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沒有人類可以阻止我搞螃蟹了。

 

前言:
ND新劇透出來時我感到一點精神受創,後來和朋友聊了聊想了想
我們決定來寫車田正美x迪斯馬斯克
老車一定是原本不想讓大家喜歡迪斯才給迪斯那麼好的屁股跟胸部卻性格很二  
結果lc一出迪斯被黑的太兇於是老車連載再開...老車捧人的手段一向不太高明 看了看nd的巨蟹,一堆人「喔草迪斯馬斯克還算不錯的了」、「這樣看來迪斯還真帥啊!」效果真好o-O(你確定這不是崩潰的前兆?
所以迪斯,你就接受車田那滿滿的愛吧!

ND.jpg  

吹水---------

嗯...十丫说我这车田大叔纯情了,我说我只是想写呆萌的老大爷而已。
但是出于报复心理我决定给这文起一个伤感纯情的名字,OTL

这支烟灭了以后


K先生早上走进起居室时,男人翘着脚坐在沙发上抽烟,烟灰抖得整个坐垫都是。

“早,”K先生说,“不过这样对待自己的创造者可有点失礼呢。”

男人对着他吐出一片烟雾,隔着烟雾他咧开嘴笑得挑衅。

“把老子画成这德行的不是您老人家么?”他说,“我这样难道没顺着您的意思?”

其实庐山瀑布时你也不是这样,K先生想,我本想...算啦。

笔下的人物很快就不止是作者一个人的了,何况K先生这样经历了二十五年的作品呢,剧场版都出了好几部啦。他是有点自己的小私心,不过作品红火起来也不是自己管的了的呀。何况K先生这样有点不认真的作者,自己黄道和冥王
篇都老被读者揪BUG呢。

“烟也给我一根吧,”K先生说,男人转了个花哨的手势,叫他差点没接住。K先生凑近看了看商标,像个长了腿的太阳。

“西西里土烟,没名气,”男人自顾自吞云吐雾说,“老子才不抽美国烟。”

这个K先生当然没设定过,虽然他平时大大咧咧,当初做设定集还是下了点功夫的。不过这种事情啊...角色摆脱了作者,被动画组、读者和周边商发展成奇怪的样子,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K先生当初给他那么一个丢人现眼的结局了。作为作者到底有点不甘心让角色任人摆布哪。

而且他才不会说巨蟹座原型是当年中学班上的...咳咳咳停。

“好像很久不见了呀,”K先生找了个烟灰少一点的角落坐下说。

男人转过眼来看了看K先生,他眼睛现在应该有多少种颜色啦?当初TV是深蓝色,OVA又有点泛紫了,冈田桑画得有点发红,那些乱七八糟的同人更是群魔乱舞...不过他偶尔来看看K先生的时候,还是当初K先生彩图上的颜色,蓝灰色有点淡了。

比其他那些配色好看多了不是吗?

“偶尔也应该来看看你这糟老头子。”

唔, 这个设定。当年好像编辑对他说A型血很敬老的?K先生有点粗心大意了,就是因为他忘了所以这人来的时候一直这么粗鲁吧?K先生还有一阵子特别迷酒井法子, 不过田中桑配过音以后他声音也沉稳许多了。当然口癖也没啦。这几年看他性格也有点变来变去的,作者有时也是很无奈的嘛。

“手代木桑的作品出了以后就不怎么见到你了,”当然以前也不怎么来就是了,
上次可能是出OVA的时候?K先生总觉得男人整个轮廓都淡下去了好多呢。

“那会没精神理你,”男人靠着沙发背,懒洋洋地陷下去一点,“喜新厌旧多伤人啊,虽然老子本来也没什么人喜欢就是了。”

这倒是...所以当初K先生的小私心还是有了成效的对吧。不过对于漫画家来说,自己笔下即使最讨厌的人物也比别人的人气角色来得可爱,这点也是不会错的。其实啊,K先生早就知道自己再怎么叫他出洋相,漫画家也留不住自己的角色呀,不过...

“可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嘛,”K先生说。

“真的?老爷子你喜欢得也未免太隐晦了吧,”男人表情像冥界十二宫里那样喜感地狰狞了一下。

“真的,”手代木桑的马尼...叫什么来的...也不错啦,但是自己的角色自己怎么可能不喜欢,看见读者吐槽也是会心疼的嘛,“作者可是角色最忠实的粉丝呦
。”

“哎呦,那等老头子你死了呢?”男人对着天花板吐出一个烟圈,张牙舞爪的小
烟雾有点像螃蟹,“老大肯定活得比我长,我至少活得比你长——但是你出多少周边和番外,早晚会被人忘个一干二净。”

被人忘掉的时候我们就都死光啦。

K 先生也知道圣斗士不是什么世界名著,现在最早的读者都变成叔叔阿姨喽。他当然愿意大家一直记得他的天马流星拳,不过再往后二十年,五十年呢?他不太愿意 想。其实创作出角色来,风光一阵再被忘掉,也算是必然规律吧?不过因为自己的小心思没叫巨蟹座热闹起来,倒有点对不起他了。大概也是因为这个,最近他 才...

