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段為彼岸花一文阿布羅狄篇(定稿可能會再修改)

前天考完期末考今天搬完宿舍馬上動筆的感覺...手感他死掉啦!!!不過有時間限制果然會讓人比較拼!!燃燒吧我的小宇宙(爆


人(書裡面不會出現這個標題)



修羅、阿布羅狄、迪斯馬斯克,在他人眼裡似乎是感情不錯的同事,實際則不然。

很多人以為他們定期在雙魚宮舉辦茶會,僅是出自於年紀相仿、臭味相投,就像卡妙米羅他們那群最年輕的黃金聖鬥士偶爾會膩在一塊般,再自然也不過。但是如果仔細回憶的話,便會意識到這三人以前並不是那麼親近。

而之所以能不被質疑這份轉變,可能是出自當時殘餘的黃金過於年幼,記不得過去他們彼此間究竟是如何的淡漠,以及白銀青銅雜兵等下位者未經許可不得在十二宮內滯留,對黃金的認識太少;亦或是出於在發生了驚人的大事件後,受到刺激的人難免需要群聚安撫。

例如修羅就是在射手座叛逃之後,才和另外兩人成為了“朋友”。這事起因於當年其他現役黃金年紀還太小,所以叛逃事件的後續處理幾乎全由三人負責,而在那之後原本只和射手座有交情的山羊座和巨蟹與雙魚產生了友誼,其實也頗為合理。

不過阿布羅狄不曾覺得他們三人是朋友,確切來說,他們是共謀者,向“現任教皇”效忠的聖鬥士。只有這點他可以肯定大家想法一致,才會於此集結。

 

其中修羅是三人中最晚向教皇表示忠誠的,那是發生在執行了追殺艾俄羅斯任務後回歸的夜晚,教皇主動卸下面具。不一會兒修羅便跪下,因為他已經切身體會到“只有力量者才能談論正義”的意涵。

 

──那人舉起手心的利刃,揮下壓倒性的正義。

 

迪斯馬斯克是第一個知道教皇真面目的人,但是思維古怪、嗜好詭譎。修羅和阿布羅狄都不喜歡他也想不起來,在擁有這個惡趣味的稱呼“死亡面具”前,巨蟹座究竟叫什麼名字。

 

──那人在自己的宮中哼著不成曲的小調,欣賞斗膽議論教皇者的臉孔。

 

至於阿布羅狄自己,在九歲那年見識到教皇的力量時,便明白只有那位大人才能為這個大地帶來和平。

 

──他平靜地令其餘的正義在花海中沈眠。

 

每隔幾個月他們聚集於雙魚宮,談論教皇派給的任務、世界的動盪,以及外界的質疑。不過偶爾他們也必須談談天氣、生活、修練,閒話家常的議題好讓他們應對旁人的詢問。特別是不善於說謊的修羅,他使他的鄰居米羅不時納悶花三個小時討論覆盆子的栽培究竟有什麼意思。

「告訴你們,彼岸花在比良坂會發出嚎叫喔。」

「它的口器在哪?從花瓣?還是花冠中央?」

「如果你的兩腿間會發出尖叫的話,那麼紅花石蒜也會。我們可以考慮把花種在迪斯的腦袋上,秋天再來驗證一下。」

如果有人在聚會時穿過雙魚宮前往教皇廳,他們就要立刻找個日常主題。萬一修羅和阿布羅狄沒率先搶到話題的話,便只好陪迪斯馬斯克胡言亂語了。

「你們可真有閒情逸致啊。」

「你好啊阿魯迪巴!他們想在老子頭上種花,你要不要參一腳?」

待確定前行者的小宇宙遠離後他們繼續議論起生死未卜的女嬰、一年內送來一百名候補生的古拉杜財團。

「有次我不小心迷路,誤入西西里的訓練場,師傅看我有資質,就硬把我留下來。他的眼光也確實不錯,教出了一個黃金。」巨蟹座的散漫和自誇得到了兩記白眼,「不過不管怎麼說,一個財團送來大量的崽兒絕對不是要他們留在聖域的,不如早收拾掉好。」

補充這句話的同時迪斯馬斯克的指尖泛起了磷光。

「別忘了其中一個小鬼是你的徒弟,有點教師自覺。」阿布羅狄說,他一向不欣賞無意義的殺戮,倒是修羅不發一語。

「再說要是他們沒有成為聖鬥士的資質的話,自然撐不過訓練,企圖以量取勝是沒有用的。」雙魚座接著補充。

據各地回報的死亡狀況,來自古拉度財團的候補生目前還剩約三十人。

「說起來修羅你前幾天才去訓練場巡視過吧?有什麼感想?」巨蟹座轉頭詢問略顯安靜的山羊座。

「……沒有什麼值得期待的小鬼,例如天鷹座教導的那個小毛頭,已經十歲了連塊小石子都打不碎。」修羅平靜的回答。

即便存活下來,也未必能成為聖鬥士。

「聽起來跟我帶的小鬼一樣誇張,所以說,根本不必擔心那個財團能搞出什麼名堂來,唯有力量才是真理。」巨蟹座已經顯得意興闌珊。

 

「可以散會了吧?老子該回西西里了。」

 

