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最近精神狀況不太穩,不過還是想辦法寫出來

謹以此文獻給在對岸幫我不少忙的友人貓珞子,他最喜歡的米妙




 

各位客倌大家好,今日且聽我為一位友人說個故事。

 

這個故事有點尋常又有點不尋常,尋常的是故事的兩位主角呢,叫做米羅和卡妙,坊間關於他倆的故事,可說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不尋常的是這個說書人,也就是我,一名名不見經傳的小小養蟹人,今日不養蟹,竟跑來說米羅和卡妙。

 

關於米羅和卡妙的故事,恐怕早已被大家說爛了,於是今日我現寫一個即興說一個,就只說這麼一次,獻給我那友人貓珞子。

 

喔對了,忘了說,那友人指定啊,要甜的,要黃的,其實我這人不介意他們誰滾誰,不過既然指定要個黃段子,就要先說清,這段子是米妙,究竟會有多黃,我就不清楚了。所以好孩子請先離開,不離開就只好瞎了您的狗眼。

 

 

 

 

 

且說那故事背景呢,就當作是甜文的老規矩,發生在聖戰之後,十三名現任黃金加一名已退休兩百多年的老兵,女神和她的五名貼身護衛,以及其他閒雜人等重建聖域的生活。

 

當然這篇故事無法顧及那麼多,除了米羅和卡妙外,卡妙前後的兩個鄰居也牽扯一下,米羅以外剩下的那位甲殼動物也提一下吧。

 

 

 

戰爭結束後的生活呢,就是搬搬石磚修葺宮殿,偶爾出個差去修理一下恐怖份子。

 

老實說和平固然好啊,但對戰士來說,和平就是沒事幹,就是失業。特別是他們這屆碰上聖戰,個個費心致力於戰爭,餘後的生活可從沒想過。偏偏讀者就愛看這一套,要求女神去跟哈迪斯交涉啊和平協議啊,更重要的是把黃金們還來。

 

所以黃金們又睜開眼了,也許從土裡爬起來,或是從棺材裡跳出來,反正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醒來了,卻沒事可做了。

 

既然無事可做,作為精英就該學自己找事做。例如這天卡妙答應下午兩點整去雙魚宮跟阿布羅迪喝下午茶,其實卡妙不知道阿布羅迪為什麼要找他喝下午茶,他們並沒有那麼熟,但是他沒事做。

 

一到雙魚宮就看到擺好的茶几跟茶壺,椅子兩張,阿布羅迪靠著其中一張椅子擺明卡妙不坐他也不坐。

 

坐下後兩人大眼瞪更大眼兒,問玫瑰花茶喝不?喝。加糖?不加。問完兩人又沒話聊了,卡妙只得喝一口茶,說味道真好。

 

其實卡妙這人話本來就不算多,阿布羅迪這位大他兩歲的前輩呢,話還更少,冷場早在預料之中。

 

於是卡妙等了又等,靜了又靜,終於主動開口說阿布羅迪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結果阿布反問卡妙知不知道現在聖域是個怎樣的情況。

 

「……很平和,不過宮殿破損的厲害,離整建完成還需要一點時間,似乎大家必須再勤奮些。」

 

「錯了,是大家閒到發慌,現在整個聖域都在傳你和米羅的八卦。」

 

阿布羅迪這麼一說,只見卡妙差點把茶給噴了出來,一緊張連忙降溫啊,滿嘴黏了層玫瑰茶冰。

 

阿布說果然啊,全聖域大概只有你們兩個當事人不知道了,連賭盤都開好了,你先告白賠率一比五,米羅先說一比一點五。

 

卡妙只得搖搖頭,搖了大概左右各兩度的幅度吧,然後問那麼阿布羅迪下注了嗎。

 

阿布搖頭的幅度一向有五度,這次特地搖了個八度,於是卡妙問那麼到底有什麼事呢?既然你也沒賭沒牽扯。

 

因為我年紀比你大啊,阿布回答的相當理所當然,卡妙仔細一想,好像年長的人就愛管他人的事,他也愛管冰河的事。

 

修羅跟迪斯去找米羅了嗎?

