想問那隻螃蟹怎麼老是一副看我不順眼。」

也沒那麼大的螃蟹,撒加想,跟這孩子用暗喻是行不通的。

「迪斯馬斯克雖然是蟹座的,不過他的本質有點接近貓。」他說,「再繼續這個話題前,我必須再說一次,無論是我還是迪斯、修羅、阿布羅迪,我們曾經犯過錯,但現在都是為了正義與和平的聖鬥士。」

撒加說,雖然在與哈迪斯一戰時他也為星矢差點被提早送去比良坂捏了把冷汗。

「當他接觸到光的時候也像貓一樣給人不安心的感覺。」

不過黃金聖鬥士就是光的象徵。

「怎麼說的像他在黑暗中很可愛一樣……」

「呵……」

 

曾經聖域中存在著一股黑暗,那黑暗有三名忠實的部下。

一個很沉默,一個很冷靜,一個很詭異。

他呼喚那名大家眼中詭異的部下,在黑暗中,部下乖順的躺在他的床上,他伸手褪去屬下的衣物,偶爾觸碰到敏感帶時,他的屬下發出細微的呻吟。

 

這並不是屬於撒加的記憶,但確實存在於他的腦海裡。

這是屬於已經被雅典娜之盾淨化的黑暗人格的記憶。

 

在被哈迪斯復活的時候,撒加──應該說剩下的善良人格,問過迪斯,要是遇到星矢的話會怎麼做?

……。

迪斯靜靜的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當他們分成兩組迪斯跟阿布羅迪先行時,撒加才聽見迪斯用小宇宙傳來的消息。

──我不後悔跟隨另一個你唷,老大。

 

其實堅定信念才是撒加憂心的地方,迪斯一定是不想多說什麼,才避開了他們唯一能好好交流的時機。

「真是聽不懂啊~這些事!」星矢抱著頭說。

「不明白有時候也是好事。」

「……浪費時間,我先回去了前輩。」

 

只要在明亮的地方,貓的眼睛都是懾人的。

當迪斯馬斯克將星矢踩在地上時,雖然是深夜,眼睛依舊是鮮紅給人不適的,彷彿嗜血。

他還是有分寸的。

所以阿布不會制止,修羅說。

 

不過在穆將星矢送走時,撒加確實鬆了口氣。

夜深的時候,撒加也踏出他的雙子宮,來到鄰近的巨蟹宮。

「老大?」

巨蟹宮因為上次的戰役殘破不堪,可目前大家仍在整建被夷為平地的處女宮。

迪斯馬斯克說就維持這樣也好,其他人說還有空間可以一起睡被他無視了,每天在廢墟裡打轉。

「迪斯,你何時變得這麼沒禮貌,嗯?」

在黑夜中髮色並不是那麼好分辨,其實很清楚應該是什麼顏色,卻被嗓音與威嚴給迷惑了一時。

於是在雙子座撒加面前,同為黃金聖鬥士的巨蟹座向他下跪。

「……教皇大人。」

記憶中熟悉的場景,不需管地板躺起來是否舒適,衣服隨心情撕碎。

迪斯在他的命令下闔上眼,像隻聽話的寵物任憑對方在自己身上啃咬,至多在疼痛時發出輕微的悶哼。

敏感的部位被碰觸時迪斯反射性的縮起腿,他的老大用蠻力扳開他的腿。

 

「……老大,請您住手。」

 

突然迪斯違背命令的睜眼,雙眼不是白天,但尚不屬於夜晚。

 

「我不需要安慰。」

 

然後他推開了他的老大,搖搖晃晃的離開了。

 

 

 

--END

 

後記:別問我在寫什麼,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一邊準備米羅篇的素材就隨手馬了,我認為雙重人格是該視為兩個個體的,只是共用一具身體。也因此,他們喜歡的人、欣賞的對象、伴侶也是不同的。

話說正進行這篇時還和朋友談到,萬一黑撒跟迪斯嗶到一半時變成白撒怎辦?……也許迪斯只好回房間自己拿道具解決了……

 

說到貓,其實我是想到一篇牛蟹,覺得螃蟹要是沒地方去會睡在阿魯迪巴身上,感覺會很舒服,像貓一樣賴著不走

但是不知道為何就變成這樣了。

 

話說我是不是該交代一下後續?

其實我覺得結局就這樣也挺好的,寫這篇時我也在想那白撒到底喜不喜歡螃蟹?或是最後跟修羅在一起?誰知道!反正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寫寫這樣的感覺而已。

另外,今晚迪斯也只好去獅子宮借住了,小艾大概不會介意吧。(就算介意也趕不走人就是)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吹水
  • 突然在想百度是不是又虐待你了OTL 
    评论在这里发好了,娘呀我彻底爱上这篇了

    很喜欢这种撒加和迪斯之间的关系,因为心里认为绝对服从是很无趣的,所以更愿意看这两人表现出一种相互制约的态势,迪斯可以尊重服从撒加的力量,但是相应的撒加绝不会愿意在他面前表现出软弱动摇的样子(我怀疑G里面就是这样的设定,迪斯在浴室问撒加做这些事是否真的出于己愿,我私心希望如果他发现撒加被操纵会威胁要杀死撒加)。这篇可能不是我说的这种制约,但迪斯心里认为蓝撒与黑撒不同并且基于此拒绝他这点让我爽到了(喂),个人很爱这种平衡感。

    结构也很有意思,迪斯的形象是从撒加和星矢的谈话(表层意识?)——撒加的回忆(潜意识?)——现实中层层展开的,而从中可以明显看出撒加对迪斯的掌握是逐层削弱的,最初的谈话里撒加似乎对自己的部下了若指掌,但在随即的回忆里他意识到(或者没意识到)自己对这个部下无法完全控制甚至没办法预测他的举动——在这一点上他甚至不如阿布罗迪,而最后他干脆被拒绝了。这种反差非常有趣,其实我在想既然蓝撒还有原来的记忆,那么他也不可避免地会继承一部分情感,只不过当他自己变成白昼之后,就再看不到猫夜间的姿态了。

    最后有句话一直没机会说,私以为文笔绝对不是好文的充分条件,甚至不一定是必要条件,更重要的是作者的心思见识和灵气。再一个,写得多了文章里自然有一种气势,这种气势本身就足以让人读下去了。
  • 我私心希望如果他发现撒加被操纵会威胁要杀死撒加<=被操被度娘和諧了 我非常支持你!!!
    然後 其實我只是因為在做米羅篇所以不在線而已 剩下的我回在貼吧了Orz

    wwcat123 於 2011/08/30 19: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