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發覺自己也許該複習一下七龍珠了……

CP:悟飯X比克(這裡使用譯名短笛)

和萊伊砲作為交換用的...H文(土下座)

因為頭已經暈了所以私心收尾了不好意思。

 

 

 

短笛大魔王,曾經以為自己是負面的集合體,他在撫養一名地球人與賽亞人混血兒的時候發覺了其他的感情。

親情、友情……逐漸的他學會仁慈,失去了憎恨。(他也懂了思鄉,不過當他踏在娜美克星土地上時他便明白他的家鄉是地球。)

 

只有愛情他無法理解,他想這可能是種族繁衍方式的差異,娜美克星人沒有性別,不需要求偶。

但是地球人不光是會對異性求偶,有些人會對同性產生感情,悟飯說那種人稱為同性戀,愛情不全是為了繁衍。

那你這種要怎麼算呢?

這是跨越種族的愛啊!短笛叔叔。

短笛早跟悟飯說過他不懂,不過他允許悟飯在他坐下來時輕吻他敏感的觸角,因為那些親情友情,只在這個人身上產生。(娜美克星人的觸角,是他們最脆弱的地方。)

剛帶走悟飯的時候那小子才四歲,哭哭啼啼不像樣,他曾為了保護悟飯死了一次,當時短笛沒想過小鬼成長後發怒起來竟如此狠勁。

悟飯長大後到城市讀書,他在天上當神,原以為是時候分道揚鑣。

偶爾悟飯會來看短笛,起初隔幾個月,到後來每三五天,一踏入他的房門就似回到孩提時代那樣向他撒嬌。

 

短笛知道悟飯想要的更多,有時候悟飯會試著和他接吻,(不太明白,不過不反感。)或是啃著他的脖子輕輕拉扯衣物。(悟飯,我說過我沒有……”“我知道,我就咬一下。

短笛從天神的記憶裡搜索了很多關於地球人生活方面的資料,關於家庭、親情、愛情還有性。

對有性生殖的物種來說性需求是必要的。突然這次短笛問悟飯,是不是有洞就行?

娜美克星人以地球人的眼光來說,像是會移動的植物,靠著太陽,只喝水就能行動。(當然,男同志藉以結合的部位他也沒有。)

不過洞還是有一個,因為水,他說。

不會裂開來嗎?”“我復原能力很好。

短笛對悟飯在修練以外的時候一向縱容,這對話發展很明顯已經是種邀約,即便他認為自己不會有那種感覺。

悟飯問說那麼可以脫嗎?現在?短笛說可以,悟飯扯衣服扯得有點急。

不過等把衣服脫了短笛立刻感到不自在,他雙手壓在兩腿間,這也許是種族的天性,擁有高度智慧的娜美克星人從出生便曉得他們理應用衣物遮住赤裸的身體。

悟飯盯著短笛的手指,他問能讓他瞧瞧嗎?那個地方。

邊問悟飯已經伸手扳開短笛的手,他難得的態度強硬,這或許是出於資優生在學習觀察上的較真。

娜美克星人的私處一片平坦,和地球人與賽亞人構造明顯不同,順鼠膝部向下看隱約可見一個小洞。

悟飯試著觸碰它,用指腹觸摸、用指尖輕刮。他問有什麼感覺?想了想短笛回答大概是癢。

等到悟飯整個人埋進去舔的時候就真的覺得癢,舌頭濕濕熱熱,觸感上又有點粗。

緊張的時候感官會變得格外敏銳,尤其是戰士足以感受風吹草動的觸覺。悟飯的舉止在短笛心中湧起了異樣感,舌頭探進來時那奇怪的酥麻感使他輕微的無法自制。

悟飯見短笛的反應又加重了力道,不光舔還吸,短笛大喊悟飯,先停下。但是悟飯沒停,忽然短笛顫了幾下,從洞口噴出些許液體濺到悟飯臉上。

回神後短笛很錯愕,他說了聲抱歉並反省自己的失態,卻又覺得剛才那一下有點舒服。

悟飯說沒關系,短笛叔叔最乾淨了,因為叔叔只喝水。

倒是叔叔舒服嗎?”“似乎……?

青年開心的說那他繼續,不過他叔叔想人界這事好像要禮尚往來,彎下腰換短笛趴在悟飯兩腿間。

他看著青年直挺挺的生殖器官,(想了想,他以前只見過這小鬼四歲時那從猩猩便回來後全裸軟綿綿的模樣。)試圖像青年方才那樣伸舌舔舐。

他從根部開始向上舔,越接近頂端越明顯嗅到一股氣味。(他猜測這是雄性發情時的臭味。)短笛抬起臉,換他問這樣做對嗎?悟飯說能不能含著呢?張開嘴含住前端立刻那氣息充斥口鼻,短笛聽到悟飯說輕點別咬,他牙齒尖,試著避開後舌尖與生殖器頂端接觸的時間倒是增長,從悟飯呼吸律動他稍微有些掌握到訣竅,沿龜頭帽簷那圈來回撥弄。

悟飯發出悶哼聲,他的手輕輕在短笛的尖耳上摩娑,力道恰好足以讓耳朵高度敏感的娜美克星人打顫,抖的短笛眼睛有點睜不開。

他們正在做著缺乏經驗的事,不久悟飯射了出來,沒做好準備短笛被嗆著,從嘴角流出了不少白液。

這液體味道很濃,既苦又澀,短笛平常只喝水,不過嘗起來也不排斥。(他注意到悟飯的表情,就把這玩意全部吞進去了。)