 

說起來修羅、迪斯馬斯克、阿布羅迪這三個人啊,年紀上比撒加跟艾俄羅斯以外其他黃金都要大些,從小迪斯就喜歡去干涉其他人的事,然後再被修羅跟阿布管閒事拖回去。後來呢,也只有他們三人知道撒加的秘密。

 

聖戰開打時他們復活,迪斯跟阿布衝第一個,原本修羅也想搶先,不過迪斯朝修羅做了個鬼臉說,額滿啦,下次請早。

 

噢離題了,讓我們回到卡妙對阿布提出的疑惑,阿布這次聳著肩說不知道,也許呢?照理說現在草莓季,他現在應該忙著採草莓吧。

 

草莓?”“做果醬,那傢伙是個吃貨。

 

其實聖域的八大不可思議之月光下巨蟹宮樓梯上的血跡就是這麼來的,雖然說巨蟹宮的宮主殺人無數,也不會沒事在自家門前留下證據。

 

夜晚光線昏暗,宮主吃宵夜時不小心草莓果醬滴到了地板上,再被當事人清晨出來橫行的時候清理掉。

 

一般來說這時候,得知真相的人會哈哈大笑,說想不到外貌那麼凶狠的傢伙,竟會像個女孩子一樣喜歡草莓。

 

不過卡妙是個正經人士,嚴重缺乏幽默細胞,他只嚴肅的說,作為一名戰士,喜好不該如此明顯,否則思想容易被揣測。

 

「但我不覺得你會比他難懂啊。」

 

阿布羅迪可說是一針見血啊!喜歡一個人的事人盡皆知,難道會比喜歡吃果醬好?

 

阿布羅迪又說,不是什麼都想藏起來的才叫戰士,該說的想說的就直說,不想說的就不說,就像他們公然的支持撒加一樣。

 

想當然聞言卡妙臉色說不上好,倒是阿布羅迪顯得神色自若,依然故我的說他不會對當時的行為道歉的,因為他當時就是這麼選擇。

 

卡妙不禁一時語塞,不是說他不善口舌,只是這過於坦蕩蕩的發言令他需要一點時間思考,忽然阿布唉唷一聲,問話題怎麼歪到這兒來了,卡妙你還要不要茶。

 

 

 

另一方面,如阿布羅迪所想,迪斯正提著兩籃草莓,一旁跟著不幸在路上相遇只得幫忙拿一籃的米羅。

 

米羅問這一籃籃的草莓是要幹什麼?迪斯回當然是做果醬。

 

男子漢吃什麼果醬啊!”“你這個塗指甲油的好意思說我!”“你說什麼!褲襪男!老子只塗其中兩根!”“腿還不是只有兩條!

 

之後褲襪男跟指甲油男經過了巨蟹宮,指甲油男問怎麼?你還要上哪?褲襪男回答上次宮被毀掉了半片,廚房還沒修好,要去山羊宮。

 

先等一下,旁白。

 

嗯?

 

能不能別老叫我指甲油男?聖域裡塗指甲油的又不只我一個。

 

噢好的,且說米羅和褲襪男走到山羊宮……

 

……

 

山羊宮的主人內搭褲男已經在外邊等。

 

……” “……”“……

 

一看到褲襪男,內搭褲男立刻大喊喂快點,廚房都給你玻璃罐塞滿了。

 

……我靠你們兩個是沒有意見啊!

 

我在想……撒老大應該算裸奔男還是牛仔褲男?

 

我支持裸奔男。

 

我支持叫艾俄羅斯半裸奔男。

 

給我住口啊旁白!

