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說盟血之章設定有
同為西西里島修業的地獄犬座師徒二設有

寫的有點趕所以以後肯定要大修一次...

 

 

        「你就是城戶盟嗎?」他未來的老師俯視著他,冷漠的眼神和他之前身邊的大人全然不同。

        「是的……不,我叫盟。」他回答,又連忙搖頭,「我沒有姓氏。」

        「沒有姓氏?」

        「是的,我已拋棄了它。」

        「原來如此,是個公子哥啊。」

        他的老師漫不經心的發出笑聲,無視男孩瞬間慘淡的臉色。

 

        這便是他與師傅的初識。

 

        而後如同其他來修煉的孩子,初來乍到時光是為了存活下來就耗盡了氣力,與指導者的交流僅止於指令。

        而讓男孩堅持下來的,大概與那名成功從西西里島取得聖衣的少年有關,銀白色的光輝戰甲彷彿披戴著希望,讓他的理想看起來不是那麼遙不可及。

        「比想像中的能幹啊,小少爺。」

        一年後他的同伴或逃或死,他成了唯一一個留下來的後補生。

        「我一定要拿到聖衣,師尊。」男孩堅定的說,「還有……可以請您別那樣稱呼我嗎?」

        城戶是世界首屈一指財團總裁的姓氏,然而卻是男孩亟欲拋棄的身分。

        「那就當做你能撐到現在的獎勵吧。想要我怎麼叫你呢,小鬼?」

        「……名字便好了。」

        「這樣就滿足了嗎,盟?」他的老師迅速的回應了他的要求,「沒事的話就去吃飯。」

        男孩沒有作聲,他訝異自己確實感到些許的滿足感。

        或許是出於事隔一年再度聽見自身名字的懷念,亦或是驚異眼前的男人竟然記得。等到回神過來,他連忙小跑步追上師傅步伐時不自覺表露笑意。

        「師尊是聖鬥士嗎?還是像死亡皇后島那樣,被託管的呢?」

        「當然是聖鬥士。」

        「但是我從沒看過師尊穿聖衣,師兄從聖域帶來密令的時候也沒見您多繫條領帶。」

        「跟一個白銀小子講話哪用得著換正裝?」

        突然的兩人之間沒了隔閡,男孩對他的老師近乎一無所知,但是如今開始起了興趣。

        「師尊的頭髮顏色是天生的嗎?」他盯著男人的銀髮。

        「恩,天生的。」

        「白化症嗎?」

        「……你猜。」男人似乎不願回答。

        「師尊究竟叫甚麼名字呢?」

        「以前不是就說過了?」

        師傅邊說邊用小宇宙在空中寫下名字。

        「那種名字一聽就知道是假的吧!」

        「如果你成為聖鬥士,我就告訴你。」

        「只是一個名字而已,師尊真是甚麼都不肯說啊。」

        「獲得一個名字也不容易不是?」他的老師垂下臉看著他,「拿回名字的感覺很開心嗎?看你得意忘形。」

        男孩立即意識到他的老師意有所指。

       

        「為什麼要拋棄姓氏?」

 

***

 

        古拉杜財團的總裁城戶光政,對外僅公開表明有一名孫女。而那男人親生的一百名子女,竟全部隱藏身分的送進了孤兒院裡。

        無論是從哪個角度來看,城戶光政都絕對不是名合格的父親。對他的孩子而言,更是難以接受的事實。

     男孩在進入孤兒院後沒多久便察覺到了其他九十九名幼童與自己血脈上的聯繫。此外那些兇狠的大人們,唯獨對他不敢大聲斥責。

        “您是老爺的嫡子,少爺。其他人並不是由正室所生。”

        在無人的地方他從財團管家口中確認了自己的身分,立即要求管家與保鑣不可對他與他的兄弟待遇有所不同。

       