“可是我还在就还有机会对吗?”K先生到底是画热血少年漫的,“我可以想想办法的。”

“切。比起这个还是先把你原来的助手找回来吧,歪瓜裂枣的谁还看你的ND。”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

“不过您老人家现在还画个猥琐巨蟹座来气我,”男人站起身,跺跺脚抖掉身上烟灰,“走了!你少抽点烟说不定能多活几年。”

说着话他身影就一点点淡下去,烟还没有灭,显得比他还要实在几分。

“哎等等,”K先生赶紧说,有点着急了,“新连载不是那个意思呀,你想...”

隔着一层烟男人突然笑了,叫K先生想起当初黄道篇那个浓眉大眼的样子。

“知道,老头子,”他说,“您老人家捧人那点技术我还不知道?做反衬的那小
子倒是倒霉了。”

最后的那点烟雾裹住K先生,像一个笨笨拙拙的拥抱。

“好意老子领了,黑锅自己去背。”

烟散开后最近常常被嘲笑画风退步的漫画家环顾四周,看见他笔下不怎么受人欢迎的角色给他留下满沙发烟灰。

...大家都看开了就算了吧。

 

----------

不知為何出發點差不多,他呆了車田我呆了迪斯..

 

《作者最大》


對粉絲來說,書中的角色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而對角色來說,作者是神。
當然也是有例外的,那些比較天然呆的角色,他們的粉絲就是特別愛整他,而對於那些很呆的角色,也許他們會忘了作者是神。

例如我們的巨蟹座黃金聖鬥士迪斯馬斯克,他的眼中根本沒有神,對他來說,車田正美就是個畫了一部以星矢為主角他為反派的跳跳漫畫家。
只是這次他真的不爽了,下一部ND的巨蟹座怎麼就長的像銀繩座那小子,就算他們兩個聲音很像也不帶這麼玩的!
於是那個沒啥腦袋的巨蟹座就咻的一聲穿越到現實世界裡(哼!老子到底還是黃金聖鬥士),一找到車田的住所就霸佔了長型沙發還翹著二郎腿,叼著菸還故意將菸灰亂彈。
幸好車田也是個大剌剌的傢伙,對於家中冒出了一個陌生人也不怎在乎,看了看對方的行頭,說Cosplay嗎?出的不錯啊。
「COSPLAY你妹啊!!!老子就是迪斯馬斯克本尊!!!」
迪斯馬斯克差點沒氣的拿沙發上的軟枕丟過去,只是想到自己的氣力萬一ND就這麼腰斬了那巨蟹真沒辦法翻案了,硬是忍著將軟枕揉捏成一團按下了怒火。
車田喔了一聲,大概漫畫家都比較異想天開,似乎輕易的就接受了這說詞,眼看內人不在家,還去茶水間倒了杯茶。
然後他看了看迪斯嚷著咦我是把你設定成這樣嗎?正當迪斯又想發難時車田拿走了迪斯手上的菸頭。

「我不記得你會抽菸。」

「……還不是因為你想到哪畫到哪忘到哪,害我們底下的人壓力這麼大!」
絕大多數漫畫家都有點不正常,面對這麼平淡好像被無視卻又不算是的莫名感突然迪斯沒了底氣,誰叫他的設定裡從來都沒有口才這玩意,更別說還沒人跟他吵!(雖然,他從沒吵贏過任何人)
「嘛,人老了記憶不好,讀者們發現笑笑就好。」
「但是我們就要精神分裂啊PI──!」
例如迪斯馬斯克在冥王篇一覺醒來後講話句尾老是不自覺帶Pi,怎麼改也改不了,害讀者以為他躺屍期間偷去看了酒井法子演唱會,滿嘴的PI跟毛象。
「這個PI真讓我懷念……有陣子我很迷酒井法子──」
「──迷戀酒井法子的是你不要強加在老子身上啊!!!」
突然要成為酒井法子的腦殘粉一直是迪斯的困擾,他忍不住伸出右手食指想要消滅點什麼,可惜這裡連隻蟑螂都沒有。

