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是生日賀文,但是一點喜慶也沒有對不起。


 



生日,不過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的一天,對阿布羅狄而言,不具有任何象徵意義。

當然他那時還不知道自己這輩子會度過二十二個生日,而今天正好是第十六次。

平常的這時刻阿布羅狄有很多事要處理,只是今日他無事可做,因為教皇下了令。(以生日做為例假,大概是他們一年唯一一次的假期。)

下方的水瓶宮目前是個空宮,卡妙一年前前往西伯利亞任教。再往下走發現修羅也不在,他才想起今天輪到山羊座負責早巡。

射手宮已經空了七年,每天都會有雜兵負責清理,阿布羅狄穿越射手宮,經過天蠍宮的時候米羅和他說了聲生日快樂,他們簡單寒暄道別。

天秤宮的童虎老師是傳言已經兩百多歲,人在中國廬山,現任黃金無人見過。

對於七年前艾俄羅斯叛逃的事情,天秤座不聞不聞,令教皇很介意。

再往下處女宮的沙加老閉著眼,都第十四個年頭了還不知道他眼睛是什麼顏色。

據本人聲稱這是為了提升小宇宙所做的修練,唯一一個可能見過的人只有艾奧里亞,因為不滿哥哥的判決鬧事被沙加壓下了。

巨蟹宮也空了很久,四年前迪斯馬斯克也奉命回西西里島當老師,和卡妙不同的是巨蟹座每隔幾個月都會回來向教皇稟告狀況,而卡妙這一年來寄送了四份報告書。

大家都知道雙子座失蹤了七年,阿布羅狄穿過雙子宮時發現阿魯迪巴正站在外邊。

「我感覺到你的小宇宙……」阿魯迪巴手上抱著一個大陶罐,「生日快樂。」

「謝謝,祝你今天愉快。」阿布羅狄接過陶罐,這罐子有些沈,「你有事要往上走吧?」

「恩,有事要找教皇,如果你要出去的話能先幫忙看個門嗎?兩個小時就好。」

「沒問題。」

金牛座在離開前向他叮嚀罐子裡邊是Feijoada,是阿魯迪巴家鄉的招牌菜,別放太久。

阿布羅狄想起金牛座的生日是五月八,還有兩個月。其他黃金的生日他也不是刻意記得,只是因為聖鬥士的守護星座和群星宿命與出生有所關連,在人事記載上不能不嚴謹。

白羊宮的穆於七年前請令回嘉米爾,之後就杳無音信。雙魚座曾被派遣去嘉米爾要把白羊座帶回來,不過對方藏在霧裡避不見人。

(教皇說算了,還有八個。)

阿布羅狄站在白羊宮前,現在前面四個宮都空著了,他想守金牛宮或是最前頭並沒有差別。

「阿布羅狄,你今天不是應該休假嗎?」

「你可以當我在閒晃。」

約莫過了一小時修羅結束了早巡,他對於在白羊宮遇到雙魚座表現出些許的訝異,先讓跟隨的雜兵散去後阿布羅狄告訴他,金牛座在教皇廳。

「阿魯迪巴做為目前聖域的第一道防線,真是非常辛苦。」

修羅對於這個老實的巴西人挺有好感,此時他才注意到阿布羅狄手上拿著一個罐子。

「你手上拿著什麼?」「吃的,阿魯迪巴送的。」「啊……生日快樂。」

說起這件事修羅露出尷尬的神色,他說自己沒忘,只是禮物放山羊宮。

「原本打算回去再找你。」「無所謂,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修羅說這是禮尚往來,他一月時也收到了阿布羅狄的禮物。

「那是給你去年祝我生日快樂的回禮。」「去年那個是給你去年的回禮。」

禮尚往來就是這樣,一追溯起來就沒完沒了,也不記得是誰先開始。

忽然修羅想起剛才在競技場附近巡邏的時候,似乎感應到迪斯的小宇宙。

「他回來做什麼?離下次回報應該還有一個月。」

「你可以直接問他,用小宇宙。」

阿布羅狄的感知能力比修羅好,不一會兒還真的在競技場發現迪斯,尚未出聲迪斯先問有什麼事,巨蟹座的特質空間屬性使的這人對小宇宙異常敏銳。

來問你回來有什麼事。”“噢,特意來祝你生日快樂如何?修羅也在那啊?