        「保留我的姓氏,大概是辰巳的主意。只有這點我和那男人的想法是一樣的,他不需要特別承認我這個兒子,我也不想承認有這樣的父親。我希望與其他兄弟一同出生入死。」

        「所以把“城戶”給拋棄了嗎?」

        「是的,盟是我唯一的名字。」

        這樣的發言難以想像是出自不滿十歲的男孩之口。

        「原來如此,是帶有覺悟得捨棄呢。」他的老師將手掌揉到他腦袋上作為表揚,「之前小少爺的稱呼我就收回吧。」

        「……師尊那樣叫我,不是因為“城戶”嗎?」

        男孩感到震驚。

        「誰管城戶代表多少錢?」男人說,「我之所以說你是少爺,是因為名字那麼重要的東西隨便就被你拋掉了一半。」

        「……」

        「不過既然你有相應的覺悟……那就不是小少爺啦!倒是跟我一個死腦筋同事有點像呢。」

 

 

 

        男孩發覺他的老師有套神秘的價值體系,邏輯不是常人能理解。但這荒誕感反而使他充滿興趣。

        「師尊曾經跟師兄說過些甚麼呢?」

        「……說鎖鏈綁不起來的狗,才能在奔跑的時候把人纏起來,然後把我五花大綁。」

        「我竟然不是很意外。」男孩苦笑,「對了,今天師兄不是因為任務回來的嗎?」

        「當然是為了師傅的十八歲生日。」少年將一個大提袋擺到餐桌上。

        「……師兄今年幾歲?」

        「十二,怎麼了?」

        「果然歐洲人發育比較快啊。」

        「……你小子嫌我們長得老可以直說。」男孩遭到師兄的關愛獲得腫包,「師傅沒跟你提過嗎?」

        「他專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例如他現在的名字出自聖域一面充滿死人臉的牆……」男孩想,「師兄知道師尊的真名嗎?」

        他的師兄搖頭。

        「師尊是不是聖鬥士?」

        「大概是吧?我從沒見過他穿上聖衣,也沒在其他白銀同事口中聽過他的消息,但是他很強。」

        「在白銀之上的是……黃金聖鬥士?」

        「像師傅那樣性格的人,要是就是傳說中的黃金聖鬥士,大概教皇會很苦惱吧。」

        聖鬥士共分成青銅、白銀、黃金三個階級,他的師兄說,但是至今無人見過黃金聖衣,許多白銀懷疑黃金聖鬥士不過是幻想出來的英雄。

        「這算是強者的傲慢嗎?」

        「如果你能超越白銀再用拳頭去證實吧。」少年看了看略嫌空蕩的餐桌,「師傅什麼時候回來?」

        「晚上。」

        「那一起去買東西吧。」少年將提袋內的物品放入冰箱,小心翼翼的找了個東西遮掩。

       

        男孩和少年要趕在男人回來前準備派對。

 

        「師兄在卡片上是怎麼寫的?」男孩在挑選禮物的時候想到。

        「『生日快樂,死亡面具師傅。』」

        「聽起來有點不吉利吧?」

        「但是我們所知道的師傅,就叫這個名字啊。」

 

 

***

 

        男孩不自覺的在意起他老師的真正名諱。他想起以前師傅給得諾許,在從艾特納火山取得聖衣箱之後,這是他提出的第一個疑問。

       

        可惜回答問題的,並不是他的老師。

 

        「西西里島的指導者?我很遺憾……」祭壇座的尼可爾面有難色,「你的老師,巨蟹座黃金聖鬥士,在前些日子的內亂裡去世了。」

        以叛徒的身分──過了許久尼可爾才補充。

        他們說他的老師是個孤僻的人,鎮守的宮殿充斥死者的怨氣,所以才被叫做迪斯馬斯克。

 

        「在那之前你們是怎麼稱呼他的呢?」

        「這裡的人稱他為“巨蟹座”。」祭壇座說,「因為你的老師並沒有名字。」

 

 

--------------------

 

 

“以前我的名字是巨蟹座後補生。”

不知為何,在思考生日賀的時候腦中閃過這樣一句話,雖然跟這篇文沒甚麼關係就是了

迪斯馬斯克的名字來自那面死人臉牆,但這牆不是一開始就存在的,既然如此,以前大家是怎麼叫他的呢?迪斯只是個假名,但是墓碑最後寫的卻是這個名字,所以大概沒有名字吧。

 

又或是被拋棄了

 

因此想寫個棄名者與無名者之間的故事,並且想寫個與名字有關的小系列,計畫以番外的形式放進無料小說裡

不過,這亂七八糟的步調肯定要重新修整一下……前面的步調很不穩啊!總之先踩個死線祝迪斯生日快樂啦!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