「哎?!原來你說的是真的!!」

注意到迪斯指尖的積屍氣車田露出誇張的神情,彷彿到剛才為止都還認為他是在COSPLAY──只是迪斯還來不及發火,竟被抓住胳膊拉進工作室裡。
「你來的正好,這個踢腿的動作我一直畫不好,你示範一下。」
「你妹啊!!作者畫不好的動作角色怎麼可能做的好PI!!」
「你就照著這個火柴人示意圖做吧!黃金聖鬥士的悟性不是很好嗎?」
「你還記得黃金是天才不是砲灰啊!!」
是天才但不是主角,車田回答的非常理所當然。估計黃金的設定還是正義的一方,迪斯一邊埋怨卻看著火柴人真照做了起來。
(不要欺負老實人啊,他想,都是些可笑的動作,但是堂堂黃金做不出來更可笑。)
於是有關節炎的車田老師緩緩的抬起沾水筆,中途模特兒抱怨了好幾次他的作畫速度,站到腿都僵了又要換下個動作,結束時天色都已經暗了。
「辛苦了,喝杯茶吧。」「謝謝……等等老子不是為了給你當模特兒才來的啊!!!」
然後迪斯抓起工作桌上的手稿指著他的前輩的臉說,這也長的太像雜魚了吧!
車田問這樣不好嗎?他回答當然不好,來一個像樣一點的巨蟹座吧!不要每次都這麼悲劇啊!
「可是馬尼戈特的優異表現讓你被罵的更慘不是?」
“我原本以為巨蟹很弱,現在才發現巨蟹不弱,只是迪斯馬斯克太挫。”很多讀者都這麼說。
「現在我畫個更挫的巨蟹座出來,不是大家改口說原來迪斯馬斯克算好的了嗎?」
「我去!那你還不如把我畫的風光一點啊!」他知道車田捧人的手段一向不太高明,例如某羊被當成腹黑某早逝的清高戰是成了隱薄……等等這麼說作者是在捧自己?迪斯覺得一定搞錯了什麼,不然自己的戰積怎麼會那麼慘烈。
「我的設定到底是什麼?你給老子說清楚啊!害我在本傳裡慘死現在卻又這麼說!」
「這個嘛……我記得你是個異端聖鬥士,其實腦袋不差,但是不愛用腦而且脾氣暴躁。」
暴躁的設定讓迪斯現在感到很暴躁。
「心智年齡趕不上實際年齡,說道理說不贏人,拿到好裝備就哇哈哈的炫耀……大概是小學到初中生的感覺吧?」
「你這傢伙,不要太……咦?」

原本終於沉不住想要揍人的人突然洩了氣力,咚的一聲滑坐到地上。只見車田老師好整以暇的拿著筆在畫畫。

「不過喜歡欺負當年暗戀的那傢伙,也是初中男生的通病吧。」
輕輕的沾水筆一勾,巨蟹聖衣又自動脫落了。


《人類已經無法阻止我搞螃蟹了》


角色由作者主宰,作者說什麼就是什麼,偏偏就是有那麼個笨角色忘了這件事(也許,是作者故意讓角色遺忘的)。
當作者細心的將角色的乳暈上成粉紅色時,大概,那角色必須是敏感的,被濕潤的筆尖來回撫弄的酥麻癱軟。
「踏碼的……」在地上扭動掙扎的角色學習能力真的不太好,問候自己奶奶的同時手腕多了一副手銬。不久畫紙上又多了幾個男人。
「你是好色的唷。」作者說,忽然角色就對雄性的氣息敏銳起來,好像有什麼醉人的臭味讓角色感到燥熱,掙扎從雙臂的使力轉成雙腿的顫抖。
踏碼的,又一次咒罵,大概是腦子紊亂了,吐著熱氣沒發現連罵人的辭彙都顯得匱乏。當那群剛誕生的男人朝角色走近時,角色覺得都難受到要哭了。
只是男人們在將他壓到牆上後,便停下了動作。

「對不起,我的漫畫是少年向。」
兒童不宜什麼是不對的。
「不要耍老子啊啊啊啊!!!!!」

那悵然若失的表情大概是因為迪斯馬斯克的設定是個M。
(才沒有失落啊PI!!!)



後記:
痿了一個多月,竟然被ND的巨蟹座給搞硬了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eva  下午 03:01:06
他得畫多快啊
Tenya  下午 03:01:14
超慢的o-O
eva  下午 03:01:19
車田已經不比當年了...
Tenya  下午 03:01:33
他只是在原本的稿子上作畫而已
eva  下午 03:02:03
我靠他要對原稿做什么啊!
Tenya  下午 03:02:27
唉唷o-O也許原本就有話過私藏來著
eva  下午 03:03:30
那不是相當于以前已經搞過了o-O
Tenya  下午 03:03:42
我是這麼想的o-O
eva  下午 03:03:59
迪斯他不知道嗎!
Tenya  下午 03:04:13
以前沒畫乳頭o-O
eva  下午 03:04:31
他根本不會畫吧!
Tenya  下午 03:04:41
唉唷o-O
Tenya  下午 03:05:27
這段吐槽我要放進後記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