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正文還藏著只能說是某文了(其實是因為標題還沒想好)
基於時間不夠的關係,H待補 (這兩天必須把撒加篇要用的動畫截圖截完)
先趕這篇主要是感謝松鼠同學的圖

當然他們是如何在一起的...那是正篇該交代的事了

 

7d857f40gw1dpnrv3bi6sj.jpg 

 

 

巴連達因,誕生於二月十四日,成為魔星前他的壽星願望是情人去死,魔星覺醒後每年他都在許願希望自己那位有如冥界勞模的上司能有個好歸宿。

不過自從幾個月前拉達曼迪斯大人去聖域擔任外交官傳出是為了追求巨蟹座,並且真的把巨蟹座帶回來後,巴連達因的願望又不同了。(事實上,他始終覺得拉達大人應該可以找個更好的。)

一週前他就向潘朵拉小姐請令,希望小姐讓拉達大人休息一天,好不容易才准了假,再去聖域警告那個看起來眼神凶惡智力低下叫迪斯馬斯克的,要給拉達大人巧克力。

巴連達因,誕生於情人節的孩子,本年度願望是希望他最景仰的上司能夠度過一個美好的情人節。

 

只是事與願違,應該說,當故事開頭向讀者說明一個美好的計畫時,就註定了這個計畫的悲劇。

 

首先是巨蟹座過來時竟然只穿了一件普通素面杉和長褲,和雜兵沒兩樣,一點來找拉達大人的心意也沒有,扣十分。(大人穿著標準的工作白領和西裝褲,很帥,加十五分)

從呆滯的表情來看很明顯巨蟹座缺乏常識,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再扣十分。

那個桃紅頭的傢伙要老子來找你,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

嗯……我只知道是巴連達因的生日。

拉達大人再加十五分。

對了對了……說起來那傢伙要我給你什麼……巧……?

巨蟹座偏頭抱胸想了想,似乎靈光一現。

 

「スウィート・ショコラーテ!!」(註:Sweet Chocolate 巴連達因的必殺技之一)

「……不對!你的手要抬高一點,手勢也不對,應該是這樣……スウィート・ショコラーテ!!

「這招數也只是聽別人說過又沒看過當然不對啊!グレイテストコーション!」

「你模仿我只有這點程度嗎!別笑死人了!積尸気冥界波!!」

「喂喂犯規!犯規啊!!!」

 

巨蟹座姿勢不標準扣二十分,拉達大人太完美再加五十分。

 

噢不妙……眼見巨蟹座都被扣到零分了(打從一開始,在他心底巨蟹座就只有四十分),巴連達因只得假裝經過,他偉大的上司立刻對他說生日快樂使他飄飄欲仙,不過還是趕在巨蟹座開口質問前說出拉達大人早上好,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

是的大人,今天是情人節,情人們的紀念日,情人約會的日子,一起出去玩的日子。

當然拉達大人很聰明,這話可不是說給大人聽的,看了看呆頭呆腦的巨蟹座,拜託識相點吧!

不過還是大人反應快,轉頭對巨蟹座說想去哪?正好今天有假。

巨蟹座又歪了腦袋,總算大腦有在運作。

 

「我說……所以巴連達因是情人節之子啊?」

「嗯?」

「也長的太兇惡了吧?」

 

巨蟹座再扣五十分。

 

 

之後他們才談起要去哪?義大利本島?西西里?巨蟹座說怎麼又去?換個地方吧!法羅群島還是英格蘭?

……英格蘭。”“那就先去英格蘭,下次一定要帶我去見識一下那間忘了給你開出生證明的醫院。

如果那醫院還開著,就某程度而言非常有一手。

果然還是去法羅比較有意思。”“除非你想一整天都呆在醫院。

巨蟹座呿了聲,說那英國可別太無聊,然後就扯著拉達大人出發了。

 

(註:關於拉達的國籍問題正篇交代)

 

 

巴連達因看了看大人離去的身影,他到底是個老實人,再說要跟蹤大人這麼厲害的人物是不可能的。他想起繆跟他約了今天要開單身派對,姑且去收個生日禮物吧。

 

 

***

 

二月十四日,英格蘭,氣溫約攝氏十度內。

「好像有點冷。」

「你當每個地方都像地中海那樣暖和?看你穿這麼少就不想帶你來。」

「當健身!對了戰爭博物館在哪?」

天猛星把巨蟹座拉近最近的服飾店買了件大衣,才出發往倫敦。

一到達帝國戰爭博物館巨蟹座又不見了。

 

「那傢伙完全沒把大人放眼裡啊!」

「聽說巨蟹座是戰史狂?好像只有這時候腦袋才特別靈光?噢那個雕像看起來不錯。」

地妖星巴比隆繆遞給巴連達因一杯葡萄酒,看了看在畫面中的兩人,問可不可以轉台,看點有意思的東西吧。

「你把大人當猴戲看嗎?太不敬了!」

「叫我用妖蝶監視動向的你才不敬吧?」

「我是在監視巨蟹座那傢伙會不會吃大人的豆腐!!」

「……他們不是情侶嗎?」

 

此時博物館內的氣氛一點也不溫馨。

「搞什麼?人也太多了吧!還都一個個忙著牽手,不是來看展的就給老子讓開啊!」

「稍微有點明白情人節是做什麼的了。」

巨蟹座開始思考是不是該把這群人通通扔比良坂,天猛星抓著他的衣領制止說別給冥界增加工作啊!還有你的正義感呢聖鬥士?

