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父皇遲遲沒有舉辦二哥的喪禮?」卡布奇諾納悶的問同時身為龍皇直屬騎士與拿鐵好友的蘭斯洛特。
「也許是因為陛下在忙黑龍王的事情。」蘭斯洛特不是很肯定的回答。
蘭斯洛特從來沒聽過陛下提起二皇子殿下的事情,他們不是父子嗎?
而且陛下時常單獨召見二皇子殿下不是嗎?為什麼他們的關係感覺上是如此冷淡呢?
想到這,蘭斯洛特立刻站了起來。
「光明騎士,你要去哪裡?」卡布奇諾跟著站起。
「去找陛下。」
陛下…應該會告訴他原因吧?
「…我也一起去。」


「其實拿鐵並不是你的皇兄,卡布奇諾。」龍皇回答的對象不是蘭斯洛特,而是卡布奇諾。
原來拿鐵不是皇室的人…這是否是他始終滿臉憂愁的原因呢?他們此時才瞭解。
「父皇,就算如此…孩兒仍認為應該給他一個葬禮。」
「可是最近為父很忙,而且拿鐵並沒有確實的身份。」
卡布奇諾思索了一下。
「那麼…父皇,讓孩兒和光明騎士給他一個私下的葬禮,好嗎?」


拿鐵的葬禮,只有兩個人。
那天,是個烏雲密佈的陰天。
「準備好要下葬了嗎?」
蘭斯洛特在寬廣的野地上挖出了一個跟棺材差不多大小的洞。
「麻煩等一下。」出聲的並不是卡布奇諾。
「大哥?」「大皇子殿下?」
「請讓我跟弟弟說句話。」
摩卡走到拿鐵的墓前,低聲輕語。
藍瑟琪公主有事不能來,拿鐵又跟其他人也沒什麼交情…
而待在觀星塔足不出戶的大皇子摩卡卻來了。
為什麼陛下沒有來呢?蘭斯洛特不懂,陛下忙到沒法抽出時間了嗎?
罷了,反正原先以為只會有兩個人…
「我說完了。」
摩卡向兩人示意,然後退到一旁。
下葬前,還有一段禮樂。

「二哥,這是我為你精挑細選的音樂喔!」
卡布奇諾拿著收音機,慎重的按下了播放鍵——

「Cho~co late,cho~co late!」

濃情拿鐵的歡樂聲音響遍整個野地,卡布奇諾用著極度嚴肅的神情抓的收音機。
一旁的摩卡面無表情,而蘭斯洛特的臉上則落下了幾條黑線。
「咳…三皇子殿下。」
蘭斯洛特好意提醒卡布奇諾,不過後者似乎並不認為有什麼不妥。
「光明騎士,你不覺得這首歌很適合嗎?」
濃情巧克力,是一首很開心的歌。
「二哥他…生前沒什麼開心的時候…」
拿鐵的表情,就他們所見幾乎都是嚴肅的。
沒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至少死後開心點吧…」
已經…不會再有煩惱了。

音樂持續播放著,拿鐵的棺材緩緩下葬。
天空,好像沒剛才那麼黯淡了?

附圖:拿鐵的葬禮

看到此圖後認真認為拿鐵你真的很可憐...
可憐的地方文中有提到的就不說了
問題是...!
蘭特你挖的洞棺材進的去嗎?(喂)
進去還要硬塞耶...(毆)
然後卡布奇諾你買的那是什麼棺材啊!
那不是吸血鬼專用的嗎Orz
還有摩卡你喝什麼茶啊?應該要喝拿鐵吧!(這根本不是重點)
這張圖好像比文章更悲慘...

PS拿鐵不該存在下修改過了Orz剛剛才發現有個大bu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wcat123 的頭像
wwcat123

天涯小貓

wwcat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