 

 

 

緊接著三人無視旁白走入山羊宮的廚房,果然早堆了一台子的玻璃罐,米羅問草莓要放哪兒?修羅說就先找個角落靠吧。迪斯馬上叫嚷喂別急著走啊!反正你不是很閒嘛?米羅啐了聲說你哪隻眼看到老子很閒啦?迪斯反問不然你小子要上哪去?

 

坦白說,米羅本來只是要出去散步而已,就是因為太閒。死螃蟹這樣一問,他也搬不出什麼事做,只好留下看兩人在爭論要放多少砂糖。

 

目送一籃的草莓消失在大鍋裡,擺了三個鍋,一籃各一個,米羅問你們接下來要做什麼,修羅說要等草莓釋放果膠。

 

要多久?”“兩小時。”“我靠!那我還留著做什麼?”“就是因為沒事幹才要你留下來啊!

 

然後修羅問要不要來點檸檬汁,迪斯連忙說那是要煮果醬用的別喝太多,米羅嘆了聲喊道你們兩個有事找我就直說。

 

「——你和卡妙進展到什麼地步了?」

 

「我去!你們這直球也太直了!」

 

聞言米羅忍不住狂罵,說你們兩個是八婆啊!什麼不關心關心這個,好歹去關心一下北極熊吧!

 

迪斯哼了聲說看這反應絕對還是個處的,估計連手都沒牽過吧。

 

修羅對迪斯說做人要留口德,迪斯你說話別那麼酸,接著說不是早就知道他們兩個郎有情郎有意,卻兩個都在當龜孫子,只要其中一個人主動開口說我愛你,早就滾上床了。

 

修羅你他娘敢不敢再有口德一點?你打算以後跟另一半打啵時用聖劍劃傷對方是吧?

 

──還有龜孫子這個字眼是跟哪個兔崽子學的?迪斯?──你娘的!我好歹也是個老師,盟他敢說出龜孫子這詞兒我絕對戰他娘親!對了你怎麼知道我屬兔的?

 

米羅又想了想,喂你們兩個,好端端的怎麼關心起這個了?不會是想追卡妙吧?

 

你當大家都是彎的啊!都喜歡卡妙那型啊!迪斯跟修羅異口同聲,他們說還是女人好,兩人互看一眼,迪斯說他喜歡胸部大的,修羅說自己比較喜歡腿長的。

 

米羅看了看修羅的胸肌,再看看迪斯的腿,——你們真的是直的嗎?

 

兩人哎唷了聲,說淫者見淫。

 

接著迪斯說,整個聖域都知道你倆的事你知道嗎?米羅立刻我擦一聲,還開賭局了是吧?怪不得最近散步時常聽到別人在說你要壓米羅還是壓卡妙?老子就想最近怎麼那麼多人想跟老子來一發!

 

另外兩人點點頭,米羅說好吧那你們賭誰?修羅說他先問了迪斯想賭誰,於是就下注了卡妙。

 

我靠修羅你沒義氣!”“那你是敢說不敢說?

 

……唉好吧好吧,那迪斯賭我先賭了多少?”“阿布說我逢賭必輸,賺我的錢沒意思,不給我賭。

 

……你們三個加起來連一顆良心都沒有。

 

迪斯拍了拍米羅的肩安慰他說,撒老大跟隆哥都下重金賭你贏啊!干巴爹唷!

 

而修羅思考了會,他問米羅說,大家都知道你喜歡卡妙,也知道卡妙喜歡你,明明就兩情相悅,為什麼不敢告白?

 

哼你們兩個傢伙,一定不知道什麼叫做一見鍾情!

