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因是友人阿球跟阿蹭的兩張惡搞圖誕生的衍生文(已獲得當事人許可放上)

老實說,我對自己只會寫H有點絕望

 

8930e33cgw1dplztm2rm6j.jpg

8acc4ae2gw1dpnba0lhaij.jpg 

 

 

常言道,即便是天才也會遇瓶頸,更何況是普通的少年。

而當由天才教育凡人時,通常他們無法明白為何對方會遭遇困難,因為他們在學習時,實在是太過順利,不知道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

迪斯馬斯克在教導盟巨蟹鉗殺時,就遇到了這麼個問題。

 

當迪斯雙腿夾著樹幹示範鉗殺時,他那平日乖巧的徒弟一直不肯靠近,更別說練習了。那時他左思右想,可能是樹幹對徒弟來說太粗有壓迫,於是準備了根棍子塞給他徒弟,說咱們從細點的開始,一腿跨在棍子上。結果這回徒弟不知受了什麼刺激,流鼻血呢,當然訓練也進行不下去了。

隔天迪斯把盟帶到岸邊,要抵達這片海灘必須走過一段漫長崎嶇的路,人煙稀絕。

其實聖域以外聖鬥士的修煉處,本就人煙罕至,盟問師尊特地來這裡是為了什麼呢?只見他師父坐在地上正扯著其中一條護腿,另一條已經脫下擺置在一旁。迪斯要盟也坐下,還有靠近點,盟照做然後迪斯又說,老子想了想,還是給你小子親身體驗一下。

聞言盟馬上轉身想跑,迪斯大喊我靠你又跑,一邊輕輕鬆鬆從後方用腿夾住盟準備起身的腰。

本來跟黃金聖鬥士比速度就是不智的行為,再說巨蟹座腿長,抓住盟時還明顯多一截腳脖子,一派從容的將盟往內扯。

迪斯說這下正好,盟你就仔細看為師的腳,怎麼夾的看清楚,再轉過來觀察這邊。

盟盯著他師傅的腳踝盯了可久,直到師傅催促說怎麼最近悟性那麼差,才艱澀的回過身。

一回頭他師傅正躺在他身下望著他,敞開雙腿橫在自己腰上。

 

究竟是哪位前輩發明了如此糟糕的技巧?

 

呼吸怎麼那麼重?不舒服?我夾的太緊?

說完盟竟又開始向後掙扎,迪斯好歹也是名教師,這種時候怎麼能讓徒弟逃走?兩人一拉一扯,比氣力當然是大人有利,迪斯一個使勁盟拼不過,就整個人往前摔。碰一聲臉撞到胸甲,腿撞腿,師傅也總算明白自己的徒弟到底在尷尬什麼。

盟,你今年幾歲了?”“……十五。

那也算個小大人了。

算了算盟來到西西里已經是第六個年頭,他提過滿六年時必須成為聖鬥士回日本。

你覺得這動作很色嗎?”“老師難道不覺得?

噢,你這麼問我突然也覺得有點不妥。

該做的訓練必須做,不過心思亂了也沒辦法,忽然迪斯的聖衣發出光芒,一會兒全脫落了,他還感慨了句怎麼一次全脫這麼容易,光脫個護腿就這麼麻煩。

盟驚呼說師尊您幹麻呢?接著他老師就蜷起腿開始脫褲子了。

不得不說黃金聖鬥士技術確實高超,竟能一邊脫,一邊抓住盟防止他逃走,盟大喊師尊唷我不妨礙您裸睡,您讓我先回去吧!迪斯把褪下的長褲扔在一旁,說老子才不喜歡裸睡,常裸睡的人會精分!

為什麼裸睡會精分盟不明白,不過接下來他必須全神貫注來應付開始扒自己衣服的那雙手──至少他認為全力以赴的話可以堅持個一分鐘。

迪斯說別動,這是要清理你的雜念。盟連忙回應說老師不勞您費心,我可以自己解決。

回去自己打手槍,然後隔天再因為勃起不能練習嗎?