那我們交換啊冥鬥士……不對誰叫去沒網路的地方!

 

 

「露出馬腳了吧!聖鬥士竟然想拉攏三巨頭!」

「和平條約已經訂了吧?而且這不是打情罵俏嗎?」

繆無聊的癱在地上,開始思考是不是乾脆整理個天猛星大人和其飼養的倉鼠。(說來,究竟巨蟹座是如何把蛋糕塞滿嘴的?他原本以為同為節肢動物再怎麼喜歡甜食仍是做不到的。)

「繆……」

「嗯?」

「你抓起一把糖果想做什麼?」

 

 

從蛋糕店出來後巨蟹座的心情好了一點,天猛星的錢包也扁了一點。

接著他們又找了間店,這次換天猛星坐下來吃,剛才他在蛋糕店什麼都沒吃,巨蟹座坐著發呆,天猛星喚了服務生加點一份薯條。

接下來要上哪兒?

目的地還沒決定,巨蟹座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店內,說今天人真的很多,一不小心就打死幾個。

天猛星再次質疑巨蟹座的職業道德,他也環顧四週,年輕人還真不少。忽然他想起人多就意味著飯店客滿,特別是那堆尚未成家的年輕小伙跟女友。

於是天猛星問巨蟹座,有打算在這邊過夜嗎?巨蟹座愣愣的回答不一起睡?於是天猛星立刻結帳說要去找旅店。

他先帶巨蟹座到附近的遊樂園,巨蟹座大喊你當老子小孩嗎!然後撇見鬼屋就興喜的鑽了進去。

 

 

「真不愧是拉達大人!智慧又果斷,馬上做出了最恰當的抉擇!」

「不是說要監視巨蟹座嗎?怎麼要妖蝶跟著大人?」

「反、反正妖精進鬼屋太顯眼了嘛……」

繆覺得他的同僚有什麼開關開啟了。

 

 

話題回到妖蝶的跟蹤,其實天猛星早就知道妖精的存在,不過他認為那是潘朵拉小姐的命令,便當作沒發覺了。

只是這個時間點要找雙人房真心難尋,其中一個接洽員還笑著對他說加油別讓女朋友失望。(然後他解釋另一位並不是女朋友,花了五分鐘。)

考慮了下他們的能力,也不是非要在倫敦市區投宿不可,反正也不過是要張床,能睡就好,電視冰箱什麼都不需要。

於是天猛星擴大了搜索範圍,挺幸運三個小時就在郊區找到還有空房的旅店,付了錢拿了鑰匙又回去找巨蟹座。

一進遊樂園發現鬼屋熱鬧非凡,客人說今天的鬼特別真實嚇人,讓人忍不住再進去一次。溜到後門果然見到工作人員在煩惱,一方面鬼怪真的出現了,一方面客人反響很好,天猛星上前和穿西裝的那位談上幾句,在獲得許可下進入鬼屋把巨蟹座給拎了出來,溜的很快。

把巨蟹座放下來後天猛星問要離開了嗎?巨蟹座說你都進來了乾脆閒逛一下。

天猛星問那麼去哪呢?巨蟹座指著摩天輪說普通人雖然不會飛,但也愛往高處爬,要不要見識一下?天猛星說要去就去個大的,去泰晤士河畔的倫敦眼。

 

 

「那該死的巨蟹座,竟然勾引大人去搭情侶最愛搭乘的摩天輪!」

「……我要出去買點薯片,你要什麼口味?」

 

 

不過既然是熱門景點,這時間自然人滿為患。倫敦眼共32個艙,可乘載近五百名,買了票後售票員告訴他們兩個小時後再過來排隊。天猛星知道巨蟹座坐不住,拉著去附近遊蕩,途中有人向他們發傳單,上頭寫著情人節落魄單身漢的專屬派對。

我們看起來像單身漢嗎?天猛星問巨蟹座。

像兩個彪形大漢?