 

說起卡妙啊!米羅的臉色瞬間眉飛色舞起來,哎哎純情少男就是這樣,說起喜歡的人呢,就講個不停,巴拉巴拉的表示卡妙有多好。

 

修羅還算是個好聽眾,見迪斯快打哈欠了,偷偷擰一下他大腿要他醒醒,又看了看時間,兩小時到了,打斷米羅附帶句不好意思,該開工了。

 

三個大鍋一人負責一個,倒入檸檬汁開中火,迪斯說火滾了後要放麥芽糖,然後轉小火,修羅補充說白色的泡沫記得撈掉,攪拌別太大力。

 

等待鍋內沸騰時修羅問米羅,所以你為什麼不告白?

 

米羅想了很久,他說作為戰士,暴露情感等於是暴露弱點。

 

迪斯忍不住酸上一句,基本上我們已經失業了。

 

修羅則問迪斯,要是我把果醬打翻了你會怎麼做?

 

只見迪斯臉色驟變吶,就像詐降哈迪斯來闖宮時那樣的流氓臉色,惡狠狠的對修羅回答老子會在那之前宰了你。

 

於是修羅對米羅說,看,同樣是甲殼類他比你有自信多了。

 

我靠你把卡妙跟果醬相提並論啊!

 

就輕重程度而言,我覺得迪斯心中果醬的地位比你看待卡妙還高。修羅答腔,又補了句,再說卡妙又不是任人宰割的果醬,他的凍氣可兇殘了。

 

所以米羅你到底在擔憂什麼?這次米羅吱吱唔唔起來,迪斯在一旁賊笑,哼哼小男生害羞而已啦!

 

死螃蟹有種你再說一遍!”“喂迪斯、米羅,水滾了。

 

聞言迪斯的心神又飛回果醬上了,米羅不禁懷疑連果醬都是算計好的,怎麼老打斷他,打斷後好像原先的話題不復存在一樣。

 

迪斯一會兒對米羅說拌的太快啦,一會兒又說別偷懶,再下一會兒又專注在自己的鍋上。

 

不過事件總是會接二連三的發生,何況在場有兩個惹事王!攪拌只要一隻手啊,另一隻當然空著,迪斯轉過頭跟修羅討論果醬的軟硬度時騰出的手在一旁亂晃,本來三個大男人擠一間廚房就嫌狹窄,晃啊晃不小心撞到米羅胯下也是在所難免,只是米羅的反應不小,竟然哇嗚的叫了出來。

 

怎麼?不過是摸到鳥嘛!一邊說迪斯又朝修羅的股間抓了把。

 

迪斯,我們現在在做果醬,繼續攪拌前記得先洗手。

 

噢修羅,你還是先去洗手吧,被聖劍抓著還真讓人擔心會不會絕子絕孫。

 

米羅看兩人互抓看的極不自在啊!其實正因為那兩人是直男,才會覺得沒什麼。家裡有兄弟的人都知道,男孩子到初中都還會互相抓小鳥,同班同學坐在大腿上嗯嗯啊啊假裝著同性性行為也是屢見不鮮,一切不過是出於好玩。

 

再者當純雄性生物群聚時,群體智商會被拉到最低水平,還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男人大多只有中二的年紀──至少在場有一位,可是會跟13歲小鬼吵架的大頑童。

 

而米羅反應呢,就像是思春期小男生會對小女生各種言行舉止想歪一樣,只是對象換成男生,處男就是如此青澀美好。

 

看米羅困窘成這樣,迪斯更加貪玩的一腳跨在修羅腰上,搭上肩修羅還配合的把他抬起來,嗯嗯喔喔的在那邊叫。

 

米羅大喊你們兩個夠了老子要出去!整個人蹲下來,雖然說這兩傢伙不是他的菜啊,到底黃金聖鬥士身材就是好,看的就惹火。

 

聽到米羅說要走兩人互看一眼當然也不鬧了,迪斯從修羅身上下來看看鍋內,問米羅喜歡軟果醬還是硬果醬。

 

米羅早不耐煩想走說隨便啦!於是迪斯裝了一罐塞給他,說去樓上冷卻一下馬上就可以吃了。

 

雞婆,待會出去一定要大聲宣傳你們在裡面搞基。

 

你漏了純情彎男米羅逃離戰場。

 

……迪斯你說,修羅是不是你帶壞的?