他說一直帶著雜念不能變強,還不如順從慾望宣洩一次,十五歲也該脫離處男啦!

還是說我不夠格作你的對象?

迪斯馬斯克垂下臉,他的徒弟前陣子才把頭髮給染了,染成跟他一樣的銀色。

怎麼會呢?

稍微有點心思的人都看的出這徒弟對師傅的愛慕心。

只是有點……這發展……太超出期待了。

少年說這句話時簡直不敢直視他老師,後者一如既往的壞笑說那不是沒問題了?於是向後微退趴下含住少年的分身,還含糊不清的說味道真重,尺寸普通,但是很硬。

盟掩著臉說師傅您別說了……不對,是別舔了……太刺激我會忍不住……

他師傅舌尖還在馬眼上打轉呢,專挑敏感部位吸吮,不一會兒唔了聲,精液從嘴角溢出來了。

忍不住也好,待會可不讓你忍了。

迪斯把嘴裡的白濁給全吐在手上,他說事發突然,將就一下,手指伸到後頭自己瞇起眼嗯哼起來。他跨坐在盟的腰上,另一手握住少年仍舊硬挺的分身,問準備好了嗎?不等少年回答男人就往下坐,龜頭抵著洞口反覆磨蹭個幾下,在只有手指簡單擴張過的情況並不是那麼容易進入,男人先讓少年的分身分泌出的液體把自己的穴口弄的溼滑,才緩緩的塞進去。

整根插到底時少年被夾的爽的有些發神,原來被肉壁包圍的感覺這麼舒服。他的老師騎在他身上搖晃,不過少年回神時注意到男人在一個特定的時候會垂下眼,似乎格外的難以忍受。

盟試著朝那個時機用力一頂,只見迪斯噢的飄出一個高音打起哆嗦,少年又頂了幾次,這次男人抖的臉都仰天了,撐不住往後倒。

呼……好小子……這時候悟性才特別好……

師傅躺著責備這時候怎麼可以集中攻擊,徒弟抬起師傅的腿說是師傅弱點展現的太明顯。

那再教你點別的……

男人勾起手指要少年俯下身,然後一把抱住,把少年緊按在自己的胸前,嗯啊的叫的可甜,叫的讓少年不好意思,突然男人雙腿用力一夾,緊的讓少年承受不住射了。

嘿……這就是聲東擊西……啊……你小子怎麼還沒射完……哈……

還不是師傅……夾太緊……

接著男人吃力的喊沒搞錯吧竟然還這麼硬,小子你是種馬轉世啊!少年又把這怪給自己的老師,說是師傅身體太誘人。

迪斯這下真的被搞的睜不開眼,問徒弟敢不敢慢點,盟說對不起在老師體內太舒服,爽的停不下腰。

少年又說自己要練習師傅的指導,對男人的乳首又咬又舔。男人聽起來似乎是費盡心力的抖出顫音說,這是哪門子的聲東,分明是夾攻!還有你揉胸部的方式誰教的這麼下流!

徒弟反責備是師傅破綻太多,腹側都被師傅沾的黏黏糊糊。師傅說你還不是把老子的屁股都灌滿了,一插一抽在股間溢的到處都是……啊……真的慢點……

接下來他們都沒時間說話了,忙著喘氣忙著愛撫,結合處碰撞的可凶狠,咕啾的聲響比喘息聲還大。

被壓的人全身抖的厲害,連腳尖也顫的明顯。壓人的人心裡想師傅抖的體內也收縮的很緊,爽的忍不住想射,索性抬高師傅的臀一口氣貫到底。

射出來時兩人都打了哆嗦,還沒拔出來精液先因為在體內溢滿而不斷從洞口湧出,等到拔出來時簡直像泛了水災隨著穴口開闔吐出。

盟從他師傅身上下來時,他師傅正閉著眼在休息,少年湊到身旁試圖像戀人那般親吻他的老師,不過迪斯在最後一刻睜開眼,用一根手指擋住他。

給點甜頭就得意忘形了啊……想接吻等你成為真正的聖鬥士再說。

之後迪斯起身伸了個懶腰,問盟滿意了嗎?見盟點頭他說那好咱們回去睡覺吧,明天專心修煉!

