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篇屁股論被轉破千次一定是紗害的,所以送他一篇文(ry

不過我承認我有摸魚 偷閒好不容易生出來的Orz

其實我超愛病嬌的而且最近好想寫黑化,不過大艾在我心中竟然是絕對治癒一般的存在啊

所以就變成非常片段的玩意了(等等

 

 

始之一

 

年輕的獅子候選坐在哥哥的腿上,瞪大的眼似乎有些困惑。

「怎麼了,艾奧里亞?」

「哥……我記得你說過今天中午要去接人?」

「哎……?」艾俄羅斯偏頭想了想,「這麼說來,今天應該有個黃金後補要來報到。」

「繼修羅哥哥之後又有人要來了嗎?」「恩,好像是巨蟹座的候補生。」「那人呢?」

 

艾俄羅斯沉默了。

 

 

始之二

 

「怪了,我跟他應該是約在白羊宮前……」

艾俄羅斯一邊說一邊翻起地上的石子查看。

「哥……他應該已經走掉了。」

「可是上次修羅就坐在這裡等我啊!」

「修羅哥哥只等了哥哥你四小時啊!」

 

 

 

始之三

 

「墓場那邊出現了陌生的小宇宙!」

艾俄羅斯收起原先有些呆滯的神情謹慎起來。

 

 

始之四

 

秋分的夜晚墳場盛開著彼岸花,月光下閃著紅光。

一個銀髮的孩子看向他們,削瘦的身形凹陷的血紅雙眼似乎有那麼些不吉祥。

 

「你是誰?」

 

 

始之五

 

「小孩子怎麼可以抓烏鴉來吃,會拉肚子的。」

艾俄羅斯拿出幾塊乾麵包和牛奶。

「如果不是你忘記我會這麼狼狽嗎!射手座!」

銀髮的孩子狠狠的瞪著他。

 

 

 

始之六

 

「已經過午夜了,你先艾奧里亞一起睡,一早再去教皇廳報到行嗎?」

「為什麼我必須跟一個四歲的小鬼睡一起!」

「那不然跟我睡?」

 

 

始之七

 

「我是巨蟹座的候補生迪斯馬斯克,教皇大人。」

孩子跪在教皇廳時明顯與昨夜的態度不同。

 

 

始之八

 

他的藍髮友人站在銀髮孩子的面前,教皇指定的候補生引導人,而自己負責帶領的則是山羊座的修羅。

 

 

始之九

 

「身為聖鬥士,我們的任務就是守護大地的和平,以及預計在近年內誕生的雅典娜。」

艾俄羅斯對修羅滔滔不絕的說。

「艾俄羅斯……今天迪斯說『誕生的女神不過是個嬰兒,能有什麼力量。』」

修羅提出他的疑問。

「女神大人投胎轉世來帶領我們面對每243年一次的聖戰,在這之前,她選擇體會我們作為人類的弱小。」

艾俄羅斯要修羅把迪斯帶來。

 

 

始之十

 

「沒有力量的話就什麼也做不了,你被修羅殺死就是最好的証明。」

待年輕的獅子離開後,巨蟹座聖鬥士留下一朵彼岸花。

 

 

 

 

 

 

 

承之一

 

「正義是不會改變的,時間會證明這一切。」

他的亡魂不知為何沒有踏入比良坂,而是四處飄蕩著。

 

 

 

承之二

 

「我很驚訝你出現在這裡,艾俄羅斯。」巨蟹座聖鬥士思考了十歲的自己將保持自我意識的十四歲亡靈扔到冥界洞口的可能性,「打算監視我嗎?」

「我必須監視你。」他點頭,「把老鼠放下啊……迪斯,牠們不能吃。」

「……我沒說要吃。」

 

 

 

承之三

 

「哎?迪斯,我沒辦法離開巨蟹宮?」

艾俄羅斯發現他的行動有些受限。

「我要去教皇廳,你給我好好呆著。」

「你要去找……撒加?」

他在說出這名字時有些躊躇,但是對方回應的毫不猶豫。

「是教皇大人。」

 

 

 

承之四

 

「艾奧里亞看起來很憂鬱。」

「當然,白痴都看的出他在想你。」

不免的他的死亡為他摯愛的兄弟帶來低潮。

「你能不能幫我跟他說……」

「作夢。」

 

 

承之五

 

被巨蟹座男孩戲稱為英靈的少年看向正在跟男孩對話的山羊座男孩,思考那個晚上他來追殺自己時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

 

 

 

承之六

 

「除了公事外,我看你幾乎沒跟人說話呢。」

「有你一個在還嫌不夠吵嗎?」

「但是我不說話的時候你也不說話了啊。」

「……」

 

 

 

承之七

 

少年說兔子要是太寂寞的話是會死掉的,男孩問他,你是那隻兔子嗎?

我覺得你更像那隻兔子,少年回答。

但是其他人看不到你啊!我不搭理你的話你就死掉了吧?