 

如果是的話老子也會聖劍了。

 

 

 

出去後米羅原本想在門外逗留一下,被這樣一整他還真不信那兩傢伙是直的,覺得自己一離開後他們一定在裡邊打啵。

 

不過正所謂淫者見淫,淫者聽淫,其實米羅離開後修羅跟迪斯就專心在弄果醬了,修羅問迪斯還要弄多久啊?迪斯舔著攪拌棒上的果醬聲音含含糊糊的說當然是越硬越好。然後兩人看著鍋子修羅問會不會太濕?迪斯回答還行,挺黏,感覺不錯。

 

之後繼續攪拌時修羅不小心手肘撞到迪斯,迪斯大喊喂別頂的那麼用力啊!

 

米羅摀住鼻子,他真不該在外邊偷聽,這下上去水瓶宮估計要用爬的了,兩腿間相當不自在。

 

不過呢,雖然是誤會一場,米羅想著像他們兩人那樣倒也爽快,明明就是那麼喜歡,為什麼想說出口時自己就窩囊起來。

 

米羅?

 

沒想到還在下決心的時候卡妙就出現了,卡妙問米羅趴在樓梯上有什麼事嗎?米羅又唔了半天在想到底該先告白呢,還是先解釋一下自己為什麼趴在樓梯上。

 

那時卡妙剛從茶會回來,心情倒平靜,看米羅結結巴巴,說自己也有話要說,米羅立刻說那你先說。

 

 

 

「我喜歡你,米羅。」

 

 

 

並非所有心思都該隱藏,該說就說,坦坦蕩蕩才是戰士。

 

 

 

 

 

---End

 

 

 

 

 

我們這樣會不會太雞婆了Pi

 

偶爾多事一下,分明就兩情相悅還磨磨蹭蹭不覺得很想揍人嗎?

 

我說阿布你賺了多少錢啊?

 

賭卡妙先的只有你一個,修羅。再送你一把無毒玫瑰,明天約會時送你女友。

 

我說得到好處的只有你們兩個啊喂!

 

等你想交女友時我們一定全力支持你,小男生。

 

“Pi!!!

 

 

 

 

 

哎唷各位客倌,還坐在那裡等什麼?黃段子?且聽下回分解。

 

 

 

 

 

-------

 

 

 

 

 

各位親愛的讀者大家好……嗯你問我是誰?小生是五丫,十丫砍一半就是五丫,如果你問我是上半還是下半呢,我是下半,專門來說黃段子的。

 

上半那個五丫是哥,正在忙著看動畫,一邊大罵撒加唷你串場的集數怎麼這麼多,一集一集翻來檢查紀錄準備作總輯真不是人幹的。

 

其實呢,還有一丫大哥二丫大哥在那邊幫忙整理漫畫,三丫哥正在說服自己去看聖劍祕話,四丫哥看著十丫弟養的螃蟹正在辛苦他的左手,六丫七丫八丫九丫這四個小弟腦內都不太乾淨,不是在想嗶就是嗶就是嗶嗶或是嗶嗶嗶,十丫么弟還在睡覺。哎呀真是一點也靠不住,只好由小生來完成這個故事。

 

 

 

且說米羅和卡妙終於相互表白的心意,米羅想著接下來該找什麼話題呢,然後想起手中的玻璃罐啊,連忙拿出來說卡妙你能不能幫忙凍一下,卡妙嗯了聲再看看罐子,草莓果醬?你做的?

 

米羅說是又說不是,總之他是被拉去幫忙的。

 

卡妙你喜歡果醬嗎?

 

我不吃甜。

 

……

 

米羅,你還趴著做什麼?