……這回答有點冷。

天猛星想他們是不是表現的不夠親,抓著巨蟹座的手說他想起一個巨蟹座會感興趣的地方。他們走了段路遠遠就可以認出那是個墓園。

如果此時有人經過的話一定會說他們態度不夠莊重,這也難免,畢竟他們比一般人更深入死亡。

巨蟹座提議來猜這裡住著幾個約翰,天猛星想了想這間墓園的規模,說十五。巨蟹座慢悠悠的把園子繞了一圈,回來告訴他可惜了老兄,只有十二個。

不知道是不是約翰都活的比較好?要不要再猜猜有幾個吉米?這次賭錢。

你根本沒帶錢包。

說起約翰他們又提起施洗約翰,當然與信仰無關,只是拿來取笑一下巨蟹座的生日,然後扯到聖迪斯馬斯教堂,結論總是巨蟹座入錯行。

別笑了,被趕走的克里特之王。

 

眼見時間差不多了他們回去排隊,問人大概要等多久,得到回答大概半小時。

聽到還要半個鐘頭,巨蟹座這人沒耐性,天猛星說他來排就好,要巨蟹座先去晃晃。

難得那時候巨蟹座起了點良心,也許是因為搭摩天輪的餿主意是他提的,竟然決定留下來乖乖站著等,在那兒數鴿子。

登上倫敦眼後巨蟹座告訴天猛星總共有三百二十五隻鴿子,一隻妖蝶。

一直跟著,除了鬼屋裡沒見到。”“噢,因為它跟著我。

座艙攀到頂點時巨蟹座問天猛星,你那翅膀能飛嗎?天猛星回憶一下,說應該能,只是沒飛過。

為什麼不飛?”“沒遇到需要讓我飛起來的對手。

巨蟹座頭上冒出了一個青筋,他說不妨現在把窗子打破出去飛一飛,試試身手。

當然天猛星拒絕了,一來他穿的不是冥衣,二來不想引人注目。只是巨蟹座開始扒窗,離出去還有十五分鐘已經坐不住,考慮巨蟹座那任性妄為的機動力,天猛星按住巨蟹座的腦袋死命揉,揉到巨蟹座PIPI叫,再鬆手塞一把青豆到巨蟹座嘴裡。

(雖然周圍的人瞠目結舌,不過這是讓巨蟹座安靜下來的好方法。)

終於離開倫敦眼後他們看看時間,已經晚上七點半,不得不說時光飛逝,原來人類大半的時間都花費在等待上。(他們鮮少有共識的認為,還是作為戰士好。)

巨蟹座提議吃完飯後回房找點樂子,他從口袋裡掏出一疊鈔票說老子是沒帶錢包,錢還是有,這頓算我。

 

「這巨蟹座真是危險,讓老大破費那麼多,才說原來自己有錢。」

「他剛才壓了一下口袋吧?應該還裝了點別的。」不過由於巴連達因整個人快貼在螢幕上了,繆看不清,「他們晚餐真豐盛,看的我肚子都餓了。」

「你明明一直在吃!」

 

 

一開門看見床巨蟹座嗜睡的本能立刻驅使他跳到床上打滾,天猛星檢查房內擺設,浴室該有的都有,書桌下還有個小冰箱,對兩個啥都沒帶的老爺來說還算湊合。

妖蝶在外頭,正當天猛星考慮要不要把窗簾拉上的時候,巨蟹座大喊糟糕壓到了忘了,又從床上跳起來衝到天猛星眼前。

天猛星問怎麼了,只見一個袋子砸在他臉上。姑且不問這袋子是怎麼藏的,打開來看裡面裝著一粒粒裹著粉黑烏烏的玩意。

巨蟹座說這是松露巧克力,有點苦沒那麼甜,要天猛星就賞個臉吃了吧大爺。

天猛星問這是在做什麼?巨蟹座喊天猛星是腦內只有工作的傻瓜,這是情人節傳統。

所以說你本來就知道今天是情人節?

既然是有備而來,天猛星想。

知道是知道,但我原本不想送,又不是女人。

二月十四是女性給心儀男性巧克力的日子,巨蟹座又強調只是配合一下那隻吵死人的鳥妖。

就算喜歡跟你搞,老子也是男人,知道了沒有?

懂。

在他們準備接吻前天猛星還是拉下了簾子,那時他在想失禮了潘朵拉大人,相信這點隱私她能理解。等到親在一起時連那點歉疚都給忘了。

 

 

「你再怎麼盯著窗上的剪影妖蝶也不會出現透視眼。」

繆看向巴連達因,後者的眼睛簡直要冒出火來。他想妖蝶繼續觀察下去也只是火上加油,就把監視畫面給關了。

「哎?」

瞪著黑屏巴連達因意識迅速恢復正常,向後轉時臉上的狠勁全沒了,看起來還有點傻。

「來做點別的事吧?還有時間。」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似乎常有人說成……早起的蟲兒有鳥吃?罷了,反正時候也不早了。蝴蝶邀請鳥妖來開派對,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