……是啊,只要你不搭理我,我大概會發瘋。

 

男孩想了想,其實只要不理會少年的話,他的老大就勝利了。

 

 

 

 

 

承之八

 

「不行不行!我的字跡沒有這麼潦草,艾奧里亞會認出來的!」

「吵死了!那你就把要寫的內容縮短啊!」

男孩的桌邊擺滿了紙屑。

 

 

 

承之九

 

「各方面而言,我發覺你都非比尋常。」

銀髮的少年拿著一張板凳向他走來。

「我也很訝異……四年了我卻依然醒著。」

對方在一旁記錄下一百八十七。

 

 

 

承之十

 

「你的字怎麼又歪了?」

「走開!」少年將公文覆蓋起,「這不是你該看的東西!」

「哎?如果是正經事的話更該寫的工整點不是嗎?」

「如果寫成你的字我就完蛋了。」

 

 

 

 

 

轉之一

 

巨蟹座奉命前往西西里任教,他問射手座你要就這樣被封印在巨蟹宮呢?還是過來。

射手座笑說選項意外的少。

 

 

轉之二

 

「那些孩子體力不夠啊……我覺得應該每天要他們先做一萬下俯臥撐。」

「雖然說我不奢望他們能活下來,不過也沒打算讓他們這麼快就掛點。」

「這點訓練量艾奧里亞五歲時就做的到了啊!還有剛才你怎麼沒有教導聖鬥士守則?那應該是第一堂課就該上的必修課啊!」

巨蟹座覺得真該找個盒子把射手座鎖進去。

 

 

轉之三

 

如預期中的那些小毛孩不是死了就是逃了,死了也沒像射手座一樣保有意識。

「師尊,您在想什麼呢?」

唯一沒有逃走的小鬼叫做盟,他懷疑這小鬼訓練時一定有偷懶。

 

 

轉之四

 

最近不光是夜晚,自從巨蟹座交了男友後,射手座時常覺得很無聊。他有時想應該去看他們在做什麼。

 

 

「啊…………對不起!」

非禮勿視。

 

 

 

轉之五

 

「我知道你很呆,但愣在那裡看完全場你是呆頭鵝嗎?你當一場免費的鈣片啊!」

「不過你們還是做完了全場嘛。他不是還說你今天表現特別的……你為什麼要摔桌?」

 

 

 

轉之六

 

射手座問巨蟹座最近怎麼沒見到那名青年,他回答死了。

「會難過嗎?」

「不會。」

 

 

轉之七

 

有時候射手座會去看那名唯一剩下的候補生,有時候他在西西里島上遊盪,不過太晚回去的話,很有可能被賞一發冥界波。

 

 

轉之八

 

「師尊,請問這裡有其他人在嗎?」

隨著小宇宙的提升盟也感應到了射手座的存在,巨蟹座將手搭在他徒弟的肩膀時他徒弟確實看見了射手座。

「這位叔叔您好!」

「……他死的時候十四歲。」

 

 

 

轉之九

 

自從盟看的見射手座後,巨蟹座被召回聖域時都要他徒弟看著。

「你該睡覺了吧?」

「可是師尊要我看好你。」

 

 

 

轉之十

 

有天射手座聽見了他的聖衣的聲音,於是他不見了。

 

 

 

 

合之一

 

他的靈魂依附在他的聖衣上,雖然行動有了受限,但總算的他能透過聖衣觸碰世界。

 

 

 

合之二

 

在日本的時候他幫助了一個叫做星矢的孩子,遇見了覺醒的雅典娜,還有另外數名青銅聖鬥士。

──是時候了,為了正義。即便他不希望同胞自殘。

 

 

合之三

 

重返聖域時,他已經感應不到巨蟹座和處女座的小宇宙了。

 

 

 

合之四

 

女神證明了她的正義,令射手座欣慰的是,白羊、金牛、獅子、天蠍都還在,處女座也回來了,而天秤的老師尚在廬山。

黃金聖鬥士還剩下一半。

 

 

 

合之五

 

海皇覺醒的時候他遇上了水瓶座,他們時間不多,不過射手座還是詢問水瓶逝世後都在哪遊蕩,水瓶難得驚訝的回說自己是從冰地獄爬上來的。

 

「他們也都在那裡。」

 

 

合之六

 

他正式發覺自己不在死之國度的掌控中是在看見已逝的聖鬥士們服從於哈迪斯之下的時候,而唯一能以活人之軀窺探亡靈的聖鬥士輕瞥了他一眼。

 

 

合之七

 

當一切真相大白時,他難得的有了憤怒與殺意。女神為了正義傷害肉身潛入冥界,他則首次來到了冰地獄。

 

「不好意思……請你們再醒來一次吧。」

 

 

合之八

 

第一次的十二黃金全員集結,他拿回了已失去十三年的肉體,但他們沒有多餘的時間,一瞬的肉身將在他們打破嘆息之牆時再度毀滅。

 

 

 

合之九

 

他沒想到會再度甦醒,他想這是女神的愛。終於這次射手座擁有了很多的時間,他抱起他的弟弟,說你長大了,重了不少。

「你也是,不過好像比艾奧里亞輕一點。」

「快放老子下來!我不記得以前有給你抬過啊!」

「……他們小時候感情這麼好嗎?」

 

 

 

合之十

 

「為什麼他們會問我是不是戀童呢?你長的也不小隻啊?」

「你死的時候我才十歲啊,八葛。」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