「等一下,迪斯馬斯克。」正當巨蟹座起身時遭到了山羊座的阻攔,「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阿布羅狄暗自揣測方才修羅沉默與這個問題有所關聯。

 

「假設教皇真的下了殲滅令,你能殺掉你的弟子嗎?」修羅神情不帶一絲玩笑的問。

「……啊?」

「要是你下不了手,我可以代勞──」

「──別做沒意義的假設,修羅。教皇特別交代過別讓我的最後一個徒弟太早去比良坂觀光。」迪斯馬斯克回答的漫不經心,「滿意的話我就回去了,以免那小鬼又煮出有夠難吃的義大利麵。」

但是巨蟹座不待山羊座做出反應便轉身離開了。

 

事後阿布羅狄詢問修羅,為什麼要向迪斯馬斯克提出質問。

「當他說出要殺光那群小孩子的提議時,我以為他會連自己的徒弟也一併殺死。」修羅稍微頓了頓,「看來他還像個人。」

「如果他毫不猶豫的回答你“能”呢?」

「……或許我會考慮抹殺他。」

「修羅,別那麼鑽牛角尖。」

 

阿布羅狄認為教皇的想法是絕對的,若是真的接到命令,為了世界的和平剷除任何可能的危害都是理所當然。不過他又轉念一想,自己不曾做過老師,水瓶座的卡妙自從四年前去西伯利亞後就幾乎不回聖域,聲稱要專心培育聖域的未來,沒親自體會過也許真說不準。

倒是修羅說迪斯馬斯克還像個人不禁令阿布羅狄思考,這個“像人”究竟是以什麼標準在看待巨蟹座?當“人”被作為比較的對象時,肯定句不正意味著他們不把巨蟹座視為“人”?若作為否定的話,反而只是個有違常理的“人”?

 

雖然說巨蟹座確實有點瘋狂,但是和“非人”一起守護人類,似乎有些諷刺。

 

在這之後迪斯馬斯克也不太回聖域了,他聲稱因為徒弟終於進入了重要階段無法抽身。過了三年一名少女領著古拉杜財團以及旗下的青銅聖鬥士向教皇宣戰,就在阿布羅狄還來不及對巨蟹座做出到底是不是人的評價時,後者的小宇宙便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天龍座企圖跟山羊座同歸於盡,但是天龍獲救了,修羅背叛了教皇。他想當年修羅向迪斯馬斯克提出疑問時,潛意識裡真正質詢的是自我。

 

山羊座果然鑽牛角尖,不過阿布羅狄猜錯了修羅鑽牛角的方向。

 

再過兩個小時阿布羅狄也被擊倒了,等到一個月後被哈迪斯喚醒睜開眼看見他們的教皇時,便明白他們徹底的失敗了。

「我們必須分成兩批人馬進攻聖域,突擊只對第一宮有效果。」真正的教皇用眼神朝他們示意,「因此第一隊在現存聖鬥士們體力完好的條件下,失敗在所難免,如果回到冥界你們就去求見哈迪斯陛下,顯示我們的“忠誠”。而第二隊拼死也要抵達神殿,讓雅典娜淌血在她的神像下。」

冥蝶在史昂的背後飛舞,他靜待五分鐘確認大家記住了他的話語。

「那麼願意成為先鋒──」

「我。」

「還有我。」

雙魚座和巨蟹座搶答讓另外三名有意者失去了機會,他們時間有限,分隊後片刻不能耽擱,立即前往白羊宮。第一隊跟著史昂走在前頭,第二隊藏在後頭。

「你還真是賣命。」路上巨蟹座漫不經心的對雙魚座說,「衝第一個死的可快了。」

「這正是忠誠,我的想法從未改變,力量即是正義。」阿布羅狄用眼角餘光瞥了眼冥蝶的位置,「倒是你剛才在墓園裡的舉止可疑,是在做什麼?」

「欣賞一下自己的墓碑,再看看我徒弟在不在。」

迪斯馬斯克解釋自己的行為。

「那麼找到你徒弟了嗎?」

「沒有,他不在這裡。」巨蟹座的語氣似乎有些惋惜,「他在的話我原本想把他挖出來玩玩。」

「我想就算他在這裡哈迪斯陛下也不想看你的惡趣味。」雙魚座在心裡為那徒弟默哀。

「以己度人是不對的,阿布羅狄,說不定我和陛下志同道合。」

「我只是以己度神,想必陛下身為神理念崇高,三觀正常。」

「我倒希望陛下不要那麼正經八百,一時興起在給我肉體時改造一個鷹鉤鼻也挺好。」

迪斯馬斯克配合夜晚打了個哈欠。

 

「真想早點抓到雅典娜,好回去睡覺。」

 

巨蟹座的發言驚動到了所有同行者。

「……這就是你選擇先行的理由嗎?」阿布羅狄在過濾對方言語裡的虛實後追問。

「當然。」

這聲回答毫無虛假之意。

「你果然不像個人。」

「多謝誇獎。」

 

 

 

---------------------------------------------------

放假後連著兩天終於趕出來了,這也是彼岸花的故事之一

彼岸花伴舞是一個由多人短篇構成 每篇是個完整的故事,同時企圖與其他篇章相互呼應解開主線的短篇集

我想盡我所能去寫一個有趣的故事,以及迪斯生日快樂!!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