 

只是隔天盟來找師傅時師傅已經不見了,留張字條說自己被緊急召回聖域了,要他去艾特納火山拿聖衣,是什麼聖衣沒寫。

盟找到裝聖衣的黑箱後的記憶不太清楚,從火山裡出來後他問人發現已經過了一周。

 

少年將聖衣帶到聖域時那裏的人告訴他,他師傅已經死了。

 

又過了幾個月,他於不會被歷史記載的巨人之戰中流光了鮮血。

 

 

「盟啊——吾之傀儡。愉快也。汝等脆弱人類所停滯的『時間』能有多久?百年?千年?萬年?對身為永恆不滅<眾神意志>的吾而言,這點時間只不過是稍縱即逝的瞬間罷了。」

「我就是要這稍縱即逝的瞬間。在這個大地與冥界交界的監獄裡,你就跟我一起墜入那永恆的一剎那吧。」

「今生已死的汝……盟──吾之傀儡,汝那脆弱短暫的人生不過十五年,汝能在這永恆的剎那中,保持理智而不發瘋嗎?」

「你真煩耶。」

「……」

「我曾經擁有九十九名兄弟,一個直得尊敬的師傅,而且在最後,和五個親弟弟相遇。」

 

「我已心滿意足。」

 

 

 

 

 

後記:

我對最近感到只會寫H的自己有點絕望,不過最初的靈感本來就是從阿球跟阿蹭那兩張糟糕圖來的。

今次我打從一開始就決定好了結局並且知道自己會難受,沒想到一想到這孩子的下場就真的哭出來了。

也許這孩子的完美注定了他的結局,機靈又平易近人,在孤兒院時就意識到了他們一百個小鬼是親兄弟的事實。只有辰巳知道盟其實是城戶家大少爺,財團繼承人,因為他放棄一切要求跟兄弟們同甘共苦,要求同樣接受六年地獄般的訓練。

我覺得一個年輕男孩,分辨的出什麼是逞強什麼是勇氣,已經非常了不起,盟作為一個十五歲的少年,竟然已經懂得寬恕。他作為雅典娜的聖鬥士,在知道自己的師傅是聖域叛徒後,仍能對同為知道這件事的人說,他染髮是為了表達對他師傅的敬意。面對紫龍的歉疚,他一笑置之,說你們一個是我親愛的弟弟,一個是敬愛的師傅,兩人都太重要。

(說起迪斯,作為一名腦殘蟹粉,我倒是不介意他是好是壞,甚至有點覺得洗白扣分……不過確實從盟的回憶裡來看,迪斯對他的徒弟,明顯和對待其他人不一樣……扯遠了)

然而這樣一個美好的孩子,卻逝世於不被記載的巨人之戰中,墜入永恆的虛無,並且小說出版已有十年,卻沒什麼人記得他。

 

這使我難得感傷。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澹城
  • 其實促使我留言的是後記......(掩面
    盟/血之章我看的是網路翻譯版,不知道是翻譯水平有差還是濱崎先生不太會寫這種題材,個人認為小說版雖然有金句,但聖鬥士那種燃燒生命的激情卻連十分之一都未表現出來

    但就算如此,盟還是一個很好的角色,也是一個可惜的角色
    其實,我是看過了盟的故事後,才決定動筆寫聖鬥士的
    雖然我目前寫出來的只有惡搞和只完成開頭的半原創......

    看到"埋沒於虛無,卻沒什麼人記得他"這句,真的很抽啊
  • 以激情而言,確實不足,我看的是青文版,也有感受到這方面的問題,只有在最後盟跟提豐同歸時才感受到一股震撼
    這作者寫過的多半是一些遊戲改編的輕小說或是腳本,比較擅長留空間去討論思想交流的衝突
    不過同時我也想,這種平淡的步調,才方便於將衝突平靜的擴展開來吧 多看幾遍盟和悠里的對話,每次看都會有些新感悟

    wwcat123 於 2012/02/08 21: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