說完迪斯的小宇宙又移動了,沒過多久就看見巨蟹座小躍步的跑過來,手裡還晃著一個瓶子。

「接好——!」突然那個瓶子飛了過來。「接的好!不然你生日禮物就飛了。」

「也許下一秒就飛到你身上了。」

低頭一看是瓶酒。

「葡萄酒,在西西里待的無聊釀了不少。」迪斯說,「你手上的罐子是什麼?修羅送的?」

「是阿魯迪巴,裡面裝的好像是巴西的國菜。」

「這小子還是這麼有心。」

雖然說稱一名高大個兒為小子聽起來甚是詭異,不過說到底,金牛座只是位十四歲的少年。

「對了你們站在這裡做什麼?」

「守宮,等阿魯迪巴回來。」

「我收回前言,這傢伙也會麻煩別人啊。」

「我們現在守的也包含你的份,迪斯。」

「我情願你們代替我去照顧那些毛孩子!」

他們忍不住提起四年前教皇任命巨蟹座前往西西里島任教時迪斯那呆滯的模樣,當時近乎所有人都認為,沒有比迪斯馬斯克更不適任的人選了。

不過三年後卡妙前往西伯利亞,並回報說候補生們在三天內逃亡或著死亡,只剩下一名叫做艾爾札克的男孩的時候,他們才曉得帶小鬼一點也不簡單。

「你剛才在競技場幹什麼?」

阿布羅狄想起這件事提出疑問。

「去找那個叫做魔鈴的天鷹座……幹麻用那種眼神看我?老子沒有戀童!」

巨蟹座說那些白銀差不多都是十歲畢業,他先前已經去過仙女島,剛才在競技場那邊溜搭,貌似多了不少日本人。

「天鷹座現在領導的小孩也是日本人……」修羅說,「不過你關心這個是要做什麼?」

「我最近收的那個小鬼也是日本人。」

迪斯說那小鬼叫做盟,黑髮的,眼神很伶俐,還是個老實人。

「聽起來是個不錯的孩子。」「噢修羅,我可不打算讓這小鬼跟你一樣誤入歧途。」

說著說著兩個小時也過了,他們發覺阿魯迪巴已經回來了,於是也往後退回金牛宮。

「你們三個一起回來啦?謝謝你阿布羅狄。還有迪斯,好久不見啊!」

「好久不見,我覺得每次看到你你都在長高,現在幾米啦?」

「一米九整。」

「不錯,超過兩米後請你喝酒。」

阿魯迪巴露出憨厚的笑容,他又轉頭對雙魚座叮嚀Feijoada的份量有點多,也許可以作為午餐他們三人一起享用。

「謝謝,我們準備在雙魚宮聚餐。」

阿布羅狄向金牛座道謝後三人離開,他們在山羊宮停下,修羅回宮裡拿禮物,還是一瓶酒。

「你們這兩個酒鬼。」

「是因為你最能喝。」修羅說。

 

之後他們到達雙魚宮,放下陶罐跟酒瓶,大家熟悉的搬出椅子坐下。

「好了,迪斯馬斯克,你究竟回來有什麼事?」

水瓶、山羊、射手,隔著三個空宮,雙魚宮是最適合密談的地方。

「當然是回來找老大。」迪斯回答,「然後我還要趕回去看管那新來的小鬼。」

「達狄呢?」

「前幾天我讓他去取聖衣了,趕在滿十一歲之前。」

雙魚座問怎麼這麼遲,巨蟹座說誰叫地獄犬座聖衣是自帶鐵球的?只好多花點時間給達狄做重量訓練。

「看不出你當老師還當的挺好的。」接話的是修羅,「訓練量呢?」

「新來的負重五十公斤早上先跑艾特納火山周圍二十圈。」

「太少了吧?」

「我原本也以為太少,修羅。直到小鬼們死掉了十個。」

迪斯又說,他上次回來時就已經回報過要讓達狄繼承地獄犬座。

「不覺得很奇怪嗎?在這個節骨眼又塞弟子給我……西西里已經沒有聖衣啦?」

他托著臉,這事真只能問老大,八十八件聖衣裡有幾件資料跟下落都不詳。

 

「會不會藏著傳說中的聖衣啊?長著翅膀還能變身?」巨蟹座正在天馬行空。

「我想……」阿布羅狄說,「既然會被一直藏著,恐怕有什麼重大作用吧?」

「說不定還封印著什麼。」修羅答腔,他的思緒一向比較現實,「現身就意味著不詳。」

 

 

--end

 

 

 

 

 

 

 

「我想我終於知道為何阿魯迪巴長那麼大隻了……噁……」

「不好意思修羅,你還有沒有辦法再吃一碗?」

「對不起……有很大的難度。」

 

Feijoada,巴西的國菜,只在週末享用,因為份量過大,用餐完畢後會撐的不想動。

 

 

 

後記:

年中組的故事總共寫了三篇,也只有在他們生日時我才會寫糧食向的故事,寫寫他們跟著撒加年少時期的那點事。

三篇的故事都跟計畫在六月底出版的小說有關聯性,不過我現在非常擔心到底趕不趕的完稿orz

標題叫做生日的那點事,因為我認為對戰士而言並不存在著節慶

不會有特別華麗豐富的慶祝,平平淡淡

不過年中組仍會為了這天聚集,雖然各自還有事情,但我認為這已經是感情非常好的象徵了。

迪斯的徒弟盟出自車田老師的另外企劃盟血之章,這邊發散思維了一下,既然聖域以外的地方(仙女島、西伯利亞、死亡皇后島),都只有一名老師面對複數的學生,盟在西西里修煉,也許從西西里畢業的達狄也是迪斯教的,也可能迪斯沒那麼早就開始當老師。

如果要教達狄差不多十三歲就要回西西里,這年紀跟卡妙開始教艾爾札克時一樣,所以就寫了點妄想。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泳言
  • 呵呵~~很有溫馨感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