看到短笛叔叔將他射出來的白濁嚥下悟飯有點激動,他湊上前親吻他的叔叔,從唇沿著下顎順著頸,啃鎖骨咬胸膛,在腹肌跟大腿內側都留下印記。

悟飯說他想進去,他將軟膏抹在手上,試著擠進一根手指,本來就不是供異物入侵的穴口立刻淌血,

不過血很快便止住了,拔出手指時肉壁已經癒合,倒是留下了手指擴張出來的洞。

這是娜美克星人抑制住部分再生能力的結果,只要再施點力就會閉合。(也因為沒有閉合,悟飯繼續用手指刺激的時候液體就嘩啦啦流出來了。)

短笛說其實悟飯可以直接插進來,稍微止血一下就撐開的完全符合悟飯生殖器的形狀了。(不知道是不是說錯了話,悟飯摀著鼻子喃喃自語說只屬於他的小穴什麼。)

短笛想可能悟飯有什麼顧忌,不如自己主動點,一手按倒悟飯一手握住那根小兄弟,半蹲對準自己的洞口緩緩向下坐。

(不得不說將雄性生殖器插入自己體內的感覺很微妙,特別是前端剛進來的時候。)

整根吞入後才發覺這玩意溫度很高,而且卡的很緊。悟飯壓著嗓子問可以動了嗎?一聽到許可顯然已經按耐不住,向上頂的可猛烈。

其實那時短笛還沒準備好,應該說他怎麼會知道原來性愛是這麼回事?插進來的灼熱物體突然在體內亂竄,既癢既麻,難以形容,不過好像比被觸摸耳朵時來的舒服。

又洞被撐的這麼大,原本一根指頭大小時就開始止不住,現在更是洩的像水災,體內每被撞擊一下都有大量的液體從穴口濺出。

這股失禁感讓短笛產生了羞恥,他想堵住溢出的水花,一緊張再生能力沒克制好開始收縮。

本來體內就已經被塞滿了,收縮起來肉壁緊黏著肉棒帶來更多刺激,一不留神哼嗯的聲響從嘴中溜出。

悟飯說短笛叔叔夾的好緊,問是不是很舒服?把短笛往後按倒抬起一邊腿兒架在自己肩膀上,整個人壓上去插得很賣力。

他臉埋在短笛叔叔的胸口,又啃又咬含糊不清的說叔叔叫的很棒,還要叔叔別掩嘴他想聽。

短笛想叫悟飯慢點,只是他的話被撞成隻字片語,對於這種陌生的快感他顯得吃力,全身顫抖不止,臉不自覺的後仰。

見短笛的反應悟飯頂的更深,對於叔叔有感覺這點令他狂喜,他一手在短笛身上游移摸索,在顫的更厲害的地方加重力道,希望能讓叔叔更舒服。

其實那時短笛已經有些恍神,隱約聽到悟飯在呢喃最喜歡短笛叔叔,後來似乎又聽到悟飯說想要射了,當有熱液注入已被塞滿的體內時他徹底失神。

 

完事後悟飯趴在短笛身上輕聲呢喃只屬於他的短笛叔叔,直到短笛開口才依依不捨的下來。

他望著短笛的兩腿間,被自己疼愛過的地方仍敞開著,射入的精液正緩緩流出。悟飯用手指撥弄那些液體,伸進去說要清理於是在裡邊掏。

似乎因為有了經驗,身體知道該起什麼感覺,悟飯看短笛瞇起眼問喜歡嗎?做愛這種事。

短笛回答不反感,難得會對一項舉止產生意猶未盡的念頭。

他想這大概就是喜歡。

 

 

 

 

 

 

後記(請慎看)

eva 下午 10:09:57

其實我認真想,平時他們繁殖都是從嘴里吐蛋么

(V)[](V) 下午 10:10:07

..

eva 下午 10:10:33

雖然是高等生物,但是繁殖理應還有一定快感的吧

eva 下午 10:10:51

所以最舒服的不該是口交么...

(V)[](V) 下午 10:11:00

我看不出大魔王在生二世的时候有快感..

(V)[](V) 下午 10:11:06

他用了最後的力氣...

eva 下午 10:11:15

那是都要死了...

(V)[](V) 下午 10:11:42

这段敢不敢讓我放文檔裡...

eva 下午 10:12:15

你敢放我就敢讓你放..

(V)[](V) 下午 10:12:24

那我就放後記

(V)[](V) 下午 10:13:34

一邊口交一邊揉觸角是吧

(V)[](V) 下午 10:13:44

握住觸角上上下下搓揉

(V)[](V) 下午 10:13:58

真溫馨

eva 下午 10:14:34

可以玩點什么...那種一串球的玩意叫什么來著

(V)[](V) 下午 10:16:02

你說的是肛門拉珠吗..

eva 下午 10:16:09

是吧

(V)[](V) 下午 10:16:29

卧草别把短笛的喉嚨當肛門啊 雖然他没有肛門!!

eva 下午 10:16:51

想想他平時喝水該怎么辦...

(V)[](V) 下午 10:17:11

喝水通過喉嚨然後下面也開始流了嗎這太糟糕了..

eva 下午 10:17:58

你說他喝水就爽到那種程度么...

(V)[](V) 下午 10:19:15

這話題太獵奇了..

eva 下午 10:19:48

我是很正經地在討論這個問題

(V)[](V) 下午 10:20:09

我先把結尾搞定吧我快那美克星人正視不能了

 

 

最後,感謝大家閱讀這荒唐搞笑的故事……男X無性別到底該算什麼……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0+1
  • 咕喔喔喔喔喔──比克呀啊啊啊啊啊──天涯大大妳太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