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構思這篇文時,我正在期末考,而且感冒了

今天我考完了,感冒也好了,但仍是不知所云。

也許明天一早醒來,我會後悔沒檢查就發了這帖子。

 




高聳的懸崖是聖域的天然堡壘,而在聖域的背側,普通人無法到達的懸崖下方,有一小片沙岸。

自從迪斯馬斯克四處亂竄發現這個地方後,他們就時常下來休憩。

沒事就下海的是阿布羅狄,而修羅,喜歡坐在岸邊欣賞地平線,平直的讓他聯想起自己第一次成功切開巨岩的時候——他喜歡任何平直的概念。

 

這個喜好聽起來似乎有些古怪。

 

說起現任山羊座這個人呢,乍看之下似乎很好理解,真要介紹起來除了說句他這人有顆頑石腦袋、走路只會走直線之外,還真讓人吱吱唔唔起來。

例如現在正在海底抓魚的迪斯馬斯克與阿布羅狄,他們知道修羅喜歡看海,但是當迪斯浮上水面朝修羅發了一技水砲,前者被跳下海的後者逮住時,他們才發現這傢伙是會游泳的。

「上次米羅提議要比賽的時候,你怎麼沒參加?」

「你又沒問我。」

能夠抓到迪斯馬斯克的話,至少速度是不一般的。順帶一提上次比賽結果阿布羅狄第一,迪斯原本第二但是,當卡妙追上來時他因為溫度變得太冷棄權了。

「如果是你的話,應該可以把那些浮冰通通切碎才對。」

「你當會被切碎的只有浮冰嗎?」

接著阿布羅狄也浮上來了,迪斯一看到他,立刻對修羅說來比賽吧,阿布做裁判。

怎麼比?

很簡單!他說手指指向前方,就一直往前游,不停游直到看到阿布為止。

──不用一秒就能比完了喔!──你白痴啊!碰到山呢?──那就爬過去!

雖然聽起來很荒唐,不過修羅的骨子裡也是個好戰份子,對於主動上門的挑戰怎麼會拒絕?當下竟然還真答應了,只是事後又覺得自己犯傻。

於是當迪斯跳入水中時,修羅並沒有行動,阿布問他怎麼不走?他說那傢伙一時是回不來的。

「誰叫螃蟹都是橫著走的。」

修羅倒是只會直的走,就算蒙著眼轉上一千圈,他仍可以走出直線──讓人懷疑他走不出曲線。

「直線也不一定是最快的喔。」

阿布這麼說,修羅問那你怎麼走,阿布說隨自己高興。

「例如這樣。」阿布羅迪向前跨了一步,他越過修羅轉身說,「這樣你就是贏家了。」

「……會移動的終點線是作弊啊。」

「反正勝利由我決定。」

修羅搖頭難得笑了出聲,他說你還真是自信,阿布立刻回說當然。

「……走吧,看這時間,迪斯肯定迷路了,也許我們能在秘魯找到他。」

 

十歲那年他們三人遇到了十字路,修羅向前走,迪斯左拐橫的走,阿布說那他右轉,也許下一個路口左轉。

最後他們到達了同一個出口,老樣子第一個抵達的是阿布,最後出來的是修羅。

「你還真是慢耶,修羅!卡在馬桶裡了嗎?」教皇廳前迪斯倚在柱子上說。

「你才是,你肩膀上的冰屑是怎麼回事?這次迷路到南極了嗎?」

「是北極!你地理也太差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鬥嘴起來,直至阿布羅狄出聲打斷。

 

「夠了。」他說,「撒加還在等我們。」

 

一九七三年,巨蟹座、魔羯座、雙魚座三名黃金聖鬥士,向他們的新教皇宣誓。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