 

米羅打哈哈,他想這下可尷尬了,要知道小兄弟受到刺激,除非受到精神上的打擊,不然可不是那麼容易消腫的,更何況眼前站著的,是讓他內心最澎湃的那位。

 

卡妙蹲下身子問怎麼了,伸手想拉起米羅,米羅一時驚慌拉扯之下兩個人跌在一起。

 

馬逼,究竟是誰說戰爭結束了輕鬆點偶爾穿便服,如果是穿聖衣的話好歹還有個檔遮,他想這下可完蛋了。

 

不過卡妙只是輕聲要米羅起來,說要做回房做。

 

其實吧,兩個都是男人,需求比較大也是正常的,再說雙方都壓抑了這麼久,現在一觸擊發並沒什麼奇怪。

 

米羅跟著卡妙到寢室時戰戰兢兢,這房間他肖想進來可久了,現在成全了,簡直快把持不住。

 

反倒是卡妙動作那個利索,三兩下就把衣服給脫了,看著米羅嗯?要我幫你脫?

 

雖然是無心,不過這激將法可真有效,聞言米羅馬上把自己扒了,扒完才想起小兄弟已經站立了多不害臊,趕緊用手遮。

 

兩人坐在床上,卡妙見米羅這般一觸擊發,自己也不介意誰上誰下,就湊近米羅說你來吧。

 

不得不說阿布的開導有方,心結一破除後卡妙言行舉止多麼爽快,米羅得到許可後激動的朝卡妙身上撲啊,緊挨著臉龐氣息都粗重的吹到對方臉上。

 

卡妙問要接吻嗎?然後輕輕觸上唇間一個淺吻,米羅覺得不夠勁,換他壓下去又吻了次,這次撬開齒間舌頭攪在一起。

 

吻完後米羅扳開卡妙的腿,當然兩人的生理構造是一樣的,他看了看那狹小乾澀的洞口,想是不是該找東西潤滑一下。

 

有潤滑膏嗎?”“沒有。

 

貌似鈣片裡都是用那玩意,不過他們既然臨時起意,又怎麼會準備好?米羅想了又想,想起了草莓果醬。

 

打開罐子手指下去攪和,原來死螃蟹提到的軟硬是指這個啊!比印象中的果醬再軟稀些,黏滯度沒那麼高。

 

米羅問可以嗎?反正我們都不吃果醬。卡妙說那就隨你吧。

 

於是米羅倒了點果醬在卡妙的胸膛上,被冷凍過的果醬很冰涼,米羅一邊用舌頭把果醬舔開,一邊吃掉上頭的草莓,再一邊種下別種草苺。

 

卡妙發出幾聲悶哼,他伸出手環上米羅的頸,用指甲刮弄得米羅直發癢。

 

兩人都是第一次呀,笨拙的試圖討好對方──摸這裡可以嗎?──恩,那這裡呢?──有點麻。

 

他們互相探索能讓對方感到舒服的地方,一會兒啃鎖骨,一會兒輕吻指尖,男人在被觸碰性感帶時那股急劇攀升的慾火啊!米羅說自己按耐不住了,卡妙回應說那就來吧,然後轉過身背對著米羅換個較容易被進入的姿勢。

 

米羅用沾著果醬的手指小心探入,果醬黏黏滑滑,就算是使冰的體內也是溫暖的,米羅問會痛嗎?卡妙趴著說還行。

 

於是他增加手指的數量,邊在洞口磨蹭擴張,邊觀察卡妙的反應。

 

看鈣片的時候聽零號男優被搞的叫那麼爽,實際做起來米羅發覺好像沒那麼容易。其實呢,雙方交予彼此初夜聽起來很浪漫很理想,真做起來,礙於經驗缺乏多半是不愉快的。

 

而卡妙這人反應本來就不大,處男們又不清楚敏感帶是可以開發的,米羅的手指在裡邊翻攪時反而比方才相互愛撫時無法判斷卡妙到底舒服不舒服。

 

倒是卡妙聽米羅的氣息越發粗重,覺得他大概已經把持不了,開口說米羅你進來吧。

 

米羅確實急了,一聽到許可就挨著卡妙直搗進去,動作有些粗魯,不小心一次插到底還差點射了出來。

 

被肉壁緊緊包住的感覺爽的他發麻,簡直神要飛了,順著本能又抽送了幾下,呼呼的喘,直到聽到卡妙唔了聲,才回過神。

 

其實背後位啊!雖然是男同志最好進入的體位,卻也是最不容易舒服的體位,米羅問會痛嗎?卡妙也是沒經驗的,他也不肯定究竟怎樣才會舒服,不過還是對米羅說,待會插的時候試著往下方加重一點。

 

米羅照做,問怎麼樣?卡妙說雖然會痛,不過好像還有些酥麻。

 

這究竟該說是誤打誤撞呢,還是該責備事情功課作不足?確實方向是對了,說到男同志之間的性愛,怎麼刺激前列腺可是重點。

 

以前曾聽一名男同志提起他男友的時候說啊,如果你不曾感受到欲先欲死,那是因為你沒遇到一個真正知道怎麼做愛的壹。

 

前列腺這個能讓男人爽到發狂的部位,太輕無感,太重只會感到痛,力道是要抓好的。一般來說,性愛時刻意去頂的那種力度,是最剛好的。前列腺靠腹側,而小兄弟多半是往上翹的,所以背後位沒特別留意的話,幾乎碰觸不著。

 

米羅看卡妙有些感覺,又試著加重力道多頂幾下,那感覺來了簡直通電,卡妙顫了顫身子體內下意識縮的很緊,被這一夾米羅也爽的直打哆嗦,爽的停不下腰。

 

這刺激讓前列腺液開始滴滴答答的從前端流出落在床單上,結合部位本來就被潤滑的濕靡聲響曖昧,進入狀況後聽起來更加情色。

 

米羅壓在卡妙身上,他的臉貼著對方的頸,隱隱約約聽到輕微紊亂的喘息聲。

 

他記得卡妙方才提過會痛,也明白自己經驗跟技術的不足,他一手撫在卡妙的胸膛上,一手輕輕握住根部搓揉,胸上那隻手正拂過先前互相愛撫時卡妙出現明顯反應的地方。

 

米羅在輕咬卡妙的頸背時已經要忍不住了,他說自己快射了,腰動的厲害,手上的動作也變得不是那麼溫柔。

 

卡妙用斷斷續續的顫音說那就去吧,緊接著被米羅用力一頂,哼的一聲音都飄高了。

 

他們結束時兩人都黏黏糊糊,米羅從卡妙身上下來後卡妙也轉過身半坐半躺,白果醬正從他雙腿間汩汩流出。

 

米羅再次問卡妙感覺怎麼樣,卡妙回他還行時他有些緊張。

 

下次……

 

嗯?

 

在準備充足的情況下再來一次吧。

 

 

 

 

 

 

 

 

 

 

 

 

 

後記:

 

說到處男,我就很想寫早洩梗。

 

不過既然艾俄羅斯已經用過了,還是別欺負他們了。

 

雖然寫到後來我真心希望他們早洩,快點結束好不好() 我睏了啊!!

 

而且一丫跟二丫在計算到底要花幾天才能把動畫看完,所以有點受不了了對不起

 

對了十丫交代我要說一下,後來米羅真的開了賭局,賭修羅跟迪斯誰是一誰是零,當然修羅已經有女朋友了,這賭局不管賭誰都輸,米羅被懷疑詐騙所以挨了大家一頓揍,撒加還說應該罰錢(罰金正好是他賭米羅先告白時的金額)

 

迪斯老樣子沒賭不過也揍了米羅,因為米羅浪費草莓果醬

 

剩下還有什麼問題問十丫吧,有時候他睡上48小時都不會醒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